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17章美花,美花

第17章美花,美花

書迷正在閱讀:

    !

    刀當然還是沒有下去,被他老爹李虎死死地給攥住了拳頭,不愧是當兵的出身,眼疾手快要不然可真要釀成大禍,這下可真成大事了,盧大炮被打得讓人給抬回去,這下好,想抬野豬沒抬成,改抬他了。    李虎還想收拾自己這個彪兒子,那知道二彪子挨打也有了經驗,抄起殺豬刀麻利地卸下一大塊豬肉連同兩條腿,找塊塑料布卷上扛起來招呼著狗兒子就跑了,你是我爹,你打我我不能打你,既然不能還手那我還躲不起嗎,一溜煙就沒了蹤影,只將彪子他爹氣得大罵不已,生了這么一個彪兒子,他少活二十年。    惹了事的二彪子一般都往山上跑,那茂密的林子鉆進去,去個幾百個人都找不著蹤影,他又會打獵,又不怕林子的野獸,餓不著,生活得挺好,躲個幾天,等事情平息了,等他爹的火氣消了,他再回來,就什么事情都沒有了。    不過這次他沒直接上山,而是上山之后讓他的狗兒子自己上山找地方,他則又折了一個方向,奔村西去了,村西靠河邊有個孤零零的院子,那是他干娘胡美花的家。    胡美花的丈夫叫李剛,是二彪子的本家,名字起得剛,挺男人的,可人就弱了些,渾身是病,現在基本癱瘓在床上沒了生活自理能力,他就又是一代單傳,除了爹娘就他哥一個,因此家里也一直冷清清的。    抗著那一大塊野豬肉,二彪子悄悄地進了院子,破敗的木頭門,周圍圈的都是河里的石頭,大大小小壘砌在一起,倒也結實,院子還有幾只小雞在唧唧咋咋地叫著,追逐玩弄,找著土地里的小蟲子,一片園子里種著各類的蔬菜,中間一座青瓦房子,一看也是年代久遠的產物,起碼比二彪子的年齡還要老,農家小院盡管很簡陋,但卻透著一股悠閑自然地感覺。    可惜二彪子卻感受不到這樣自然的味道,一進院子他就立馬嚷嚷道:“干娘,干娘,在家嗎,美花娘,美花娘,在家沒啊?”    “二彪子啊,干娘在家呢,快進來!”    門打開,從里面走出來一個樸素的婦人,由于是夏天天熱,所以就穿了一件白色無袖的確良的衫子,下面是一條很老套的花裙子,那種還是旁開門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款式了,不過就是這樣樸素的打扮卻完全掩蓋不住她內里的風情,就那一樣就完全能將所有男人的目光吸引過去,真不愧是全村女人當中最大的,真有震撼力啊,這個婦人正是二彪子的干娘胡美花。    不過她一出來看見二彪子滿身都是鮮血,肩膀上還背著一大塊血淋淋的肉,嚇得“媽呀”一聲,手里的搪瓷碗直接摔在地上,幾步上去,拉著二彪子的手急聲道:“二彪子,你這是咋整的啊,可別嚇你美花娘啊!”    二彪子滿不在乎地一樂,其實他的目光都集中在干娘胡美花地方,不停地吞咽著口水,怎么那么大,怎么會那么大,這樣的大家伙握在手里會有什么樣的感覺。    他特別期待著這種感覺,要說他干娘胡美花比他娘也就小了兩歲,可看人家保養得為什么會這樣好,其實他娘也算不錯了,四十多歲了也有幾分姿色,但顯然跟這個也快四十歲的干娘胡美花比起來,她就完全不夠看了,生活的艱辛并沒有壓垮她的信心,她依舊堅強地活著,依舊很美麗地活著,依舊讓全村老少爺們惦記著活著,依舊讓無數男人在睡夢中為之奮斗著,為之奉獻著自己的生命精華。    “沒事,美花娘,我不是說了給你弄野豬肉吃嗎,這不,剛上山就好運氣地獵到兩頭野豬,給你送來晚上好好補補,對了,我干爹還下不了炕啊!”    說著將那一大塊野豬肉扔在地上,本來就很臟了,還包裹著一塊破塑料布,但洗洗就好,所以也不怕地上埋汰,這一大塊野豬肉是豬的后半扇,起碼也有個幾十斤,野豬常年運動,肉也多是瘦肉,泛著肉的光芒,對于常年吃不到肉的人來說,這可是好眼饞的東西啊!    胡美花臉上頓時樂了,要說她家里就一個癱瘓的丈夫,兩個年老的公婆,沒有勞動力就意味著沒有收入,沒有收入就意味著生活很艱難,能吃飽飯就不錯了,那還有肉吃啊,這么一大塊肉,夠全家吃好幾天的了,吃不了腌起來,不能有好東西可著吃啊,胡美花心里琢磨著。    她倒沒跟二彪子客氣,自己干兒子還客氣什么,往常也沒少吃干兒子打的野物,笑吟吟地道:“我家二彪子就是厲害,幫干娘將肉送屋子里去,這么大我可拿不動,然后去洗個澡,看看你這身弄的,都是血了,不過你家你干爹的衣服你穿不了,不過還好這太陽大,你把衣服脫了,干娘給你洗了,一會兒就干,晚上在這吃,干娘手藝,讓你好好嘗嘗!”    要說干娘的廚藝確實比自己老娘的廚藝要強,上山去也沒啥好吃的,也就弄點野物燒烤,正好在這吃了,二彪子答應一聲,但馬上又道:“那老李三爺爺,老李三奶奶會不會不高興啊!”    老李三爺爺,老李三奶奶就是胡美花的公婆,他們一直對胡美花的態度就不好,在他們的思想里是這個女人害得他們兒子癱瘓在床的,又是這個女人害得他們老李家無后的,因此就是看不上她,整日里惡言惡語的不說好話,二彪子常來他干娘家,自然清楚這里面的事情,而對于胡美花這個干兒子,老兩口子自然也沒啥好態度,所以一般他們在家二彪子是不來的。    咬著一張櫻唇,快四十歲的女人做出這樣的舉動真叫人受不了啊,已經開了竅的二彪子死命地倒吸了涼氣,又死命地縮著自己,努力地深呼吸,漸漸地,竟然滿頭大汗有控制不住之感。    而胡美花顯然沒有看出這個干兒子的壞心思,反而很關心地湊上前去,一雙嫩白的手摸上二彪子的腦袋,柔聲道:“我說二彪子,你怎么冒這么多汗啊,是不是生病了。”    可要了命了,干娘的身子就在自己眼前,而且貼得如此之近,他都能聞到她身子的味道,很好聞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他知道這不可能是馬翠花那樣噴的香水,干娘可沒那個閑錢往身上噴那個,那就是身子上天然發出的味道,不濃郁,但很清香,真的好好聞。    就關鍵的是胡美花與二彪子的身材相差不小,二彪子有小一米八幾,而胡美花也就一米六,她這一伸手摸二彪子的腦袋,就免不了伸胳膊,這一伸胳膊,無袖的的確良衫子就再也掩蓋不住內里的風光,從二彪子的角度來看,正好看個正著。    如一個特大號的海碗來形容絕對不為過,二彪子仔細地研究了一下,要是用這個型號的碗來裝飯,頂普通大碗最低三四個,打破了地球了吸引力的影響,里面那罩子帶幾乎都要崩開了,估計是沒有這么大的型號勉強穿的,所以大半個都露了出來,白白的,嫩嫩的,勾人的,眼饞的。    胡美花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已經外泄了,其實就是意識到了也沒往那方面想,畢竟是自己的干兒子,小的時候跟他娘還帶著這小子一起光著身子洗澡一起光著身子睡覺呢,這有什么啊,覺得腦袋不熱大概沒什么事,胡美花將手放了下來,口中道:“沒發燒,一定是累著了,你小子呀就是不知道消停,野豬不好打吧,你……”    正絮叨的胡美花突然說不下去了,因為她猛然間看到一張虎狼一般的眼神,一道純正的男人眼神,正狠命地看著她那引以為傲的地方,忙緊了一下衣服,慌亂地跑開去,還自己打著圓場道:“二彪子,還不幫你干娘把肉扛進屋子里去啊!”    嘻嘻一笑,二彪子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要說他這牙齒長得還真是好看,就是被他那張兇狠的大臉蛋給破壞掉了,答應一聲,順手又抄起了地上的野豬肉,幾十斤在手上輕飄飄若無物,就在胡美花以為剛才是她多想了時候,這小子又嘿嘿地一笑道:“美花娘,你的那個地方真大啊!”    關注 "xinwu799"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