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64章 咱們就是一家人

第64章 咱們就是一家人

書迷正在閱讀:

    !

    當二彪子和吳云霞回到家里的時候,已經過去快大半天,下午兩三點鐘頭了,一方面是二彪子折騰的時間長,另一方面也是吳云霞回來的時候慢騰騰的挪不動道,一走一咧嘴,一走一眥牙,沒辦法,吳云霞雖是成熟透了的女人,但畢竟久曠之身,加上二彪子使的又是異于常人的家伙,那個地方不適也是正常的,被強行撐大了,那是,又不是松緊帶有彈性的,都有個適應的過程。    好不容易到了家門口,吳云霞滿頭是汗,只感覺下面濕漉漉的這個難受,這個二彪子也忒不懂憐香惜玉了,自己雖說年齡是大了點,但也是個女人啊,皺著眉頭,忍著疼痛與不適,終于是挨到了家。    一進家門,提鼻子一聞怎么都是肉香味,要知道家里可是好長時間沒吃肉了,別說這味道可真香啊,自己這早上到現在還沒吃啥東西呢,凈動體力活了,肚子咕嚕咕嚕直響啊!    二彪子也是一餓了,其實一進院子他就看見自己車上的東西沒了,聞到肉味自然是有人將東西拿出來做了,剛才活動了那么大的運動量,是該吃點好東西補補了,看了看吳云霞,兩個人很有默契地點了點頭,然后一前一后進了屋。    屋子里一男二女正圍坐在一起,赫然正是李大鳳、胡麗和跑出去的胡強,桌子上擺滿了菜,都是香噴噴的肉食,看見二彪子和吳云霞進來,那胡強忙站起來笑地道:“彪子兄弟兄弟回來了,呵呵,正好,我們也剛吃,來,大家一起吃,那個,大鳳啊,取兩雙筷子,嘿嘿,娘,你也坐啊!”    二彪子臉色一變,這小子還領咋呼上了是不,板著臉就要發火,但知道她兄弟性格的李大鳳上來攬住他的肩膀,柔聲道:“彪子,你和娘出去后不久胡強就回來了,他也跟我認了錯,我呢也仔細的考慮了一下,進一家出一家不容易,離了婚的女人不值錢,都過這幾年了,說離就離我的心理也沒調理好,彪子啊,你,你不會生姐的氣吧!”    李大鳳小心翼翼地看著二彪子的臉色,她弟弟主要是為她出的頭,她這邊又私自退縮了,她又感覺有點對不起弟弟的心意,可是這邊胡強花言巧語的說著,也不能說著她被花言巧語地迷惑住了,而是真的夫妻兩個人也生活了好幾年,正如她說的那樣進一家出一家不容易,離了婚的女人不值錢,農村對于離婚的女人非議很多,她也不想回到娘家讓一大幫老娘們指著脊梁骨戳著。    二彪子說不生氣是假的,畢竟他這邊是出著力,那邊姐姐又掉了鏈子,但也談不上生太大的氣,這都是大姐李大鳳自己做出的選擇,他這個當弟弟也不能說強迫大姐李大鳳做什么自己不愿意的事情,是對是錯那是你自己的事情,火沒發起來,只是瞪著胡強,蒲扇大巴掌拍著他的肩膀,嘿嘿地道:“好,沖著我姐的面我叫你一聲姐夫,那個姐夫啊,咱可說好,這次呢就算這樣過去了,下一次你要是再欺負我姐讓我知道了,別說我二彪子真翻臉不認人。”    胡強被那大巴掌拍得生疼卻一句話也不敢說,臉上還帶著笑容道:“兄弟說得那是什么話,姐夫上次就是喝多了點,一時下手沒個輕重,不過你放心,彪子兄弟啊,我要是敢再動你姐一根手指頭,我胡強就不是個人,以后你姐說什么我就聽什么,絕對不會有二話的。”    有這么一個大舅子,他敢咋呼嗎,就這彪小子,說打人就打人,你還打不過他,要是真彪起來,能把你往死他,他也害怕啊,這就好比朝中有人好做管,這娘家有人人家媳婦的腰板也硬實。    李大鳳確實是腰板硬實了,臉上都露著笑意,自家兄弟也給她撐腰漲臉,吃聲道:“彪子啊,你姐夫這樣說了還不放心,那個,你怎么拿這么多東西來,咱家發財了嗎,那陣你跟我說的什么我也沒心思聽,好象說是你抓什么賣了大錢。”    二彪子接過筷子和碗也不客氣,直接夾著大塊肉吃著,邊吃邊道:“對,就是抓長蟲賣,城里有大老板收,你弟弟就有這個本事,一天抓個幾十上百條的,能賣個幾千塊,就是山上的長蟲都快抓完了,那邊供貨也沒那么快了,所以估計一個月也就能賣那么幾次,對了,臨走時,娘還塞給我五百塊錢,讓我帶給你!”    摸了摸大褲衩子兜里,摸出來五張鮮紅的票子,看得一桌子其余人的眼睛都是一亮,在農村里,這五百塊錢也不是一筆小數目,李大鳳一年辛苦養雞和養鴨子都不一定能掙出這個數。    李大鳳笑嘻嘻地擦著手接過來五張大票子,呵呵地道:“弟弟掙的錢那姐可得拿著,好啊,還是彪子有本事,胡強啊,你要不也跟著彪子上山抓長蟲算了,也能掙不少。”    胡強也眼紅得很,但他搖著頭道:“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天生就膽子小,別說長蟲,就是貓狗啥的我也害怕啊,這個錢我可掙不到手。”    “瞧你那點出息,真丟男人的臉,要不我去,不就長蟲嗎,我不怕那玩意。”    一旁的胡麗看著實在眼饞,要說她也真是窮怕了,干活不愛干,家里又不富裕,嫁又嫁不出去,出門還讓人指指點點,只能整天呆在家里,如今有這個機會,她立即跟著答應下來。    二彪子眼中悄然閃過一抹精光,但很好地掩飾下去,別看他人看著彪,其實一點也不傻,也有點心眼,心里很是嘀咕正愁不知道找什么借口去吃那胡麗,沒想到她自己到送上門來了。    冷不防吳云霞道:“麗兒,你個女人如何干得了那樣的活計,別在那添亂了。”    悄悄地瞪了吳云霞一眼,二彪子吃著東西道:“這是怎么說的呢,要說抓長蟲也不分啥男女,一條幾十塊錢,那可都是錢啊,要是胡麗大姐想去呢,我也可以幫忙,只要以后你們對我大姐好,那咱們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沒說的。”    吳云霞的臉色有點難看,因為她聽出了二彪子話里的意思,一家人,狗屁的一家人,是讓你睡到一起的一家人吧,敢打完老娘的主意又想打我女兒的主意,這小子年紀不大,經驗倒很老道,玩弄起女人來滴水不露,倒是真沒看出來啊,可不能讓女兒步入自己后塵,這小子那玩意可是個殺人的家伙,自己女兒估計受不了,不過要說他那個大家伙還真是男人的雄風,弄著確實比一般男人要強,整得人死去活來的,完事也很身體不適,但一個女人要是真正享受到這樣一回,也算是真正做了一回女人,沒白做女人啊,這叫人矛盾了,是不是阻止自己女兒羊入虎口呢!    當然其余的人自然不知道這里面的情節,胡強喜笑顏開地道:“行,我看這個事行,我姐掙點錢咱家不也寬綽點嗎,姐,你真不怕長蟲嗎,別讓有毒的給咬著。”    “去,你這張臭嘴少說幾句,不是有彪子兄弟嗎,彪子兄弟,你說是不是啊!”    胡麗膩聲問著。    二彪子也笑了起來,點著頭道:“這是自然,有我在,怎么能讓長蟲咬著咱姐呢!”    “要咬也是我咬啊!”    這個二彪子內心里的潛臺詞。    吳云霞嘆了一口氣,知道事情已經更改不了,也就遂她去了,反正男女間的那種事情就是那么一回事唄!    “有肉無酒怎么能算酒席呢,大鳳,給我點錢,我去賣點酒,咱今天高興,都是一家人,男的整點白的,女的整點啤的。”    胡強這個人確實挺咋呼,不過這就是人的性格,怎么改也改不了,這是天生的。    李大鳳今天經歷了從低潮到的刺激,也放開了胸懷,隨手拽出一張大票子,很大方地道:“好,你快去快回,能喝多少自己看著賣,彪子,你能喝多少,跟你姐夫說。”    二彪子一聽喝酒有點腦袋疼,忙道:“不,不,我還是不喝了,一會兒還得回家呢!”    “回什么家啊,就在家里住了,爹娘哪里我找人去咱村送個信就行,實在不行去小賣部打個電話,不會讓咱爹咱娘惦記的,胡強,去吧,多買點,今天大家高興,多喝點,往醉了喝!”    李大鳳終于揚眉吐氣了一回,還不可勁地咋呼著。    “好嘞,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晚上就在家住了,那個啥,啊,咱娘屋里炕大,湊合著也能睡。”    本來他想說男的男睡,女的跟女的睡,但一想到自己要跟那彪小子睡一起,頓時打消了這個可怕的念頭。    本來二彪子還想拒絕不干的,但聽到這個提議后頓時眼前一亮,裝著勉強道:“那好吧!”    吳云霞還想拒絕,可惜人家已經決定,她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今天晚上還要很不好過啊!    快來看 "xinwu799"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