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264章中國與西方

第264章中國與西方

書迷正在閱讀:

    !

    紅著俏臉,微微張著小嘴,眉頭輕蹙,嬌喘吁吁,辛迪不滿地看著急色的趙玉海,小著聲音道:“海哥,你說,你說,那個外國女人能跟二彪子嗎?”    趙玉海本來正玩得起勁,一張嘴巴已經在辛迪美麗的身子上死命拱著,下面也已經開始蠢蠢欲動起來,但是一聽辛迪這樣一句話,頓時就如泄了氣的皮球,一發而松,氣氛沒有了,他的感覺也沒有了,感覺沒有了,他的那個地方也開始消弭于正常狀態,這讓他是大為泄氣,很沒有好氣地道:“沒事提這個干什么,你要給我記住,你是我的女人,我花錢給你,讓你吃得好住的好,穿的好玩得好,不是讓你沒事老惦記別的男人的,我可告訴你,我趙玉海想把你送給別人那是我的事,但是你要是敢背叛我那可就是你的事,惹得老子一個不高興,后果是什么你也應該知道。”    辛迪一句話也不敢說,嬌軀卻忍不住一顫,心中莫名的緊張起來,趙玉海是什么人她是知道的,在黑白兩道那是非常吃得開,別看他外表一副豪爽大方的樣子,其實骨子里狠著呢,更何況他有很多女人,多自己一個不多,少自己一個不少,她自然不敢反駁他的話,甚至不敢外表上露出一點怨恨的樣子,反而帶上媚笑道:“海哥,我怎么敢呢,我這不是好奇嗎,沒看過外國女人和中國男人有那方面感覺的,好嗎,好嗎,海哥,別生氣了,氣大傷身,要不,要不人家大不了用嘴幫你好了!”    看著這美艷的女人低聲下氣地求自己,趙玉海得意極了,在女人面前,男人都是喜歡自大一點的,他摟著楚楚可憐的辛迪,解開她上衣的衣扣,手探進去恣意感受著辛迪胸前的柔軟和嬌嫩,感受著辛迪一對山峰的豐腴質感和溫熱,她那兩團依然那樣的柔軟和。    “海哥——”    媚眼眨巴著飛,辛迪嗲嗲的聲音帶著巨大的殺傷力。    趙玉海感覺到下面又開始蠢社蠢欲動起來了,這讓他大為滿意,嘿嘿怪笑道:“好,好,這才乖嗎,知道怎么做了,那還不快做,娘希匹的,老子今天晚上要好好泄泄火,嘿嘿,我那彪子兄弟為中國男人爭光,我這個當哥哥的就在這邊給他加油助威!”    這邊戰火打響,其實那邊二彪子和莎拉波娃確實已經到了戰爭爆發的邊緣,二彪子吐出自己的情況,本以為自己沒什么希望了,那知道莎拉波娃這個外國女人和中國女人的想法就是不一樣的,她們認為做丈夫和做區別不太大,只要她們喜歡上的男人,她們可以肆無忌憚地去追求,即便對方有了妻子,有了孩子,那也沒什么大不了的,該追求幸福的時候還是要追求幸福的,當然,外國女人也不全都是這樣想的,也有保守的,可是恰恰這個莎拉波娃就是這樣想的,卻是幸運地讓二彪子給攤上了。    抱著莎拉波娃進了屋,二彪子自然就不會手軟了,到嘴的肉要是不吃到嘴里邊去,那還是二彪子的性格嗎,別看二彪子現在歲數大了,經驗多了,也當了官了,有身份了,但是他的骨子里卻還是那樣一個做事情不顧后果,瘋起來那是彪到底的人,結果一進屋,二彪子就勇敢地親了上去。    大嘴封大嘴,擱在以往的經驗上,中國女人的嘴都是很小的,但是人高馬大的莎拉波娃卻是顯然是個例外,不但那個地方大,而且別的地方該大的地方也很大,比方說這個嘴,二彪子的大嘴堪堪是封住了莎拉波娃的大嘴,兩個人死命地糾纏起來,二彪子經驗豐富,很快都就從親嘴的反應上看出這個莎拉波娃經驗匱乏,這讓他不禁有些欣喜若狂,這意味著什么,這就意味著莎拉波娃在這方面沒有什么好的實戰機會,更間接地證明了她很少和別的男人干這種事情,再間接地證明了二彪子有可能碰到一個外國。    “波娃。”    二彪子長長地吐出了有口氣,剛才差點一吻就讓他呼吸不過,也不知道吻了多少時候,終于是堅持不住松開嘴,但是腦袋卻伏在她腦袋旁,輕言在她耳邊吐出她的名字,那深情,那意味,無不讓剛才一吻之下就徹底迷失的莎拉波娃更加迷失在無邊的狂潮當中。    莎拉波娃沒有說話,但里面的羞意和喜意卻濃得化也化之不開,嬌軀也速地熱起,覺懷中身軀如火一般滾熱,燙的自己的嬌軀也仿佛熱起。    輕輕的吻了她的耳垂,二彪子繼續發動進攻,呢喃著道:“波娃,我要來了啊!”    莎拉波娃的身體遽然一顫,緊緊摟住了二彪子脖子,沒有說話,但她的那雙湛藍如寶石一般的眼睛卻像是會說話一樣,眨巴眨巴著,最后飛了一個千嬌百媚的小眼。    二彪子的心情蕩漾無邊,一時再也忍耐不住,繼續挑戰莎拉波娃的嘴唇,這次莎拉波娃并沒有逃避,剛才因為沒有經驗她只能被動地接受,但是莎拉波娃顯然很聰明,學習的能力很強,任二彪子吻她的嘴唇卻不像剛才生硬地不回應了。    二彪子輕舔著她的嘴唇,莎拉波娃緊閉雙眼,似乎陶醉在這一吻的溫馨中,二彪子伸出舌頭舔著的中央,試圖攻破防線,進入她的內部,而莎拉波娃緊閉的嘴唇開始松動,也不知道是故意為之的,還是怎么的,二彪子的舌尖抓住機會插入她的口腔,慢慢地深入,他的舌頭在莎拉波娃的口腔中打著轉,在口腔內部搜索著。    女人的身子是香的,這嘴巴自然也是香的,中國女人如此,外國女人同樣也是如此,女人都是如此,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    接下來,就是見證生命最終奧秘的時刻,一個中國男人和一個外國女人共同探索著黃種人和白種人在生命奧秘方面最終有什么不同。    二彪子如同一個孜孜不倦的學者一般在莎拉波娃身上探索著外國女人和中國女人究竟有什么不同,從生理構造上啊,從具體反應上啊,反正無一處不對比,無一處不考察,要說二彪子還真有職業精神,“敬業”精神,一遍又一遍地發起最全面的考察,也一遍又一遍地仔細地觀察著莎拉波娃的反應,爭取努力著把最終的結果考察出來,由此可見他是一個多么有職業精神,有“敬業”精神的獸!啊,不對,是人!    “啊,彪子,彪子,你,你太棒了,牙——留不留——姐比啊!”    莎拉波娃一臉潮紅,兩眼迷離,卻是真的徹底迷失在二彪子的大棒子之下!    靠,關鍵時刻中國女人和外國女人的區別終于出來了,中國女人說得話都懂,這外國女人說得話卻是聽不懂啊,這個莎拉波娃中國話挺溜的,可是這個時候猛地整出一句俄羅斯話,二彪子是兩眼一摸黑,啥也不知道啊!    這自然引起二彪子的大為不滿,狠聲地一使勁,換來莎拉波娃的重視,哼唧著道:“彪子,彪子,不要了,你好壞了啊!”    “你說什么的,嘰里咕嚕的,別整你們俄羅斯話啊,我可一句都聽不懂,誰知道你是夸我呢還是罵我呢?”    二彪子沒好氣地道。    咯咯地笑了起來,光著身子的莎拉波娃露出那一聲異常的,這一身白可不同于中國女人那種保養得好或者是天生的那種嫩白,而是人家這種是純白啊,白色人種,白色人種,這才叫真正的白色人種,加上二彪子意識里的世界第一高峰一笑居然顫巍巍如山崩地裂一般,二彪子頓時更加發誓要將這個女人徹徹底底考察一番,沒有個十天半個月的估計考察不完,對待事情要認真負責,這是二彪子的一貫作風,他要把這種好的作風發揚開去。    “牙——留不留——姐比啊!這是我愛你的意思,討厭了,難道我還會罵你不成啊!”    “我有那么好啊!這么快就愛上我了。”    二彪子得意地一臉壞笑著。    莎拉波娃不假思索地道:“當然。”    說罷,俏臉飛上一抹艷麗的紅云。    外國女人和中國女人就是不一樣,在這種問題上大膽得很,根本就沒有什么好害羞的,也根本就是想到什么說什么,二彪子一眨不眨地盯著莎拉波娃的嬌靨,嘿嘿地道:“那個,牙——留不留——姐比啊!”    先是一愕,繼而一笑,莎拉波娃聽出了二彪子話里的意思,一種幸福感油然而生,沒有一個女人不喜歡聽男人的甜言蜜語,這一點不管是中國女人還是外國女人都是一樣的,這個是不分人種的,同樣都是女人,自然內心的想法也是一樣的。    “彪子,牙——留不留——姐比啊!”    “波娃,牙——留不留——姐比啊!”    “彪子,我——愛——你!”    “波娃,我也——愛——你!”    肉麻的話在這種時候永遠也不肉麻,天經地義,越說二彪子和莎拉波娃兩個人越覺得感情越深,越說兩個人的那種心情就越加抑制不住,說著說著,多余的話就不用說了,就只能用行動來表達兩個人的心情了。    當兩具同樣高大的身材糾纏在一起的時候,就連那房間里的大床都發出不堪忍受的響聲,山搖地動不足以承受得住這樣的沖擊,二彪子用行動來證明他有多牙——留不留——姐比啊莎拉波娃,莎拉波娃也用行動來證明她有多愛二彪子,幸福的兩個人啊,多么幸福地兩個人啊!    “海,海哥,我好象,好象聽見隔壁有動靜。”    怯怯的聲音,在隔壁的房間里,辛迪已經幫助趙玉海舒服快樂地享受了一次,不過很顯然,辛迪這樣的虎狼女人并沒有滿足,她正努力地用嘴巴鼓動著趙玉海再來一次,但是忙乎了半天也是徒勞無果,可是隨著隔壁房間里傳來的聲音越來越大,辛笛卻是實在忍不住問了這么一句。    趙玉海的臉色很難看,他自然也是聽見了隔壁傳出來的聲音和動靜,這種聲音和動靜對于他真的是太熟悉了,咬著牙暗恨這個二彪子還真的替中國男人爭光了,真的將那俄羅斯美妞莎拉波娃給拿下了,可是拿就拿下了唄,你整這么大聲干什么,給我耀武揚威啊,想著就生氣,而越生氣他的一團火也燃燒了起來,輸人不輸陣,趙玉海卻是硬讓二彪子給刺激得火冒三丈起來,提槍準備大殺四方,哦,不,是八方!    在辛迪愕然的眼神下,一條大槍居然猙獰翻身,讓她是又驚又喜,不過正憋得難受的她自然也不甘示弱,翻身上馬,巾幗女將要勇斗趙玉海,你厲害,我也不是白給的,要戰便戰,隔壁是那樣激烈的戰場,我們這邊也不能太示弱了吧!    小說小說網()歡迎愛看小說的好友以及其他小說站長光臨。    福利 "hongcha866"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