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24章 盧大炮的報復手段

第24章 盧大炮的報復手段

書迷正在閱讀:

    !

    二彪子在山上貓了幾天,整天吃著野物野菜野果子的真是吃得膩了,幸虧還有野丫頭董小雨偶爾上山陪他聊聊天斗斗嘴,要不然這日子可真熬不過去,特別是他剛剛初識滋味,整日里的那個家伙憋著難受,老是半夜起來換也不是個辦法啊,特別最近他感覺自己看野丫頭董小雨的眼神都有些不對了,這可不是好現象,那個野丫頭根本就不能稱之為女人,要忍耐,要忍耐,別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最后實在憋不住,這天天還沒亮,他就悄悄地下了山,尋摸著往自己家摸去,先讓狗兒子回家探探消息,他則悄悄地在外面等著消息,左等狗兒子不回來,右等狗兒子不回來,難道家里沒什么事情,可是那也不應該,沒什么事情狗兒子自然就回來了,難道家里出事了,二彪子心頭一緊,站起身來就朝家跑,誰敢動他家人,他絕對不會客氣。    門被一腳踹開,二彪子殺氣騰騰殺進來,屋子里果然坐滿了人,狗兒子也乖乖地那里,在它身邊,本名黑妞,他口頭上一直叫“兒媳婦”的盧大炮家的大狼狗與它纏綿著,怪不得沒了聲息,原來有了美人就忘了主人啊,惡狠狠地瞪了狗兒子一眼,在美人陪伴下的狗兒子似乎感受到主人陰森森的眼神,沒敢再看,嗚嗚叫了兩聲,領著自己的母狗就跑了出去。    “二彪子,你說你跑什么啊,哈哈,你看,盧村長可是大人有大量的人,那天的事情根本就沒放在心上,這幾天一直等著你回來,當面把這件事情說個清楚,好啊,今天正好,盧村長,我們家二彪子從小性格就彪,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輕重,那天打了你真是不好意思,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見識了,二彪子,看什么呢,還不跟盧村長賠個不是!”    說話的是二彪子他娘,比起他爹不會說話,他娘可是拿得出手的人物,一般農村婦女還真沒這兩下子。    二彪子真是有點懵了,他那根簡單的腦瓜子有點搞不清楚眼前的狀況,就在他家正屋里擺著一桌酒席,那個矮胖家伙盧大炮就坐在首位,村里幾個有頭有臉的人物也都到場,他爹娘都是陪著下座的,看他們談笑風聲的樣子似乎真的沒什么事情,可是難道事情就這樣算了嗎,要知道盧大炮這個人可是個睚眥必報的主,得罪他一次,就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哈哈一聲笑,盧大炮這個時候站了起來,沖二彪子一笑道:“二彪子啊,上次的事情不是當叔的說你,辦的確實有點莽撞了,怎么說叔也是一村之長不是,怎么說叔也比你大著不少呢不是,不過當時叔確實喝了點酒,腦子有點不太好使,這事情已經發生了,你也打了我,這筆帳呢我也不能不算,呵呵,不過都是鄉里鄉親的,我看就算了,你爹娘呢也是盼著你好,這不,這幾天沒少為你說好話,我啊,是個耳根子軟心軟的人,就不當回事了,哈哈!”    仿佛變了一個人,這個時候的盧大炮完全就是一副人民的好公仆的樣子,那個煽情啊,那個有風度啊,那個正氣凜然的樣子,讓人如沐春風當中,這個溫暖啊!    可是別看二彪子心眼實在,可是正是因為心眼實在,他才能不受別的因素的影響,一眼就看穿了目的,不管盧大炮說什么話,辦什么事,他可都不認為對方真的是好心好意的,狡猾的狐貍總是輕易不露出猙獰的牙齒,美麗的外表下往往是最毒的東西,常年在山里打轉,二彪子這點道理還是懂的,不過看爹娘都是一副和氣恭維的模樣,他也不好直接就翻臉,只能低著頭不言語。    “你個臭小子,大炮村長跟你說話沒聽見啊,一天悶吃的樣子,吱個聲,我怎么生出你這么一個兒子來呢!”    二彪子他爹李虎跟媳婦沒能耐,可是跟自己這個兒子卻是非常有能耐,一巴掌打在二彪子腦袋上,說話那叫一個難聽。    二彪子當然不能跟他爹生氣,只好把怒氣放在盧大炮的身上,都是這個家伙惹事,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個什么意思,還是不能給爹娘找麻煩,只能悶著聲音道:“盧村長,那天我打人確實不對,要不這樣好了,這兩天我在山上轉悠,打了點野物,等一會兒我回去取來給您送家里去。”    “哈哈,好啊,二彪子不愧是咱李家村的頭把獵手,這山就跟自己家的一樣,好說,好說,要說這幾天我就有點饞草長蟲燉土豆的味了,想想就流口水啊,鎮長家有個親戚在市里開了個飯館,主打就是這道菜,可是就是好的長蟲供應不上,二彪子,這事找到我頭上,我只能是找到你頭上,山上長蟲可是不少,可是敢上山的沒有幾個,也就你有這個本事了!”    盧大炮一副笑的模樣,怎么看怎么一副人民好干部的樣子,但說的話卻直接露了馬腳,他為什么不打擊報復,原來是有求到二彪子的地方。    二彪子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倒是把心放下來了,既然有求于我,那么打你就得自己背地里罵人了,嘿嘿,打了也是白打,媳婦也是白日,得了便宜還賣乖,此時就是二彪子典型的寫照,想到他媳婦馬翠花讓自己給睡了,得意的心情更加得意起來,也罷,不能白睡你媳婦,就當是付出點報酬了,點著頭道:“這沒問題,現在這時間山上就是長蟲多,我知道有個地方,是個長蟲窩,一天摸個十條二十條的都沒問題,你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好,好啊,二彪子是個好小伙子,李虎你生了個好兒子,這件事情就這么定了,明天,哦不,一會兒我就給人打電話,讓他們過來人取,二彪子,還得辛苦一下,去山里弄個幾十條回來,放心,我盧大炮不會白麻煩你們的,人家也不是不法的商人,人家定下價了,一條過一斤重的長蟲給你五十塊錢,要是特大點的再給你加價,你要是能整個百十條回來,一次就能掙五千塊錢,好家伙,一下子就發財了。”    啊!    這下屋子里的人都震驚了,要知道在這山溝里,就是有點山地,有點果樹啥的,也沒啥別的收入,頂多有人出去打點工,掙個辛苦錢,有手藝的還能多掙點,沒手藝的也就賣個苦大力,一個月千八百的頂天了,可是這一說,抓長蟲一條就給五十塊,山上別的野物也許少點,可是這長蟲可是遍地都是,這玩意繁殖力非常驚人,適應力也非常強,加上它的天敵不是很多,人類由于天生的懼怕和對其給予的一種神靈的比喻,因此一般打它的人都不多,說什么這長蟲是有靈性的,打它是遭報應的,山里人愛吃長蟲肉的人很多,可是真正敢打的人卻非常少,只是二彪子可不在乎這個,饞了就弄一條一燉,好抓又好吃。    當聽到一條長蟲能值個五十塊錢的時候,二彪子也有點呆住了,好家伙,這玩意這么值錢啊,其實一般野物都值錢,關鍵是這玩意山上最多又好抓,當時興沖沖地道:“那我趕快去抓,娘,給我找個大袋子,我一次就抓個一百條。”    盧大炮嘴里含笑地看著二彪子興沖沖地又跑了出去,心里冷冷地一笑,真是一個二彪子,你以為我真就放過你了,就是讓你先放松警惕,加上這次鎮長親自發話了,我是有求到你的地方,等下次有機會的,敢打我盧大炮,不整死你我就不叫盧大炮,呵呵,不過先記著這事,人家一條給一百,給你五十我還賺五十,你抓得越多我賺得越多,咱一分力氣不出也能賺你的價錢,什么叫有腦子,這才叫有腦子,哎呀,這筆錢可是我的私人金庫,不能讓馬翠花那個女人知道,到時候去鄉里辦事的時候也好有個瀟灑的機會,那馬翠花是個不孬的女人,可是再好也架不住一天到晚的用啊,還是開放了好啊,開放了思想,也開放了女人,花點錢咱可以找不同味道的女人,只要錢好到位了,什么姿勢都給擺,讓她怎么樣就怎么樣,即便咱不行,但也享受個舒服啊,想到得意處,哈哈一笑。    “李虎,還有李虎媳婦,你們可是生了一個好兒子,來,大家走一個!”    盧大炮笑地干下手中的酒。    添加 "songshu566"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