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571章 踏歌而行

第2571章 踏歌而行

書迷正在閱讀:
“想要學會這一百八十種變化,并將之融會貫通,達到渾然天成的返璞歸真境,卻是太難。”

  韓柔兒在旁邊聽的似懂非懂。

  夏陽對韓柔兒說道:“我們回去吧。”

  他彎下腰,摟住韓柔兒的腹部,將之抱在懷中。韓柔兒腹部柔軟有彈性,軟綿綿帶著溫度,美人在懷,又有暗香陣陣,讓夏陽心中有些心猿意馬,不過這種奇異的感覺很快就是被夏陽壓制下去,煙消云散,修真者心性堅定,本就是與天斗,逆天行路,

  跟心魔抗爭,與己斗。

  韓柔兒縱然再美也不過是凡俗之美。

  所謂美人關,韓柔兒于夏陽來說,很容易破。

  他抱著韓柔兒,在海面上輕快地踏步而行,夏陽看著這周圍遼闊蒼茫的天地,他忽然想到之前教給那個小女孩的歌,夏陽口中輕聲吟唱,踏歌而行,一步數十米,身形如風雷一般悠然朝著遠處而去。

  韓柔兒初始時躺在夏陽懷中,感覺到夏陽身上傳來的陽剛氣,她俏臉微紅。

  后來韓柔兒沉浸在夏陽身上那清新自然的氣息之中,她閉上眼睛,仿若是看到了世外桃源,人間仙境。

  而在此時,夏陽那蒼涼動人惻隱的歌聲傳進韓柔兒耳中。

  讓韓柔兒忍不住心神一震,她睜開眼睛,終于有勇氣抬起頭看向頭頂的夏陽。

  可是韓柔兒只看到了夏陽臉上的面具。

  銀色的面具沒有一絲一毫的生靈氣。

  韓柔兒真的很想掀起夏陽臉上的面具,看一看夏陽真正的長相到底是如何。

  可她猶豫了半天,伸出去的手卻是很快蜷縮回來。

  夏陽的腳步在海面上快速前行,悠揚的歌聲飄飄渺渺。

  良久,韓柔兒問道:“師父,這是什么歌?為何聽起來如此感傷,動人惻隱。”夏陽停止歌聲,他笑道:“只不過是一首名不見經傳的曲子罷了,我始終覺著我的名字并不叫大勇,可是我真正叫什么,我卻無從得知,我印象之中,好像總覺著有些事情沒有想起來,總感覺自己是無根之

  浮萍,隨波而行顛沛流離,永遠沒定。”

  韓柔兒聽夏陽說的感傷,她忽而想到剛才夏陽那一首歌的旋律,韓柔兒情不自禁的輕輕哼唱起來。

  “你也會這首歌?”夏陽詫異。

  韓柔兒笑道:“這首歌跟我們故鄉的一首曲子很像,但是卻比這一首曲子更動人惻隱。”

  夏陽點了點頭。

  而在此時,夏陽已經看到了那三號海盜船的影子,他的速度陡然加快了一絲,沖上這三號海盜船。

  而在這個時候,三號海盜船上。剛才的事情驚動了船艙之中的光頭青年,這光頭青年沖出船艙,就看到在甲班上留下來的血雨腥風,而此時,羅明看到是光頭青年,馬上拜倒:“少團長,剛才那幾個叛徒忽然對我們動手,殺掉了護衛隊十

  幾個人,不過現場已經得到了控制,除了一個歹徒逃跑之外,剩下的歹徒都已經被我們給控制起來了,少團長不要驚慌……”

  光頭青年皺起眉頭:“閻王,我讓你帶的那個女人呢!”

  剛才光頭青年利用無人機,看到了韓柔兒的美貌,一時之間情不自禁,想要得到韓柔兒。

  只是現在閻王手中卻是空空蕩蕩,根本就沒有一個人。光頭青年根本就不理會甲班上剛剛產生了叛亂,他顯然更加關注閻王是否將那個美貌女子帶回來,光頭青年馬上就是來到閻王面前,他的臉上露出猙獰的表情:“閻王,我跟你說過什么,一定要將那個女人

  給我帶回來,否則的話,你就提頭來見,我跟你說過的話你當做耳旁風了嗎?”

  閻王心中有氣。

  他好歹也是一個化勁之上的武者。眼前這個威爾遜少團長不過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要說武者的話,嚴格來說也只不過是一個明勁武者而已,可是這個明勁武者,竟然敢站在自己的面前,對自己這個化勁之上的前輩大吼大叫,可是閻王此

  時卻根本就不敢多說什么,只因為眼前這個人是威爾遜少團長!就憑這個身份他就不敢得罪這個少團長。閻王馬上恭敬的說道:“報告少團長,我剛才的確是將那個女人給帶回來了,少團長交代給我的任務,我一向都是放在心上的,絕對不敢大意的,可是少團長,這甲板上的人都看到了,我剛才的確是將那個

  女人給帶回來了,只不過……我雖然將這女人給帶回來,但是那個女人卻被一個面具人給搶走了……”

  光頭青年臉色微微一愣:“什么意思!一個面具人?對了,面具人,羅明,剛才你抓到的那幾個歹徒之中好像就有一個面具人!是不是這個面具人!”

  羅明跪在地上,但是他心中卻是忐忑不安。他害怕光頭青年將這甲板上發生的事情怪罪到他的頭上,他十幾個護衛隊成員,竟然連幾個被捆綁住的歹徒都制伏不住,這要是少團長將這一切都是責怪到他羅明的頭上,那他羅明也是毫無辦法,按照眼

  前這位少團長的性情,殺掉他羅明都是有可能的。

  而現在聽到光頭青年問自己問題,語氣好像根本就沒有責備的意思。

  這讓羅明的心情瞬間松懈了下來,他急忙回答說道:“報告少團長,剛才閻王前輩的確是帶了一個女人回來,可是那個面具人卻是將閻王前輩手中的那個女人給搶走了。”

  閻王感激的看了一眼羅明,羅明這個時候給他作證,顯然是拉了他一把啊。羅明也是看到了閻王那感激的目光,羅明心中有些激動,閻王是這三號海盜船上地位比較高的人,自己已經沒有了那珠子,如果可以有閻王前輩罩著自己的話,那自己的出境將會變得輕快不少,至少在這

  一艘船上,以后出現了什么小波折,都會有閻王前輩照顧自己。光頭青年聽到羅明的話,他馬上就是來到了閻王的面前:“閻王!你好大的膽子,你是一個化勁之上的武者,在這海面上還有誰可以阻攔住你!你竟然說那個面具人從你手中將那女人給搶走了,那面具人的

  實力難道比你還要厲害嗎!如果他當真很厲害,那他當初為什么會被羅明等人給抓住!”

  閻王額頭上冒出冷汗。

  他心中也是感覺到苦澀,他怎么知道那個該死的面具人為什么要隱藏實力。

  不過閻王卻是馬上說道:“少團長,事情當真是如同我所說,不過鬼王前輩已經出去擒拿那個家伙去了!相信鬼王前輩一定會將那個女人給帶回來的!”

  “鬼王……前輩!”少團長說到這里,他的臉色忽然蒼白了一下。光頭青年的臉上露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是因為他知道,鬼王前輩根本就不是他的手下,鬼王前輩比他光頭青年還要喜歡女人,那個漂亮女人落在鬼王手中,一定會沒有光頭青年的份,等光頭青年得

  到那漂亮女人的時候,恐怕已經被鬼王吃干了,只剩下一堆骨頭了。

  光頭青年馬上怒吼:“閻王,為了這么一點點小事情你竟然麻煩鬼王前輩!”閻王心中此時也是苦笑不已,他能夠有什么辦法?閻王心中更是清楚地知道,眼前的光頭青年并不是因為自己麻煩了鬼王前輩而責怪自己,他是因為那漂亮女人沒有落在他手中,所以才將怒火遷到了自己的身上!閻王此時能夠說什么,他只能夠恭恭敬敬的說道:“報告少團長,這件事情的確是屬下做的不妥,不過少團長,那個該死的面具人,只要被鬼王給碰到了,鬼王也會將這個該死的面具人給殺掉的!

  ”

  閻王這個時候只能夠用這一點來安穩眼前這個少團長。

  光頭青年點了點頭:“最好殺掉!”

  光頭青年馬上轉過頭,看向羅明:“你剛才說什么來著!現在重新說給我一次”羅明明顯察覺到了光頭青年語氣之中的冷冰,他心中也是苦澀無比,他知道,閻王的難關已經度過去了,可是自己的難關……現在好像才剛剛開始,如果剛才閻王將那個漂亮女人給留下來,如果此時光頭青年得到了那個漂亮女人的話,那自己這一點事兒恐怕在光頭青年這里根本就不算是什么事兒了,可是現在偏偏閻王那邊根本沒有能夠保全這漂亮女人,光頭青年也沒有能夠得到這個漂亮女人,所以光頭青

  年此時定然要將所有的怒火都是發泄在自己的身上。

  他是一個替罪羔羊。

  羅明心中雖然知道所有的內情,可是他此時回答卻是無比的小心翼翼:“那個面具人隱藏了實力,我們在押送面具人去監獄的時候,這個面具人忽然爆起,然后殺掉了十幾個護衛隊的成員……”羅明的話還沒有說完,光頭青年就已經憤怒的開始咆哮:“十幾個護衛隊的成員都已經被殺掉了,為什么你還可以安然無比的活在這里!你為什么不也跟著一起去死,廢物,我剛剛將護衛隊隊長交到你的手中,你就給我捅出來這么一個大窟窿來!你這個護衛隊隊長我看不要也罷!”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