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29章笑話

第29章笑話

書迷正在閱讀:

    !

    “紅妹子,你想什么呢?”    躺著躺著,二彪子就覺得不過癮了,身邊躺著一個美人,你讓一個男人不去想入非非,除非這個男人他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二彪子,摸也摸了,摟也摟了,抱也抱了,你是不是該松開我了,便宜可都讓你占光了。”    李紅妹小臉蛋一直就是紅撲撲的,大白天的與二彪子做那羞人的事情,她顯然還有點受不了。    “紅妹子,給治病的錢我一定幫你湊上,你,你今天就給我吧!”    二彪子由于是側著身子,所以他能清楚地近距離看著這個女人,目光從李紅妹的臉上移到了她的脖子上,她的皮膚很細膩滑嫩,甚至能看到還有一小層白色的小柔毛。鎖骨也很有型,隨著呼吸,頸部的張弛之下,鎖骨不斷釋放出媚惑的味道,二彪子的奔騰之火在一點點地積聚,一點點地在燃燒。    “討厭了,我才不要呢,你要在這樣,我可真生氣了!”    李紅妹自然不肯輕易就范,她知道女人的第一次是非常寶貴的,可不能輕易讓男人得手,要不然男人是不會珍惜的。    一臉郁悶,二彪子這個時候要想真下手,直接用強就好了,但他還是對李紅妹尊重的,只能旁敲側擊,悶哼著道:“紅妹子,干躺著也沒什么意思,要不,我給你講個小笑話啊,鐵柱子教我的可好聽了。”    李紅妹這個時候自然不想聽兒什么小笑話,但她也知道這個時候二彪子是很危險的,要是真惹火了他,可別真的就強行要了自己,所以她只能妥協地道:“好啊,那你就講吧!”    二彪子人是彪了點,性格也大大咧咧沒個細膩之處,但有的時候他卻還是有心的,有些事情他要是長了心就能夠記住,所以這些他感興趣的小笑話就能記個清楚,講個明白,清了清嗓子,哼哈道:說啊計生辦的工作人員到一個山村去檢查工作,發現超生很嚴重,就問老鄉:“你們這兒怎么超生這么嚴重呢?”    老鄉答道:“沒電”“沒電就超生呀!”    當官的生氣地說。“沒電沒事干”“沒事干咋了?”    當官的一臉困惑。“沒事干,就干那事唄。”    說完這個小笑話,二彪子偷眼看了看李紅妹,見她眼睛微閉,鼻孔因呼吸急促而清晰地張合著,知道聽了進去,不由得一樂,暗呼鐵柱子說得好象有那么幾分道理,女人其實有的時候也很色的,只不過她們掩飾得好,只要找準目標,她們都是輕易能被征服的,也是一門征服女人的技巧,說帶色的小笑話更是一個女人的敲門磚。    嘿嘿一笑道:“看你都沒笑,我再講一個啊!”    說:一農婦剛進城當保母,給主人收拾床時發現一用過,不知是何物,便問女主人。女主人反問:你們不造愛嗎?農婦回答:作,但沒你們這磨狂,都脫皮了。見李紅妹依舊是閉著眼睛不言語,二彪子不氣餒地繼續來。    說:一個公雞對一群母雞說:“你們應該對我怎么稱呼?”    和它同年同月同日同窩生的母雞說:“孩子它爹。”    公雞搖頭說:“不對。”    比它小一年零八個月的母雞說:“當家的。”    公雞又是搖搖頭。最小的一只做過臺的母雞說:“應該叫雞頭吧!”    公雞聽完此話氣得打鳴都打不出來了。一會兒,公雞跳到一個筐子上大聲地說:“你們都歸我捅,我是總統。”    “這個也不行,嘿嘿,那我再來一個。”    說:一對盲人夫婦約定的暗號,男人說:“打牌。”    女人說:“開始。”    隔壁小青年經常聽到打牌,心想盲人怎么打牌呢?于是偷窺,一看原來如此。某日,小青年趁男盲人外出,溜進其家,對女盲人說:“打牌。”    女盲人說:“開始。”    于是兩人XX。小青年本領大,至處,女盲人連夸:“好牌。”    到了晚上,男盲人又想與妻打牌,女盲人說:“你不是白天打了一次了嗎?”    男盲人一聽,又急又氣,驚呼:“不好,有人偷牌!”    再也忍耐不住,李紅妹“撲哧”一聲笑了,千嬌百媚地橫了二彪子一眼,哼聲道:“鐵柱子這小子真不是個好東西,他就教你這樣的狗屁笑話,真是難聽死了,看來我還真的去好好教訓教訓他,都把你給帶壞了。”    美人開始有反應了,不怕她罵你,就怕她不理你,只要她理你,那就離成功不遠了,二彪子倒是牢記著鐵柱子這個號稱愛情專家的話,雖然那小子也沒談過什么愛情,哼唧著道:“這樣的笑話人人都愛聽,不信你再聽這個,可好笑了!”    說:有一個和尚走迷路了。他看見一個婦女正趕著一頭牛耕田,于是他就上前問路。那婦女見是一個和尚,就有心耍他,說:“和尚既然要問路不難,我可以告訴你。可是我有一個條件?”    和尚問:“你有什么條件說吧,我盡力回答。”    婦女說:“我呀有個上聯,誰也對不出下聯。你要是回答上來,我就告訴你?”    和尚是個飽讀詩書的人,哪里怕這些,說:“請你出上聯?”    婦女說:“我耕田耕了幾十夏,從沒見過和尚來搭話,大吊朝上,小吊朝下。”    她是在笑話和尚光頭朝上,朝下呢。和尚毫不含糊,馬上回答說:“我修行修了幾十年,從沒見過女人來耕田,朝后,人逼朝前。”    越來越直白,越來越大膽,李紅妹再也忍耐不住,想掙扎著做起來,但被二彪子死死地抱住,只能喊道:“放手了,你講的是什么笑話啊,二彪子,我真的生氣了!”    二彪子笑了起來,道:“這樣的笑話怎么了,要不我再講最后一個,這個保證你愛聽!”    “不聽!不聽!不聽!你說不出什么好話來!”    李紅妹搖著頭表示堅決拒絕。    “聽完這個我就不說了還不行嗎?”    “好,那就是最后一個了。”    神秘地一笑,二彪子說道:“好,就是最后一個!”    說:一對男女晚上不得已同睡一個房間,女的劃了條線并警告男的:過線的是禽——獸!第二天女的發現男的真的沒過線,立刻打了男的一個耳光:想不到你居然連禽——獸都不如!    說完,二彪子的手迅速地動了起來,瘋狂地在李紅妹的后背上摩挲著,慢慢兩只手活動的范圍不斷加大,左右擴移到了李紅妹的腰腋,上下伸縮到了李紅妹的脖頸和臀股。    “嗯……不,不……”    李紅妹極力扭著頭,張開嘴巴喘息著,“二彪子,不,不能這樣……”    悶哼一聲,二彪子用強硬的口吻咆哮道:“紅妹子,你都聽見了,我不想叫你說成禽——獸都不如,你是我的,我的!”    說完,一口又堵住了李紅妹的嘴巴,任由她無助地囁嚅著。    李紅妹真的很委屈,她真的沒那個女的想法啊,怎么到你嘴你就變了味道了呢,不,別摸人家那個地方,啊,摸到了,啊,我,啊!    給力小說 "songshu566" 威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