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217章回家(3)

第217章回家(3)

書迷正在閱讀:

    !

    二彪子他爹的眼神直接就是直住了,這是怎么回事,他那彪兒子直接回來給他帶回來一個兒媳婦,還說是鎮上的副鎮長,副鎮長那是什么概念,對于普通小老百姓來說,那就是天大的官了,這是真的嗎?他一時不敢確信!    “他爹,怎么回事,二彪子你怎么和她翠花嬸子走到一起了,這位姑娘是誰啊?”    正說話著呢,二彪子他娘從院子里走出來,別看她是一個農村婦女,關鍵時刻比二彪子他爹一個大老爺們有主意的多。    二彪子說出第一句話來,就沒什么心理負擔了,挽著馬金花胳臂的大手一緊,笑著道:“娘,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你的兒媳婦馬金花,金花,快叫娘!”    馬金花面色一緊,卻是想說什么沒有說出來,臉上神色一動,堆出一絲微笑來,“娘,你好,我叫馬金花,現在已經是二彪子的媳婦了!”    馬翠花也跟在一邊幫腔道:“彪子他娘,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妹妹,咱鎮上的副鎮長,和二彪子呢就看對眼了,這不結婚證都領到手了,現在是你老李家明媒正娶的媳婦,二彪子,快讓你爹看看那結婚證書啊!”    二彪子他娘的反應幾乎跟二特彪子他爹的反應一樣,都是兩眼發直,半天沒反應過來,這個事情真的是太讓他們感到意外了,二彪子他娘結結巴巴地道:“你,你說什么,二彪子,你,你把結婚證都領了!”    這個時候說別的也是無用,二彪子硬著頭皮道:“娘,是,是,我和金花呢一見鐘情,我們,我們剛剛領的結婚證,不信你們看看!”    說著自己都惡心的話,二彪子把結婚證遞了過去。    顫巍巍的接過大紅的結婚證書,二彪子他娘顫抖的打開,二彪子他爹也湊了過去,兩個人看到里面照片二彪子和那馬金花的照片,得,這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二彪子他爹頓時來了脾氣,咆哮道:“好你個二彪子,你小子是越來越不像話了,越來越無法無天了,結婚這么大的事情也不跟我們商量商量,就自己做了決定,我,我打死你個王八膏子!”    說著,二彪子他爹抄起旁邊的一根棍子就要沖過去,二彪子嚇得就要往后跑,但是他手里還挽著馬金花呢,這個馬金花一拉他,不讓他走,然后自己挺身而出,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道:“爹,咱有話好好說,不要動不動就罵人打人的,我和二彪子呢是法定的夫妻,也就是說我們是國家承認的兩口子,你呢作為爹娘應該支持我們,不應該這個態度吧!”    風度,這就是領導的風度,二彪子他爹在家是脾氣暴了一點,但是卻不代表他是一個鹵莽的粗人,鼻子里哼著氣道:“什么態度,我打我兒子難道還不應該了,你說你和二彪子是兩口子,是,我承認你們領證,可是,可是這個事情總得我們當爹娘承認吧,要不誰知道你們打的我兒子什么主意,哼,莫不是知道我兒子有錢了倒貼上門來的。”    一句話說得旁邊的馬翠花不敢了,跳著腳道:“李虎,你是什么意思啊?你把我妹妹當成什么人了,告訴你,我妹妹可是堂堂咱鎮上的副鎮長,她能貪圖你兒子那點錢,哼,你問問你兒子,是不是他主動要娶我妹妹的,是不是他主動要結婚的,今天你要是不說個清楚,這個事情咱們沒完!”    “副鎮長,真的假的?”    二彪子他爹氣有些短了,自古民不與官斗,小老百姓可不敢和當官的叫板。    馬金花和顏悅色地道:“大姐,不能這樣說話,我既然嫁給了二彪子,那就是他老李家的人了,什么副鎮長不副鎮長的,別說出去見外了不是!”    二彪子他娘關鍵時刻還是有擔當的,二彪子一回來,還領著一個副鎮長媳婦回來的事情在門口一嚷嚷開來,頓時惹得剛才還在院子里看熱鬧的人跑出來,現在人越聚越多,都在那說著閑話,她馬上道:“好了,多余的話別說了,現在也不是說這個的時候,走,進屋說話去,你們得把這個事情給我說得詳細一些,我這腦子都讓你們給弄糊涂了,怎么說結婚就結婚了呢,啊呀,太突然了吧!”    “對,進屋說去,進屋說去,別讓外人看了笑話!”    正房扒了重改,旁邊還有一個下屋沒扒,東西啥的都在這個屋放著,小說二彪子他爹和二彪子他娘現在也就暫時在這個屋住著,幾個人都進了屋,把門一插,自家人說自家事,不能讓外人聽了去!    而外面看熱鬧的人卻是炸開了鍋,二彪子那小子說結婚就結婚了,還把媳婦領回來,真別說,長得那招一個漂亮,那氣質,那模樣,那身段,活脫就是城里人啊!    “趙家二嬸子,剛才你聽見了嗎?那個女的好象是馬翠花那個狐貍精的妹妹,好象還是什么副鎮長!”    “劉四嬸子,狐貍精的話你也信,我看那個女的也是一個狐貍精,備不住是騙錢來的,現在老李家是樹大招風,哼,你就看好戲吧!”    “啊呀,這你們就不知道了吧,馬翠花那個狐貍精可是真有一個當副鎮長的妹妹,要不然盧大炮為什么能當上村長,要不然盧大炮為什么那么怕馬翠花,這都是有內容有故事的!”    “啊,五嬸子,你什么時候來的,快跟我們說說,快跟我們說說,小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嘿嘿,想知道吧,好,那我就給你們好好說一說這里面的事!”    外面風言風語,屋里二彪子他爹和二彪子他娘,外加馬家兩姐妹和二彪子都大眼瞪著小眼,好半天誰也沒說話,最后還是二彪子他娘打破了沉寂,開口道:“好了,現在沒有外人了,你們把事情說個清楚吧!”    一開虱也沒有說話,這個話也不好說啊,二彪子低著腦袋在那里悶哧著,就是不吱聲,馬翠花一個外人自然也不好說什么。    突然,馬金花站了出來,眉頭也不皺地道:“好吧,既然事情到這個地步了,我也就實話實說了,要說這個事情呢也是見不得人的,二彪子,今天當著你爹的面,我就什么兜了!”    二彪子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事情要不好,馬金花這個女人擺明是要報復自己的,現在就是她的報復手段開始了,但這個時候他能說什么,他什么也不能說,把心一橫,反正都這么回事了,愛咋咋地吧!    二彪子他娘見馬金花說話了,點了點頭道:“好,那你說吧!”    馬金花不緊不慢地道:“好,那我就直說了,二彪子呢是通過我姐認識的,他找到我姐說是要活動一下當當官,這也沒什么,可是,可是他上我家居然,居然大發,做出了那種,那種羞人的事情,我馬金花雖然是一個寡居的女子,但卻絕對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雖然我是一個副鎮長,可是我也不會無緣無故地拿副鎮長這個身份出來嚇人,錯了就是錯了,這也沒什么好說的,既然他做出了這個事情,那也得付出一定的代價,本來我想告發他讓他去坐牢,可是我的姐姐勸我,一個女人得要有清白的名聲,要是這個事情傳出去了,我的名聲就全沒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得找到解決的辦法,不如干脆讓我嫁給二彪子,將錯就錯下去,我,我不得已只好接受了這個建議。”    九分真一分假,馬金花將種種事情描繪得天衣無縫,最關鍵的是將自己的責任完全摘出去,小說將二彪子的罪行完全捅上去的,最關鍵的二彪子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是干過這些事情,怎么解釋也沒用,而他與馬翠花的關系也不能公布出來,所以只能捏著鼻子認了,沒有別的話好說的。    “二彪子,她,她說得是真的?”    二彪子他娘有些顫著聲音道。    二彪子低著個腦袋,悶哧著不說話!    一邊早聽得脾氣犯了的二彪子猛地一腳就踢了過去,一腳將二彪子給踹倒在地上,這個事情也太丟人了,他兒子,他兒子居然干出這種丟人的事情,你說你讓他這張老臉怎么出去見人。    二彪子他娘也已經信了,關鍵是二彪子在這種事情上有前科啊,他和胡美花干那種事情她可是親眼讓她看見了,連他干娘他都下得去手,何況別人呢,痛苦地一閉眼,卻是也不勸說二彪子他爹打人,要是放在以前她可不容二彪子他爹打她寶貝兒子,但是現在卻恨不得自己下手才好,這一次他的這個兒子真是太混蛋了,太不是東西了。    二彪子這個時候也沒有什么可辯解的,該說的不該說的反正馬金花是兜了,他又能說什么,干脆就來了一個一語不發,你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吧!    “好了,好了,彪子他爹,別打了,別打了,怎么說也是你兒子,小說事情都已經這樣了,你就打死他也沒用啊!”    還是當娘的心疼兒子,二彪子心里想著是給二彪子點厲害看看,可是真打起來,她又心疼兒子了。    “我打死他,我打死他,就當我沒生這個兒子,這個混蛋家伙,你看看他都看出什么事來,都是你給慣的!”    二彪子他爹這一次可是真給氣壞了,他當兵的出身,可是最見不得這個事情。    一般的時候二彪子他爹是怕二彪子他娘的,但是要是二彪子他爹真發了脾氣,二彪子他娘還真有點心虛,這就是男人永遠在女人之上,只是平時沒發作出來,一發作出來,女人再怎么強勢也是女人。    看著二彪子他爹大發脾氣打著二彪子,而彪性子犯了的二彪子也不逃跑就那樣擰著讓他打,二彪子他娘沒辦法將求助的目光看向了馬家姐妹,特別是那個已經成了既定事實的兒媳婦馬金花,馬金花眉頭皺了皺,其實她心里可是歡喜著二彪子被打的,打得越慘,她就越覺得有一種報復的,可是現在這個場面她也不得不出頭,畢竟二彪子是她名義上的男人,而她也得在二彪子爹娘中留下一個好的印象,輕輕咳嗽了一聲,淡然道:“好了,爹,是不是住一下手,聽我這個兒媳婦說一句話!”    添加 "songshu566" 威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