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209章馬金花(3)

第209章馬金花(3)

書迷正在閱讀:

    !

    進了廚房,馬家兩姐妹開始包起餃子來,脫掉外衣,露出里面的貼身衣服,二女身材都是那種強凸強凹的頂級身材,胸前那對大燈搖搖欲墜,馬翠花是主力,一看就知道是把好手,餃子餡是現成的,只將大蔥切碎,放肉攪拌,馬玉花打下手和面,馬金花看見兩個姐姐忙乎的樣子,似乎又找到了親情的感覺,這種感覺差點讓她眼淚流出來,剛才受的委屈不算什么,爹娘沒了,只有兩個姐姐是她最親最愛的人,忙挽起袖子道:“大姐、二姐,我也來幫忙!”    看見馬金花,馬翠花和馬玉花都笑了,馬翠花道:“不用你,不用你,你現在是什么身份的人了,這種事情用不著你!”    馬玉花也接著道:“是啊,金花,你進屋歇著去吧,二彪子,你陪你三嬸子進屋。”    一聽到這個,二彪子忙點頭笑著道:“好,三嬸子,咱進屋歇著去,那個,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說說!”    看見二彪子的笑怎么都覺得是那樣陰險,想到與他在一個屋子他又會使壞,馬金花就有點渾身哆嗦,身體里有一股異樣的感覺,死命地擠了進去,就是不出去道:“不用,不用,我來幫忙好了,大姐、二姐,這些年我也學會作飯的本,讓你們也嘗嘗我的手藝。”    馬翠花和馬玉花都笑了,馬種翠花笑得那叫一個花枝亂顫道:“是呀,我家金花長大了,想到小時候,她還老是窩在娘的懷里吃奶,都六、七歲了還不斷奶,咱爹就是疼她,說是什么老丫頭要寵著養,就慣著她,我和玉花那時候還下廚房干活,金花卻根本不讓干什么活,啊呀,一晃眼,小丫頭都長大了,都當副鎮長了,真是物是人非啊!”    一聲悵然,勾起了許多回憶,就是馬金花有些臉蛋紅紅地道:“大姐,別什么話都往外說啊!”    “哈哈!”    二彪子憋不住勁開始笑了起來,原來這個馬金花還有這樣可愛的童年啊,太好笑了,真的太好笑了!    狠狠地用眼神剜了他一眼,馬金花沒好氣地道:“笑,笑,有些人別一口氣沒上來笑死過去!”    二彪子笑得很開心,很放肆,絲毫不將她的狠話聽在耳朵里,倒是馬翠花心疼自己的小妹子,沒好氣地道:“好了,你小子別欺負我家妹子啊,去,去,廚房是女人的地方,你們男人都免進,進客廳里看電視去。”    馬玉花也跟著道:“對,對,你一個大男人粗手粗腳的一邊呆著去,我們姐妹好不容易聚到一起,好好嘮一嘮女人的嗑。”    二彪子無奈,自己的女人也不向著自己,讓他憋屈窩火,最后只能悶哼一聲,“我去趟茅房!”    馬金花鄙視地來了一句道:“那叫衛生間,還茅房,太粗俗了,一看就是沒素質,沒文化!”    二彪子大眼睛瞪了起來,這個女人,不就親了她一下,摸了她一下嗎,至于這樣對自己嗎,頭也沒回地道:“不就是坐便嗎,放心,咱可不是土老帽。”    看見二彪子走了,馬翠花才小著聲道:“金花啊,二彪子呢就是那個脾氣,你呢大人有大量,不要太見怪,你看我和玉花都跟了他,不管怎么說,從身份上來講呢他也算你的小姐夫,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馬玉花也順著話道:“金花,大姐說得是,不管怎么說,你也看著你兩個姐姐的面子是不是?”    馬金花聽得一陣心煩,可是兩個姐姐的話又不得不聽,只能含糊其詞,糊弄過去再說,突然,馬金花臉色有點變了,因為她想到了什么,想到了在衛生間里她放著那些東西,要知道這個小家就是她一個人住,她什么的也都不被著別人,所以昨天剛剛脫下來的貼身女人衣物都在衛生間放著呢,糟糕,那個混蛋小子去衛生間,一定會看到的,以他的邪惡本性,一定會做出些難堪齷齪事情的,啊呀,這該怎么辦啊?    “怎么了,金花,你臉色怎么有點不好啊!”    馬翠花正說著,冷不丁看見馬金花臉色有點不對,忙問道。    馬金花哼哧了半天,才哼哧出一句道:“我肚子有點難受,也去上趟衛生間啊!”    看著二彪子和馬金花一前一后去了衛生間,馬玉花有點疑惑地道:“這都怎么了,沒開始吃呢,就開始鬧肚子啊!”    馬翠花哼了一句,“都是懶驢上磨屎尿多,不管他們,我們包我們的。”    二彪子進了衛生間,隨手拉上了門,并上了鎖,這個房間不是很大,倒是衛生間的空間卻是很大,有一個座便,旁邊一個熱水器,最顯眼的居然還有一個大浴缸,可見沒事的時候馬金花是喜歡泡澡的,本來二彪子還沒什么,掀開座便蓋,掏出自己的大鳥開始當中排泄,但是隨著嘩啦嘩的響聲,他的目光隨意四下一瞄,居然讓他瞄到了一堆很鮮艷的東西,很打眼的東西,很讓人的身心,特別是男人的身心開始起變化的東西!    就在浴缸的邊上,堆著幾件小衣物,就是女人的那種貼身小衣物,一條黑底繡牡丹花的,一條黑底繡牡丹花的三角褲衩子,還有一條似乎是剛剛脫下來的肉色長腿絲襪,我靠,二彪子當場就有點立正了,差點沒尿到外面去,幸虧自己強行鎮壓住,終于是解決完了生理需求,然后迫不及待連褲子都沒系的就走到浴缸前,隨手拿起了那條肉色長腿絲襪。    拿在手里攥了攥,真滑溜啊,想想這條長腿絲襪是穿在馬金花那個如花成熟芳華女人身上的,二彪子就覺得下面強硬得快要頂出褲子,壓也壓不下去,許是馬金花的身份太高,讓二彪子有一種征服感,許是馬金花太過傾國傾城,讓二彪子有一種男人感,這種和自己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強烈反差讓二彪子興奮得有點過了頭,拿著這軟軟的東西,只有女人才能用的東西,他有點地將拿軟軟的東西拿到自己的鼻斷,一股幽香之氣,只屬于女人的那股子氣息打到鼻子里,打到心坎里,太刺激了,真的是太刺激了,二彪子直接將褲子脫了下來,然后居然更加地將那團柔軟的東西弄了上去。    剛攥了幾下,“當當,當當!”    的幾聲敲門差點沒讓二彪子直接陽痿,氣得他破口大叫道:“誰啊,里面有人,等一會兒!”    外面,馬金花因為怕被二彪子看見自己的東西,所以急聲道:“二彪子,你快點,我也要用衛生間!”    二彪子正在興頭上,那會讓別人來打擾自己,反正鎖著門呢,你能奈我何,特別是聽著馬金花的聲音,手里還拿著馬金花脫下來的貼身衣物,他就更加感覺到一種刺激之感強烈席卷著自己的身心,很狂暴,很劇烈,很讓他!    “金花三嬸子,你等會兒,等一會兒啊!”    馬金花的眉頭緊皺著,她好象聽見二彪子聲音有點不對,又是把門敲得山響道:“你在干什么,快點,我真的很內急!”    二彪子一只手拿著那條肉色長腿絲襪在自己那個上面鼓弄著,一邊幻想著馬金花的身子,這個東西是貼在她身上的,而現在又貼在自己身上,不就是表明兩個人間接地貼身在一起,那種感覺,那種強烈的感覺,讓一向號稱能堅持得最久的猛男二彪子也有點承受不住,氣息開始急促起來,明顯不是動靜起來!    馬金花真的覺得里面不是動靜了,幾乎是吼著道:“你個混蛋小子,你在里面干什么,快點把門打開,打開啊!”    咬著牙,二彪子悶哼著道:“快了,快了,我在拉屎呢,就快了啊!”    馬金花這個時候已經覺察到二彪子的不對勁了,咬著牙,一雙眼睛里射出不知道是憤恨還是羞愧的神色,醉里粗喘著氣,對方就是不開門,她能怎么樣,想到里面有自己的貼身之物,想到他會拿自己的貼身之物做壞事情,她就一陣暈倒,真的要暈倒了,這個惡魔,他就是惡魔啊!    二彪子已經馬上就要臨界點了,但是卻聽不見馬金花說話,這讓他有點失落起來,哼著嗓子道:“金花三嬸子,我要好了,我要好了!”    馬金花一聽有轉機,忙道:“好了就快開門啊!”    二彪子在聽到馬金花的聲音中終于是達到了臨界點,最后一下悶嗤,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大叫道:“來了,來了,我來了!”    許久之后,二彪子打開了門,門口馬金花等二彪子出去之后,忙關上門并緊緊鎖上,但一進來,她就覺察到了不對地方,因為衛生間里有一股那種味道,盡管很久沒有聞到,但馬金花畢竟不是生澀小姑娘,她是一個已經結過婚的婦女,所以她立刻就知道這是什么味道。    趕忙去翻浴缸里自己的貼身之之物,是完好的,褲衩子是完好的,可是絲襪呢,自己脫下來的那條貼身長腿肉色絲襪呢,轉頭看了看,卻是在浴缸的另一邊發現了自己的絲襪,拿在手上,頓時發現了上面有一團污濁的渾濁物,那股子味道就是從上面散發出來的,就跟鼻涕一樣,但是跟鼻涕卻又完全不是一種東西,只屬于男人特有的東西,馬金花厭惡地趕忙松開了自己的手,太骯臟,真的太骯臟了,幾乎是咬著牙道:“二彪子,你這個混蛋,我要殺了你!”    外面,一直貼著門聽動靜的二彪子聽到馬金花的反應之后,哈哈大笑起來,沖屋里的馬金花道:“金花三嬸子,剛才你的小聲太甜了,我一下子沒忍耐得住啊,還有,你的味道太好聞了,讓我好,好啊!”    馬金花的臉一開始是紅的,后來變白的,最后干脆就變黑了,她不說話了,她知道說話也是沒用的,拿出手機,按下號碼,很冷靜,很自若地道:“公安局李副局長啊,我政府馬金花,有個事跟你反應,我要報個案,好,好,一會兒我過去一趟,不用,不用,我親自過去,這個人太窮兇極惡了,你們一定要好好收拾他啊,好,就這樣了!”    一直沒走就在門外面聽動靜的二彪子自然也聽見了馬金花打的這個電話,嗷嗷直叫,這個女人,這個女人還真黑啊,仗著權勢欺負人是不是,好,既然你不仁,那就別怪我不義,我就跟你拼個魚死網破,想收拾我,那我就先吃了你!    給力小說 "hongcha866"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