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小村風流 > > - 第19章討債

第19章討債

書迷正在閱讀:

    !

    當然不能直接闖進去,要是里面人一個喊叫,驚動了村里人,他二彪子可真就是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了,他人是彪,可不傻,圍著大瓦房就轉給了圈,這村是窮了點,可人窮志不短,一般也不會出個什么小偷小摸的人,自然家里的戒備心就少了很多,養個狗啊,掛個門啊,多數是為了防山上下了個野獸,摸進個長蟲啥的。    當走到一個窗戶旁輕輕試了下之后,二彪子的眼前一亮,因為這扇窗戶居然沒關,而是直接就敞開著,只是上面安了一扇紗窗,防止蚊蟲的進入,也難怪大夏天的開窗戶流通空氣涼快,左右看了看沒人,又聽了聽里面的動靜,二彪子小心翼翼地撤下那扇紗窗,一個翻身就進了屋子,高大的身材落地竟是無聲,這可是從小山上打獵才練出來的好身手。    進到屋子里,他仔細觀察了一下,這里是廚房,要說這盧大炮家他還真沒來過,所以一時不知馬翠花在什么地方,但他知道挨打的盧大炮就在東面主屋,所以他往西面的房間拐去,要說這做賊還真是頭一遭,所以二彪子的心沒來由“撲通撲通”地跳了起來,貼著瓷磚墻壁,踏著腳的也是白色瓷磚,還是人家氣派呀!    這間沒人,這間也沒人,連走了幾間都沒見馬翠花的身影,二彪子正納悶人上什么地方了呢,又隨手推開了一扇門,里面突然傳來一聲驚慌尖叫,二彪子仔細抬眼望去,頓時傻眼!    要說馬翠花也真是鬧心,自己男人不行,她又到了虎狼之年的歲數,一天到晚憋得難受,這物質生活享受到了,這精神生活,包括那最基本的“幸”福生活也滿足不了,要說上次在那林子里自己稀里糊涂就跟著二彪子那個家伙差點成就好事,可是最后關頭一只馬蜂子攪了局,當時一時害怕的她撒腿就跑,聽說二彪子那個大家伙可被蟄得夠戧,可惜了,真是可惜了,可惜了那大家伙自己無福享受到,可惜了大概被毒馬蜂子一蟄,他那個大家伙就真的不行了。    不過當自己男人盧大炮被挺尸抬回來,又聽到是讓二彪子給打的,她的心又是不由得漣漪泛濫起來,這小子還有這股猛勁,難道他還行,可是讓那么大個的馬蜂子蟄到那個脆弱的地方,人家說馬蜂子的毒可是厲害著呢,都能蟄死人,他就是能好怕是也不行了吧,懶得侍侯盧大炮那個熊貨,干那事不行,打架也是不行,哼,自己挺尸去吧,就是挨了一巴掌一腿,好象就受了多大傷害似的,還大老爺們呢,比個女人還不如,平日里咋呼的歡,遇到硬茬子成了熊包。    看盧大炮哎呀叫喚地心煩難受,她直接跑去洗個澡舒服一下,要說她家可是村里唯一安裝太陽能熱水器的,就在房頂上安著,屋子里也專門有一間洗澡的房間,沒說的,洗澡就是方便,跟村里其他人也就跑大河里或者跟家里晾一大盆水,白天曬熱了,晚上沖洗一下,但那也只能是夏天才有的待遇,到了冬天就不成了,可這太陽能熱水器可是好東西,冬夏都能用,洗洗真是方便啊,真是享受啊!    摸了摸自己的奶子,依舊堅挺,她自信她自己這個東西在女人當中絕對是大個的,當然在村里還是比不過胡美花那個女人的個頭,要說以前她可是十分嫉妒羨慕那個女人的,你沒事長那么大干什么,眼饞男人是不是,不過現在嗎,嘿嘿,長那么大也沒用,嫁個好男人比什么都強,一邊自言自語著,一邊給身上打著沐浴露,這邊摸摸,那邊摸摸的,對著鏡子這個欣賞,哎呀,咱這可不輸給那些個小姑娘,你看多白,多大,多挺啊,咱這洞洞可是不輸給那些小姑娘,你看看地都荒廢了,好地也得有好男人耕耘啊,來個好棒棒,來個大鐵棍!    她這邊正幻想著男人的時候,而自己手指也在那使勁摸索的時候,二彪子這個時候就直楞楞地闖進來了,無意,這是一個意外,但是意外真的是太突然了,兩個人都一時楞住了!    不過此時二楞子卻是一下子就被眼前的風光所吸引住了,不同于帶色片子里的隔膜,眼前可是活色生香的真人展示啊,真實的女人身子啊,好美啊,好美啊!    只見一具光嫩溜溜的美妙身子上涂滿了泡沫,馬翠花胸前那碩大、堅挺的奶子曲線畢露,堆在胸前在沐浴露泡沫的襯托下顯得更是膨脹了N倍,再加上馬翠花因為一下子被驚住了,所表現出來的羞澀、驚慌,胸前那對碩大隨著妙不可言的胴體劇烈顫瑟著,更如波浪起伏,惹眼得很,雙手在胸前遮了一下感覺好像是下面幽谷更重要又趕緊移下去捂住了雙腿中間的一重要部位,一雙雪白渾圓的腿彎曲著靠在衛生間的瓷磚墻上充滿了極具的誘惑。    馬翠花這個時候好像真的有些蒙了,羞傻了,瞪著好看的桃花眼,一張薄薄的嘴唇兒瑟瑟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只有胸脯在劇烈的顫動著更惹得二彪子直咽口水,在那噴香的赤光光女人肌體刺激下胯下那玩意兒自然就高昂起了頭來。    “啊,好大的一大坨啊!是二彪子這小子,難道他讓馬蜂子蟄了沒事,怎么好象更大了呢!”    其實一開始馬翠花是真被震住了,在自己家里,在自己脫得精光洗澡的時候,突然闖進來一個男人,擱誰不嚇癱了啊,不過當她看清楚是二彪子之后,她的心卻沒來由地一動,特別是當她看見二彪子下面那巨大的反應之后,她的心就更加劇烈地顫抖起來,莫名其妙地她感覺整個身子都在顫抖著,下面開始潮濕起來,這只能她自己感覺到的變化讓她下定了決心。    經過一開始的震驚,馬翠花迅速調整了緊張害怕的心,反而有點興奮的心情,十分高興地看著這個男人在自己身上面前那閃著藍光的眼神,吃吃一笑道:“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二彪子啊,怎么,你來干什么,白天打了我家大炮,晚上還想來打他的女人不成。”    “咕嚕”吞咽了一口唾沫,二彪子啞著冒火的嗓子,惡狠狠地道:“別提盧大炮那個貨,現在我是來找你討債的,怎么樣,那天老林子發生的事情不會幾天時間就忘記了吧!”    看著那狼一般兇狠的眼神,馬翠花絲毫沒感覺到害怕的意思,而身上什么也沒穿而沒讓她感到羞澀,反而很自然地拿起噴頭沖洗身上的沐浴露沫子,嬌媚地飛了一個媚眼,嘴上道:“哦,找我討債,好啊,那你打算討債呢,是要錢呢,還是要人呢!”    一個赤條條的欲求不滿虎狼怨婦,一個血氣方剛的的莽撞大小伙子,一個有心,一個有意,一個在勾著,一個自然就直接上了,虎吼一聲,二彪子如一頭下山猛虎一般撲向了獵物,張開血盆大口,目標就是那顫巍巍沉甸甸的大肉球球,大口一口就含住了一半,這頓啃咬啊!    馬翠花咯咯笑著任由那大口在自己身上折騰著,一股異樣的感覺在心底里升騰著,很刺激,她想要釋放什么,一雙手悄悄地摸向了下面,當她準確無誤地摸到那個大家伙的時候,一聲驚呼,道:“二彪子,你這個地方怎么又變大了呢,難道那馬蜂子不但沒蟄壞你的東西,還能給你的東西給蟄大了,別是中看不中用了吧!”    吐出口里那塊軟肉,真是又香又嫩又有肉感,感覺就像是在吃粉團肉,過癮了,二彪子李二彪斜瞪著一雙眼,干脆很直接地拉下了褲子,挺著那威風凜凜的家伙,橫聲道:“中看不中用,哼,那么就讓你自己親自檢查一下吧,咱這東西絕對是中看又中用,接下來,你就能知道其中的厲害了,翠花嬸子,你個爛貨,當時就那樣跑了,今天我就是討債來的,不,我二彪子就不叫二彪子。”    吃吃一陣浪笑,馬翠花那個球球就那樣上下起伏上竄下跳,雖然心里卻在暗暗叫苦,那玩兒像搟面杖一樣大太了,這大家伙自己可真沒碰過啊,但她依舊不知畏懼,大怎么了,女人的東西能容納萬物,包你多大我有多大,“哦,二彪子啊,不是翠花嬸子說你啊,當時那個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馬蜂子那玩意有多厲害你又不是不知道,誰知道當時有多少馬蜂子,我要是不跑,萬一來了一大群馬蜂子,當時不就把我蟄死了,你看你這不是沒事嗎,好象還因禍得福了,這家伙變得更大了,呵呵,哎呀,真是大了一圈啊!”    “你了個球啊!”    重要部位遭遇襲擊,二彪子悶哼一聲,差點沒叫出來,這一下就好象擊中了目標,讓他的心差點沒跳出來,畢竟是個初手,也沒啥個子經驗,但二彪子就是二彪子,那不是一般人,變被動為主動,無師自通地玩弄起來,一只手一個大球球一陣搓動,抓、捏、撫、按一套動作下來,特別在二彪子那狼爪子在桃源一劃一捏之后馬翠花“哦嚀”一聲,感覺下面春水漾漾了,更是面如桃花,粉色唇兒快滴出水來了。    關注 "songshu566"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