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133章二彪子他娘

第133章二彪子他娘

書迷正在閱讀:

    !

    二彪子他娘這次過來卻是留了個心眼,本來她的意思是想偷偷地聽見屋里胡美花是怎么勸說她兒子的,自己那寶貝兒子二彪子現在好沒好,這幾天二彪子不出屋可是讓她嚇了夠戧,要說二彪子從小到大就是個彪性子,像這樣躲在屋子里以前可是從來沒有遇見過,這讓她急得上竄下跳,沒奈何才請的自己好姐妹胡美花出馬,按照她的意思好姐妹胡美花是二彪子的干娘,別看是干娘倆,可是娘倆的感情不比她自己這個親娘和二彪子的感情差,胡美花出馬,她放心,她也相信!    只是這都幾個小時了,兩個人怎么還沒個結果,她倒不是疑心什么,而是有點擔心二彪子還沒好,所以這次她就小心翼翼地走了過去,沒走正門,而是出門繞到屋子后面,二彪子的房間是西邊房子,那邊靠著家里的地里,一般也沒有人經過,她家就建筑在山腳下,倒是平常人來的少,獸倒來的多。    正蹲在自己狗窩里懶洋洋曬著太陽的狗兒子看見二彪子他娘躡手躡腳,小心翼翼地走過來,有些好奇地搖了搖尾巴,不過它倒是沒叫喚,會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更何況這個人還是自己主人他娘,就是很好奇為什么會有這樣的舉動,雖然還是懶洋洋地爬著,但一雙狗眼珠子骨溜溜地轉來轉去,看二彪子他娘更是往自己主人的房間去,它就更加好奇起來。    二彪子他娘悄無聲息地到了二彪子房間的窗戶旁邊,就一個窗戶,還擋上了窗簾,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情況,但是離得近了,她卻聽到一聲聲若有若無奇怪的聲音,很奇怪的聲音,能讓人心跳莫名其妙加速的聲音,二彪子他娘也是過來人,一個中年婦女三個孩子的娘,她什么不知道,她什么沒經歷過,頓時她就知道屋子里的聲音是什么聲音,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屋子里只有兩個人,一個二彪子,一個胡美花,確實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他和她也確實能發出這種聲音,但是他和她怎么能發出這種聲音呢,一個是她兒子,一個是她好姐妹,怎么就能在一起呢,不可能,不可能,二彪子第一個反應就是不能接受,不相信,她不相信她自己兒子,怎么也得相信自己姐妹胡美花啊,她可是了解胡美花的,嫁了那么一個病秧子漢子,卻無怨無悔地跟了他那么多年,從沒聽她有過緋聞,也從沒見過她有過怨言,她就是一個非常封建,非常傳統,非常賢惠的女人,怎么能跟她的干兒子,也就是自己的兒子二彪子攪和在一起呢!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有的時候聽的東西不一定是準確的,但起碼自己眼睛里親眼看到的應該是正確的吧,屋子里的聲音繼續若有若無地傳到耳朵里,二彪子他娘也下定了決心,四處看了看,卻沒找到什么好東西,又摸了摸窗戶,她家都是老房子,年久失修,沒辦法,家里以前過得緊巴,也沒有閑錢侍弄房子,自然是得過且過了,好在現在有了錢,那賣長蟲的五十萬,加上以前攢下的,翻蓋房子已成定事,要不是因為二彪子的這個事鬧得挺發發,說不定就一定開干了,不過就是這幾天,二彪子已經把工程隊啥的都找好,包工包料,全都承包出去,咱不差錢!    打定主意,二彪子他娘轉頭未進了存放雜務的簡易棚子,農村一般都有個下屋,是存放什么沒有用處東西的,她家因為條件所限,沒有條件蓋下屋,就簡易地用石棉瓦做頂,破爛磚壘砌了一個簡易棚子,能遮風遮雨的,也算是個小房子,沒有用處的東西或者臟一點的東西都放在這個棚子,進去沒多大一會兒,二彪子他娘手里就多了一把大號螺絲刀,一臉陰沉地又往那窗戶走去。    二彪子和胡美花在屋子里自然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情,因為胡美花的嫵媚動人,倒把二彪子徹底激發起來,不但未能達到胡美花故意做嫵媚的目的,反而作繭自縛,自己把自己裝里頭了,胡美花這個悔恨啊,這個埋怨啊,可是都已經這樣了,她已經不可能阻止了,就是想阻止了,她也根本阻止不了,因為這個時候的二彪子基本已經進入到瘋癲狀態當中,就跟一頭野獸,發起彪性了,什么都不認了,他就是他,他就是主宰一切的人,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他完全沉浸在胡美花的身子當中,不可自拔!    “彪子,彪子,你聽聽,你聽聽,好象有人來了!”    胡美花根本就不敢完全沉浸在那快樂當中,而是瞇著一雙耳朵仔細地聽著外面的動靜,生怕萬一有人來了,可就出大事了,要知道二彪子他爹和二彪子他娘可都在外面屋子里呢,聽到點什么動靜可就壞了,而剛才她就好象聽到有什么動靜,似乎有什么人來了的樣子,嚇得她趕忙叫了起來。    二彪子陷入瘋癲當中,如何在這個時候肯停下來,男人在這個時候是絕對不肯停下來的,悶哼著道:“沒事,沒事,美花娘,窗戶劃著,門鎖著,進不來人的,你就來吧,來吧,啊,我們一起來吧!”    胡美花嘆了一口氣,一個柔弱女人她有什么辦法,就是用強也沒有二彪子有勁啊,根本就是不得不受著他的支配,只能繼續地小心地聽著外面的動靜,一開始,是沒了動靜,這讓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氣,以為剛才是自己敏感過度了呢,突然,她好象聽到了在窗戶那邊有什么動靜,好象是撬窗戶的動靜,啊,糟糕,果然是有人來了,幾乎是叫著道:“彪子,彪子,窗戶,窗戶,那有動靜!”    二彪子抱著胡美花猛地起來,就是這個時候他也不舍得放下胡美花,嘴里嘟囔著道:“有什么動靜,你呀就是疑神疑鬼的,咱倆一起看看!”    說著,二彪子拉開窗簾一角,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剛想說沒人吧,但說話的嘴巴直接就咬住了,那股子彪性子一下子就消散得無影無蹤,因為他直接就看到了一張臉,一張同樣震驚的臉,同時馬上又轉化成憤怒的臉,這個時候他才發現好象出事,現在自己和胡美花都是光著身子,而且兩個人就那樣親密地交合在一起,完全地落入外面那雙眼睛,而那雙眼睛的主人,正是他的娘。    胡美花也直接就呆住了,她也同樣看到了外面那張熟悉的臉蛋,自己的好姐妹二彪子他娘的臉蛋,怎么說了,徹底地就崩潰了,滿腦子都是一個念頭,完了,完了,這下子徹底完了,自己是真的沒臉見人,自打和二彪子在一起的第一天起她就有這種預感,現在預感終于來臨了,她和二彪子他娘這么多年的姐妹感情是徹底完了,羞愧得根本不敢去看她的眼睛,閉著眼睛等死,對,就是這種感覺,閉著眼睛等死吧!    要說最震驚的還是窗戶外面的二彪子他娘,最憤怒的更是二彪子他娘,本來她是懷著不可能的心思去撬窗戶的,但是當窗簾打開的一瞬間,她親眼看見了二彪子和胡美花就那樣光著身子交合在一起,那樣羞人的姿勢,那樣羞人的動作,她就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真實得讓她有種不太真實的感覺,這是怎么了,這到底是怎么了,胡美花可是她最好的姐妹,她可是二彪子的干娘啊,她和二彪子怎么會在一起,居然還大膽地在大白天,在她眼皮子底下做這種羞人的事情,天呀,這個世界真的不太一樣了!    “啪啪,啪啪啪!”    地拍打著窗戶,二彪子他娘一臉陰沉之色地道:“開開,給我開開!”    這個時候二彪子和胡美花能說什么,胡美花羞愧地從二彪子身上下來,急忙穿自己的衣服褲子,而二彪子也趕忙穿衣服褲子,一會兒穿好了,二彪子才打開窗戶,沖外面的二彪子他娘小聲道:“娘,你怎么來了!”    二彪子他娘從窗戶跳進來,沒好氣地一哼,看了看二彪子,又看了看二彪子,真是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只能失望地道:“彪子,美花,你們,你們真是讓我說什么好呢,你們怎么能在一起啊,你們可是差著一個輩分呢!”    二彪子這個時候終于表現出一個男人的樣子,直接沉聲道:“娘,你也別誤會美花娘,都是我,都是我強迫她做的,要打要罵你就沖著我一個人來,我不是人,我就是個野獸,我對不起你!”    要說二彪子說這句話,二彪子他娘還真有點相信,她自己兒子是什么人她知道,胡美花是什么人她也知道,要真的發生這種事情,絕對是自己兒子主動的多,也絕對是自己兒子強迫胡美花的多,想到這里她的臉色倒是好看了許多,其實她生氣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二彪子是和胡美花攪和在一起,要是換成另外一個女人,或許她就不會生這么大氣了,當娘的都是心疼兒子的,兒子做了什么事情自然是可以原諒的,嘆了一口氣道:“彪子,你,你呀,你太讓我傷心了,你,你怎么能和你美花娘在一起呢,你,你讓我以后怎么和美花相處啊!”    胡美花突然道:“姐,都是我的錯,你也不要全怪彪子,雖然他是主動的,但是我也沒有明確地拒絕,要是我真的沒有那個心思,早就一死了知了,現在事情都已經這樣了,我可以向你保證,以后絕對不會再和彪子在一起,從今以后,咱們就斷了關系吧,希望,希望你們不要再來找我了,姐,算我對不起你!”    說著,胡美花直接下了炕,打開門就跑了出去。    二彪子他娘惡狠狠地看了二彪子一眼,怒聲道:“看吧,這都是你惹出來的,美花是什么人我還不知道,你呀,你一定是使了什么壞手段,不是她對不起我,是我對不起她啊!”    門一開,二彪子他爹走了進來,問道:“怎么美花招呼不打就走了,好象還挺傷心的樣子,彪子他娘,出什么事了啊?”    二彪子他娘一團火氣正好無處發泄,看見二彪子他爹進來,頓時找到了發泄口,直接咆哮道:“沒你的事,走,你跟我過來,今天我得好好跟你說說,你是不是有錢了,這煙也抽好的,酒也喝好的了,你還想干什么,你還想老婆也換好的是不是!”    看著老爹在老娘的咆哮下遭了無妄之災,二彪子是無奈地苦笑著,胡美花,我的美花娘,就這樣失去了。    自我推薦一下:小說《村長后宮》曲火/著,一個三流大學出來的大學生去一個小山村里當村長,從此展開了他豐富的獵女人生,有各種各樣的女人等待著他去征服,一朵鮮花張素蘭,成熟美婦謝大腳謝蘭,冷艷美女岳芳,火辣美女岳婷,一門姐妹花趙春桃、趙春菊、趙春梅,小寡婦花美麗,城里來的支教女教師龍歌兒等等,等等,總之美女是無數的,美女是越來越多的,打造山村美人圖,盡在“村長后宮”當中。    關注 "songshu566"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