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595章 寶庫

第2595章 寶庫

書迷正在閱讀:
威爾遜海盜團的府邸修建的當真美輪美奐,雕梁畫棟,庭院深深,院落之中更是廊腰縵回,檐牙高啄,五步一樓,十步一閣,當然,各抱地勢,勾心斗角,這是用來形容阿房宮的。這威爾遜海盜團的府邸

  ,雖然沒有阿房宮那樣一宮之內,而氣候不齊,可也是占地數頃,當真巍峨。

  “好生氣派!”薛明喃喃自語。

  夏陽看著眼前這一丈高的朱漆紅門,也是心中贊嘆,夏陽除了贊嘆這府邸的豪華奢侈,更是贊嘆這府邸的靈氣濃郁,這種濃郁的靈氣至少比黑沙河高了三倍左右,夏陽相信這府邸之中定然有某種寶物。

  他將胡隊長扔在地上:“前面帶路!”胡隊長急忙點頭:“我現在就在前方給前輩帶路!”經過剛才夏陽一招秒殺二十多個內勁武者的事情后,胡隊長對夏陽恭敬諂媚,夏陽讓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俯首帖耳比一只京巴狗還要聽話,可夏陽卻分

  明注意到,這胡隊長眼神之中隱藏的怨恨,所以夏陽從來都沒信任過這胡隊長,這胡隊長一舉一動更是逃不過夏陽的眼睛。

  胡隊長急忙將那朱漆紅門推開,在這一瞬間,夏陽發現這胡隊長故意踩了一下門檻下的一個暗格。

  夏陽冷笑一聲,這胡隊長是要通風報信。

  胡隊長做完這件事情,他心臟砰砰跳動,轉過頭有些心虛的對夏陽道:“前輩請進,我帶你直接去找那呂信遠!”

  夏陽淡然跟在這胡隊長身后走進府邸。

  胡隊長看到夏陽絲毫沒有懷疑,他心中松了一口氣,這府邸之中暫且不說高手如云,機關也是重重,前方就是第一道機關。

  胡隊長沒有看到,他身后的夏陽早就已經將神識給釋放出去了。

  這府邸很大,但沒有夏陽的神識廣闊。夏陽的神識將這府邸完全籠罩,這府邸之中所有人的動靜,以及所有機關暗道都逃不過夏陽眼睛,讓夏陽心中驚訝的是,這府邸之中光是化勁武者就有二十多個,化勁之上有五個,還有一個黃級武者,實力的確是不錯!不過也未必放在夏陽眼中,反倒是這府邸之中的機關讓夏陽心中驚訝,這機關布置的非常精巧,是連環機關陣,只要踏入第一道機關,就會陷入所有機關之中!否則破掉所有機關,否則死

  在機關之中!這種連環機關陣夏陽捕捉到了一絲熟悉的影子,夏陽馬上就知道這種陣法,運用了一絲迷幻陣法的影子,但卻遠遠沒有達到迷幻陣法的百分之一!

  迷幻陣法因為這黑沙河就有,所以夏陽曾經潛心研究過。

  迷幻陣法夏陽現在最高推演到了九百九十九種變化。可是眼前這連環機關陣,只有三十多種變化,這種級別的陣法在夏陽眼中根本不算是什么,夏陽一眼就看到了這連環機關陣法的中心陣眼,就算是沒有神識,夏陽也可以準確的推算出這陣眼的所在,只是讓夏陽有些驚訝的是,這陣眼竟然不是在最中心的主殿,而是西北偏南角落,一般來說,這種迷幻陣法的陣眼是最安全的,也是操控全局的地方,這里一般都是布陣者最想要保護的地方!可是那少團長呂

  信遠所在的主殿竟然都不是這迷幻陣法的陣眼!夏陽的神識馬上就是掃視過去,這里的建筑好像并沒有什么不同,可夏陽細看之下,卻驚訝的發現,這些建筑之中,竟然堆放著無數的天才地寶,三千年的血人參竟然都只是比較一般的貨色!融空石,七

  彩鋼等等,而最多的還是靈石,靈石至少有一百多塊!當然那些所謂的黃金珠寶,更是堆積如山,只是這些東西在夏陽眼中如同廢土,不值一提。

  夏陽心動了!

  沒想到隨手想要滅掉這個威爾遜海盜團,竟然發現了意外寶庫!

  夏陽直接走向這個寶庫。自從夏陽走進這府邸的一瞬間,府邸所有人都行動起來,主殿的呂信遠臉上帶著濃濃的殺氣,他自己深受重創,非常需要這陰陽丹,可此時竟然有人敢上門破壞他的計劃,這讓呂信遠心中怒火翻騰,更讓

  呂信遠惱火的是這竟然還是一個至少是黃級武者的高手,呂信遠躺在床上冷笑不已,這個蠢貨如果只是在府邸外面,那還頗為讓自己頭疼,只是這個蠢貨竟然主動送上門拉來送死!那就讓你有去無回!

  除了幾個化勁之上的武者守護在呂信遠旁邊之外,剩余的二十多個化勁武者已經開始行動。

  這些武者遍布在府邸各處。

  配合連環機關陣法殺掉夏陽!

  在呂信遠看來簡直就是易如反掌,雖然知道夏陽厲害,可他呂信遠的底牌也沒有出來,他還有兩個黃級武者在!

  “都布置好了沒有!”呂信遠開口。

  一個化勁武者走進主殿,恭敬的點了點頭:“已經布置好,從府邸正門到主殿的這一段路,三步一殺機!縱然是黃級武者,也闖不進來!”

  呂信遠滿意的笑了。

  他轉過頭看向這主殿的下方。

  這主殿有兩百多平的面積,呂信遠坐在最中間黃金打造的龍椅上。

  在龍椅下方,則是上百個正義防衛隊的成員。

  重創將死的王首領,以及那蒙副首領等人都是在這里。

  呂信遠的目光看向王首領,然后看向蒙副首領等人:“你們看,你們的援軍好像已經來了,可是他根本就沒想到我這府邸才是真正的殺招所在,所以,今天你們的援軍來多少,就會死掉多少!”

  蒙副首領的目光在呂信遠旁邊兩個黃級武者的身上掃視。他心中暗自后悔,早知道,就不應該暗中通知韓柔兒!現在讓韓柔兒過來,也是送死!可是蒙副首領沒有想到,韓柔兒竟然來的這樣快,蒙副首領的臉上露出一抹痛苦,他轉過頭看向旁邊的韓剛:“抱歉韓

  剛,我讓柔兒來犯險……”韓剛苦笑:“蒙副首領,你不必自責,我自小跟柔兒相依為命,你自幼傳授她武功,我們對她來說都是親人,如若她知道我們有危險卻沒有趕過來援手,她會內疚自責一輩子的,這一切都只不過是命中注定

  的命數……如果柔兒的師父在就好了,可惜我們沒能找到他。”

  蒙副首領喟嘆一聲:“我們也愧對了柔兒的師父,他生死不明,我們就拋棄了他,這實在是讓人慚愧。”呂信遠聽不到蒙副首領等人在說什么,不過他的臉上卻是浮現出一抹笑容:“盡管商議吧,最好把你們所有的援軍都給叫過來,我今天要將他們全部都給收拾掉!不過我奉勸你們,還是最好商量一下自己的

  后事吧,因為你們馬上就要死掉了,因為你們的援軍根本無法拯救你們。”

  而在這個時候,一個化勁武者卻是急匆匆奔跑進入大殿之中。

  “不好了少團長,那人根本沒來主殿,直接朝著藏寶閣去了!”這化勁武者一句話就讓呂信遠臉色大變!

  “什么!”呂信遠驟然起身。

  劇烈動作下他臉色蒼白,一口鮮血馬上噴出來。可是呂信遠根本顧不得這些,他馬上大叫道:“快,阻攔他!藏寶閣是父親的寶藏,如若有失,他會殺了我!”呂信遠可是非常明白他這個父親的秉性,威爾遜海盜團的團長,性格非常陰森詭譎,更是狠辣

  無情,他平日對這兩個兒子雖然寵溺,但是呂信遠卻是明白,跟自己父親的藏寶閣比較起來,自己父親根本就不會在乎自己的性命!如果藏寶閣出了問題,自己的父親絕對會殺掉自己!

  “是!”那化勁武者急忙撤退。

  呂信遠馬上接著說道:“你們也跟著去!還等什么!”呂信遠說的是他旁邊的兩個黃級武者。

  這兩個黃級武者猶豫了一下也是出了主殿。“田老,你也跟著去!”呂信遠轉過頭看向主殿的角落,這一句話說完之后,呂信遠才覺著自己這一句話之中帶著怒火,他急忙收斂起怒氣,語氣變得恭敬起來:“田老,這事情事關重大,您最好還是去看看

  吧!”

  那主殿角落傳來一聲冰冷的冷哼:“小娃娃,團長只讓我負責守護你的生命安全,這就是我的職責。”呂信遠聽到這話差一點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來,他娘的,這藏寶閣如果失手了的話,父親一怒之下說不定殺掉他的!到時候你也會護住我嗎?可是呂信遠卻也知道,這田老如果不遵守父親的命令,他擅離職

  守,導致自己出了什么事情的話,到時候責任可就落在他田老頭上了,這個老狐貍!

  韓柔兒孤身一個人站在這威爾遜海盜團的府邸門外,她背負著無名弓,手持一根銹跡斑斑的箭矢,直接闖入這府邸之中。

  只是讓韓柔兒疑惑不已的是,眼前這府邸之中沒有人。

  周圍寂靜無比。

  “什么人!”直到韓柔兒進入了是一百多米之后,這才出現了幾個明勁武者。

  韓柔兒馬上拉弓。

  可當察覺到這幾個人不過是明勁武者之后,韓柔兒臉上松了一口氣。因為這只不過是幾個明勁武者而已。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