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172章 馬家二嬸子馬玉花(4)

第172章 馬家二嬸子馬玉花(4)

書迷正在閱讀:

    !

    強烈的男人氣息熏得馬玉花一顆芳心更加躁動起來,想想自己家男人的瘦小枯干,看看二彪子的強壯剽悍;想想自己家男人的丑陋不堪,看看二彪子的濃眉大眼;想想自己家男人的那個東西小得跟小孩得一樣,看看二彪子的那個東西大得跟牛犢子一樣,真是人比人氣死人,有那么一句話說得好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    馬玉花本來已經活泛的心讓這樣一對比就更加活泛了,在夜色的掩護下,她的膽子也出奇地大了起來,一只纖手神出鬼沒地來了一個猴子偷桃,抓住一個大桃子,一只手把抓不攏,喜得她臉上露出紅暈光芒道:“大,真大啊!”    二彪子被這個女人瘋狂大膽地舉動震呆,不是頭一次見到猛的女人,但是這么猛地還是比較少見的,可見她已經饑渴到什么地步,不由對她說還沒背叛過自己的男人而感到一絲認同,似乎好象還是有道理可依的,要不然她不會這樣饑渴,這一看就是常時間沒有生理出來,憋得這個女人都有點饑不擇食了。    突然用力拉了一下,她的整個身體就撲二彪子的懷里了,沒有掙扎,沒有說話,周圍什么聲音也沒有,天很黑,就在那黑暗之中只有兩個人彼此能看到對方,隔著衣服,感覺到她的柔軟的貼著自己的身體,二彪子一只手抓著她的高地,而馬玉花則一只手抓著他的武器,兩個人身體貼的更緊了,而在暗地下兩個人的小動作也越來越火熱,越來越高漲起來,彼此給對方帶來的是全方位的感受,一種無邊的感受。    馬玉花將頭趴在二彪子的肩上,緊張呼吸,感覺到熱熱的氣息和緊張的心跳,讓二彪子頓時更加心猿意馬,壯著膽子抬起頭去尋找馬玉花的臉,用自己的臉貼過去。冰冰的,輕輕的摩挲,然后輕輕地探詢著她的鼻子,她的額頭,她的眼睛。用自己的臉緩緩的摩擦,在巡游到嘴唇的時候突然又放棄了,去尋找她的耳朵,她深陷在衣領中的脖子。她的身體有些顫抖,當二彪子用嘴唇拂過她的脖子的時候,可以聽到她輕輕長長的一聲,“啊——”    那時控制不住的聲音,在夜拉色里是那樣的之大,二彪子頓時搶占先機,不失時機的吻了上去。她的嘴唇是閉著的,先是躲閃了一下,大概也是覺得自己有點辦錯事了,所以后來卻是主動被二彪子的嘴唇吻住了。因為外面天氣有點冷,嘴唇沒有太多的感覺,只覺得有點冰涼,于是二彪子伸出舌頭,極力想撬開她的嘴,頂開嘴唇,牙齒還是緊咬著,又慢慢往里鉆。打開了一條縫隙,接觸到一點點舌頭的溫暖,他更加賣力了。突然豁然開朗,象武陵人找到了桃花源,他的舌頭完全游了進去,尋找到她羞怯的欲迎還拒的舌尖,先是舌頭與舌頭的輕輕試探,然后是瘋狂的糾纏,吞噬,大口大口的相互吻吸嘴唇,聲音之大已經完全無所顧忌,這時候兩個人真的情不自禁了。    二彪子左手摟緊她的碩大挺拔腚部,讓自己的下體緊緊貼著她,相信她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堅硬,在不斷的撕咬和糾纏中,他的下體也在摩擦她的身體,無邊的在徹底激發著這兩個成年男女,在升騰,在沸騰,在完全地迸發出來。    這個時候,情到濃處,該發生的事情就該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也就是該發生了,二彪子幾乎是咬著牙從嘴里蹦出幾個字道:“玉花二嬸子,就在這里嗎?”    很真實的大白話,沒有半分虛假的地方,而馬玉花也絕對是到了不得不迸發的時候,一雙桃花媚眼里水汪汪地泛著春潮洶涌澎湃,也是咬著牙從嘴里蹦出幾個字道:“你說在哪里就在哪里!”    一切哦了,天雷勾動地火,那股火瞬間就被點燃了,燒得四周的空氣都開始凝固起來,黑夜根本無法阻擋住這滔天的風情,就在馬上就要上演一場驚天大戰的時候,屋子里有人出來說話了。    “玉花,東西都準備好了,你們在外面干什么呢?”    是馬玉花的男人石頭的聲音,在關鍵時刻,有人跳出來搗亂了。    二彪子和馬玉花趕緊地松開彼此,在肆無忌憚,總不能當著人家男人的面玩人家老婆吧,二彪子還沒瘋狂到那種地步,那樣他就不是一個人了,他就是一個牲口了,而馬玉花也很是心虛,雖然自己家的男人老實本分,那方面也不行了,但他畢竟是一個男人,他畢竟是自己的男人,自己總還是人家的老婆,人家的女人吧,心虛地整理整理衣服,攏了攏頭發,馬玉花聲音有點慌地道:“你亂吵吵什么呢,二彪子出來上個廁所,我這不看他找不著地方,領著他出來嗎,完了,馬上就完了!”    屋里的石頭很憨厚地道:“知道了,玉花,那你進屋來,外面有點冷,我出去好了。”    聽著屋里石頭要出來,馬玉花更是有些慌亂,忙道:“好了,好了,你別出來了,我們也要進去了。”    二彪子一臉苦笑,本來是不想弄出點什么事情的,但是身不由己地似乎又要發生點什么事情,本想順水推舟地想要發生點什么事情,卻是棒打鴛鴦,想發生也發生不了什么事情了,湊到馬玉花近前,壓低聲音道:“玉花二嬸子,我看你那男人好象覺察我什么來了。”    馬玉花也覺得今天自己家的男人石頭有點不對勁,以前他可是從來不敢管自己事情的,可是今天卻是有些反常,難道剛才他看到了什么,或者是聽到了什么,以前是自己強勢,但今天因為心虛的原因,她想強勢也強勢不起來,只能故做鎮定道:“沒事,放心好了,他翻不出什么浪花來,走,進屋吧!”    一前一后進了屋,石頭憨厚地笑臉相迎,二彪子感覺有點過意不去,也笑著道:“石頭叔,剛才和玉花二嬸子上趟廁所,那個東西都裝好了,這個你拿著。”    說著,往他手里塞了幾張紅票子。    石頭把錢賺在手里,呵呵笑著,“啊呀,這個多不好意思啊,玉花,你說呢?”    馬玉花把臉一拉下來,直接把紅票子搶過去,塞給二彪子,臉上生氣地道:“二彪子,你這是打你玉花二嬸子,雖然我們沒錢,但是也不是沒見過錢,要是收了你的錢,不是打你玉花二嬸子的臉嗎?”    “玉花二嬸子,我沒別的意思!”    二彪子讓馬玉花這樣一說也有點不好意思,拿著紅票子的手就沒好意思遞過去,只能紅著臉道:“那是,那是,我知道錯了,行不行,玉花二嬸子,我知道錯了!”    石頭臉上還有點可惜地砸巴砸巴嘴,但是被馬玉花一瞪眼,頓時又不敢說話了,馬玉花轉頭沖二彪子一笑道:“對嗎,這才對嗎,跟你玉花二嬸子別客氣。”    二彪子嘿嘿笑著道:“是,是,那我就謝謝玉花二嬸子了,那個時間不早了,要不我就先走了。”    “呀,怎么說走就走了,要不再坐一會兒啊!”    馬玉花的眼里是水汪汪的不舍之心,剛才可是差一點就成就好事了,可是就差那么一點點,真是的,把老娘的火全都給撩撥起來,你倒好,說走就走了,我可怎么辦啊!    二彪子跟馬玉花對了一個眼神,卻是意思表達了出來,不是我要走,而是這個時候不得不走,你男人就在一邊看著呢,我不走又能怎么樣,玉花二嬸子,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吧!    馬玉花的男人石頭倒是一副挺高興的樣子,可能是他也看來了不好的感覺,所以見二彪子要走,他頓時笑開了臉,忙道:“東西在里屋呢,我去取來啊!”    眼見石頭進了里屋,馬玉花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一副幽怨的嬌嗔著,“二彪子,你小子太不地道,把我火撩撥起來,你就走了啊!”    二彪子苦著一張臉,小著聲音沖里屋瞥著眼道:“不走能怎么樣,你男人可能是看出點什么來了,玉花二嬸子,來日方長,咱們早晚還有機會的,嘿嘿,放過了你這個娘們,我二彪子這個心也不甘啊!”    馬玉花也笑了起來,美目流轉,嬌聲嗲語道:“好,我可記著你的話了,你個小男爺們,玉花二嬸子就等著你找我的那一天。”    美女小說 "xinwu799" 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