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283章沒什么大不了

第283章沒什么大不了

書迷正在閱讀:

    !

    半推半就,一個是郎有情,一個是妾有意,兩個人又不是第一次不熟悉,而是老手比較熟悉,所以自然而然地就貼在了一起,其實這也沒什么,成年男女,這種事情司空見慣,沒什么大不了的。    “不要了吧,現在全村的人都知道你來了我這里,要是出點什么事情,你李大村長賣力為村里人出頭出氣的事情怕是就變了味道,而是為自己女人出頭出氣了!”    齊淑云是個女人,所以這個時刻還略顯矜持了一點,也說出了心里的顧忌。    二彪子悶哧著去脫她的衣服褲子,由于都穿的是緊身的衣服褲子,倒是不用解扣子,可是也由于是緊身的衣服褲子,很不好脫,扒了半天楞是扒下來,急得二彪子是滿頭大汗,聽見齊淑云這樣說,他是一點也不在乎地哼哧道:“陷個什么,我看誰敢嚼舌根子的。”    隨即又邪笑了起來,“再說了,咱們在屋里誰又能知道我們在干什么,大不了,我只來一次就好了!”    “你討厭了啊!”    齊淑云玉頰緋紅,嬌滴滴的美目秋波流動仿佛要蕩出溫柔的水滴,嬌羞無限,似乎女人一嬌羞起來都喜歡說這樣的話,不依地用拳頭拍打著二彪子,一副小女孩的嬌俏模樣,配合著她那嬌嗲嗲的完美聲音,真是讓男人聽了渾身起雞皮疙瘩,控制不住的興奮啊!    二彪子覺得時機已經成熟,再不遲疑,將他的嘴覆蓋在她柔嫩的唇瓣上,在他舌間突破她那兩片柔膩的芬芳之時,一股香津玉液立即灌入了二彪子的口中,她柔滑的舌尖卻畏怯的閃躲著他那靈舌的搜尋,她的頭部開始搖擺,如絲的濃黑長發搔得他臉頰麻癢難當,二彪子忍不住用手扶住她的飯頭深吻探尋,終于找到她的柔滑嫩舌,深深吸嚷之時,她那對醉人的媚眼突然張開看著他,水光盈盈中閃動著讓人摸不透的晶瑩。    “啊!”    看到齊淑云好象哭了似的,二彪子趕忙放開她,一時手足無措,慌亂了手腳,其實對于跟著他的女人,二彪子一向都是疼愛有加的,舍不得看見她們傷心難過,齊淑云一哭,卻是讓二彪子也不好意思起來,有的時候他是一個大男人沒錯,可有的時候他還是一個懂得憐香惜玉的大男人,歲數大了,經歷得多了,他也不是以前的彪小子什么都不管不顧,有的時候,時間可以改變人的一切,二彪子現在感覺自己長大了,輕聲道:“淑云,你要是真不愿意,我不會勉強你的!”    關鍵時刻,二彪子拿出了一個男人應該拿出來的擔當,欺負女人的男人那不叫男人,所以這個時候,二彪子如此的舉動那叫很男人。    臉上流漾著朝霞色彩,齊淑云也感受到二彪子對自己的尊重,這讓她有一種溫暖蕩漾在心頭,主動抓起二彪子的大手放在自己的女人,俏臉羞得通紅,欲語還羞低下頭,避開二彪子火熱的目光,“不,我不是不愿意,而是很愿意,只是一時有些激動罷了,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我沒什么的!”    “真的沒什么?”    二彪子還是有些小心翼翼地問著。    “你來不來,不來就算了啊!”    齊淑云沒好氣地一撅嘴。    “啊哦!”    那是二彪子的歡呼聲,當然,他的實際行動也快速地展開了,輕輕湊到她的近前,開始親吻她精致的耳垂,然后落在齊淑云迷人的紅唇上,被二彪子火熱的攻擊,齊淑云感覺自己迷失了,當二彪子的舌尖分開她時,她毫無抵抗的意念,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她濕潤、柔軟的,粗糙的大舌頭伸進了齊淑云的小口。    齊淑云美麗嬌艷的秀美桃腮羞紅如火,嬌美身體只覺陣陣從末體驗過但卻又妙不可言的酸軟襲來,整個人無力地軟癱下來,“唔……”    嬌俏瑤鼻發出一聲短促而羞澀的輕呼聲。    當兩人分開之時,齊淑云幾乎以為自己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第一次發覺,原來與喜歡的人親吻是如此的美妙甜蜜。    二彪子雙手扶在齊淑云的柔若無骨的腰肢上,微笑著把她抱坐起,屋里火炕被燒得溫暖如春,小炕不大,但卻收拾得很干凈,窗簾自然而然地被擋上了,雖然明知道這個時候一定有村里好事人在盯著齊淑云家,可是二彪子也顧不得那么多了。    當還有關燈的時候,齊淑云卻說話了,“別,別關燈啊,你一關燈就真的什么都解釋不清楚了!”    二彪子吃吃一笑,“不關燈正好,我就喜歡不關燈玩,嘿嘿,就愛瞧你一身白肉。”    “切,又不是沒瞧過,我還怕你啊!”    齊淑云很是嗤之以鼻地回了一句。    二彪子嘎嘎地笑了起來,然后就是繼續地齊淑云身上折騰著。    正如二彪子和齊淑云預想的那樣,同樣的,外面有很多人在注視著屋里發展的動靜,當窗簾被擋上的一瞬間,就有很多人的心里開始翻騰起來了,這意思很明顯,齊淑云果然和二彪子有一腿啊!    村婦女主任古彩霞不知道為什么今天晚上在家有些坐不住,吃完飯特意地在齊淑云家門口轉悠了一圈,看見窗簾擋上了,心頭嘆了一口氣,就是這么回事,也就是這么回事?    剛一回頭準備回家,卻迎面正碰上李豹那小姐媳婦許香云,兩個人走了一個頂頭碰,躲不開了,兩個人因為李豹和古彩霞不怎么對付就一直不怎么臺,古彩霞皮笑肉不笑地道:“啊呀,這不香云嫂子嗎,你這是干什么去啊?”    許香云看了看齊淑云那擋著窗簾的房間,又看了看古彩霞,吃吃笑道:“彩霞主任,這來了咋就不進去呢,你說這個李村長也真是的,一開始我還挺感動他能為咱們村民出頭出力,原來是這么回事啊,啊呀,要說李村長啥都好,那方面也強,讓女人著實喜歡,可就是有這男人的通病,見不得漂亮女人,一見漂亮女人就忘了自己是睡了,我還以為彩霞主任在李村長身前多得寵呢,原來也就是這么回事啊!”    不愧是當小姐出身的,許香云的小嘴那可是真敢說啊,整得古彩霞的臉色當時就掉下來了,很是沒好氣地道:“許香云,我的事不用你管,還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吧,別以為跟李村長睡了一晚上就是李村長的女人了,李村長睡過的女人多了,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反正你這樣讓多小男人睡過的肯定不占其中一個!”    許香云一下子就被說中了痛處,有些氣急敗壞地道:“古彩霞,你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大家就別禿子罵和尚了,我跟多少男人睡過是我自己的事,你跟幾個男人睡過你敢說出來,哼,也是一個破,還敢跟我這裝什么清純小姑娘,啊呸!”    兩個女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子,不過就在外面,她們也不好大聲地嚷嚷,只是斗了一下嘴,古彩霞即便再生氣,再上火,這個時候也不好把事情鬧大,只能哼了一聲道:“許香云,咱走著瞧!”    許香云不屑地撇了撇嘴,“切,走著瞧就走著瞧,我還怕了你不成!”    兩個人走了,又一個女人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冒了出來,看見那擋著窗簾子的屋子,幽幽地嘆了一口氣,一句話也沒說,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就走了,輕輕地來,輕輕地走,不帶走一絲風響,如果此時有人看見,一定會認出這個女人,不正是二彪子的干娘,那當年李家村兩朵花之一的胡美花嗎!    紅妹子李紅妹咬著牙地躲藏在陰暗的地方看著那擋著窗簾子的屋子,牙齒咬得嘎巴嘎巴亂響,二彪子帶著李家三頭豹子闖鎮上的事情鬧得太大了,而大發威風的二彪子也一下子成了村里最大的談資,至于今天晚上齊淑云要請二彪子吃飯的事情那就更是傳得沸沸揚揚的,就這么大個村子,有這么大的事情那還不是滿村子都知道啊,紅妹子李紅妹自然也不例外!    “你個混蛋,你個大混蛋,也不知道個羞恥啊,今天晚上可是全村的人都看著你呢,你就不知道收斂一點,再怎么著也背著點人啊,太無恥了,太骯臟了,太不是個東西了!”    可是,她只能在這里暗暗地罵著,一邊狠跺著腳,把松軟的土地都跺了一個坑,紅妹子李紅妹卻不敢沖出去捉奸。    要說她和二彪子也算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那時候兩個人是一起上學,一起放學,干什么都在一起,紅妹子李紅妹還真的就沒覺得二彪子有什么好的,當時也沒太在意,本以為就這個彪小子自己能看上他已經是不錯了,那知道她帶著母親出去治了一下病,這小時候就一發而不可收拾了,女人一個接一個地跟他有了關系,而且還一個賽一個她漂亮,讓她是后悔不已,只有失去了才知道什么是珍貴!    現在二彪子已經結婚了,媳婦是個副鎮長,小說種種的事情已經說明她和二彪子已經不可能有什么結果,可是,可是他卻明知道這樣還來招惹自己,把自己清白的身子給破了,整來整去,自己還得被他欺負,你說說這叫什么事,要擱在以往紅妹子李紅妹的性格,她早就暴跳著沖出去了,可是現在,她不能,她真的不能!    黑暗降臨大地之上,二彪子和齊淑云在屋子里干那種事情,卻不知道外面有幾個女人,還有更多地人在盯著這里,一個村子里二彪子已經招惹了不少的女人,也不知道是這個小子能耐呢?還是說他不是個東西呢?    可惜,不是個東西的二彪子卻根本不管這個那個的,他可勁地折騰著,撒歡地折騰著,他就是這個樣子,一切隨著自己的性子來,才不管你們什么呢!    “淑云,怎么樣,舒服不!”    二彪子嘿嘿地一下子進入到那溫暖之中,這個得意地叫囂著。    “彪子,好了吧,外面有多少人看著呢,要不,你先走吧,想要的話,那天來找我都行!”    齊淑云嚶嚀細語,不過她可是不能和二彪子一樣,她要考慮的事情可是多了。    “陷個什么,你還沒給我那兩個眼呢!”    二彪子大大咧咧地道。    聽到二彪子的調笑,齊淑云嬌羞萬分,麗色暈紅如火,含羞無奈地緊閉美眸.不敢睜開,這個家伙也太不是個東西,“討厭了,今天晚上不行,今天晚上真的不行,村里人都看著呢,你一弄起來可就沒完了,”    “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二彪子霸道地下了命令,他要是來了興致,誰也無法阻擋。    齊淑云心里幽幽地嘆了一口氣,看來真的是躲不過去了,想想快過年了,是不是回南方老家看一看,老家還有一個妹妹,不過妹妹卻過得很不幸福,要不要把妹妹也過來跟自己一塊過,在這里給妹妹找一個男人,想想還真是一個好辦法,收拾收拾明天就走,要不然她可真的沒臉見李家村的這些村民,她和二彪子的事可真不是什么好事,給大家一個緩沖的時間,也給自己一個緩沖的時間。    想到有了解決的辦法,齊淑云總算是放下了心事,這一放下,自然而然地就來了興致,見二彪子瘋狂的樣子,她也上了興頭,勇敢地迎了上去,來一把徹底地瘋狂,道:“好,好,那就來吧,我跟你拼了!”    夜朦朧!朦朧夜!好不朦朧一片!    第二天一大早,二彪子直到太陽曬了腚子才爬了起來,一睜眼,卻是睡在齊淑云小屋的炕頭上,回想起昨天晚上和齊淑云大戰三百回臺,一開始本想打一丈就偃旗息鼓的,那知道越戰越興奮,越戰越癲狂,也就忘了一開始的計劃,至于外面的人知道就知道吧,二彪子的事情也夠了,多這一件事不多,少這一件事不少的!    “淑云,淑云,整點吃的啊!”    光著腚子,小說二彪子躺在炕上做大爺,男人為大,女人就小,在這農村,還真就一般有很多這種老傳統的大男子主義的人。    沒人回聲,二彪子有些奇怪,按說昨天晚上可沒少折騰齊淑云啊,她不可能早早的就起來出去吧,沒奈何穿起褲子衣服,趿拉著鞋出去看看,齊淑云的小屋前面就是小賣部,屋里沒有,自然是到小賣部看看,也沒有,真是奇了怪了,再回屋,卻是終于看見吃飯的飯桌上壓了一張紙,拿起來一看,卻是齊淑云給他留下的話,字很歪曲扭巴的,一看就知道齊淑云沒念過幾天書,不過二彪子也是這樣,念了九年書是不假,可是學的東西倒是不多,不過這幾個字倒是認得。    “二彪子,我回南方我妹妹家過年,年后再回來,家就交給你看完這張紙條,二彪子是瞠目結舌,好嗎,我說昨天晚上齊淑云一開始是多么地不愿意,多么地害怕村里人議論,可后來怎么就敞開了心扉,怎么就想怎么樣就怎么樣,還真的遂了自己的心愿,三個眼讓自己碰了第二個眼,上面的眼,不過就是后面的眼死活不讓弄,原來在這等著自己呢!    嘿嘿!嘿嘿!這叫個什么事打啊!    剛出了齊淑云家的門,無數道目光就閃了過來,好象就有無數人就等著這個時刻似的。    “李村長,忙呢啊!”    “李村長,早啊!”    “李村長,去村部啊!”    簡單的問候卻代表著每個人心里面在琢磨著什么,二彪子雖然不害怕這個,可是也知道人言可畏,怪不得齊淑云一大早就跑回南方了,這么多人這么多張嘴可是扛不住啊,幸好也就是二彪子,換一般人可沒這個臉皮,也不說話,就是點點頭,我是一村之長,哼,你們是當面不敢跟我說什么吧!    進了村部,赫然發現村里幾個干部都在,包括副村長李大海,婦女主任古彩霞,村會計黃海山,村副主任皮桂,就連讓二彪子打得住了醫院,不過因為有一個好媳婦獻身,又有三個兒子給二彪子當手下的李豹也出現在村部里,甚至就連一向神龍見首不見尾,一個月也上不了幾天班,上面在村里鍛煉的美女大學生副村長林靜居然也在。    二彪子一愣神,難道因為和齊淑云的事惹得這些人都知道了,他娘的,這是我自己的事情,管你們什么事了,有了主觀印象,所以二彪子一進來就很沒好氣地道:“怎么回事?怎么你們都在啊!”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象也看出來二彪子似乎有點不高興,不是昨天晚上這家伙就在齊淑云家過的夜嗎,有女人睡著,要說那南方娘們長得也不賴,最關鍵的是那叫一個有風情,沒看人家那小腰條,小聲音,惹得男人心里直發慌啊,可是這種話自然是說不口,二彪子別看歲數不大,可是經過這些日子這幾件事,讓這些人可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這小子的厲害,比起盧大炮來那還要有手段的多,他們可惹不起啊,所以大家都把目光投到古彩霞的身上,這個女人和二彪子有一腿,不管怎么說,枕邊風永遠都是有效的。    古彩霞見大家把目光投到自己身上,不由得一陣得意,要說在村里的地位她一個婦女主任都是排在最后的,但是仗著和二彪子的關系,她的地位那是水漲船高,這個時候自然得表示點什么,再說二彪子這家伙的花心也讓她些生氣,一個大腦沖動,說話就有點忘乎所以了,先是一聲嬌笑,然后吃聲道:“李村長,我們可是等你老半天了,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起得這么晚?”    一聽這話,二彪子當時就把臉拉了下去,很是生硬地道:“怎么,我昨天晚上干什么跟你有關系嗎?”    古彩霞被二彪子一句話給整得臉色也有點掛不住了,幸好這個時候一向與古彩霞關系還不錯的李大海打著圓場道:“沒有,沒有,李村長,我們怎么敢議論您的是非呢,呵呵,這不快過年了嗎,按照以往的規矩,咱是不是得到上面走動走動,送送禮啥的,咱村一向是貧困村,來年也好在鎮上爭取個啥補助款啊!”    春節,即農歷新年,俗稱過年,一般指除夕和正月初一。但在民間,傳統意義上的春節是指從臘月初八的臘祭或臘月二十三或二十四的祭灶,一直到正月十五,其中以除夕和正月初一為。春節歷史悠久,起源于殷商時期年頭歲尾的祭神祭祖活動。在春節期間,中國的漢族和很多少數民族都要舉行各種活動以示慶祝。這些活動均以祭祀神佛、祭奠祖先、除日布新、迎禧接福、祈求豐年為主要內容。活動豐富多彩,帶有濃郁的民族特色。    送禮是普遍存在的社會現象,它存在于人類社會的各個時期、各個地區。一件理想的禮品對贈送者和接受者來說,都能表達出某種特殊的愿望,傳遞出某種特殊的信息。    過年要送禮可謂是中國民族最具傳統意義的事情了,人們相互饋贈禮物,是人類社會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交往內容。中國人一向崇尚禮尚往來。《禮記曲禮上》說:“禮尚往來,往而不來,非禮也,來而不往,亦非禮也。”    不過發展到今天,過年送禮在官場上卻被發揮得淋漓盡致,下級要給上級送禮,這可謂是最最普通的事情,一個禮品代表的是下級對上級的尊敬,你要是不送禮,只怕上級對下級卻一定會產生什么想法,這是最必然的事情。    二彪子是一個彪小子,對于這種人情世故是差了一點,但并不代表他不知道,李大海這樣一說,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來大家不是針對他啊,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古彩霞一眼,自己這是把氣撒到她身上了,點著頭道:“行,這是應該的,往年送什么,我們就還送什么好了!”    又是一陣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還是李大海硬著頭皮站出來,他是名義上的二把手,他不說話誰說話,“那個,往年盧大炮當村長的時候都是他去跑的,我們也不知道給誰送,送些什么啊?”    盧大炮在李家村可是當了不少年的村長,可渭是一手遮天,村里的這幾個人原先可都是他的鐵桿心腹手下,不過這種給上級送禮的事情,一般盧大炮都是自己處理的,這也是一種手段,上面的資源都是他一手掌握著,誰也不希望自己手下有人越過自己直接跟上面領導聯系吧!    這的確是為難的事情,二彪子撓了撓頭,這種事情他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啊,遲疑著道:“要不,要不我問問我媳婦!”    二彪子的媳婦是誰大家都是知道,馬金花,鎮上的副鎮長,據說過完年很有可能接替鎮長的職位,那可就是鎮上的第二號人物了,能爬上這個位置,可見馬金花在官場上那也是有些手段的,要是沒有什么辦法,這個辦法卻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大家都沉默下來,似乎也覺得這個辦法是個辦法!    但就是這個時候卻有人出來大煞風景,嗤然一聲,很是不屑地撇著嘴巴!    大家都不說話,突然有人來了這么一聲,自然是清晰地聽到耳朵里,二彪子抬頭一看,倒是一個美女,一襲火紅的短款羽絨服,下面一條天藍色的低腰緊腿牛仔褲,腳上踏著一雙肉黃色的小牛皮靴子,背著一個現在很流行的那種斜跨女款小包,扎著一條馬尾辮子,個頭呢倒是不矮,起碼有個一米七左右,這在女人當中,特別是中國女人當中已經屬于高個了,快趕得上一般模特的個頭了,這個頭一高,身才就自然而然地凸露出來,該有的地方那都有,而且是什么地方都有,用那一句話說,前凸后翹,魔鬼身材啊!再看臉蛋,臉色晶瑩,膚光如雪,鵝蛋臉兒上有一個小小酒寓,不笑酒寓就很大,這樣的酒寓絕對是天生的,身材好的女人不多見,漂亮臉蛋的女人也不多見,要是既有好身材又有漂亮臉蛋的女人就更加不多見了,上天能恩賜這樣一個美女出來,簡直就是造物主的奇跡啊!    本來看見這樣的美女應該心情很高興的,小說要知道二彪子最喜歡看的就是美女了,可是看見這個美女二彪子的心情就不怎么好了,這個美女自然就是那個一開始就與二彪子不怎么對付的美女大學生副村長林靜,不知道今天她怎么也來了。    哼了一聲,二彪子沒好氣地道:“林副村長啊,又好長時間沒看見你了,你這個班上得倒真是逍遙自在,知道你是在上班,不知道還以為你這是一個月來我們這里幾天放松心情呢!”    林靜眉頭皺了一皺,長長的眼睫毛忽閃忽閃了幾下,可愛的小鼻子一撅,同樣沒好氣地道:“李村長,說話不要那么難聽好不好,我是女孩子,又是你的下屬,不過怎么著,也比某些人靠自己媳婦才能解決問題強吧!”    “你說什么!”    二彪子一聽這話當時就火冒三丈,是個男人聽別人說自己小白臉吃軟飯都受不了啊!    林靜那天生的酒窩綻放出別樣的美麗,絲毫沒將猙獰恐怖的二彪子發在眼里,依日不緊不慢地道:“沒聽清楚是不是,還讓我說一遍是不是,好啊,你要是想聽,那我就說好了,我說呢不過怎么著,也比某些人靠自己媳婦才能解決問題強吧!”    要不是面前的是個女人,二彪子早就一拳頭下去將其給咂倒了,這個女人還真是嘴巴不饒人啊,嘎巴嘎巴拳頭攥得直響啊,幸好這個時候屋里還有其他人,大家伙見事情不妙趕忙出來勸說,才算是把兩個人的火暫時壓了下去,最后二彪子一句話,“林副村長,既然你這樣說了,那是不是就證明你能處理這個事啊,好,那這件事就交給你辦了,辦得好了,那是你的本分,要是辦咂了,你不是不愛來我們李家村嗎,以后你就永遠也別來了!”    “你一一”林靜這個氣啊,雖說這個破農村她一直也不愛來,但不代表她這樣讓人給哄走,要走也是她自己光明正大地走,林靜的心情是平復了又平復,她本來想息事寧人的,可是對方不依不饒不肯罷休,讓她是平復下去的心情硬是往上竄啊,最后忍不住冷冷地道:“好,就這么說定了,上級領導那我去辦,不過這個禮物總得村里出吧,要讓上級領導滿意,這個禮物你自己看著辦吧!”    美女小說 "hongcha866"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