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604章 古怪人頭

第2604章 古怪人頭

書迷正在閱讀:
“快說!”獨眼老爹呂重山的眼睛可怕的離開。

  這手下快速回報:“少團長他,他死掉了……”這手下的話還沒有說完,獨眼老爹馬上就是抓住了這手下的脖頸,直接將這手下給提起來:“你說什么!給我再說一遍!”呂重山幾乎緊緊貼在了這手下的臉龐上,強大的內勁震蕩的這手下腦海嗡嗡作響,

  呂重山繼續咆哮:“田老呢!他在什么地方!”

  這手下畏懼無比的看著呂重山說道:“田老,田老已經死掉了……”呂重山雙手無力的將這手下給扔在旁邊,那手下此時這才敢大口大口的喘息,呂重山此時那龐大巍峨的身體瞬間蒼老了二十多歲,他的目光黯然:“都死了,老子培養了二十多年的兩個兒子,竟然都死掉了

  ……”這手下看到呂重山失魂落魄的模樣,他心中也是感慨。

  呂重山的聲音驀然拔高:“是誰!是誰殺掉了我的兒子!”而在這個時候,前方一道慘叫聲將呂重山的目光吸引過去,呂重山馬上分辨出這慘叫聲是雨前輩的聲音,他面色一變,快速朝著那慘叫聲方向而去,自己的兩個兒子雖然死掉了,但是雨前輩卻絕對不能夠

  有事情了,如若雨前輩出了事情,那他的威爾遜海盜團就算是徹徹底底的完蛋了!

  只是呂重山到達雨前輩旁邊之后,他的眼眶也瞬間變得通紅。

  寶庫,這寶庫里面所有的東西全部都不在了!

  這寶庫之中可是存放著呂重山半輩子的積蓄,數百噸的黃金,無數的瑪瑙翡翠鉆石,甚至還有好幾顆價值連城的夜明珠,可是全部都不在了。

  “到底是誰!”一身黑衣長袍的雨前輩怒吼。

  “我的靈石,我的長生草,我的七彩剛,我的寶貝都不見了!”

  雨前輩馬上就是轉過頭,抓住了呂重山的肩膀,呂重山重達四百公斤的體重,竟然直接被雨前輩單手提起來,雨前輩將呂重山的臉無限拉近,他臉貼臉冰冷無比的看著呂重山:“到底是誰,你說!”

  呂重山雖然知道這雨前輩實力強悍,但是呂重山根本就不知道這雨前輩的真正實力。

  此時此刻,他才知道,原來這雨前輩才是威爾遜海盜團的第一高手!

  而且比第一高手應振龍的實力強大了太多!

  包括他呂重山,恐怕這雨前輩只需要一只拳頭,就可以將他呂重山給打死!呂重山此時面色如同紙張一樣蒼白,他顫抖說道:“雨前輩您息怒,我的兒子也被殺掉了……”呂重山的話還沒有說完,雨前輩粗暴打斷了呂重山的話:“你的兒子算個屁,算個狗屁!跟我的靈石,我的天才

  地寶比較起來,根本就是一泡狗屎!”

  呂重山心中對這雨前輩的話雖然憤怒,但他馬上說道:“我馬上就會派人去調查,將整件事情給完完整整的調查一遍!”雨前輩馬上就是快速說道:“不必了!我自己會找!”雨前輩在自己手指上一枚戒指上輕輕一點,馬上雨前輩就是從戒指里面拿出來了一只飛鳥,這飛鳥是一個死物,但是靈氣充沛,竟然跟活的東西差不多

  ,雨前輩將這飛鳥給扔出去,這飛鳥馬上就是朝著威爾遜海盜團府邸外而去!雨前輩馬上就是追隨上了這飛鳥!

  呂重山看到雨前輩離開,他有些失魂落魄,他覺著雨前輩這一離開,恐怕就再也不會回來了。

  夏陽將這黑沙河的幾張地圖,都給研究了一下。

  游艇正在快速朝著黑沙河前方的大霧之中沖去。

  黑水拍打著夏陽的快艇,這一艘快艇在這怒海之中就好像是一葉扁舟一樣渺小。夏陽將海圖跟陣法模擬了一遍,推演出了他自己認為最正確的海圖!現在夏陽就正按照這海圖的路線行走,越是走,夏陽就感覺到周圍的靈氣越來越濃郁,但同時,這黑色的海水也是越來越洶涌,周圍彌

  漫著濃濃的大霧,在看不清的大霧之中,一道道拍打起來的海浪就如同是一頭頭猙獰無比的巨獸,在四周的大霧之中若隱若現。

  空氣也是越來越冷。

  再走一海里,就到了一處陣基。

  一道黑色的海浪卷起,將夏陽的快艇沖出十幾米高。在即將落下的時候,夏陽忽然從快艇上跳起來,同時馬上就是朝著下方打出十幾道風刃,在下面那黑色的海水之中,浮現出一張白色的血盆大口!這血盆大口有兩丈直徑,快艇落下去的一瞬間,這血盆大

  口驟然閉合,快艇攔腰被咬斷,而隨后,夏陽手中的風刃就是呼嘯著刺進這怪物的身體上,每一道風刃都造成了縱深三四寸的口子,黑色的海底傳來震耳欲聾的咆哮。

  夏陽心驚肉跳,他的神識根本不懼這白霧!也不懼這黑水。

  只是這黑水之中的恐怖怪物,頭顱竟然比他曾經遇見過的食人鯊王都要更龐大,更恐怖。

  不對,這怪物,竟然好像只有一個頭顱。

  沒錯,這竟然就真的是一個人的頭顱!

  一個長度兩丈大小,高度三丈大小的人頭,這人頭的五官永遠都保持微笑狀態,縱然是怒吼咆哮,也是帶著詭譎的冷笑。還想跑!夏陽那十幾道風刃在這人頭的臉面留下了十幾道鮮血淋漓的長條口子,這人頭似乎知道夏陽不好惹,竟然直接選擇遠遁,夏陽根本就不會給它這個機會,他在落到海面上的一瞬間,馬上腳尖在水

  面上輕輕點了幾下,整個人兔起鶻落,幾個起落就是竄出一百多米,如同乳燕掠水,輕快無比,海面上只是留下幾圈小小的漣漪,夏陽就已經追上了那海底的人頭。

  夏陽探手,伸進這冰冷的海水之中,抓住這人頭海藻一樣濃密的黑色長發,同時用力想要將這怪物給揪出來。

  這怪物在海底瘋狂掙扎,力氣竟然奇大無比。

  夏陽冷笑,想要從老子手中逃命?命犯在老子手里,殺了你!只是就在此時,這怪物那凄慘的哀嚎忽然停止了下來,甚至這怪物竟然不再掙扎,夏陽正想要將這怪物給提起來,他感覺到了不對勁,夏陽轉過頭看了看四周,他四周那黑色的海面下,竟然浮現出了一張

  張微笑的白色面龐,密密麻麻,竟然有數百!這些白色面龐此時都是微微轉動頭顱,用沒有眼珠的黑色眼眶看著夏陽,那黑色的眼眶好想擁有某種神奇的魔力,竟然讓夏陽微微入迷。

  一瞬間夏陽請醒過來,他在儲物戒指上輕輕一點,拉出無名弓,一根箭矢自然地搭在了無名弓上。

  “射!”夏陽怒吼一聲,無名弓的箭矢帶著尖銳的怒吼咆哮竄出。噗嗤!箭矢瞬間鉆進了一只古怪頭顱中,在這古怪頭顱張口慘叫的時候,銹跡斑斑的箭矢從這古怪頭顱中鉆出,繼續鉆進第二只頭顱之中,夏陽食指中指并攏,打出一道道手訣,箭矢圍繞在夏陽四周,畫

  出一個個圓圈,不斷收割走那古怪頭顱的性命,黑色的海水之中血紅色彌漫。海面徹底沸騰,數百只古怪頭顱開始吞食那些死掉的同伴,夏陽可以看到那血盆大口里密布的白森森尖銳牙齒,夏陽食指中指快速一收,黑色箭矢破開海水,懸浮在了夏陽面前,夏陽順手撈起這根箭矢,沖向一只古怪頭顱,這只死掉的古怪頭顱旁邊正圍著幾個吞食的同伴,這幾個古怪頭顱看到夏陽到來,它們臉上露出古怪的微笑,隨后馬上紛紛散開,夏陽站在這古怪頭顱的尸體上,他彎下腰,探手一抓

  ,從熱乎乎的軟肉之中摸出一塊堅硬的石頭。

  靈石。

  夏陽可以肯定。

  夏陽用目光在周圍這數百只古怪頭顱里面掃視了一眼,很快,他就是看到這數百只頭顱內部竟然都鑲嵌著一枚靈石。本來夏陽是想走的,他有自己的目的,跟這幫古怪頭顱糾纏并不是他要做的事情,可現在既然在這幫古怪頭顱內部發現了靈石,夏陽繼續彎弓搭箭,他要將這幫古怪頭顱全部都給殺掉,這些古怪頭顱雖然

  看上去可怖的很,但實際上對夏陽的威脅非常小,它們好像只能夠呆在這黑色海水之中,再加上夏陽身姿靈活,不憷這古怪頭顱。

  此時夏陽儼然是將這幫古怪頭顱當成是寶貝。

  這幫古怪頭顱發現夏陽竟然對它們展開主動攻擊,它們紛紛慘叫,而在這個時候夏陽卻是停下了動作。他抬起頭,看向這幫古怪頭顱的邊緣,在白霧之中若隱若現出一艘漁船的影子,這漁船剛來不久,竟然也是在獵殺這古怪頭顱,看到夏陽之后,漁船上馬上有人影沖夏陽這邊招手:“趕緊上船!”這一句話

  當真有無窮的魔力,在這古怪的黑沙河中闖蕩,尤其是經歷過了這種古怪頭顱之后,夏陽見到自己的同類竟然有一種驚喜之感,他甚至下意識想要按照這人的話去做。夏陽情不自禁朝著這漁船的方向走了十幾米,近距離之下,他隱約看到船艙之中正燒著火紅的炭爐,炭爐上正架著冒著騰騰熱氣的火鍋,夏陽似乎已經嗅到了那火鍋里面肉的香味兒,那人影站在船頭對他快速擺手:“快上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