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587章 他是跟我們告別了

第2587章 他是跟我們告別了

書迷正在閱讀:
蘇婷點了點頭,她看向這幫黑衣壯漢說道:“在前方帶路吧!我們現在要回去!見王氏父子!”幾個黑衣壯漢聽到王氏父子的時候,他們的臉上都是露出一抹古怪,因為他們早就知道王氏父子已經被人給殺掉了!很顯然蘇婷幾人是不知道這消息的,一個黑衣壯漢想要說什么,但是卻被同伴給拉住了

  ,這同伴悄悄搖了搖頭,現在時局不穩,還是少說話為妙。

  黑衣壯漢的快艇在前方開路,幾個女人的快艇則是跟在身后。

  上了遠洋游輪,韓柔兒當頭,蘇婷等人的目光馬上就是警惕無比的看向四周,而萬茜則馬上開始聯系那個侍應。

  只是萬茜得到的消息非常古怪。

  因為那字條上只有三個字:“安全了。”

  一路上,幾十個黑衣壯漢在看到韓柔兒一行人之后,都是敬畏有加。萬茜越來越覺著古怪,再快要到達王氏父子兩人房間門口的時候,在路過一片小廣場的時候,萬茜馬上叫停,她拉過來一個黑衣壯漢,馬上問道:“告訴我,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兒!”到達這里距離那王氏父子的房間只有五十多米了,如果這王氏父子當真是要布置陷阱,肯定也會在這里,所以萬茜一停下來,其他人馬上都是紛紛停下來,這一片是小廣場,如果敵人有埋伏,那她們四面八方都可以逃跑!所以

  在這里停下來才是最好的選擇。

  這黑衣壯漢馬上就是說道:“王氏父子已經死掉了……”

  什么!萬茜等人都是瞪大眼睛。

  她馬上說道:“告訴我詳情!”萬茜當然不信,她從小便是孤兒,被王氏父子兩人收養,深深知道那王岳倫的可怕手段。

  這黑衣壯漢馬上說道:“剛才來了一個人,將王氏父子一個殺掉,一個打殘。”萬茜在這黑衣壯漢說話的時候一直都是在觀察他的面部表情,她相信這黑衣壯漢沒說謊,萬茜頓時覺著壓在頭頂的那一塊巨石消失掉了,這讓萬茜第一次覺著這空氣是如此清新,不過她還是冷冷說道:“你

  將王岳倫的尸體給拉過來我看看!”很快,王岳倫,還有那王元華,甚至鐘姑娘的尸體都給拉出來了,萬茜蹲下身來仔仔細細查探了一下王岳倫,王岳倫此時當真死掉,其實不用看也基本上都知道,王岳倫渾身上下就沒有一塊地方是好的,

  在王岳倫旁邊,他的那個寶貝兒子王元華則是形如枯槁,失神的低著頭,嘴里面說著胡話,被人在地上拖著走,他竟然還在傻乎乎的笑,看上去已經徹底瘋掉了。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兒!說的詳細一點!”萬茜轉過頭就是看向剛才說話的那個黑衣壯漢。這黑衣壯漢被萬茜的目光看的有些發毛,他快速說道:“昨天夜里王岳倫就已經發現你們逃跑了,連夜派遣我們出去尋找你們,可是沒有找到,后來就來了一個面具人,這面具人直接殺掉了王岳倫,打殘了

  王元華,然后那個面具人說讓我們將你們找回來,就是這樣……”

  “面具人!”韓柔兒跟蘇貝貝兩個人都是異口同聲。那個黑衣壯漢被韓柔兒跟蘇貝貝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聲音嚇了一跳,萬茜,蘇婷,張醫生幾個人都是知道有一個面具人的存在,這個面具人拯救過蘇貝貝的性命,可韓柔兒怎么也是驚訝面具人……黑衣人此時

  反應過來,急忙說道:“沒錯,他臉上戴著一張銀色面具。”

  “真的是大哥哥!”

  “真的是師父!”

  蘇貝貝跟韓柔兒再次異口同聲。

  隨后,她們兩個人都是看向了對方,蘇貝貝驚訝的看著韓柔兒:“柔兒姐姐,你的師父……”

  韓柔兒根本沒有聽到蘇貝貝的話,她閉上眼睛,臉上是一片如釋重負:“天可憐見,師父還活著,他很安全。”隨后韓柔兒的眼睛馬上再次睜開,她看向黑衣壯漢說道:“我師父現在去什么地方了?”

  這黑衣壯漢為難住了,他也實在是不知道。

  而在這個時候馬上又有另外一個黑衣壯漢沖出來:“那個面具前輩留下了一封手書,是給你們的。”

  韓柔兒搶先一步拿到手書,蘇貝貝差了一步,韓柔兒已經將手書打開,手書上只有鏗鏘有力的一句話:“你們既已平安無事,我便可放心離去。”

  只有這么一句話。

  隨后韓柔兒繼續看道:“你的身體會慢慢康復,今生百病不侵,發生在你身上的各種生理變化無需感到惶恐。”

  韓柔兒微微皺了皺眉頭,她不是很懂這一句話。

  而旁邊的蘇貝貝則是馬上驚喜無比的大叫:“這的確是大哥哥,這是大哥哥給我留下來的手書!”

  韓柔兒失落無比,她此時懷疑這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師父了。

  畢竟這世界上戴著銀色面具的人這般多,可是韓柔兒卻有一種直覺,這就是她的師父。韓柔兒神色恍惚,只聽蘇貝貝繼續念道:“我留給你的武道古卷你潛心研究,將來必有一番作為。奇怪,大哥哥并沒有給我留下什么古卷之類的啊……”而韓柔兒在旁邊已經激動不已,她馬上就是看向這手書

  上的最后一行字,那筆力鏗鏘,筆走龍蛇,如夏陽的人,飄逸行蹤不定,這的確是師父留給自己的,她喃喃道:“這的確是師父,沒想到他走了,這是要告別么?”

  韓柔兒以前只想著潛心修武,可是現在她總覺著心中空落落的。

  韓柔兒心中將夏陽留下來的字又念了一遍,她喃喃自語道:“是了,師父這的確是要跟我告別。”

  蘇貝貝在旁邊聽到韓柔兒的話,她神色一震,轉過頭看向韓柔兒說道:“柔兒姐姐,你說大哥哥這是要跟我們告別……這,這是真的嗎?”韓柔兒悵然若失的點了點頭,她轉過頭看向蘇貝貝說道:“貝貝妹妹,沒想到我的師父就是你的大哥哥,他的確是走了,按照他的為人,行蹤不定,說不定他下一刻就會回來,說不定他永遠都不會再回來…

  …他從始至終都從來沒有摘下過那張面具,我到現在都沒有見到過他一面,貝貝妹妹,你說你曾經在海水中瞥見過他一面,你快告訴我,他長什么樣子?”韓柔兒忽然轉過頭語氣著急的看向蘇貝貝。

  蘇貝貝搖了搖頭:“其實我就只看了一眼,看的不是很真切。”

  韓柔兒搖了搖頭說道:“你可不可以將他的容貌畫下來?”韓柔兒跟蘇貝貝再也顧不得太多,馬上就在這游輪上開始尋找能畫畫的人,蘇婷幾人看到這兩人狀若瘋魔,她能夠理解自己表妹蘇貝貝的行為,那個男人實在是太過于神奇,在這大海上如履平地,而且竟

  然可以跟群鯊搏斗,從群鯊手中將蘇貝貝給拯救下來,如果不是那個神秘的男人,怕蘇貝貝此時早就已葬身魚腹之中。

  半天之后,韓柔兒跟蘇貝貝在焦躁之中等到了畫師的畫卷。

  兩人小心翼翼的攤開畫卷,畫卷上的男人身姿飄逸的懸浮在海水之中,男人相貌堂堂,俊朗豐神,一雙眼睛燦若星辰,他眼神堅定的看著前方的群鯊,表情泰然自若。

  蘇貝貝驚喜道:“對,這就是我看到的大哥哥。”

  韓柔兒在旁邊喃喃自語:“沒想到師父竟然生的如此俊朗,只是為什么他生的這般好看,這要佩戴一張丑陋的面具。”

  蘇貝貝也是搖了搖頭:“柔兒姐姐,你將這畫卷小心收好吧,他是你的師父。”

  韓柔兒笑了笑說道:“睹物思人,我不愿再看到這張畫了,還是貝貝妹妹你收起來吧。”

  兩人說完話,都是沒有動。

  周圍海風清爽,遠處波濤陣陣。韓柔兒忽然問道:“貝貝妹妹,你說陸地上的人們究竟是如何生活的?當真有你說的那般繁華盛世嗎?我從剛出生就呆在這大海上,根本未曾涉足繁華陸地,我現在忽然想要去看看,我不愿意繼續呆在這一

  片大海上了。”

  蘇貝貝轉過頭驚喜不已的看向韓柔兒:“太好了,柔兒姐姐,那你就跟著我去都市,去我所在的那一片城市!我帶去看那些繁華美景!”

  ……

  夏陽乘坐飛碟,他現在所要去的地方,正是黑沙河。

  飛碟之中標記好了經緯度,這飛碟開始自動飛翔,夏陽則是站在原地,他開始翻閱那一本基礎陣法。

  很快,夏陽就是感覺到飛碟停了下來。他睜開眼,低下頭,然后就是看到了下方大海之中,有一條彎彎曲曲的黑蛇盤旋在這大海上,夏陽將飛碟的高度放低,越是接近海面,這黑蛇就越來越巨大,當夏陽控制飛碟降落在距離大海只有五十米高度的時候,他看向眼前這一條黑沙河,這一條黑沙河寬度無邊,夏陽的神識竟然也無法看到這一條黑沙河的另外一頭,這黑沙河的寬度絕對已經超過了一公里,夏陽略微估算了一下,這黑沙河的寬度至少

  有二十多公里。而這只是寬度而已。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