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253章 (4)

第253章 (4)

書迷正在閱讀:

    !

    當房間里由黑暗轉變成光明的時候,猛然發現,卻是已經天亮了,也不知道昨天晚上需索了多少回,反正以二彪子強悍的體格也有點吃不消,經過一開始的不適應,金玲卻是很快地就適應了下來,都說朝鮮民族有一種頑強的精神,永不言敗的精神,高麗棒子確實有那么一股子瘋勁,男人是那個樣,女人也是那個樣。    遇到對手的二彪子也是拼殺到底,一路血戰,到了天亮還是不死不休,兩個人死命地糾纏在一起,一黑一白兩具身子扭捏成了蛇形,蠕動起伏,偶有似哭似叫的聲音,好不令人心跳加速。    又是一聲悶哼,二彪子不記得自己已經交了幾回子彈了,庫存彈藥早已經交了差不多了,現在能交出去的也多是一點一點的零散彈藥,下面都有些發疼起來,可是剛才本來已經垂死掙扎,只剩下一口氣的金玲感受到二彪子又一次進攻無果之后,猛然眼神一亮,如回光返照一樣又精神起來,好象真的有那么一股精神支持著她,讓她怎么打也打不倒。    “金,金玲嫂子,你,你真厲害啊!”    二彪子也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人的精神,兩個人自從在一起之后就一直沒有說話,一直沒有交流,就那樣直接交流,可是這個時候,二彪子卻覺得該說一句話了。    金玲默不作聲地閉著眼睛,卻是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不過可以看出來,她的神色不是很好,二彪子能給她的只是上的折騰,但是心靈上,她卻是受到了嚴重的打擊,自己男人李大海硬是把她送了出去,這樣的結果卻是任何一個女人都接受不了的。    “天亮了,金玲嫂子,你放爸心,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二彪子不知道說些什么,氣氛尷尬得讓他怎么都是覺得別扭,還不如天黑的時候,什么也看不見,也沒這么多尷尬,現在天一亮,兩個人看得清楚,他一壓上去,就看見人家的面容,不說什么也不是那個事啊!    輕輕一推二彪子,金玲吃力地站起來,跳下炕,款扭,就那樣著高佻的胴體,去墻角一個柜子里翻揀一番,從中挑取了一個黃色奶罩子和一條黃色三角褲衩子套上,又翻騰了一下,衣服褲子啥的都找出來一一穿上。    看著她一直默默地做著一切,二彪子的心頭忽生出一股難以言傳的滋味。    要說金玲這個女人吧雖說一個村住著,他也是沒見過幾次面,真正接觸下來也就是昨天晚上喝的那頓酒,可是通過兩個人親密接觸的這件事情,也讓他對這個女人有了更深入的了解,這是一個很要強的女人,她的剛強、堅韌及不服輸的性格即便是許多男人也要望塵莫及,從她可以果斷報復背叛自己的李大海來看,就可以知道這個女人內心里的強硬。    但就是這么一個要強的女人,方才在他身下卻是婉轉逢迎,順從得如同小貓兒一般,雖說自始至終都沒見她發出一聲,但她的行動卻早已表明了她的內心所想,對于二彪子來說,他已經有一些征服住這個女人了。    二彪子不禁有些心疼發金玲,同時又有些愧疚。    因為他知道,剛才自己的舉動,完全是基于男人的勃發,并未帶有多少感情的成份,盡管這種事情對于某些男人來說已經司空見慣了,就是二彪子不也是和很多女人有過這種沒有感情只有男女之情的激情游戲,但現在面對這個朝鮮族女人,他還是感到了一絲不安,不知道為什么,他想到,自己剛才的手段多少有些卑鄙,說得重一點,甚至可以定為用強權去弓雖女干,畢竟要不是二彪子身為村長,李大海也不會把自己媳婦送給自己睡。    “我好了……”    金玲終于開口出聲了,不過她喑啞的聲音卻明顯流露出疲憊,顯然昨天晚上的折騰也讓她疲憊不堪,她此時已經穿戴整齊,來到了二彪子的面前,低垂著頭,雙手似乎有些惴惴,正在身前交錯絞動,其實二彪子尷尬,她同樣也是尷尬,夜里黑暗中還不覺得,這一天亮,什么都看得見,剛才自己可是光著身子與他糾纏在一起,對于自己生命的第二個男人,說一點不尷尬那是瞎說,她可不是許香云那種見慣了男人的女人。    所以剛才不說話,她只是下意識地不敢面對二彪子,想到自己昨天晚上那樣的表現,再想到和這個小男人干的那些事情,她說的話卻是越來越輕,只吐出三個字就說不下去了,羞紅了臉蛋低著頭不說話了。    見到金玲沒有大吵大鬧,反而一副嬌羞新娘子洞房花燭夜后第一次面對自己男人的小嬌俏樣,卻是將二彪子的心給刺激起來,他怕的是金玲怨恨他,怨恨他昨天晚上對她做的事情,可是現在看來,是他多想了,心里這樣想著,覺得好過了許多,心情也跟著輕松了不少。    二彪子微微笑著,從炕上爬起來,伸出一手托起了金玲圓俏的下巴,使她目光對著自己,接著另一手將她攬入了懷中,那只托她下頷的手也自然地下滑到她高聳的上半身上,一面隔著薄衫輕佻地揉搓那對圓球,一面柔聲道:“怎么,還好嗎?”    不知是因為受到男人的,抑或是聽了他的話記起了剛才發生的事情,金玲的俏臉不禁更加紅了起來,剛才就有點紅,現在是全紅了,甚至脖子、的胸前一大片也都是紅的了,目光也閃爍了起來,蒙上了一層水霧,不敢再和二彪子對視,嘴里卻如同蚊蚋一般輕輕哼了一聲,令人聽不清她到底是說好還是不好。    二彪子感覺手中的圓球變得脹硬起來,嘴角不由露出一抹邪笑,那在后面摟著金玲的手移到她腦后,握著她濃密如瀑的秀發,突向下一拉,猝不及防下,金玲本能地仰起了臉,正驚疑不定時,卻見二彪子一張大嘴已然蓋了下來,緊緊地吻住了金玲略嫌冰涼的柔唇,金玲登時頭腦一陣暈眩,不自主閉上了眼睛,嬌軀再次軟在了面前二彪子寬厚火熱的胸膛里……    這一吻卻是不知道吻了多長時間,兩個人舌頭與舌頭糾纏,也不知道二彪子喝了多少甘甜的口水,直到最后喘不過氣來才不得不松開了嘴。    這邊金玲不停地粗喘著氣,那邊二彪子卻看著她別有一番滋味,昨天夜里在黑暗中只記得了她的身子,現在終于是看清楚了她的全部容貌,那玲瓏有致的嬌軀,烏黑的長發披散在的后頸上,高聳的圓球隨著呼吸輕輕起伏,優美的身體曲線也在輕柔地顫動,簡單就是把衣服褲子穿上,金玲卻是光著腳丫子被二彪子抱到炕上,完美的雪足,那光潔的足踝、晶瑩的足趾卻是都露在二彪子眼底,咽了咽口水,卻是下面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金玲好不容易才喘勻了氣息,嘴唇輕抿了一下,看上去更加紅艷欲滴、嬌潤,不過由于二彪子是光著身子的,兩個人近在咫尺,二彪子下面一有變化,她立即就落入眼底,輕啐了一聲,“你……流氓……”    她一下子心跳更厲害,俏臉變得更加紅艷,的小嘴兒急劇的呼出絲絲女性特有香氣。    “好啊!你說我流氓,那我現在就流氓給你看。”    陣陣幽香漬入鼻端,縷縷發絲拂過面龐,柔軟的嬌軀、顫抖的身體,二彪子只覺柔情萬千,金玲的表現讓他膽子大增,該出手時就出手,有花堪折直須折,女人呀,干了才知道!    來不及反應,小嘴“啊……”    地一聲輕叫,充滿彈性的胴體就跌到了二彪子寬闊的臂彎,二彪子趁勢緊緊地摟住并往自己的身上緊貼,一張男人大臉充滿柔情地貼靠在金玲的脖子上,陶醉地呼吸著金玲動人的清香。    金玲緊張地嬌喘著,不安、害怕、驚慌,同時夾雜著絲絲的期待、真的是期待……復雜的思緒使她一時無法正常思考,不過她很能確定自己并不反感二彪子對自己做出這樣的事情。    迷醉中的金玲,輕輕地掙扎著,中呢喃著:“不要……放……放開我……我們不……不能這樣……我已經有丈夫了……我不能……對不起他……”    金玲雖然微微地掙扎著,卻沒有用多大的力氣,因為當她喊出這樣話后,卻猛地想到了就是她名義上丈夫,就是她應該托付終生的男人親手把她送了出去,送給了這個男人,那么既然他這樣做了,那么是不是就代表自己可以也做出背叛自己男人的事呢,想到這里,她的身子又軟了。    就在手里抱著,金玲的表現自然是逃不出二彪子的眼底,得意地一笑,他知道她的心神已經松動了,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用手緊摟住金玲嬌軟纖細的腰肢,開始輕柔地親吻她的脖頸,一時用舌頭輕輕地舔,一時則用嘴唇在金玲小耳朵上輕輕地吹氣,酥酥地著金玲地最后一點道德束縛。    金玲的掙扎一直是無力的,她心中是有一點想反抗的意思,但全身卻酥酥軟軟,一絲力量都使不出來。她竭力想抗拒那令她感到罪惡的舒服感,但事與愿違,她反而亢奮了起來,仿佛有種莫名的情愫在操控著她的身體。    二彪子摟著腰肢的手已經技巧地她著柔軟的腰際,并不時地下滑到她圓潤的臀瓣上揉動,金玲的腰肢扭動起來,似乎在抵抗二彪子的魔手,又似乎在迎合著,嘴里喃喃地嬌喘著:“啊……嗯……不……不要……快……快放開我……啊……啊……”    在無數女人身上都證明過自己的二彪子從她似有若無、欲拒還迎的掙扎扭動中感覺到金玲心在慢慢的臣服,于是二彪子放開了她無力的小手,愛憐的梳理她飄柔發際,然后攬住她的天鵝般秀眉的脖項,使她的螓首無法亂動,在她還來不及出聲的時候,嘴唇緊貼而上,吻住了她嬌艷的小嘴,含住她花瓣兒一樣鮮艷的唇瓣。    怎么就親個沒完了金玲瞪大了晶瑩水潤的眼眸,氣息急促的同時,卻無法躲開二彪子霸道的嘴唇侵襲,剛才畢竟是第一次親還配合不蒜默契,這次卻是默契了好多,二彪子肆意地侵犯著金玲香甜柔軟的,在兩人嘴唇撕扯磨合空隙間,金玲嬌柔地逸出“啊……”    的一聲。而在她開口的同時,二彪子狡猾的舌頭乘機鉆入她的嘴里,急切地汲取她檀口中甘甜的口水。    金玲愈發急切地扭動起來,二彪子牢牢地把握住她惱人憐愛的螓首,瘋狂地用舌頭掃撩她甜蜜的口腔,強行捕捉住她左右躲閃的,用自己有力的吸咬住。金玲放松的雙手開始去推二彪子的雙肩,然而嬌麗人兒哪能阻擋強壯的男人呢?況且也許金玲自己內心也不是很想掙扎,只是身為人妻的矜持和端莊令她強裝羞愧,不過轉念一想反正昨天晚上該干的事情都干了,她還怕個什么勁啊,再說反正她是要報復李大海的無情,僅僅從身體上的報復還不夠,還要從心理上的報復狠狠去插他一刀,女人狠毒起來,真的是最毒婦人心啊。    在二彪子持續的舔吮熱吻之下,金玲漸漸棄守,一面乘著接吻的空隙不斷呼出絲絲的:“啊……啊……嗯……”    一面把白嫩的手臂環上二彪子粗壯的頸脖,二彪子的強吻漸漸變成兩人間親密膠合的互吻,舌頭在互相追逐,津液在互相吞吐吸食,人靡歡快的氣氛頓時迷漫整個房內!    本來已經穿起來的衣服褲子又被脫了下去,二彪子光著身子,當然也就不允許金玲在穿著了,早知道如此,何必還穿呢,真是的!    美女小說 "xinwu799"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