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39章 蓮花與傳說中的二彪子

第39章 蓮花與傳說中的二彪子

書迷正在閱讀:

    !

    扭著身子,小小的屁股倒也蕩漾出點風情,蓮花領著二彪子走進里面的小包廂,一個個小屋子不大,就有一張床,昏暗的燈光,吹著一臺電扇,直接往那床一躺,兩條腿一叉,很是不耐煩地道:“來吧!”    二彪子有些楞眼,他雖然不是情場初哥,但這也太快速進入主題了吧,撓了撓腦袋,嘿嘿地道:“那個,那個,我是來剪頭的。”    “撲哧”一聲嬌笑,這個叫蓮花的女子很顯然是好象聽到了最好聽的笑話,叫得那叫一個好笑,嬌小玲瓏的身子整個伏在床上,咯咯的聲音很是清脆動聽,身子雖小,可是胸前圣母峰卻不小的那對球球胡亂地蹦達著,從這里就可以看出來,她里面基本上是什么也沒穿的。    笑了好長一會兒,終于是緩過來勁了,蓮花擦了擦眼角笑出來的淚,轉眼間又苦澀地一笑道:“大個子,看你年紀也不算大,怎么來這種地方了呢,這種地方不是你這樣大好的小伙子來的地方,聽我的勸,好好找個對象處處,別來這種骯臟下流的地方,這里的女人都是不干凈的女人,碰了我們,你也會不干凈的。”    二彪子怔了怔,但卻也聽出了這個叫蓮花的女人是為了他好,也聽出了這個叫蓮花的女人話里的苦澀味道,但是他是一個粗人,也不知道說些什么安慰的話,吭哧半天,才來了一句,“其實,我是真來剪頭的。”    又是“撲哧”一笑,但這次建很快地就止住了,嬌嗔了二彪子,哼了一哼道:“好了,你這個大個子看著挺老實的,其實一點也不老實,裝模做樣的還裝正經人,來這種地方的說是剪頭誰信啊,是就是,男人想女人也沒啥好害羞的,男人要是不想女人才奇怪呢,你這樣的大個子發育得這樣大,肯定是憋不住火了吧,小年青的這也正常,要不讓姐給你去去火,看著你也挺順眼的,姐一定把你侍侯舒服了,絕對不多收你錢的,不過就這一回,下次可別來這種地方了,花錢犯不上。”    說著,干脆利落地脫掉上衣,然后就是下面的裙子,很快在二彪子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脫得精光,小巧玲瓏的女子,皮膚很白凈,長得也算可以,身材也算發育得有模有樣,女人該有的地方都有那么點味道,胸挺大,屁股也挺翹,下面黑乎乎的一大片也長滿了草,可以說,這個蓮花可以稱為女人了。    沒有羞澀,沒有不好意思,就好象自己是一個待人看東西的貨色,而面對的男人就是來挑貨的,蓮花在這種地方,見得男人多了,做的事情也多了,她對這種事情也完全的看淡了。    反倒是二彪子真的沒見識過這樣的女人,就說馬翠花吧,那起碼也是個良家婦女啊,放蕩是放蕩,但女人的害羞起碼是有的,說起話來也不像這樣生猛,扭捏地想要奪路而逃,但男子漢大丈夫的自尊心又讓他不能讓女人這樣小看了,把心一橫,心說我二彪子還怕個女人不成,往那破床上一坐,悶聲道:“姐,說實話,上這里來我真不是干這個事的,我是打聽個人的,你知道你們老板五老黑最近在找一個女人麻煩嗎,她好象還有個妹妹,長得挺漂亮,身材也不錯的。”    蓮花呵呵一笑,見二彪子沒有直接跟那些男人一樣撲上來,而是跟她談起話來,一怔的同時更加對他有好感起來,心想這個小伙子還真是跟一般男人不一樣,她也不好太人家,隨手拿起裙子又將身上關鍵部位遮掩起來,反口問道:“你問這個事情干什么啊?”    二彪子砸巴了一下嘴,要說他沒有心動那是假的,一個白花花的女人身子就在你眼前放著,他又是一個非常正常的男人,能不有所反應,他之所以坐在床上,也是剛才真的有反應了,坐床上是為了調整的位置,他實在憋不住了,那只大鳥脹大了,沒地兒放,憋屈的很呢,要是站著不得把褲子給撐破了,所以他坐床上顯得不明顯了,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勢,讓自己變得舒服一些,二彪子才道:“沒事,就是前幾天我在一個亂葬崗子碰到一個女人,她說要自殺,我救了她,她就跟我說了鎮上五老黑逼迫她,她沒法活了,我說這個事情我能替她解決,她才死了自殺的心,可是她也沒留下自己的姓名,大天黑的我也沒看清她的長相,這不,沒辦法,我只能上這個發廊里問問了,我看姐也是善良的人,能不能跟我把這個事情說說啊!”    要說二彪子人是彪點,可這心眼卻實在是不傻,這個時候他腦瓜子倒是轉了一轉,沒把事情說個全部,要是他直接說他強弄了一個女人,而那個女人用自己身子為條件交換讓自己收拾五老黑,那他不就有點太不是東西了,而讓對方同情不起來自己,所以在最關鍵時刻,他隱瞞了最重點的地方,反而突出自己的善良與偉大,讓自己的形象完美高大起來。    冷冷一笑,蓮花悲苦地笑道:“善良的人,善良的我那已經是幾年的事情了,如今的我是一個不要臉的女人,一個誰都看不起的女人,一個下賤骯臟的女人,老弟,我也看出來了,你才是一個善良的人,我不知道你問的那個女人是不是我知道這個女人,不過平時閑聊的時候我聽跟我們老板五老黑有所勾搭關系的五姐說過這么一個事,最近五老黑盯上鎮上一個女人,叫什么名字我給忘了,就住在鎮子里頭,不過聽說這個女人挺烈性的,一直不肯屈服,不過她家里還有兩個妹妹,五老黑使用黑道的手段威脅她的兩個妹妹,她一個柔弱的女人有什么反抗之心,我看要不了多久她只能選擇屈服,你說她去自殺,這個女人是挺烈性的,可是她一個人可以死,那她的家人呢,她不為自己想,也得為自己的家人想啊!”    說著,說著,蓮花居然說得自己落下了悲傷的眼淚,好象在為那個女人悲傷,更像是為自己在悲傷!    二彪子手足無措地坐在一邊,他是最見不得女人哭的,他是一個大男人,看見女人在自己面前哭是怎么回事,有心想去安慰一下,可是對這種事情實在是沒什么經驗,也不知道怎么個安慰法,伸出去的是后又無力地放下,吭哧了半天,才吭哧著道:“蓮花姐姐,有什么難心事情跟我說說,是不是五老黑這個混蛋也是這樣對待你的。”    不問還好,一問更加控制不住,蓮花的哭聲大了起來,哭得那樣的梨花帶雨,哭得那樣的傷心欲絕,哭著,哭著,突然,猛地從床上爬了起來,就那樣赤條條地沖進二彪子的懷里,帶著哭聲道:“借你肩膀用一下,讓我哭一下,一會兒就好!”    抱著這樣一個赤條條的女人,二彪子是刺激興奮與善良愛憐糾結在一起,尷尬地抱著這樣一個痛哭的女人,只能就那樣尷尬著。    好半晌之后,蓮花才止住了淚水,輕輕掙脫了二彪子的懷抱,看見二彪子尷尬的樣子,她有點好笑,看見二彪子男人的眼神,她又有點不好意思,紅撲撲的臉蛋惹人愛,什么時候沒有害羞的感覺,這樣的感覺讓她找到了一絲安慰,這樣的感覺還讓她知道自己還是一個女人,今天是怎么了,哭了幾次了,還對男人害羞了,用手擦了擦淚水,她白了二彪子一眼道:“好了,姐今天真是太讓你見笑了,也不知道怎么了,變得多愁善感起來,呵呵,不過你小子倒是真大膽,敢跟五老黑叫板,你知不知道他的勢力有多大,手底下有十多個能打能殺的兄弟,黑白兩道人家都混得明白,要是使點小手段,你小子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聽姐一句話,就當什么事情都沒發生,乖乖回家去,這件事情不是你能管的。”    二彪子把眼一瞪,霸道氣息露了出來,不屑地道:“蓮花姐,不是我跟你吹,我二彪子還真就不怕他五老黑,要是真惹到我的頭上,看我怎么收拾他!”    “什么,你就是那個二彪子,聽人說過一個人打十個的二彪子!”    本來還不以為然的蓮花突然聽到二彪子亮出自己名號的時候眼中一亮,迫不及待地問道。    二彪子也是一楞,他沒想到自己的名字還真有那么一點名號,不過更是有些得意,把腦袋一揚,霸道地道:“不錯,我就是李家村二彪子,大號李二彪。”    美女小說 "xinwu799"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