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22章墳地

第22章墳地

書迷正在閱讀:

    !

    二彪子不是沒有見過女人,剛剛有一個女人將他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男人,但是正是因為他已經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男人,此時此刻他才會有這樣的表現,不可否認,眼前的這個女人是一個完美的女人,最起碼這身材就比馬翠花那個熟透的女人強,沒看到人家這顫巍巍的就是往上翹,這個他懂,那就是證明這個女人沒讓幾個男人摸過,嘿嘿,當然,他的干娘胡美花是個例外,那樣極品的女人可不多見,別看二彪子書沒讀幾回,可最愛看租書店的黃色小說,可帶勁了,里面描述的東西他可都是吃透了,再有看了帶色的片子,又剛剛親身實踐經歷了馬翠花這個女人,他已經完美地將理論和實踐結合起來,組合成了他自己的東西。    “你,你使那么大勁干什么啊,啊,你別那么粗魯啊,你,我,啊!”    那女人還想掙扎幾下,但她那點力氣對于二彪子來說就是完全體現不出來,直接無視。    一張大嘴狠狠地封在那張櫻桃小口上,親嘴這件事情二彪子可是最愛干了,只是他一般都是領會書上的思想,不是說女人的小嘴都是甜甜的,帶有香味的,吻起來特別有味道的,可是在馬翠花的嘴里他倒是沒怎么體會出來,只是不知道在這個女人嘴里是不是有這種感覺呢,他迫切想證實一下。    咿咿唔唔說不出話,那女人拼命搖擺著頭想躲開那張大口,可是二彪子一只手將她的腦袋按在自己的嘴上,怎么也挪不開,睜大了眼睛,死命盯著對方,這個時候,她好象有點后悔自己這個草率的決定了,難道真要這樣,難道真要把自己清白的身子給這個二彪子,她有點不甘心,可是想到自己家里的事情,想到自己兩個妹妹,想到那張讓人憎恨厭惡的大臉,那噴著臭氣的大嘴,她把心一橫,與其便宜那個五老黑,還不如便宜這個二彪子,姑奶奶就是不讓你玩頭一遭,哼,五老黑,你吃別人的剩菜吧!    豁出去的女人往往是最瘋狂的,不久之后二彪子就發現剛才還一副抗拒的樣子,可是吻著吻著居然開始配合起來,不時吐出自己的小往他的嘴里送,嘿嘿地樂了,二彪子也玩出了過癮,要說這個女人還真跟書里寫的那樣小嘴都是甜甜的,帶有香味的,吻起來特別有味道的,即便是口水都是那么帶著甜味,不次于好喝的飲料,喝著喝著,還真是上了癮頭。    當然干吻著那自然是過不了南大癮頭的,還得有接下來的實際行動,二彪子的大手已經在她的身子上游走起來,那山巒起伏的地方流連往返,有彈性,還肉頭,那上面的一顆紅櫻桃摸著摸著居然還能變大,真是太有趣了,上面摸完了還有下面,順著脊梁溝下去,屁股不大不小,既不下壓也不上翹,就那么一大厚片軟而富有彈性的肉,緊緊地貼著,就像一個盤子扣在墻面上一樣,當他的手終于摸進那一個地溝的時候,入手毛茸茸的已經有一股潮濕的感覺,也不知道是黑天露水大啊,還是她撒尿沒撒干凈啊,二彪子心里壞壞地想著。    “啊!”    一聲嚶嚀,兩條大白腿死命地夾著大手不讓其進入,那女子雖然已經做好了準備,可是當最后一刻的來臨,她卻不由得害怕起來,她想要拒絕,嘴里咿唔著說不出話來,但是她卻想要擺脫他的大手,她不同意了。    這個時候想不同意,也不問問他二彪子是什么人,將其身體牢牢地控制在手上,并且做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動作,一使勁將提起來她抱在懷里,也就一百斤的分量在二彪子手里簡直就是輕若無物,一只手抱著她,一只手做動作,二彪子將褲子皮帶直接一解,褲子順著腿滑了下去,然后四角褲衩子也扒了下去,撲棱棱一桿殺氣騰騰的黑槍直接頂在那女子的屁股上。    “啊!”    一聲驚呼,那女子立即感受到了屁股上有一個硬硬的帶著火熱氣息的東西在頂著自己,即便沒有見過男人的東西,但起碼也知道男人的東西,嘴被封著,但她還是支吾著叫道:“不,不要了,我不同意了,你再這樣我可喊人了,你我啊!”    吐開她的小嘴,二彪子囂張地笑了起來,哈哈道:“你叫啊,這亂葬崗子誰半夜三更的敢過來,我還真佩服你一個女人的膽量,難道不知道天黑外面有壞人嗎?”    欲哭無淚啊,她本來是躲避五老黑才硬著頭皮闖進亂葬崗子的,那知道逃離了狼窩又入了虎口,她是無論如何也逃不掉了,雙腿劈叉地坐在他的身上,感受著一個男人的火熱氣息,她瑟瑟發抖地做著最后的努力,“二彪子,我知道你這個人,李家村李二彪,我二妹和你還是同學,你看,要不這樣,就當什么事情也沒發生過,你放過我,我誰也不會告訴你,要知道你這樣做可是犯法的,是要判刑坐牢房的。”    沒想到在關鍵時刻他倒是退縮,反而苦口婆心地勸說自己起來,她妹妹跟自己是同學,二彪子冥思苦想了大半天,終于發現就自己這個腦子是想不出什么來的,只能搖著頭道:“恐怕不行,剛才不是你說的要跟我交換條件嗎,你將自己給我,我替你辦件事收拾一個人,放心好了,我二彪子說話絕對算數,你給了我身子,我就替你收拾一個人,反正我剛收拾完我們村村長盧大炮,坐牢房也不差你這件事。”    這個死心眼的彪子,那女子口水說干了也是沒用,好象剛才是他把自己的口水都喝干了,只能認命地道:“好,你放心我,我答應你,這總行了吧!”    二彪子大臉頓時就笑了,樂呵呵地道:“那用那么麻煩,地上都是土,就這樣來了。”    說著,他的大貨就硬尋著門路往里頂,要說一回生二回就熟了,在馬翠花身上他還是生手,而有馬翠花那個熟手的幫忙他進步的很快,此刻在這個女人的身上他變成了熟手,居然有點熟門熟路的感覺。    怎么洞口這么小啊,絕對是羊腸小道,跟馬翠花那陽關大道簡直是兩個極端,第一下,滑門而過沒進去,第二下,依舊是滑門而過沒進去,二彪子頓時急了,他兩只手抱住那女子的兩瓣屁股,將其固定放好,然后他一個毒龍突刺,殺伐果敢地闖門而入,小是吧,我給你逞大了。    “啊,殺人了,疼啊,破了,破了!”    剛才幾次滑門而過就讓她疼得眼淚汪汪,這一下一竿到底馬上讓她有一種被捅穿那個地方的感覺,她自己知道她保存的二十二年的處女膜被破掉了,她也由一個值錢的黃花大閨女變成了不值錢的婦女,只是為什么她的第一次會這樣通呢,只感覺他的那根東西好大好大,要撐爆她身子的感覺!    其實她不好受,二彪子也不好受,關鍵是剛才那一下他進是進去了,可是由于他的太大對方的太緊導致強行的一擊差點沒弄斷他的寶貝,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緩著氣停留在那里不動,先撐著一會兒,別一拿出來,她又縮回去,再進又費勁了,只是怎么感覺濕漉漉的,好象有什么液體流出來,不會是把尿弄出來了吧!    “二彪子,你給我出來啊,你快出來啊,痛,好痛,我下面好象流血了!”    那女子死命地掙扎著,努力地叫嚷著。    二彪子似乎也感覺到了不對的地方,借著微弱的月光往下面看了看,可不是嗎,紅紅的液體不是血是什么,嚇得他趕緊地抽出來,帶出來如流水一般的鮮血,要說他打架斗毆啥的也不是沒見過血,有多少人都讓他打得見了紅,可是這個見紅跟那個見紅又是不一樣了,他弱弱地問道:“流血了,真的流血了,你,你沒事吧!”    恨恨地看了這個小子一眼,這個女子卻半天沒說出話來,她怎么就稀里糊涂把清白身子給了這個彪小子,他和自己的二妹是一個班的同學,別看長得跟個大老爺們似的,其實也就是十七、八歲的半大孩子,剛剛成年而已,他連自己都照顧不了自己,只是事情已經發生了,說什么也是無用了,咬著牙道:“沒事,就是你使勁太大了,還有你那么大的家伙女人怎么能受得了,差點沒讓你弄死!”    訕訕一笑,說自己的大也不知道是夸自己啊還是罵自己啊,只能順著道:“那個我不是故意的,誰知道你的那么緊啊,一使勁還弄破了,好,你就算是我二彪子的女人,有什么事情盡管說話,收拾什么人,我二彪子給你辦了!”    那女子無奈地笑著,她只能很無奈地接受現實,不過想到能出口氣報個仇,她又興奮起來,這二彪子的威名她可是聽說過的,自己那個二妹可沒少說他的事跡,什么在學校一雙拳頭打遍無敵手,就是在社會上也是小有名號,曾經一個人單挑十個拿家伙的人都沒落下風,硬是將對方干翻八個,剩下兩個要跑,他還不善罷甘休地追出幾百米給揍爬下了,方圓幾個村子和在鎮上他二彪子都是輕易無人敢惹的,忙道:“鎮上開發廊的五老黑你知道吧,要是你守信用,就幫我收拾了他!”    五老黑,那是鎮上一霸,開一個發廊,里面可有不少小姐,手下打手十幾個,黑白兩道都混得明白,二彪子一聽名字就想到了那個黑胖漢子,以前沒接觸過,但也知道他的名號,是個硬茬子,但是他還真就不在乎,噴了一口氣道:“行,包在我身上了,不就五老黑嗎,這幾天不行,我惹了事還出不去,等過一段日子風平浪靜的,我收拾不死他!”    添加 "songshu566" 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