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89章輕而易舉

第89章輕而易舉

書迷正在閱讀:

    !

    二彪子把手指放在嘴唇上,一個響亮的口哨吹了出去,狗兒子立即竄了出去,老子要成全好事,你小子自己找樂子去吧,看見狗兒子消失的影子,二彪子呵呵一笑道:“美花娘,這下你滿意了吧!”    胡美花jiao嗔了一眼,剛才只是不是借口的借口,她也知道這對于二彪子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不過她既然已經同意跟他出來,就已經預想到了會有這樣的事情,反正第一次已經做了,就不在乎第二次,第三次,而對于她來說,那種男人的感覺似乎還挺美妙,排除別的原因,她對這個事情還挺懷念的,也挺期待的,就那樣傲然站著,很是不屑地道:“那就來吧,你說在哪咱就在哪,你說怎么弄咱就怎么弄,今天你美花娘就全都交給你小子,這下你應該滿意了吧!”    手臂一抬,大手捏了捏美花娘的臉蛋,要說胡美花臉蛋長得確實很漂亮,臉上的,沒有用什么化妝品,卻光滑得連個蒼蠅都站不住,都快四十歲的人了,一點褶子都看不出來,還跟小姑娘似的,這里一直也是二彪子想捏的地方,奈何以前沒膽量,今次可得著了機會,嗯,軟乎乎的,像小賣店里軟包裝的棉花糖一樣的手感,又細又膩,好像還甜甜的,啊,真想yao上一口。    他是這樣的,也是這樣做的,大嘴吧唧就在那光滑的臉蛋上來了一口,親完又是一啃,當然不是真yao,只是輕輕yao了一下。    “你個二彪子,gan嗎yao人啊!”    胡美花眼中似有一汪春水,跺著腳嗔怒著。    二彪子笑了,笑得很得意,車道:“你不是全交給我了嗎,還怎么弄就怎么弄,怎么,難道你說話不算數。”    胡美花啞口無言,這個氣呀,她是這樣說的,可是難道你yao人這個事還算正常的嗎,女人最擅長的就是蠻不講理,胡美花把臉一沉,直接道:“好,那我收回剛才的話,我是小女人,不是君子,我說話就是不算數了。”    二彪子這個瞠目結舌,胡美花在他面前越來越想個女人了,而這樣生活化的胡美花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他們之間的關系不是gan娘與gan兒子的關系,而是越來越有正常的男.女關系,二彪子看胡美花是個女人,胡美花看二彪子也是個男人,這樣的感覺才是對的,這樣的感覺才是好的。    無限委屈地撅著嘴,二彪子在胡美花面前發不了彪,只能這樣小男人樣了,胡美花看著這樣的二彪子有些好笑,笑呵呵地瞇眼瞧著他,“好了,別撅嘴了,好象受了多大的委屈,你只要保證不yao你美花娘,美花娘就隨便讓你弄,這總行了吧!”    二彪子瞬間從委屈變成了興奮,比那川劇里變臉的速度還要快,一把抱過胡美花,雙手一托她的pi股,將她兩條tui盤在自己腰上,走到一片草叢里坐了下來,四周平坦,能看清地勢,有人或者動物來都能一目了然,跳了塊gan凈的地方一pi股坐了下去,然后大手捧住胡美花的臉蛋,兩個人的腦袋就那樣貼著在一起,他看著她,她也看著他,二彪子噴吐著男人的氣息,撅著自己的嘴巴,哼哧著道:“那我讓你親我,好好地補償我剛才受傷的心靈。”    胡美花笑了,面對小孩子模樣的二彪子,她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既是對自己兒子的感覺,又是對自己男人的感覺,很復雜地包含在其中,一雙女人臂勾著二彪子脖子,直接湊過嘴唇,噴吐著女人芬芳的氣息,輕輕yao住了他的下唇,并且居然還有花樣拿she頭tian著。    嘴很yang,心也很yang。    胡美花那的小模樣頓時讓二彪子腦子呼地熱了起來,簡直太勾人了,如果說以前的胡美花是一朵清純B人的水仙花的話,那么現在她就化身成一朵火la似火的玫瑰花,看著就讓人心頭升騰起一團烈火。    二彪子馬上就回抱著她,用力吸著她的小she頭,并且反客為主,一手從前面cha進她的運動服里,一把就抓住那鼓囊囊的一個rograve;u球球,狠命地揉捏著。    兩條she頭糾纏得難舍難分,好半晌之后,胡美花才好不容易拿回去自己的she頭,粗喘著氣,俏臉紅撲撲的,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滿是春水,嗔道:“你親個沒完了是不是,差點沒讓你弄得喘不過來氣,還有別弄人家的xiong嗎,都快被你弄變形了。”    二彪子聽得一下失笑道:“美花娘,我的美花娘,弄兩下都不行啊,那好既然不讓我弄這里,那么我們是不是弄別的地方呢?”    胡美花不知道是被刺ji得臉蛋通紅,還是被這樣下流話羞得臉蛋通紅,不過出乎二彪子意外的是,她這個時候倒沒故意拒絕,而是一本正經地看著二彪子,嘴里道:“來吧,來吧,彪子,來征服你的美花娘吧!”    二彪子心頭的那團火瞬間就被這一句話澆上了一團汽油,把那團火助燃得更加猛烈起來,火苗子蹭蹭地往上竄,他的心在燃燒,他的肝在沸騰,他的脾在吶喊,他的肺在亂蹦,嗷嗷直叫喚地一把就拽下了胡美花的衣服,然后又去扒她的褲子。    胡美花呢喃地道:“輕點,輕點,別把我褲子弄壞了,不然沒穿的了。”    可是這個時候二彪子那還聽得進去她的話啊,他的腦子里完全就是一團烈火,在燒,在燒,在燃燒著!    幸虧胡美花穿的是那種運動褲,沒有褲腰帶系著,就是那種松緊帶,一扒就能扒下來,不大會兒工夫,胡美花就讓二彪子扒得只剩下一個白segrave;nai罩子,一條白segrave;碎藍花四角小褲衩子,當然,這樣最后兩件遮羞的東西也沒能呆身上多長時間,馬上二彪子手上就多了一個白segrave;nai罩子和一條白segrave;碎藍花四角小褲衩子,而胡美花已經是白花花一大片,露出最出那一具完美的女人,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該是女人的地方那絕對是女人,這是一個完美的女人。    雙手遮掩著上面卻露著下面,遮掩著下面卻露著上面,胡美花羞怯地只能把臉埋下,但卻有害怕地又小心注視著四周的動靜,吃吃地道:“彪子,會不會來人啊,要是讓人看見,我可沒臉做人了。”    二彪子正忙乎著tuo自己衣服褲子呢,聽見胡美花這樣說,他哼哧著道:“沒事,這老林子里一般人是絕對不敢進來的,再說我讓我那狗兒子在外面放哨,有個風吹草動它就給我報信了,再說這地勢要是來個人或者來個動物啥的一眼就能看個清楚,沒事的,啊,來吧,我的美花娘。”    幾下就tuo光的二彪子直接就撲了上去,地上鋪著一條毯子,因為要上山過夜,胡美花特意從家里背上來的,如今卻正好有了用處,亮出自己早已怒拔天下的大龍,隨即一下子沖進了她幽暗的紅rograve;u深dograve;ng之中,去品味那火山溶漿帶給男人的灼熱之感,熱情的火焰一直在燃燒著,燒得兩個人死命地糾纏在一起。    天為被,地為chuang,天上白云朵朵飄飄,地上蟲鳴鳥叫一片寂靜,就在這大山深處,就在這老林子里,一男一女上演著天地大戰,一黑一白兩個身.體緊緊地糾纏在一起,與四周的環境結合在一起,是那么地和諧。    “彪子,你輕著點,想搗鼓死你美花娘啊!”    “美花娘,這四周也沒個人,你倒是叫個兩聲聽聽啊,別跟個木頭似的,好象弄得我欺負你似的。”    “啊,你個死小子,把你美花娘當成什么女人了,去去,下去,別弄了,想叫找別的女人去,老娘可不侍侯你了。”    “嘿嘿,好,好,美花娘,不叫就不叫了,不過這叫與不叫可就由不得你,你看我給你整叫出聲來不。”    手握鋼槍,排除萬難,不怕犧牲,爭取勝利,一下使點勁呦,嘿呦!二下使點勁呦,嘿呦!三下使點勁呦,嘿呦!四下我使勁、使勁、再使勁,嘿呦、嘿呦、嘿呦呦,喊著號子,光著腚,二彪子發了彪就跟這個女人dograve;ng鉚上了,他還真就不信不把胡美花給整出聲來,不然他就白長了一個大家伙,我使勁使勁再使勁,我再大勁啊!    “彪子,彪子,你,你想弄死你美花娘啊,你,你個臭小子,你別整那么大勁,啊!”    “嘿嘿,美花娘,你出不出聲是你的事,我使多大的勁可是我的事,這事咱們得分開對待吧!”    “你個臭小子,你故意的是不是,我就不出聲,我看你能到底整出什么來。”    “哈哈,好啊,美花娘,那咱們就來吧!”    “來就來,我還怕你不成!”    給力小說 "xinwu799"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