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144章玩游戲

第144章玩游戲

書迷正在閱讀:

    !

    二彪子已經摟著那個小桃往出走了,但是他的眼神卻在悄悄地偷看著貓姐的反應,這個傻女人不會真的讓那個家伙吧,我也就是開個玩笑,逗弄逗弄你,你不會至于真的拿自己身子開玩笑吧!    貓姐的心中在噴火,二彪子這小子是怎么回事,太不拿自己當回事了,還是他覺得自己就是一個隨便的女人,隨隨便便就把自己給交換出去了,你說你換也換個好的,那個女的怎么看也沒自己好啊,還是男人都是喜新厭舊的,得到手的再好也不如得不到手的有滋味,把牙一咬,老娘就是拼著讓人家占點便宜也要看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要是寧可讓我被人家,老娘以后就再也不讓你,大家一拍兩散好了。    馬哥的心情恐怕是最好的,越看身邊這個妞她越是漂亮,那股子成熟女人的風韻是一般女人比不上的,她身上還有一股迷人的氣質,很有女人的風范,不行了,下面真的已經是蠢蠢欲動了,啊哈,今天晚上出來野外茍合真是一個不錯的想法,咱也有此等艷遇,老子痛快啊!    小桃倒是心中很是平靜,跟誰睡不是睡啊,旁邊這個男人看著長得挺高大魁梧,可是一看就知道年齡不算太大,長得也算湊合,很有一股子男人味道,就是他的做法有點不像男人,她在心里暗暗鄙視著,自己的女人去換別的女人,也不知道這些男人都是什么樣的想法,難道真的都是別人的女人都比自己的強嗎,看他的女人那個模樣,那個身段,那個氣質,自己是那點也比不上,要不然為什么那的馬哥為什么那么興奮呢,用我這個破換一個好貨色,他是賺大發了,你呀是賠大發了!    四個人四種心情,眼看越走越遠,二彪子和小桃往樹林里走,馬哥和貓姐往車里走,誰也沒有說話,都是在內心當中醞釀著情緒,眼看著馬哥和貓姐要上車了,貓姐半個身位已經進去了,而馬哥已經著急地去自己褲子開始自己擼自己了,二彪子實在忍受不住,停住腳步,干咳一聲,“貓姐,還玩啊,再玩就沒意思了啊!”    貓姐身子一頓,又從身子里系鉆了出來,吃吃一笑,慵懶的聲音沒好氣地道:“你小子終于說話了,我還以為你小子是真打算把我交換出去了呢!”    二彪子嘿嘿地笑了,“怎么會呢,不就是玩一玩嗎,我也想看看貓姐到底是玩得起玩不起啊!”    貓姐嗔了一聲,“好象是我玩得起,你玩不起啊,怎么,這就忍不住站出來了,要是我真讓人家玩了,你是不是會給貓姐報仇啊!”    “這是什么話,誰敢動我貓姐一根汗毛,我二彪子打丫得他后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霸氣,霸氣十足,二彪子這樣的霸氣可是絕對的男人象征。    貓姐聽到這樣霸氣的話,她開心地笑了,以往她是強勢的女人,都是她在發號施令,而現在她是一個小女人,有一個強勢的男人保護感覺真是好,笑得甜地道:“好了,算你會說話,就原諒你剛才的舉動,快點過來啊,把這個討厭的家伙給我收拾了,你還摟著那個女人干什么,怎么,看上人家了,要是真看上人家了,貓姐不介意用我跟人家換換,反正你是我的小男人,我就聽你的了。”    他們這邊說得高興,馬哥卻聽得不是滋味,聽著聽著他也聽出來門道了,你們拿我耍著玩是不是,尼瑪的,老子是讓人耍著玩的嗎,剛才顧著要上這個妖嬈女人,片刀扔到一邊了,本來他也覺得對方挺上道的,不能拿片刀比劃什么,但是弄來弄去卻都是自己一相情愿了,趕緊跑了幾步抄起地上的片刀,有刀在手,膽氣一壯,咆哮道:“尼瑪的,當老子不存在是不是,拿老子耍著玩是不是,信不信老子砍死你們,這地方窮鄉僻壤的,找個地方挖個坑一埋,誰也找不著你們,老子照樣吃香的喝辣的,你們就在地下當同命鴛鴦吧!”    看著發瘋的馬哥,小桃趕緊甩開二彪子,跑到他身邊,膩聲道:“馬哥,我可是你的女人,你可別對我下手啊!”    “尼瑪的,老子是那種人嗎,去看著那個女人,我先把那小子給收拾了,一會兒再收拾她,不讓我上,那我就先奸后殺,怎么著也得嘗一嘗滋味,不然白瞎了嗎?”    馬哥粗魯地叫嚷著,一副已經定下來的局面。    貓姐什么樣的場面沒見過,別說拿把片刀,就是拿把真槍頂在她面前,她也面不改色心不跳,道上混的,在把生死看透了,不然拿什么在道上混,她一個女人,還是一個長得十分美麗漂亮的女人,沒點膽量,沒點手段,沒點能耐怎么統率手下那么多道上漢子,微笑著道:“二彪子,你行不行啊,人家手里可有刀啊!”    二彪子是什么人,那也是從小打架打出來的橫人,雖然不是道上中人,可是其名聲在道上也有傳播,要不然堂堂黑道大姐大貓姐為什么會認識他,看都沒將他看在眼里,真正的高手誰還拿把刀咋呼啊,以為有刀就好使啊,很是輕松地擺了擺手,“放心好了,對付這等小人物,一個回合我就把他干趴下了。”    馬哥握刀的手都在顫抖,這兩個狗男女是一點也沒將他放在眼里,是可忍孰不可忍,尼瑪的,老子就是那么好對付的,虎吼一聲,片刀如雪花般飛舞,直向二彪子殺去,看他樣子平時也動過刀子,這片刀也舞動得有一定威力,那邊看著貓姐的小桃早就嚇得尖叫一聲,把眼睛閉上了,這樣血腥的場面她可不敢看,不過在她想法里,這個馬哥確實有幾把刷子,在她們那條街也算有名的混子,打起架來又兇又狠,一般人都不敢招惹,估計這一刀下去,那大個子就是血滿地的場面,心里有點不人心,你說說你,換了就換了唄,是,你的女人是又好看又漂亮,但咱也不差啊,最主要的是咱的功夫好,想玩什么花樣玩什么花樣,包你舒服,包你爽到天上去!    當然在場的人都沒有去理會她心里的想法,二彪子看見對方刀下來,他的身子也動了,人家手里有刀,不能去硬拼,你拳頭再硬難道還有刀子硬,所以只能智取,那條大長腿一蹬地,身子如一團風般吹了過去,馬哥手里的刀一刀走空,他用的是砍的方式,片刀就是一面有刀鋒,不同于匕首能刺,或者雙面開的刀能往上挑,就是一面有刀峰,自己開的刃,快是很快,可是只能簡單地用砍的方式去進攻,這就給了二彪子一個很好的機會,大拳頭掄起來,一拳頭就硬砸在他下巴上,從下往上掄的,二彪子那力氣多大,在山上敢跟野狼野豬搏斗的主,就跟一個錘子一樣堅硬。    “啊!”    地一聲慘叫,滿嘴鮮血豪齒齊飛,馬哥被二彪子一拳頭就給打飛在地,卻真是如二彪子所說,一個回合我就能把他干趴下了,二彪子也再一次展現了他的拳腳功夫,那不是吹的,這是打出來的。    貓姐笑嘻嘻地拍手叫了一聲好,“好,好啊,二彪子,身手不錯!”    小桃聽到貓姐說這樣的話,忙把眼睛睜開,現場的場面卻讓她瞠目結舌,本以為很厲害的馬哥讓人家給打倒在地上,臉上都是鮮血,在地上滾動著叫喚著,刀也飛了,說話也是含糊不清了,也不知道掉了幾顆牙,真慘,真慘啊,媽呀一聲,她嚇得直接癱軟在地上,動彈不得。    二彪子抄起地上的片刀,頂到那還在翻滾叫喚的馬哥脖子上,用刀片打了打他的臉蛋,哼了一哼道:“喂,別叫了,別叫了,難聽死了,小子,不是要跟我換女人嗎,怎么著,就這個熊包樣啊,剛才看你咋呼得挺厲害的啊,有本事起來再打啊!”    “嘎,嘎,嘎高,啊,草了,靠了!”    支吾著也不知道他說些什么,反正沒有牙齒說話就是不清楚,他都兜風啊!    二彪子聽得這個鬧心,一腳又踢了下去,踢得他啊啊直叫,還是,那樣子支吾的話,“嘎,嘎,嘎高,啊,草了,靠了!”    “好了,好了,別打了,他說的是大哥,我錯了,我聽清楚了,再打也打不出什么,就是一個小混子,打死他也沒意思。”    貓姐扭著小蠻腰,踩著小貓步,一步三晃地走了過來,那個嫵媚,那個春情,那個女人味道啊!    二彪子又是一腳將他踢得嗷嗷叫,“便宜他了,打攪了我的好興致,剛才都沒弄完呢,走吧,貓姐,咱再去弄一會兒去。”    “你個死小子,也不知道你那來的那么大精力,剛才弄得渾身都是水不得勁,回家洗洗澡,咱再弄好了,放心,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隨便你弄了。”    貓姐撒著小嬌,黑道大姐大的撒嬌可不容易看見,所以更顯有味道。    二彪子一想也行啊,急也不急于一時,車震的味道弄完了,那就換個新花樣吧,看了看地上那個還在嗷嗷叫的家伙,“那這個家伙怎么辦?”    貓姐輕蔑地一笑,“什么怎么辦,扔到這里好了,他不是有個女人嗎,讓她自己解決,走,我們走!”    二彪子摟著貓姐嘿嘿笑了起來,片刀扔在馬哥的身上,一句鄙視的話:“小子,跟我突換游戲,你玩得起嗎?”    看著二彪子和貓姐將車發動起來開走了,那個叫小桃的女人才敢走過來看,卻見馬哥渾身都是鮮血,那是嘴巴的鮮血弄得飛濺得那都是,臉腫得像個豬頭,在那哼哼著不知道什么情況,她吐了一口唾沫,“該,該,讓你裝,你自己死去吧,姑奶奶才不侍侯你呢,跟人家突換游戲,你真玩不起!”    美女小說 "hongcha866" 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