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36章大炮叔

第36章大炮叔

書迷正在閱讀:

    !

    “翠花,翠花,我回來了,開門,開門啊!”    大門響動,一個男人大聲地叫嚷著。    “遭了,是盧大炮回來!”    本來已經癱軟成一團泥的馬翠花聽到這個聲音嚇得慌忙掙扎著要爬起來,在怎么說那盧大炮也是她男人,再怎么說她也得靠著人家活著,別看她敢背著他去偷男人,那是恨他不行,恨他花心,但是真要面對面跟人家叫板,就說自己偷了男人,她肯定是沒那個膽子的。    二彪子一聽是盧大炮回來了,更加來了精神,他是抱著什么目的來的,就是報著報復盧大炮來的,咋呼地竄了起來,就那樣露出丑陋的家伙,一蹦起來,嘿嘿笑道:“盧大炮那個慫貨,正好,今天我非要讓他知道有下我二彪子的厲害不可。”    “二彪子,二彪子,你給我回來!”    馬翠花這個時候也顧不得渾身酸軟無力,一把死死拽住二彪子,她這把拽得還真夠準的,直接就給二彪子的家伙事給抓住了,本來上面水啊液體啊什么的還挺滑溜,一把都沒拽住,但是馬翠花第一反應卻是很靈敏,一把沒拽住,又來了第二把,這一下拽實誠了,拽住了就不放手了,死死地拽住,嘴里低著聲求饒道:“二彪子,翠花嬸子求你了,別出去,千萬別出去,你不怕那盧大炮,但翠花嬸子可還指望著人家養活呢,要是這樣一鬧起來,你讓翠花嬸子怎么活啊!”    二彪子掙扎了幾下也沒掙扎出去,反而扯動的,要說他不怕人來橫的,就怕人來軟的,特別是面對這種弱不禁風的女人,他是有心而無力,揮舞的拳頭楞是打不下去,看著這個剛才還在自己胯下婉轉呻吟,這會兒就赤條條抓住自己家伙一臉求饒的樣子,畢竟她是一個女人,畢竟她也一大把年紀了,畢竟自己還管人家叫著嬸子,不看別的面子,就看是她教會自己如何成為一個真正男人的面子,他也不好翻臉就不認了,再說以后他還來找不找快樂了,也好,盧大炮,讓你做個糊涂鬼,讓你背地里綠帽子綠得不能再綠,我沒事就來給你戴綠帽子,悶哼一聲,道:“好了,翠花嬸子,我答應你還不行嗎,別拽了,再拽就連根拔出來了。”    馬翠花聽到這話破涕為笑,過要是二彪子真下了決心,她一個弱不禁風的女人還能阻攔得住,這二彪子是個彪小子,誰知道他是不是這會發起彪來啊,不過現在看來這彪小子彪是彪點,但還算有點男子漢風度,不跟女人一般見識,這樣的男人才遭女人喜歡,那些大男人主意的動不動就打女人,就是他再有本事,再有男子漢氣概也不遭女人喜歡,忙道:“二彪子,翠花嬸子謝謝你了,下次一定給你好好弄,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你想來什么姿勢就來什么姿勢,好了,你從窗戶跳出去,從墻翻出去,估計盧大炮又喝多了,發現不了什么的。”    二彪子只能聽從了她的話,又是一聲悶哼道:“行,不過翠花嬸子我都答應了,你還抓住我的東西不放干什么,是不是還整兩下過下癮頭,沒事,反正盧大炮那***的喝多了,也不差這么一會兒時間。”    “啊!”    馬翠花這才反應過來還抓著二彪子的家伙事呢,忙松開手,尷尬地一笑道:“翠花嬸子這不是緊張嗎,好了,別鬧了,你快走吧,別讓盧大炮發現點什么。”    渾身酸軟無力的馬翠花掙扎著站了起來,那光光的身子在燈光下閃耀著別樣的光芒,走動之間都是沒有了力氣,嗔怪地白了一眼二彪子,又道:“你小子就跟個大驢似的,真能折騰啊,我這個經歷過的女人都受不住,要是你找媳婦找個大姑娘,一次不讓你干死啊,我說你小子可悠著點,別整出點啥事來。”    就這么樣光著身子還玩扭腰晃屁股地找衣服,馬翠花彎下腰兩手按在了炕沿上,屁股撅得老高老高,一邊拿掉在地上的小褲衩子,一邊回頭看著二彪子說著。    這個姿態實在是太放蕩了,放蕩的有些讓二彪子難以忍受。    二彪子本來已經提起了褲子,準備要走了,但是讓她這么一刺激,又起了性,一個悶哼將馬翠花就是那個姿勢按在當場,大手直接按住了那大大地屁股,要說這馬翠花雖然年齡也是一大把了,女兒都已經那么大了,但這屁股并沒有變板,嫩滑不說,還圓溜溜的,手一拍上去滿屁股的肉只哆嗦。    二彪子“啪啪”對著馬翠花的屁股就是兩下,惡狠狠地道:“叫你來勾引老子,老子給你點厲害嘗嘗!”    馬翠花一聲驚叫,打得還真疼,這小子還真使力氣,別弄出手印子讓盧大炮看出破綻來,忙道:“輕點,輕點,二彪子,別鬧了,盧大炮還在外面呢,等下次翠花嬸子再給你還不行嗎,走了,快走了,翠花嬸子求你了!”    “馬翠花,你她娘的在屋子干什么呢,偷男人呢是不是,開門,給老子開門,我,我撞門了!”    門被敲得震天響,盧大炮半天不見人來開門,這會兒鬧將來來。    二彪子根本沒將對方放在眼里,還想弄幾下再走,但馬翠花堅決地堵住了他的想法,這要是弄起來又沒完沒了的,但盧大炮還不得等瘋了,直接快速地套上小褲衩子,不給他發狂幾機會,我全堵住了,你可別鬧了,一推二彪子往門外推,嘴里嚷嚷道:“盧大炮,喝了點貓尿你耍什么酒瘋,一天到晚就知道灌尿,我就不開門,你不是說我偷男人嗎,我就偷男人了,現在正干得火熱呢,有本事你進來抓我啊!”    一邊叫嚷著,一邊對二彪子使眼色,并小聲地道:“走,快走啊!”    二彪子倒對這個女人刮目相看,這個時候還真是臨危不亂,這叫假做真事真亦假,她本來真就偷男人呢,可是她還真就敢把這真話說出來,你聽著吧根本不敢懷疑這是真的,其實還就是真的,嘿嘿一笑,沖馬翠花一挑大拇指,二彪子從門里竄了出去,院子里的那條狗兒媳婦見是二彪子根本就沒反應,二彪子從后院的墻一個翻身就直接跳了出去,他這個個頭,他這個身手,那有二米高的墻根本就攔不住他,輕松地就翻了過去,翻到墻外,他又大搖大擺地晃到前面去了。    這個時候,剛才還挺囂張的盧大炮讓馬翠花一罵頓時就蔫了,忙改變語氣道:“翠花啊,翠花,我說錯了,我說錯了,那個,開門,把門開開,今天晚上這酒有點喝大了,但絕對沒多,我盧大炮的酒量你是知道的,咱什么時候喝多過是不是,開門,把門開開,讓我進去啊!”    馬翠花在院子里破口大罵道:“盧大炮,這個事情沒完,你不是說我偷男人了嗎,你有證據嗎,你要有證據就給我拿出來,要是沒證據你就是誣蔑我,哼,我馬翠花可不能讓你這么誣蔑了,你要是不說個清楚,我和你沒完。”    這女人有的時候就是反過來不認人,本來她是沒理的,但這會兒卻讓她找到了道理,抓住了機會不依不饒起來,一副傷害了她的模樣,這叫人上那說理去啊!    這個時候二彪子已經轉到前面來了,看見盧大炮臉蛋紅紅的,那酒糟鼻子更是紅得發亮,一雙眼睛迷糊成一團,說是沒喝過,不過看樣子絕對已經到量了,他裝模做樣地走到近前,笑呵呵地道:“這不是大炮叔嗎,這大晚上不進門干什么啊!”    醉眼迷離地看了看,打個酒嗝,盧大炮終于認清了人道:“原來是二彪子啊,沒事,我這不讓你家翠花嬸子開門呢嗎,小子,好好干,我看好你,抓長蟲能抓出個大錢來,嘿嘿,你小子不孬。”    二彪子這個時候有想上前一拳給他來個滿臉桃花開的沖動,你***的也太不是東西了,我這抓長蟲買錢,你倒好什么也不干就貪污了一半,哼,還一副假模假樣的樣子。    門一開,馬翠花迎了出來,本來她還想頂一會兒,倒打一耙教訓教訓盧大炮,也讓他抓不住自己把柄,但聽到二彪子的聲音她一慌,生怕出點什么事情,那彪小子可是彪得很,指不定一個彪性子犯了動上手,忙開了門,哼聲道:“進來,站門口干什么,二彪子啊,這大半夜的不回家瞎轉悠什么,我們家大炮喝多了,你可別再動手打他了。”    二彪子嘿嘿地笑了,道:“翠花嬸子,這是什么話,上次的事情不是說來了嗎,大炮叔還給我介紹個好活,我還沒感謝他呢,怎么能動手打人,大炮叔,還能走嗎,要不我扶你進去。”    狠狠地瞪了二彪子一眼,當然是在暗地里的,馬翠花不著痕跡地擋在他前面扶著盧大炮,吃聲道:“不用了,我自己一個人行,二彪子啊,天都黑了,回家去吧!”    盧大炮讓馬翠花一扶,男人的威風又抖起來了,沖二彪子道:“二彪子啊,感謝大炮叔的話就不用說了,以后只要你好好干,多抓長蟲多賣錢就是對大炮叔最后的報答,有了錢娶個好媳婦,你看你大炮叔,就娶了你翠花嬸子這么個好媳婦,男人啊,這輩子有個好媳婦比什么都強。”    二彪子笑了,笑得很痛快,看了看馬翠花的臉蛋,還有那依稀剛才還在眼前晃蕩光著的身子,嘿嘿地咬牙清楚地發音道:“那是,那是,大炮叔說的沒錯,我是深有體會,你媳婦真好!”    添加 "songshu566" 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