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20章還債

第20章還債

書迷正在閱讀:

    !

    “馬翠花,少整那沒用的,用今天我就是來討債的,如果你要是不甘心你就叫喚人來,我二彪子不在乎,大不了吃幾年牢獄飯,吃幾年窩窩頭。”    媚眼白了二彪子一眼,馬翠花扭捏著道:“誰說我要叫人了,呵呵,翠花嬸子今天就要你了,來吧,你小子不是來討債的嗎,今天翠花嬸子就讓你討個夠,我連本帶利都還給你!”    把眼一瞪,二彪子一聽這話還來了氣,又是大手在那桃源地一劃拉,順手拽下來兩根毛毛,咬牙切齒地道:“我說討債就討債,你還真是配合呀,是不是想男人想瘋了,啊,居然還流水了,你個賤女人,看今天我不整死你!”    馬翠花還真摸不清這個彪小子的脾氣,那地方被拽得生疼,她那受過這樣的氣,以前男人想跟她干那個事情的都是順著她,求著她,可這彪小子倒好,好象自己倒貼上去他還不干似的,她可不是白給人還不要的爛貨,村里多少個男人可都暗地里惦記著她呢,怎么說也是小村之花,咱也不是白叫的,憑這本錢還怕找不著男人,你個頭大就了不起啊,我還不要了呢,把臉一沉,沒好聲地道:“好啊,二彪子你小子是不是跟我裝,滾蛋,痛快給我滾蛋,姑奶奶還不侍侯你了呢,快滾蛋,要是我一喊,全村的人都來了,抓住你這個流氓,我看你的臉往那放,你爹的臉往那放,你以后還娶不娶得著媳婦,不說別的,就是我們家大炮也不會放過你的。”    桀桀一聲怪笑,二彪子絲毫沒把對方的威脅聽在耳朵里,反而更加大膽起來,直接就脫光了衣服褲子,拿過噴頭沖身上沖洗著,又將那碩大的家伙好好沖了沖,嘴里怪叫道:“對頭,這才夠味道,你說讓我走我就走,我說過是找你討債的,債沒還我能走嗎!”    馬翠花也不是那種太不要臉的女人,被這個彪小子一擊根本就顧不得那么多了,一張嘴,使命地喊道:“來人,來人啊,來——”    剛喊了兩身,眼疾手快的二彪子已經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壓低了聲音道:“翠花嬸子,你再叫我可就不客氣了!”    馬翠花俏臉一揚,支吾著說不出話來,但手腳掙扎竟是一副烈女死命頑抗的樣子,不過由于兩個人都是光光地糾纏在一起,她這一掙扎蹭得二彪子心頭之火大起,那家伙迅速膨脹發展起來,如同一根燒紅了的鐵棍子,直直頂在馬翠花的身上。    “翠花,你叫喚什么呀,快幫我看看,這臉都腫起來了,啊,那個二彪子,他娘的給我等著,看我不報個仇不可的,敢打我盧大炮,他是不想在這個村混了,啊,真他娘的疼啊,這小子下手真黑,翠花,給我再整點藥,疼死我了,啊!”    這邊正掙扎著呢,那邊屋子里的盧大炮不知什么時候聽見了動靜,叫喚起來。    二彪子摸了摸馬翠花的大白嫩腿,爽滑至極,還散出些香熱的氣息,然后強硬地將兩腿分開一道大縫來,然后試探性地將話兒朝那縫隙地鉆了進去,馬翠花被捂住了嘴巴,根本發不出聲音,但是她能感覺到一根燒紅的大鐵棍子鉆了進來,好大的個,真的是好大的個,心里不由得一陣緊張,這么大的個她還真沒接受過,不知道一下子能不能承受得住,可是弓在弦上,不得不發,一聲悶哼,那大鐵棍子生生闖了進來,毫不留情,殺氣騰騰!    一股子從未體會過的溫暖感覺水膩感覺,里面竟然是彈壓十足,溫潤地包裹著二彪子的大家伙,太美了,太舒服了,太他娘的享受了,二彪子簡直一下子就被這種感覺征服了,他喜歡這種感覺,他要享受這種感覺,女人,就是女人給了他這種感覺,他要征服更多的女人。    “啊”馬翠花痛得緊皺眉頭雙腿緊緊地抬高夾住了二彪子的腰,面上連眼淚都出來了,終于體會到什么叫做大個的了,真是痛并快樂著,一種前所未有的緊繃充實感在那里撐著,原來以前自己經過的男人從來沒有尺寸及格的,以前還老是以為自己是個頭大,巷子深呢,原來是沒遇到大客戶而已,要是真遇到大客戶,再深的巷子都能被探到底。    “翠花嬸子,這才進去一半你哭個什么,馬上我可要全進去了。”    因為已經得逞了,馬翠花的掙扎也變沒了,所以二彪子就把手拿了下來,放她說話,要是她再喊,哼,看我不弄死她!    “什么,才一半,我的個老天啊,就你這個大貨,那個女人才能受得了啊,不行,我是受不了,就這樣一半也好啊,好,二彪子,只要你能讓嬸子滿足了,嬸子就不告發你,還要幫著你,你可聽見盧大炮還要收拾你呢!”    馬翠花真的是害怕了,她害怕這彪小子要是一個使壞全進去不弄死自己,所以她很乖巧地選擇了服軟,她也是自愿地選擇了服軟,因為她還要享受這種充實的感覺呢!    讓那毒馬蜂子蟄了以后二彪子就感覺到自己那東西似乎大了不止一圈,以前也就是大了一點,那起碼還是男人的正常尺寸,可是現在楞是變成比驢還壯實的家伙了,他害怕這玩意是不是真的不行了,這么大個,自己看著都嚇人啊,不過看樣子馬翠花好象還挺喜歡的,不見一進去以后她的表情就變了,不掙扎了,不喊叫了,一副乖乖聽話的樣子。    裂著大嘴露出得意地笑容,他開始奮力耕耘抽動起來,男人在這個時候永遠都是無師自通的,盡管是第一次,但二彪子依舊很好地把握住了節奏和動作,所表現出來的仿佛就是一個老手,弄的馬翠花心里一個勁嘀咕,難道這個彪小子以前還上過別的女人,不過也有可能,啊,呀,這個時候容不得她再去想別的了,因為這個時候隨著二彪子的逐漸抽動,她已經漸入佳境,只感覺全身一陣戰栗,那地方酸麻腫脹,反正也不知是個什么滋味,很舒服,很舒服,真的是很舒服,她從來沒有過的舒服。    馬翠花畢竟身經百戰,懂得如何調節氣氛,她開始扭動屁股了,因為呼吸的急促,抿著的大嘴也開始微微張,“呼呼”地穿著粗氣,“彪子……二彪子,不要停啊,我要……我要……”    你了個球的,真當我是來侍侯你的啊,二彪子很不爽他這邊剛摸出點門道,那邊馬翠花倒是比自己還享受的樣子,猛地抽出濕淋淋的家伙,狠命地道:“叫什么叫,再叫不給你了!”    “啊,不要,二彪子,我的好彪子,彪子哥哥,快給我,快給我啊!”    馬翠花胡言亂語著,因為在抽出去的一瞬間,她立刻就感覺到了那個地方的空虛寂寞,她迫切地需要,她要,她要啊!    二彪子大嘴湊到馬翠花的嘴前,看她乖乖地伸出舌頭送進自己嘴里刻意表現著,讓二彪子享受到了什么叫嘴巴里的翻江倒海,久久之后,二彪子又是一個挺身,終于又聽到了久違的舒服之聲,馬翠花呻吟呢喃著,“好,真好,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馬翠花,你個臭女人,讓你幫我上藥你死那去了,要不是老子腿不能動彈,我他娘的踢死你!”    這邊正鬧得熱鬧,那邊盧大炮又開始折騰起來,顯然馬翠花久久沒有回音讓他大是惱火,不過這個浴室離他那間房間有一段距離,加上這個浴室是封死的,還有嘩嘩的流水聲,因此就是里面有點聲音那邊也聽不太清楚,除非是大聲的喊叫,也許那邊才能聽到點什么。    一拍她的大腚子,二彪子哼聲道:“盧大炮那個家伙還真是煩人,白天那頓打是沒挨夠啊,要不我出去再給他兩拳,讓他徹底叫不出來!”    “彪子,彪子,你別沖動啊,再怎么說盧大炮也是村長,就是你不怕他,你爹不是還得在村里生活呢嗎,沒事,他腿讓你踢了一腳動彈不了,也過不來,我應付他幾句就完了,別把事鬧得太大了不好收拾。”    馬翠花其實心里也有點負擔,她這邊可偷著男人呢,也有點對不起自己男人盧大炮,要是再讓這彪子去打盧大炮豈不是更不是人了,雖然那盧大炮也不是好玩意,不但自己不行還對不起自己,就算給他戴一頂大大的綠帽子也不為過。    把浴室門打開,伸個腦袋沖屋子里喊道:“盧大炮你瞎叫喚個什么,我正洗澡呢,你等一會兒,等我洗完了就給你上藥,一天到晚也沒個消停,老娘還得侍侯你,你還真勞苦功高啊!”    “啊,哎呀!”    伴隨著聲聲叫喚,盧大炮咆哮道:“馬翠花,你吃老子的穿老子的,老子這會兒受了難了你倒是不管不問,還有閑心洗澡,快給我滾過來!”    “麻痹的,盧大炮,你少在那瞎嚷嚷,老娘怎么了,老娘怎么你了啊,你是給我吃了給我穿了,可是你給我別的了嗎,一個月硬都硬起來一回還騷著去找人家媳婦,哼,惹急了我就把你那丑事要抖摟出去,讓你名聲掃地,吃不了兜著走,今天我還真就不侍侯了你呢!”    “馬翠花,啊,你狠,你狠,疼死我了,好,好!”    看來盧大炮有把柄握在馬翠花手上,讓人這么一威脅,盧大炮的囂張氣焰被打了下去,馬翠花轉過頭來沖二彪子一樂道:“沒事,那不敢咋呼了,咱們繼續!”    二彪子也樂了,哼聲道:“正好,剛才是你還的債,現在就是你男人的債也讓你來還了,我挺啊!”    “啊!”    悶哼一聲,馬翠花不甘示弱地也是一挺身子,嘴上道:“好,放馬過來,我馬翠花一并接著便是了。”    當二彪子終于滿足地長嘆一聲之后,馬翠花才睜開那雙桃花媚眼,剛才真是飛了,飛得好高好飄,多少年了,今天終于算是做了一次真正的女人,以前那都不是女人的生活,日后如果再有那么幾次那該有多好,她的眼睛水汪汪地泛著無邊的春情。    而二彪子這一刻也終于完成了男人的轉變,人家都說沒有經歷過女人的男人不算真正的男人,這一次他可真的是真正的男人,拿過噴頭隨意地沖刷著兩個人大戰后殘留下來的痕跡,他哼了一聲道:“馬翠花,這一次算是討了點利息,下一次我什么時候想了再找你討債,不管是你的債,還是你男人盧大炮的債,反正都是你們欠我的,我想什么時候討就什么時候討,我想怎么討就怎么討,知道了嗎?”    馬翠花也是閱歷豐富,這個是時候她早已摸清了這個彪小子是軟硬不吃的主,你就得順著他的脾氣走,他說什么就是什么,他想怎么樣就怎么樣,要不然他那彪脾氣一犯才不管你是誰呢,嚶嚀一聲道:“是,我知道了,那啥,二彪子啊,翠花嬸子等著你來討債,還有我們家大炮的債也一并讓我承受好了,都找我,都找我!”    添加 "xinwu799"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