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32章 淑云嫂子

第32章 淑云嫂子

書迷正在閱讀:

    !

    二彪子、紅妹子、鐵柱子,李家村鐵三角終于又重聚在一起了,剛才只是三個人表達感情的方式,現在三個人這不又和好如初了,二彪子一聲令下,大家開赴村頭靠近大道的李歪嘴家小賣部,路上,鐵柱子問清楚了是什么事情之后也大為興奮,要知道三個人還都是十八、九歲的半大小孩子,雖然農村人一般結婚都早,十八、九歲已經可以看對象了,也有十八、九歲都結婚抱孩子,反正年齡不到也不去領結婚證,兩家一商量,找幾個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一證明,再大擺上幾桌酒席請村里人吃酒,這婚事就得到了承認,管他有沒有結婚證,管他法律承不承認,農村人的想法就是早結婚早生娃,這家呀就早點傳承發展下去。    “二彪子,你還真有本事,要是真弄了幾萬錢,可就是娶媳婦的財禮錢了,紅妹子,啊,是李紅妹,別拿眼瞪我,我不叫紅妹子總行了吧,切,這醋勁還真大,就你叫得,別人還叫不得了,那啥,我看李紅妹這就算你媳婦了吧!”    鐵柱子一張嘴巴比個女人還碎,一路上就聽他白話了。    李紅妹心中一動,她也知道一般農村要是真拿出幾萬塊錢來那就真是下財禮了,不然憑啥給你拿幾萬塊錢呢,她當即提出來道:“二彪子,要不這事跟你爹說說,這么大的事不跟大人說我這心也不安,你拿幾萬塊錢出來,就當下給我的財禮了,等我娘一好,我就回來給你當媳婦。”    二彪子擺著他蒲扇大的手掌道:“用不著,你當我媳婦那是肯定的,但是要說我拿點錢就必須你承諾什么那不需要,我二彪子可不是那種趁火打劫的人,等病好了,回到村里,我二彪子堂堂正正地上門求親去!”    “好,二彪子牛氣啊,不但會講成語了,這講話的水平也是大漲,李紅妹同學,你可抓點緊啊,村里可是有不少人在惦記著我們二彪子呢,要是你不早點回來,怕是他就被別人搶走了!”    鐵柱子煽風點火的性格一向就是如此。    “德行,就他啊,除了我要任,沒人敢要的。”    李紅妹嘴里說得痛快,其實心里還是非常感動的,這個男人真的是她值得一生托付的男人,這個男人讓她有一種依賴的感覺,要不,今天晚上就把身子給他,可是,可是娘的囑咐,哎呀,還是用嘴給他解決一下,等我把娘的病治好回來的,我要堂堂正正地嫁進你們家的大門,在新婚之夜的時候,我要把清清白白的身子交給你。    “淑云嫂子,淑云嫂子,接客了!”    剛到村頭小賣部門口,鐵柱子就大吵大嚷起來。    聽到鐵柱子這樣叫嚷,二彪子和李紅妹都不禁啞然失笑起來,二彪子怎么看鐵柱子怎么想電影里演的那種妓院里的,來客人了一聲叫嚷,什么姑娘們接客了,看他的樣子倒真有那么幾分相似度。    “誰家叫得這么難聽,難聽死了!”    吳濃軟語,怎么聽怎么跟北方女人豪爽說話的語調不太一樣,從屋里走出來一個細皮嫩肉的少婦,扭腰晃臀這個妖嬈動人,白凈的瓜子臉,彎彎的眉毛下一雙水靈靈的眼睛,一身緊身套衣,黑色緊身彈力褲,把她那對挺拔的凸顯得這個挺呀,把她下面凹陷山谷地帶露得這個有韻味啊,要說這個女人長得也不算太漂亮,但勝在懂得利用自己身上的優點,來弱化自己身上的缺點,五官不精致,她就強調自己身材上的曼妙,很是有心計的一個女人。    齊淑云,村里李歪嘴的媳婦,據說這個齊淑云是南方人,李歪嘴去南方打工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將其帶回村里來,當時還在村里惹起了巨大的轟動,這齊淑云不管怎么說也是個標致的女人,而李歪嘴聽名字就知道嘴巴歪,長得難看,家里也就他一個光棍沒什么錢,可是就楞將人給領回來了,還擺酒席說是他媳婦,這樣的好事可是讓村里不少打著光棍的漢子心里直癢癢,農村現在是男的不值錢,女的才值錢,男的找女的沒個幾萬塊錢可不好使,可讓一個農村人家拿出幾萬塊錢也不是小數目,于是很多窮苦人家大小伙子只能無奈地打著光棍,沒錢誰會將自家閨女嫁給你啊,但是李歪嘴的行為倒讓大家眼前一亮,也許出外去找媳婦是個不錯選擇,于是那一年,好多人都出外打工,但是顯然他們的運氣或者說手段不怎么樣,沒一個領回來媳婦的,至于這個李歪嘴領回來的這個漂亮媳婦成了村里的一個傳說。    這個齊淑云長得憐人,性格也是憐人,估計因為是南方娘們的原因,就是與這些北方娘們的性格不一樣,村里老爺們開個玩笑啊,說個葷話也不生氣,而且她那說話的語調啊,聲音啊,都與村里的老娘們不太一樣,因此村里的老爺們就常常愛打趣這個女人,那李歪嘴本就是個二流子的性格,一向好吃懶做,娶媳婦之前還板著性子,這娶完媳婦之后就恢復了性子,也不出去打工了,就守著媳婦混著過日子,還是這齊淑云有著南方人精明的性格,她抓住機遇在村里開了一個小賣店,也就賣賣煙酒糖茶,肉食,零食,醬油啊,醋啊等等老百姓日常需要的東西,賺點差價也能維持生活,她店里還有一部能打長途的電話,村里一般人家都沒安電話,要是打長途都上她那去打,這也是一個不少的收入。    “淑云嫂子,自己在家呢,歪嘴哥沒在家啊,呵呵,我,我鐵柱子啊!”    鐵柱子看樣子跟這個淑云嫂子很熟悉,嬉皮笑臉地湊了上去。    齊淑云攏了攏頭發,依舊用她那獨特的嗲軟聲音道:“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鐵柱子你這個臭小子啊,怎么,又來我這賒煙抽,你爹可是明確告訴我,要是你再賒煙,他可不管還錢,所以想賒煙沒門。”    鐵柱子尷尬地一笑,他這不有個小煙癮,但是他手里又沒錢,只能偷偷來這里賒欠,掛的就是他老爹的名號,為這個事情他老爹沒少打他,可是這煙癮犯了他也就啥也不顧了,為此沒少糾纏這個齊淑云,要不然為什么他和她會這么熟悉呢!    他一急,忙手一指后面的二彪子和李紅妹道:“這回可沒我什么事,是他們要來打個電話,淑云嫂子,欠你的錢我一定抓緊還上,要不,要不,你在賒我一盒。”    白了他一眼,扭著小腰肢,齊淑云吃吃笑道:“我當是誰,原來是二彪子和紅妹子啊,快進屋,快進屋,呵呵,打電話是吧,盡管去打,紅妹子可是有日子沒見了,的病好沒啊,二彪子這小伙子又壯實了,哎呀,這小伙子體格啊,讓女人真是喜歡啊!”    說話好聽,人家也會說話,那叫一個熱情,不管怎么樣,都叫人心里好受,怪不得村里無數男人都暗暗嫉妒這李歪嘴怎么就有如此艷福呢,他就祖墳是冒了青煙了,有的干脆就來翹墻角,但這齊淑云對人是熱情,可是卻不是輕浮的人,讓一干人無功而返,只能背地里暗罵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淑云嫂子,我娘這病還治著呢,謝謝你的關心啊,我們來打個電話,二彪子,那個片子呢,拿出來啊!”    李紅妹也是能說會道的女人,這種時候自然也是笑臉迎對,其實她對這個女人沒什么好感,總覺得這個女人太會了,村里一幫老爺們讓她迷得暈暈忽忽的。    二彪子倒是挺喜歡這個女人的,沒別的,這個女人說話好聽,這個體形也夠勁道,那對挺拔的凸顯得這個挺呀,那下面凹陷山谷地帶露得這個有韻味啊,可以說人家女人的地方長得太夠女人了,要是這樣的女人能睡上一覺,那得多太勁啊,嘴巴張得挺大,呵呵地道:“淑云嫂子,讓你這么一說,我可當真了,那個,以后找媳婦的事我可就找你了。”    齊淑云頓時就笑了,這個二彪子在村里可就是一個傳說,再說這個小男人長得也是一個生猛,確實叫女人喜歡,笑得花枝亂顫,奶波橫飛地道:“好,好,包在你淑云嫂子的身上,包管給你小子找個滿意的。”    關注 "songshu566" 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