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225章 村婦女主任

第225章 村婦女主任

書迷正在閱讀:

    !

    趕緊慌忙地一拉自己的衣服,將自己那白花花一大片美好遮掩起來,馬翠花恨聲道:“又是那個賤皮子古彩霞!”    二彪子倒是一點也不慌張,更是一點也不慌亂,他天不怕地不怕,管你來的是什么人,我才不害怕你呢,不緊不慢地道:“翠花姐姐,是那個婦女主任古彩霞!”    馬翠花恨聲道:“就是那個古彩霞,盧大炮的忠實走狗和女人,哼,當我不知道呢,枉她男人李三胡子還和盧大炮稱兄道弟的,他自己女人早就讓他兄弟給睡了,快起來,快起來,那女人嘴皮子碎得很,別讓她看出什么來。”    二彪子雖然不害怕,但是他也知道馬翠花面皮薄,不想讓村里人知道她馬翠花是一個那樣的人,所以他還是很貼心地讓馬翠花從自己腿上起來,哼聲道:“肯定是盧大炮派她過來的,翠花,要不要我收拾收拾她!”    都是一個村的,二彪子自然知道這個古彩霞是什么人,村里的婦女主任,要說現在農村也都是有行政職責的,也有村支部等存在,但是李家村本就不是什么大村,因此村里的村支部也就那么幾個人,盧大炮說是村長,那是一向以來農村人的叫法,他的行政職位是村黨支部書記,主持全村全面工作。    下面一般來說還有兩個村支裝部副書記,一個是村黨支部副書記、村委會主任,主持村行政工作,負責全村財務、宅基地審批、計劃生育、民事調解等工作。    一個村黨支部副書記,協助書記的工作,負責黨的建設、遠程教育、鄉村旅游、招商引資等工作。    村支部委員、村委會副主任,協助村委會主任工作,負責全村農、林、漁業生產,水利工程建設,村容村貌基礎建設等工作。    村支部委員、村委會副主任兼治保主任、民兵連長,協助村委會主任工作,負責全村綜治、民兵、青年和自來水管理工作。    村委會委員兼會計,負責全村財務收支、統計、衛生管理工作。    村支部委員、婦女主任,負責全村婦女和計劃生育工作。    除了一把手之外,下面還有六個村里有職位的人,盧大炮在李家村經營這么多年,自然村里這些人都惟他馬首是瞻,基本上這些人都是他的忠實手下和走狗,這個村婦女主任古彩霞也不例外,而且她還有一個身份,那就還是盧大炮暗地里的女人,是心腹中的心腹,嫡系中的嫡系。    “翠花大姐啊,在屋干什么呢?也不說個話,呵呵,到底人在不在家啊?”    人到聲到,剛才還在院子里,這一會兒就進屋了,還真是一個自來熟,直接就進了屋。    門一開,進來一個很爽利的女人,二彪子冷眼旁觀,以前在村里倒是見過那么幾回這個女人,今天的古彩霞打扮得很有特色,一身很緊身的衣服和下面同樣緊著身的黑色保暖褲,似乎對自己身材有自信的女人都喜歡這樣的打扮,當然,一般的女人都對自己的身材有自信,這不是有沒有的問題,而是一個女人對自己自信的問題,有的胖人也幾乎都喜歡這么穿,似乎把褲子箍在自己腿上,好象就能把男人的眼光都吸引過來,穿著一雙黑色短靴子,年齡吧也就在三十多歲,保養得白白嫩嫩的,相比較而言,這個女人有點虛胖,但是不是那種真正意義上的胖子,而是其人長得豐——滿了一些,看那鼓囊的兩個半球,看那幾乎有一般女人兩個腿粗的女人腿,看那顫巍巍的腚子,就知道這個女人是那種多肉的女人,暗暗鄙視盧大炮的重口味,居然喜歡這樣的女人。    “哈哈,彩霞啊,你怎么來了,稀客,稀客啊,我們家大炮沒在家,快屋里住,正在家吃飯呢,吃沒吃,要不來點!”    剛才還是一副咬牙切齒,恨之若狂的樣子,但馬上之間就又變換成一張臉,讓二彪子都有寫側眼相看,馬翠花真有點演戲的潛質,讓人不得不佩服女人的百變無處不在。    “不用了,不用了,我在家吃過了,啊呀,家有客人啊!”    古彩霞臉蛋長得十分艷麗,倒有一股子狐媚味道,不過純輪美貌,她可比有著小村之花之稱的馬翠花差了不少,但是基本上也有點小嫵媚,有點小風情,有一點姿色。    “哈哈,彩霞嬸子啊,我老李家二彪子啊,昨天晚上在翠花姐家住的,都是一個村里的,來來,別客氣,要不也吃點!”    二彪子皮笑肉不笑,對于那個盧大炮他一向沒什么好感,自然對于這個盧大炮的忠實手下走狗和暗地里的女人他自然也沒什么好感,說話里面帶著刺。    古彩霞眼神中閃過一抹厭惡之色,但還是面上帶笑道:“呵呵,是二彪子啊,剛才一時沒看出來,怎么,晚上和翠花大姐住的,聽說了,聽說了,現在村里可是流傳開了,昨天老李家二彪子領回來一個天仙媳婦,還是什么副鎮長,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啊?”    二彪子眼中殺機一現,這個女人蹬鼻子上臉是不是,也是話里帶刺啊,有心要直接發作,但是還是按下了自己的脾氣,想想自己以后就要當村長了,你以后就是我的手下,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心有底氣,自然不將她放在眼里,真不知道這個古彩霞是怎么想的,都知道他二彪子領回來一個副鎮長媳婦還過來挑釁,她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寫的是不是,最大的可能就是她一定以為自己娶個副鎮長媳婦是假的,而盧大炮也沒把準確的消息告訴她,她也一定是被盧大炮當槍使了,想到這里,他就有點為這個女人感到悲哀了,這是一個很不幸的女人,她選擇效忠的對象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想到這里,二彪子也就有些釋然了,微微笑道:“這個還有什么疑問的嗎?怎么,難道盧大炮村長沒告訴你,我媳婦就是翠花大姐的妹妹馬金花副鎮長,我們結婚證書都領了,要不怎么昨天晚上住在翠花大姐家呢,今天一大早,我媳婦馬金花就回鎮上去了,不信你去鎮上打聽打聽去!”    古彩霞一怔,要說盧大炮還真沒把這個事情告訴她,今天一大早,盧大炮就摸到她家去,正好她男人李三胡子沒在家,盧大炮居然起火地禍害她一次,要說她和盧大炮之間純粹是利益上的關系,盧大炮是村長,村里的一把手,在整個李家村一手遮天,她一個婦女主任能當上與不能當上全在人家的一念之間,所以她不得不屈服在他的褲襠之下,其實要說這個事情她也是有苦難言,還不能和她男人說,又不能和別的人說,她也苦啊!    其實要說盧大炮那個本事也真不怎么樣,每一次清溜溜也就幾下不把一分鐘就完事,她也就當讓狗啃了一下,不當一回事,可是這一次這個盧大炮倒出息起來,整整禍害了她幾分鐘,整得她都有點起性了,她自己本來的男人李三胡子在這種事情上也不怎么行,和盧大炮之間也就半斤八兩的差距,所以今天盧大炮一發威,倒把她整得有點興奮了,因此盧大炮稍微一撩撥,說二彪子仗著她媳婦馬翠花的關系上他家挑釁,他又因為馬翠花的關系不好對付他,所以讓她來看看動靜,所以她就興沖沖地殺奔馬翠花這里來了,那知道事情好象根本就不是這個事情,事情有些復雜,根本不是她想象的那樣。    二彪子回來領來一個副鎮長媳婦的事情在村里流傳本來大家是當一個笑話來聽,你二彪子再厲害,再能賺錢,但是還能娶到一個副鎮長媳婦,這不是扯淡的事情嗎,但是現在看來,事情好象是真的,真的不能再真了!    她這邊有些遲疑,那邊馬翠花卻是大出了一口氣,以前她不去管盧大炮的狗屁事情就是因為她與盧大炮根本沒什么感情了,她也不想管他的事情,但是畢竟在名義上盧大炮是她的男人,在外面人們的觀念總還承認盧大炮是她馬翠花的男人,于是他盧大炮與別的女人睡覺就是給她馬翠花難堪,所以她對于這個古彩霞一向沒什么好感,今天看到她吃癟,她自然高興起來。    臉上笑盈滿面,風情笑著道:“彩霞啊,忘了告訴你了,二彪子如今啊成了我妹夫,我妹妹金花在鎮上當副鎮長,她和二彪子的事情就是我撮合的,呵呵,不管怎么說二彪子有能耐,能賺錢,再加上還特別男人,嘿嘿,比那盧大炮強多了,跟著這樣的男人,享福就沒得說了!”    古彩霞的臉色有點不正常起來,馬翠花話里的意她自然已經聽出來了,剛才還氣焰囂張的古彩霞頓時如泄了氣的皮球,正當馬翠花以為已經徹底打敗羞辱了這個女人的時候,沒想到隨即古彩霞又目光中堅毅起來,也是皮笑肉不笑地道:“那是,那是,翠花大姐好福氣啊,有了二彪子這樣一個好妹夫,在咱李家村,誰不知道老李家二彪子的大名啊,咱村婦女可都是瘋傳了,二彪子那確實是真男人,想必翠花大姐也一定是知道了其中的滋味,嘿嘿,嘿嘿,我呀就是主持婦女工作的,跟咱村婦女都熟悉,以后也跟大家說一說咱翠花大姐的好眼光。”    對于馬翠花在她面前曬幸福,古彩霞自然是不屑的,盧大炮在她面前可是沒少說馬翠花這個女人,再說馬翠花長得比她漂亮,又是一村之長的媳婦,還有一個副鎮長的妹妹,現在又靠上了二彪子這個小伙子,老牛吃嫩草,二彪子那個東西在全村婦女里都傳開了,想想自己男人的不幸,想想馬翠花的幸福,一切的一切都讓她心里嚴重不平衡起來,為什么她總是比她好呢,她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于是她就故意說出這樣的話來,反正縣官不如現管,你妹妹是副鎮長不假,可是我是歸盧大炮管的,盧大炮是村長,憑借著他和她的關系,難道還能對付她不成,再說盧大炮也是心里怨恨馬翠花的,她這邊欺負欺負馬翠花,他那邊心里說不上怎么高興呢!    果然,馬翠花臉色頓時就變了起來,她雖然是一個偷男人的女人,但是馬翠花也是一個很封建,很傳統的女人,她一直注意著不讓她和二彪子的事情在村里傳播開來,她不想被村里那些長舌婦女們在背后議論來議論去,說些丟人現眼的話,她可受不了那些亂七八糟的話,那樣還不如讓她死去呢,古彩霞的話正好觸動了她的最弱點,哼哧了一聲,有點氣急敗壞地道:“古彩霞,做事不能太過了啊!”    一句話就等于說是把面皮撕開了,古彩霞言語上占了上風,自然是占點便宜就好,這個馬翠花可不好惹,畢竟她妹妹是副鎮長,惹急眼了想收拾自己還不是輕而易舉點事情,口里輕吐道:“啊呀,翠花大姐,這話可不能這樣說啊,我可沒做什么事情,那個,你們吃飯吧,我就先走了!”    一股火氣打了出去卻跟打在棉花上一樣,的沒有受力點,讓人有一股想吐血的沖動,馬翠花臉色變得很難看很難看,看著古彩霞扭動著碩大的腚子出了屋,馬翠花狠聲道:“二彪子,等你當了村長,一定給我狠狠收拾這個女人。”    二彪子眼見兩個女人無聲的戰斗,卻是好笑,這種爭斗他當然是幫不上什么忙,總不能直接動手打人吧,聽見馬翠花這樣咬牙切齒的一說,他馬上道:“好,你說怎么收拾我就怎么收拾,跑不了她!”    馬翠花牙齒咬得嘎巴嘎巴直響,說出一句讓二彪子瞠目結舌的話來,“好,那你就找個機會上了她,然后再甩了她,我讓她以后都生活在你的陰影之下,哼哼,這樣的報復才算是對一個成熟女人最大的報復,沒有經歷過真正男人的女人不知道真正的男人是什么樣子,但是一旦經歷過真正的男人,當她失去真正的男人之后,再想恢復女人正常的生活,那就真的太難太難了,我這是對她最大的報復。”    二彪子無語,女人瘋狂起來真的是比男人還瘋狂,遲疑著道:“可是,可是,我是你妹妹金花的男人,這樣不好吧!”    馬翠花棉表情地道:“金花那里我替你遮掩,不過你也給我記住了,只準上她三次,徹底把她搞暈了,然后就一下不準碰她,要是你以后再碰她,那就別怪我告訴金花!”    關注 "xinwu799" 威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