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237章 新官上任要點火

第237章 新官上任要點火

書迷正在閱讀:

    !

    “呀,李村長、黃會計、古主任都在啊!”    說話著,門一開,又進來一個人,長得猴瘦猴瘦的,就跟那豆芽菜一樣,掐巴掐巴就那么一根,一陣大風來了好象能吹跑似的,其苗條體形可是讓一眾女人們都眼紅,這樣天生的骨感身材怎么就落在了一個男人身上,這個男人的身材是怎么保持的啊!    皮桂,綽號皮鬼,村支部委員、村委會副主任,協助村委會主任工作,負責全村農、林、漁業生產,水利工程建設,村容村貌基礎建設等工作,他也是個精靈似鬼的人,在農村干基層工作,一般都是眼泛活絡的人,一般人還真的干不了。    “皮副主任,你來得也不晚啊!”    黃海山在一旁陰陰地笑著。    “是啊,皮副主任,你來得也不晚!”    古彩霞也跟著皮笑肉不笑著。    剛才還斗得你死我活,針鋒相對,這一來了外人卻是很有默契地一致對外,黃海山和古彩霞兩個人都是人精,剛才他們是在二彪子面前爭寵,現在他們卻是聯手阻止別人在二彪子面前爭寵。    要說村部的幾個人都不是善知茬,這個從皮桂的綽號皮鬼就能聽出來,其人也是個奸猾似鬼的人物,盧大炮時期他能混得如魚得水,自然也是有著自己的手段,眼見黃海山和古彩霞聯手對付他,他自然也是一眼就看穿了其中的本質,以退為進道:“不早,不早,干工作自然就要有干工作的樣子,今后我就是李村長手下一員小兵,有什么事情盡管吩咐,我皮桂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    低姿態,最低最低的低姿態,皮桂的心眼那是轉得飛快,二彪子是什么人他自然也是知道的,他與盧大炮之間那點關系他也搞了個八九不離十,還有他有一個副鎮長媳婦更是都在腦子里裝著,種種關系,種種聯系,讓他把自己的姿態放得很低很低,我擺明了支持你二彪子,你二彪子總不能往出打我這個人吧,這就叫聰明人不干傻事。    黃海山和古彩霞對視了一眼,卻是有一點無可奈何,這個皮桂不愧皮鬼的稱號,那真是奸猾似鬼,根本不與你正面對抗,人家迂回作戰,講究的是一個低姿態,讓你有力也無處使去,就跟一拳頭打在棉花上,的一點也不著力,又如打在空氣里,平白讓自己受傷。    郁悶啊!黃海山黃鼠狼還有點不甘心,撇著嘴道:“皮副主任,我可是聽說盧大炮昨天回家你也跟著去了,還跑前跑后的,加上李大海副村長,李豹主任都去了,你們去四個人在盧大炮家還喝了一頓到半夜才走的,盧大炮和李村長的關系咱村里人誰不知道,你捧盧大炮,那就是跟我們李二彪村長作對,還要我黃海山明說嗎!”    皮桂心里咯噔一下,這個黃鼠狼還真是鐵了心要跟這個二彪子啊,原本他是盧大炮的最鐵桿心腹,盧大炮在位時,這個小子就是個孫子,那知道這邊盧大炮剛一失勢,他就另攀高枝了,心里鄙視不已,但是這話他卻不敢說出來,昨天他和李大海、李豹他們去了盧大炮家,盧大炮雖說是走了,但畢竟是上調,他也不想得罪了他,而盧大炮也鼓動他們幾個人要跟新來的村長李二彪子對著干,并承諾李家村只要有他盧大炮在就變不了天,二彪子一個狗屁小子掀不起什么大浪來,當時他們幾個人也都拍著保證要跟二彪子對著干,可是他回到家以后怎么想怎么覺得不對勁,盧大炮不好惹,這個二彪子更加不好惹,還是不要摻合到他們其中去,所以古彩霞一打電話,他就屁顛屁顛地來了,打算左右逢源,那邊也不得罪,那知道這個黃鼠狼亂咬人,這小子是鐵了心跟二彪子了,倒頗有一副破釜沉舟的架勢。    有些結巴地笑道:“黃會計,誤會,誤會,都是誤會啊,我和盧大炮之間畢竟也是上下級一場,他要走了,總要吃個飯意思一下吧,這是人之常情,我皮桂可不是忘恩負義的小人。”    黃海山一急,這小子就是個皮鬼,說著話還不忘攻擊自己一把,好象把自己說得就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似的,急忙辯解道:“李村長,這小子就是個皮鬼,你可千萬別信他的,他就是盧大炮的忠實走狗,我黃海山可是真心跟這你干了。”    這個時候,二彪子好象才睡醒了一樣,輕輕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他那高大魁梧的身材往人前這么一站給人以強烈的威懾力,嘿嘿一笑道:“好了,好了,黃會計、皮副主任,你們的話我也都聽清楚了,也都聽明白了,我二彪子呢就是一句痛快話,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以前你們是盧大炮的人,這個我知道,但是只要以后你們是我二彪子的人,我二彪子也真心對待你們,要是你們敢三心二意的,那就別怪我二彪子心狠手辣,知道嗎?”    氣勢,強大的氣勢,二彪子這樣一發威,屋子里的人似乎都被這股強大的氣勢所折服住,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古彩霞,嬌笑聲聲道:“李村長,從此以后我古彩霞就是你的人了!”    黃海山和皮桂都在心中暗暗鄙視這個女人真是不要臉,年齡一大把,孩子都有了的老娘們還在這裝黃花大閨女,人家二彪子才多大歲數,你才多大歲數,真能裝啊,可是他們自然不敢表示出來,反而一個一個也都把臉繃住了。    黃海山跟著表態道:“李村長,以后就看我的表現吧!”    皮桂這個時候也不敢左右逢源了,盧大炮已經是過去式,這個二彪子才是現在能夠左右他生死的人,如何選擇還不是明擺著嗎,直接效命道:“李村長,您以后也看我皮桂的表現。”    二彪子微微一笑,轉眼間,敵人的手下就變成了自己的手下,這就是權勢帶來的作用,要是不當上這個村長,他們能對自己效忠,這樣玩弄別人的游戲真的是太好了,左右別人的生死是一種非常有成就的事情,哈哈一笑道:“好,好,還是那句話,你們跟我就跟對了,彩霞,幾點了!”    古彩霞看了看腕上那款精致的女式手表,臉上嫵媚多情地道:“李村長,已經快九點鐘了。”    “那咱們規定時間是幾點上班啊!”    “李村長,是早上八點鐘!”    還沒等古彩系話,皮桂卻嘴快地接上了嘴。    沖他鼓勵性地一笑,二彪子道:“好,那個大學生林靜副村長除外,李大海副村長和李豹主任要是十分鐘之內再沒來,那就按曠工處理,這個月工資就罰了,哼,一點組織性紀律性都沒有。”    三個人都不敢說話,顯然他們也看出來二彪子這是準備新官上任要點火,不禁為李大海和李豹感到悲哀,不過死道友不死貧道,李大海和李豹的死活自然是不關他們的事情,古彩霞作為二彪子的女人自然還有一點特權,聞言笑著道:“李村長,別生氣,以前盧大炮在的時候工作抓的非常不好,咱村在鎮上也是非常出名的,都是盧大炮不好好干工作,就知道為他自己喝點拿點,再睡個誰老婆干那種缺德事,我相信咱李家村在李村長的帶領下一定會走向更加美好的明天。”    “對,對,古主任說得對,李村長的事跡我們那是早有耳聞啊,看看咱村上那氣派的二層小樓,別的村那有這樣氣派的小口,還不是李村長的本事賺回來的,掙外國人錢掙回來的。”    “對,對,李村長的能力我們是相信的,要不然上面領導怎么會獨具慧眼讓李村長來當村長,上面也有上面的考慮,以后咱李家村發展的大計就靠李村長了。”    拍馬屁,赤條條的拍馬屁,不過這馬屁拍得舒服,兜忠言逆耳才是對人好,溜須拍馬是小人的行經,但是好話誰不愛聽,誰一天到晚愛聽不好聽的話,那不是沒病找病嗎!    二彪子被拍得那叫一個心花怒放,點點頭,摸起杯子要喝茶,可水到嘴邊才發覺是涼的,他又將杯子放了下。    皮桂一看,那眼睛里真是有活的人,立刻搶先一步拿起水壺,恭恭敬敬地給二彪子倒滿了水,“李村長,您喝。”    “嗯。”    二彪子有些意外,心說這皮桂不愧皮鬼,真是溜須拍馬的能手,臉皮也夠厚的啊,自己比他小了好幾歲呢,他卻還能彎的下腰低的下頭,換了自己肯定不行啊。二彪子不禁對他刮目相看了,一猶豫,想著他眼皮子既然這么活絡,就暫時不敲打他了,敲打著桌子道:“好了,好了,你們的忠心我也都知道了,彩霞,到點沒有啊!”    古彩霞又看看手腕上的手表,遲疑著道:“李村長,到點了,可是,這個!”    正遲疑間,門又被打開,從外面走進一矮一高兩個人,矮的約有四十多歲,白胖白胖的,高的倒是一個剽悍漢子,五大三粗的,滿下巴的黑胡子,眼中兇光四射,一看就知道不是個善茬。    李大海,農村人叫法是副村長,其實他的行政書瞇法是村黨支部副書記、村委會主任,主持村行政工作,負責全村財務、宅基地審批、計劃生育、民事調解等工作,他也是李家村李姓一族的人,不過盧大炮成了村長,他投奔了過去,在村里名聲不怎么太好,為人有點貪財好色。    李豹,村支部委員、村委會副主任兼治保主任、民兵連長,協助村委會主任工作,負責全村綜治、民兵、青年和自來水管理工作,他也是李姓一族的人,并且還是二彪子他爹李虎那一支的人,聽名字就能聽出來他和李虎的關系,不過兩個人卻一直不怎么對付,要說他這個民兵連長最有資歷當上的本是李虎,不管怎么說李虎也是正規部隊專業回來的人,在村里那也是有頭有臉有資歷的,但是這個李豹的媳婦許香云卻不知道怎么勾搭上了盧大炮,憑借著這層關系李豹上去了,李虎下來了,從此以后李虎和李豹這哥倆就成了仇敵,這次二彪子當上了村長,卻是不知道這個李豹該如何自處了。    矮的就是李大海,個頭的就是李豹了,兩個人一進來,古彩霞到嘴的話就沒說出來,而屋子里的氣氛一下子就凝固起來。    哈哈一陣笑,李大海首先笑著道:“小說二彪子啊,你看看,我這家里有點事,來晚了一點,要開什么會,人都到齊了,說吧說吧!”    二彪子臉色一變,這個李大海明顯是沒把他放在眼里啊,雖說都是李姓一族的人,但是這個李大海和李豹當上了官卻把老李家的人都給得罪了,他們對待老李家的人下手更狠,村里老李家的人都恨他們入骨,陰沉一笑,二彪子道:“大海副村長,你這也太沒組織性紀律性了吧,古主任,跟他說說,剛才我是怎么說的!”    古彩霞遲疑了一下,但這個時候她已經站了隊,自然不能有三心兩意的思想,要是這樣,兩邊都不討好,硬著頭皮道:“李村長剛才說了,晚來遲到的就按曠工處理,這個月工資就罰了。”    “什么,你個臭娘們,你說什么,老子的工資憑什么說沒就沒了!”    沒等李大海說話,李豹就嗷地一聲跳了出來,他那副長相,加上他那副身材,頓時嚇了古彩霞有點花容失色,要說古彩霞不怕李大海那樣的陰人,就怕李豹這樣的粗人,這個李豹平時就仗著五大三粗的身手在村里橫行霸道,加上有盧大炮作為后臺,簡直就是天不怕地不怕。    屋子里為之一僵,眼看著李豹沖古彩霞逼了上去,二彪子正愁自己這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怎么燒呢,如今正好找到機會,身子一橫,攔在古彩霞身前,陰陰一笑道:“李豹,你是怎么說話呢?”    美女小說 "hongcha866" 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