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277章 彪哥,怎么是您啊?

第277章 彪哥,怎么是您啊?

書迷正在閱讀:

    !

    丟人都大發了!這是二彪子的第一個念頭,其實要是屋子里都是女人,他也能接受,這東西不就是給女人看的嗎!要是屋子里都是男人,他也能接受,上澡堂子洗澡,還不都是脫得精光,誰沒看過對方呀!    可是,可但是,但可是,可可是的是現在滿屋子不但有女人還有男人,不但男人看著他,女人也看著他,這叫個什么事啊,兩條腿之間還夾著一條美人腿,火紅的皮褲就夾在自己褲襠的部位,她要是一使勁,那就跟自己那個部位親密地產生摩擦力,要是穿著褲子不覺得,可現在二彪子褲子破了,那個地方露出來了,這就是直接產生摩擦了。    二彪子還不覺得,那邊鐵亞男卻是再也使不上力氣了,要說她今年二十一歲,可說真的從小到大她接觸的人都是練習跆拳道的人,她長得是挺漂亮,也曾經有人追過她,可就是她的這個性格讓人敬畏,她要找的男人只有一條要求,那就是能打得過她,并徹底征服她,但是很可惜的是,在她這個跆拳道天才的光環映襯下,還真的沒一個人能徹徹底底征服她,也不是說沒人能打得過她,她再怎么厲害也不是無敵的,可是要想征服她,那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所以,可以這么說,鐵亞男是一個很純潔很純潔的女人,要是用男人的話來說,那就是她是一個黃花大閨女,一個還沒有經歷過男人的。    “你,你怎么能這樣啊?”    鐵亞男有些驚慌失措,臉蛋紅撲撲地道。    二彪子暗笑,你個在這種地呢方的女人還跟我裝清純是不是,故意在她腿上扭了扭自己的大鳥,嘎嘎地道:“我就是這樣了,別跟我裝啊,現在你是我的俘虜,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你!”    鐵亞男一陣語塞,卻是說不出話來!    “你個混蛋,把我妹妹給我放開!”    二彪子抓住了鐵亞男,最著急的當然是鐵亞男的哥哥鐵鴿子,對于這個他最親最愛的妹妹,他一向是最疼愛的,只是他可沒想到那么能打的妹妹今天居然會敗在二彪子手里,敗就敗了,那個小子居然還拿出那個家伙來欺負自己妹妹,自己妹妹可是清清白白什么都沒有經歷過的女孩子,順手抄起地上一個保安用橡膠棍子,就要上去把妹妹救回來。    二彪子是什么人,打架那是打出老經驗的人,能讓人在背后給自己下黑手,雙手一抱鐵亞男的腚部,緊身皮褲的手感還真不錯,只是薄薄的一層,似乎都能摸到里面腚子部位的柔軟與結實,那是長期鍛煉才能形成的健美身材,將其往自己身上一扛,并把她兩條腿固定在自己的腰部,然后對沖上來的鐵鴿子一撇嘴道:“上啊,你上啊,再上來我可就對你妹妹不客氣了!”    “你!我!”    鐵鴿子掄起棍子就楞是沒砸出去,自己妹妹在人家手里他是投鼠忌器啊,最后只能恨恨地道:“小子,最好把我妹妹給我放了,要是我妹妹掉了一個頭發,我就讓你吃不了兜著走,哼,我鐵鴿子今天把話撂在這里,你自己看著辦!”    放狠話!二彪子不屑地撇了撇嘴,他就是這個性子,天不怕地不怕,你越強硬對他,他就越強硬反擊你,敢威脅我二彪子,那是門都沒有的事,不但門都沒有,連窗戶都沒有,這就是他的性格,一把將鐵亞男扛了起來,他沖李大豹道:“大豹,二豹和三豹沒事吧?”    李大豹有些傷心難過地道:“彪哥,二豹和三豹傷得不輕啊!”    “好,你放心,我會給二豹和三豹出這口氣的!”    二彪子笑得很猥——褻,很那個蕩,很那個流啊!    李大豹陰狠的臉上露出憤恨之色,“我一切都請聽彪哥的。”    鐵鴿子這個氣呀,對方是一點都沒把他放在眼里啊,看見自己小妹就那樣沒有聲息被二彪子硬扛在身上,他就更加著急起來,指揮著還能動彈的手下,把門給死死堵住,死也不能讓二彪子出去,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我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樣來。    二彪子下面涼颼颼的,自然是想找個地方換條褲子,然后好好享受一下手里好不容易得到的美味,可是眼見對方人多,把門給死死堵住了,他手下的李二豹和李三豹已經失去了戰斗力,就一個李大豹獨木難支,出又出不去,不,是自己能出去,帶著這個美人就出不去,可是不帶走不嘗一嘗味道他又不甘心,急得他團團轉啊!    鐵鴿子好歹是個混了多年的大哥級人物,見用強已經是無用,所以他迫不得已只能采用軟的方法,抱拳拱手道:“彪哥是吧,咱們今天算是不打不相識,那個,只要你把我妹妹放了,今天的事情我一筆勾銷,咱們以后大道朝天,各走一邊,你看怎么樣?”    二彪子嘎嘎地笑了,嘿嘿地道:“鐵老大,話可不能這樣說吧,是你先逼良為娼到我們村子里拐賣良家婦女的,我身為一村之長,不為手下老百姓當家做主,我還算什么父母官,我得為我家淑云嫂子討回一個公道,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二彪子把官面話那叫說得一個正義凜然,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不過要是他們不是要拿他的女人齊淑云,二彪子今天能不能來報復,就是不知道的事了。    鐵鴿子一陣支吾,這個事吧怎么說都是他理虧,誰讓他先干出來缺德事,卻遇到一個硬茬子了呢,只能認帳地道:“好,是我鐵鴿子錯了,彪哥,一句話,出多少錢才能彌補我這個錯誤,你說?”    談錢俗,但這個社會不談錢還能談什么,很多時候只能用錢才能解決一些事情,不過沒等二彪子說話,他懷里因為被二彪子摟在懷里,有些羞臊得不敢抬頭的鐵亞男猛地抬起頭,氣急敗壞地道:“哥,你不是說是這個家伙到你浴池里找小姐不給錢玩霸王睡嗎,怎么又是你逼良為娼到人家村子里拐賣良家婦女呢,你說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鐵鴿子臉色更加難看了,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自己這個哥哥只怕在這個小妹心目中的分量一定是一落千丈了吧,支支吾吾地道:“妹,哥,哥這也不是逼不得已嗎,那個五老黑也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弄回來一票好貨色,他的那個黑天發廊整得大火特火,不但搶了我的生意,更是順勢還搶走了我手下不少好貨色,你也都看見了,哥這浴池這些天根本就沒什么人,凈剩下這些歪瓜劣棗了,哥不是一個人,手下還跟著一幫兄弟討生活,我得為我手下的兄弟們著想啊,才,才不得已干出了那個事情,那知道惹出了這么一個彪貨啊,我,我他娘的倒霉死了!”    越聽鐵亞男的臉色越難看,她以前是知道哥哥是混的,但是一個小鄉鎮的,自然也干不出什么打家劫舍殺人放火的事情,頂多也就收收保護費,開個帶點小姐的浴池,整點小錢,不過現在社會就是這個樣子,她也不覺得哥哥干的這種事情是什么大不了的壞事,可是,可是,今天聽到哥哥居然干出了逼良為娼的事情來,鐵亞男卻是再也接受不了,她印象中的好大哥形象轟然崩塌了,卻是再也不說一句話,卻生不起反抗的念頭,就那樣埋在二彪子的懷抱里,剛才還理直氣壯的罵這個男人不是東西,可現在看來是她哥哥不是東西,那幫著哥哥的自己也就跟著不是東西了,這叫什么事啊!    二彪子愕然了一下,聽這話里的意思,好象這個女人似乎不知道她哥哥干的這種缺德事,真的還是假的,難道這種地方出來的女人還能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好女人,二彪子有些不敢相信!    鐵鴿子見妹妹生氣了,知道自己妹妹的性子,這個時候說什么也是沒用的,可是該救還得救,畢竟那可是他親妹子啊,正遲疑著該怎么救呢,用強似乎是不行了,一向在自己心目中最能打的妹妹也不是人家對手,他手下倒了一大片,剩下的也不夠瞧,真是為難啊,正在琢磨的時候,卻見堵在門口的手下呼啦一下都跑了回來,氣得他更是怒火沖天,剛想開罵,卻是抬頭一看,臉色難看起來。    “哈哈,鐵鴿子,聽說有人砸你的場子,說話啊,都是道上混的,要是實在頂不住,哥哥幫你解決!”    一個黑不哧溜五大三粗的漢子大搖大擺地一馬當先走了進來,身后呼啦啦的跟了好幾十個兄弟,一個個都抄著家伙,眨眼間,把門口就給堵住了,這二樓大廳幸虧面積夠大,不過擠了這好幾十號人也顯得擠了一些。    五老黑,鎮上三個大哥大級人物之一,與鐵鴿子齊名,不過與鐵鴿子是生死對頭之一,兩個人一南一北開了黑天發廊和春園浴池打擂臺,一向是互相壓著對方。    這不,當手下來報告說有人在鐵鴿子的春園浴池搗亂,好象鬧得動靜還挺大的,五老黑當時就來了興趣,這段日子,他可是春風得意,弄了一批好貨色小姐在黑天發廊作臺,硬是壓過了一向壓在他頭上的春園浴池,生意紅火得要命,當然,他也是放出手下緊盯著鐵鴿子的人,都是道上混的,自然知道要是對方狗急跳墻,他也好有個防范,那知道卻盯出來有人在鐵鴿子的春園浴池搗亂,這下更是高興,帶著人馬就殺了過來,打算來好好看個熱鬧。    一進來,他看見滿地躺著的人卻是一驚,暗叫鐵鴿子惹的人還挺厲害,由于這個時候二彪子是抱著鐵亞男的擋著他的面目,他一時還沒看清是二彪子下的手,所以很是囂張地在鐵鴿子面前擺在了老大的資格來。    鐵鴿子這個氣呀,要說年齡他可是還比五老黑大呢,就是在道上的資格也比五老黑老,他當年可是跟著道上赫赫有名的金頂鷹老大的,比你一個鄉下小混子出身的家伙不強個百倍,只是現在局勢不對,他惹了一個二彪子,要是再惹這個五老黑,只怕會落個悲慘的結局,大丈夫能屈能伸,鐵鴿子也算是一個人物,打了個哈哈道:“好,五哥都這樣說話了,那我鐵鴿子也不是不識時務的人,一個鄉下小子到我這里搗亂,還請五哥幫忙出個手啊!”    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就已經表明鐵鴿子這是表了態了,向五老黑認輸,這在道上的規矩來說就已經是服了軟,以后五老黑的江湖地位就可以在鐵鴿子之上,這可是當著這么多人面說的,抵不得賴,不過呢,鐵鴿子這樣一說,那五老黑得替他把麻煩給解決了,這樣才算是五老黑穩壓他一頭。    哈哈一陣大笑,五老黑當眾壓了鐵鴿子真是高興萬分,這么多年,在道上,他可是從來沒有壓過鐵鴿子一頭,認真地說,別看他號稱“鎮上一霸”可是在鎮上三個大哥大級別的人物中,貓姐穩居第一,鐵鴿子才是第二,他只能是排名在第三最后一個,如今翻身站了起來,那還不意氣風發,喝了一聲,招呼著手下道:“好了,鐵哥都這樣說了,你們知道怎么辦了吧?那個小子,對不住了,這個梁子我替鐵哥接了!”    五老黑一進來,二彪子卻是眼前一亮,事情解決了,哈哈,見五老黑居然還替鐵鴿子接梁子,他有點好笑地把臉露出來,嘎嘎地道:“哦,是嗎,五哥,你真打算接這個梁子!”    一聽這個聲音,一看這個樣貌,五老黑突然臉色大變,心頭大跳,趕忙一聲喝制止住了要沖上去的手下,然后才小心翼翼地陪著笑臉道:“啊,彪哥,怎么是您啊?”    關注 "songshu566"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