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233章 (3)

第233章 (3)

書迷正在閱讀:

    !

    二彪子看著古彩霞一臉的騷勁,恨不得立即掏出家伙狠狠一頓操,讓古彩霞挺死過去,但是馬翠花不走,他自然是不好直接就下手,不管怎么說,他還得顧忌點馬翠花的感受,可是馬翠花這次就是不走,還是那樣就直盯盯地看著他,弄得他有點不好意思,只能哼哧著道:“翠花姐姐,你,你還是桃看著點人。”    馬翠花掏出剛才古彩霞拿著的手機,晃了晃道:“我這不是想把你們干那事的聲音都錄下來嗎,她這手機功能還挺全和的,還有錄象功能,我再幫你們錄下來,哼,她錄我的音威脅我,我就慢的音搞臭她,這叫什么惡人有惡報,她是怎么對我的,我就怎么對她!”    二彪子一臉苦笑,“翠花姐姐,這大晚上的錄象功能也不好使啊,你錄個音就行,還有你在這里看著我真的弄不出來,那個,要不,你先回避一下,我一會兒工夫就好了。”    “你個小死沒良心的,有了新人就忘了姐姐這個舊人了,你可讓我好傷心好傷心啊!”    得,馬翠花又怎么來了,其實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這是怎么了,難道她有點嫉妒了,難道她有點不甘心自己男人和別的女人干那種事情,這讓她有點小心慌,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把二彪子當成自己的男人,比盧大炮那個有身份卻無地位的男人不一樣,他是沒有身份卻有地位的真正男人。    見二彪子臉色有點難看,馬翠花也覺得自己有點過分,淡然一笑道:“好了,姐姐跟你開玩笑的了,你玩,你繼續玩吧,我在外面給你守著。”    馬翠花走了,二彪子終于是點出了一口氣,他當然知道馬翠花心里的想法,女人都是這個樣子的,從古到今,別看古代可以三妻四妾,后宮佳麗三千的,但是女人該爭風吃醋的時候還是爭風吃醋,該暗地里斗爭的時候還是暗地里斗爭,沒有那個女人會大度的把自己的男人拱手相讓給別的女人,那樣的女人根本不能存在于現實當中,要是有存在的,也是舉世罕見,不是傻子,就是傳說中的圣人了。    二彪子開始下手了,他等待這一刻也是好久好久了,憋得好是難受,一只解開褲子,一只手還得按著她的嘴巴,不按她叫出來也是麻煩,不過二彪子一只手解褲子也是駕輕就熟,露出他的猙獰之物。    古彩霞知道該來的終于來了,本來想閉上眼睛忍忍就過去了,但是冷不丁她在閉著眼的一瞬間突然看到二彪子的猙獰之物,不由得猛地睜大了眼睛,搞什么搞,男人的東西她不是沒見過,男人的東西她不是只見過一個,可是跟那些比起來,二彪子的天,他們的就是地,好象看的那些外國帶色片子里,日本的男人一個都沒有這么大的,就是歐美那些獸人的片子才能看見這樣大的家伙,就跟一桿小鋼炮一樣,當時自己還以為外國男人就是猛呢,那些白人啊,特別是那些黑人男人啊都是一個個野獸,可是現在開來,中國男人也不缺乏真正的野獸啊!    二彪子雖然很急色,但是并沒有直接就下手,而是把頭附在她的耳朵上開始親吻她的耳垂,用舌頭攪動她的耳垂和耳孔,這種親吻是男人女人的手段,二彪子現在也不是以前那種粗魯的男人,也懂得一些小手法,一些小手段,在對待女人問題上,他學會了很多很多。    古彩霞不由得發出沉重的呼吸和輕微的聲,身體也開始有了反應,不是她太下賤,而是心里上明明想不接受,可是身體上卻不受自己的控制,每個人都是有天性的,就跟動物一樣,其實人也是動物,只不過是高級動物,不過在那種事情上,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也都跟動物一樣有著天性上的追求,往往一刺激,都會做出那方面的表現。    “嘿嘿,彩霞主任,你的這里好象出水了哦!”    二彪子的大手剛才在古彩霞那個地方扒拉著,然后拿起來,沖到古彩霞眼前,嘿嘿調笑著。    古彩霞羞臊得一張臉跟那猴子腚子似的,這叫一個紅啊,拼命地搖著頭,好象不承認是自己流出來的水,又更像是對二彪子在咒罵,咒罵這都是二彪子鼓搗出來的。    二彪子更加得意地笑了起來,眼見前面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二彪子開始發動了最后的總攻,在古彩霞恐懼害怕的眼神中,他將古彩霞的身子一只手摟抱著腰身提了起來,然后慢慢地,慢慢地往那燒紅的鐵棒子上面放。    一下,不得其門而入!兩下,還是不得其門而入!三下,四下,二彪子整得有點鬧心了,而古彩霞更是不堪,那個柔軟地方頻頻遭到二彪子的頂撞,而自己那個地方有點狹窄,而二彪子那個部位又過大,導致兩個地方不能正常地接軌,就在她門口撞,也是頂撞得她水流得更多了。    有的女人水就是流得多,有的女人一點也沒有,這種東西是因人而宜的,很顯然,古彩霞就是水特別多的女人,還沒怎么樣呢,就已經嘩嘩的了,弄得二彪子上面都沾得濕漉漉的,不過這樣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起到了潤滑的作用,起碼不用生拉硬造,在幾次失敗之后,二彪子終于找到了機會,直接頂到了門口,然后強行使勁地破門而入,大殺四方!    痛苦地嚶嚀一聲,古彩霞只感覺那個地方都快撕裂了,即便她水流得再多起到了潤滑作用,即便她也不是什么黃花大閨女,那個地方也經歷過幾個男人多少次的進入,但是面對二彪子這樣如坦克一樣巨大的家伙,也硬是有點受不了,要不是二彪子用手堵住,只怕她已經大叫起來了。    趁其病要其命!二彪子秉承的就是這一原則,既然進去了,那就沒想到還要出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二彪子的進攻如潮水一般一浪接著一浪,開始發動全面狂暴而又猛烈的轟擊,子彈如不要錢一般殺戮上去,我殺!我殺!我殺啊!    茅房狹窄的空間和骯臟的環境影響了二彪子的發揮,動作只能是一個動作,那就是一只手托著古彩霞往自己身上做動作,要是放在一般人身上,還真有這樣的體力,可是二彪子輕松自如地玩起來,有一弊也有一利,環境雖然不咋地,但卻讓人有一種另類的刺激,現在人們玩的不就是一個心跳,玩的就是一個刺激嗎,這樣的地方,這樣的環境,加上又是這樣一對剛才之前還很陌生,現在就緊緊聯系在一起的男女,一切的一切,都開始不同起來。    “二彪子,現在感覺怎么樣啊?”    不知道什么時候,馬翠花居然又跟幽靈一樣閃很走了進來,笑吟吟地看著二彪子做動作,一副看風景的模樣。    這個二彪子即便渾身再不自在也只能硬受著了,一邊咬牙切齒地頂著,一邊哼哧著道:“翠花姐姐,你怎么又進來了,我,我,正替你報仇呢!”    看了看二彪子,又看了看古彩霞,馬翠花突然走上前去,一巴掌拍在古彩霞肥美的腚子上,蕩起陣陣肉花,皮笑肉不笑道:“說得還真好聽,不過我怎么看不想啊,古彩霞啊古彩霞,是不是應該感謝我,我這不是再找你報仇,我這是在幫你,幫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男人,怎么樣,好不好啊!”    此時此刻,其實古彩霞的心里也有點矛盾了,她的一顆心早在二彪子的猛烈打擊下融化開來,真的,從一開始的不適應,到現在的大為適應,古彩霞的身體敏感度轉變得很快,同時她的心理因素也跟著很快地轉變,一開數是排斥的,但是馬上她就不排斥了,一點也不排斥了,反而有些期待起來,期待二彪子更加猛烈地沖擊自己,期待二彪子更加猛烈地征服自己。    做女的三十多年了,做女人十來年,但是直到今天她古彩霞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女人,那種蝕骨的滋味可謂徹底將她帶入到另外一個世界,一個更加精彩紛呈的世界,一個她以前從來沒有接觸到的世界,就跟鄉下人進城一樣,猛地一下,她知道了這叫什么,那叫什么,她的世界觀一下子就被打開了。    “還捂什么嘴啊,松開吧,這個時候你就是放開她也不會主動喊叫了,說不定心里這個時候已經爽開花了,她要是主動喊叫不是把這種美妙感覺喊沒了!”    馬翠花一拉二彪子還捂著古彩霞嘴巴的大手,一副你就是傻瓜的模樣。    二彪子下意識地被馬翠花拉下了大手,本是一經,害怕古彩霞叫出來喊人,那知道等了半天,真的如馬翠花說的那樣,古彩霞根本一點沒有喊叫的意思,瞇縫著一雙眼睛,似醉非醉,似醒非醒,女人真的了解女人,馬翠花算是吃透了古彩霞的心思,說得那是一點都沒有錯。    二彪子嘿嘿地樂了,沖馬翠花一挑大拇指,夸贊地道:“翠花姐姐,你太讓我佩服了,嘿嘿!”    馬翠花一撇嘴,得意地笑道:“那是,我可是過來人,什么事情不知道,是不是,我們的古大主任,彩霞大妹子!”    古彩霞這個時候不想說話也不行了,她承認她完全是臣服在二彪子的大棒子之下,不過她可不承認她是敗在了馬翠花這個女人之手,微微地睜開了眼睛,沖著馬翠花也是皮笑肉不笑道:“翠花大姐啊,這一次我是看在二彪子的面子上不和你計較,我知道二彪子現在是你的小男人,不過風水輪流轉,今天是你,明天是我,說不上到誰家,我等著,我等著報復你的那一天。”    “啪”地一聲,那個清脆,那個悅耳,馬翠花一巴掌又拍在古彩霞的大腚子之上,的腚子讓馬翠花打得已經變成紅彤彤的顏色了,幸好古彩霞肉多,打在上面看著挺厲害,其實疼到并不怎么疼,不過這心理因為卻讓人受不了。    古彩霞一打哆嗦道:“馬翠花,我記著呢!”    又是一巴掌上去,馬翠花逮著機會那是往死了整,“記著了又怎么樣,我就打了,你能把我怎么樣,二彪子,繼續給我上!”    二彪子真是哭笑不得,整得自己好象一只狗一樣,有事狗就上啊,不過他同時也有點得意,因為在對待古彩霞問題上,他真的就用自己的表現征服了她,想到她本是盧大炮的鐵桿手下兼背地里女人,他就更加興奮起來,所以也不介意馬翠花把自己當狗看了,一個聽話地道:“是,保證完成任務!”    福利 "xinwu799"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