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569章 逃

第2569章 逃

書迷正在閱讀:
????鬼王的聲音運用了內勁。

  夏陽倒是可以無礙,鬼王的內勁音波對夏陽根本無效。可韓柔兒只是化勁武者,實力低微,根本扛不住鬼王聲音之中的內勁,鬼王每說一個字,韓柔兒的傷勢就會加重一分,就算夏陽用銀針關閉韓柔兒的五感都阻擋不住這種音波攻擊!夏陽馬上從儲物戒指之

  中拿出一枚療傷丹塞進韓柔兒口中,同時他的一絲真氣源源不斷輸送進入韓柔兒的身體之中,穩固她的丹田。

  “咦?”鬼王的目光落在夏陽手中的戒指上。

  夏陽心中嘆息一聲,還是暴露了,他剛才情急之下從儲物戒指之中取出療傷丹,被鬼王發現了。可相比較儲物戒指被發現,夏陽現在更擔心的還是眼前的糟糕境況,他縱然使用出凌波步,鬼王仍然不疾不徐的吊在夏陽身后,如同是跗骨之疽,夏陽可以肯定,這并不是鬼王的全速!當然夏陽也知道這

  也并非是自己的全速,可是凌波步禁術,夏陽頂多只能夠支撐十幾秒鐘!這根本就不是長久之計!夏陽體內的真氣會更快的消耗殆盡!

  退一步來說,就算這是鬼王的全速,按照這種僵局持續下去,夏陽體內的真氣也會消耗殆盡。

  到時候,還是只有硬拼這一條路!

  只一瞬間,夏陽心中已有了計較。

  鬼王馬上就是驚嘆:“這,這應該是儲物戒指,沒想到你竟然擁有儲物戒指!給我拿來!”

  “來”字鬼王加重了口音,音波攻擊驟然增強,就算是夏陽都是悶哼一聲,腳步略微遲緩了一下,而同一時間,鬼王的腳步陡然加快,他一只手朝著夏陽的儲物戒指抓來!

  這一次,鬼王的手無限度的靠近慢了半拍的夏陽。

  就在鬼王的手即將接觸到夏陽那儲物戒指的時候,夏陽馬上就是低喝一聲:“凌波步禁術!”

  他的身影在短瞬之間直接提速十倍!

  幾乎只是瞬間,夏陽就閃現出了上百米遠!

  而在原地,鬼王的手抓住了夏陽的虛影,可是這虛影之中卻是忽然迸射出一道風刃!一米有余的風刃帶著呼嘯的風聲,劈向鬼王!

  噗嗤一聲!風刃撕開鬼王身上的衣服,斬在他的血肉上。

  夏陽的神識一直在看著鬼王,剛才他腳步一頓是故意,就是為了留下這一道風刃陷阱。

  風刃撕開鬼王的衣服,撕裂鬼王身上的皮膚,留下一道猩紅色的長口子。

  但也僅此而已。

  夏陽嘆息了一聲,這風刃是他倉促之間所能夠留下來的極限,如果風刃再大上一些,定然可以讓這鬼王深受重創。

  不過,夏陽此時反倒是不著急了。

  因為夏陽已經有時間從儲物戒指之中將那兩張神行符給取出來!

  瞬間夏陽將這兩張神行符貼在自己小腿上。

  他關閉凌波步禁術,這種東西實在是太過于消耗體能跟真氣,還是使用神行符劃算一些。

  而夏陽同時取出來的還有一張小遁符,這張意外得到的小遁符,此時可以派上大用場,實在是不行,自己可以使用小遁符進行逃跑!雖然這張小遁符只能夠瞬間隨即移動一公里,但是卻也足夠逃命了!

  “風刃!”此時夏陽只聽身后的鬼王口中暴怒出一句話。“你竟然會使用風刃術!這絕對是風刃術!”讓夏陽心中吃驚無比的是,他明明已經使用了凌波步加神行符,可鬼王的速度卻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靠近他,鬼王的聲音一字一句在夏陽耳邊炸開:“符篆,你

  竟然還有神行符!你是,你是修真者!”夏陽此時根本不擔心修真者的身份被曝光,他知道自己只能夠使用這小遁符了,他還是小覷了鬼王的速度,鬼王此時距離夏陽只有五十多米,他的聲音清晰無比傳遞過來:“告訴我修真者的功法!否則我不

  光讓你生不如此,這海上跟你所有牽連的人,我都會一一殺掉!”

  鬼王的話讓夏陽心中升騰起一抹無名怒火,他冷哼一聲:“想要修真者功法,做夢!”說話瞬間夏陽就是捏動小遁符的手訣。鬼王瞥見夏陽手中的小遁符,他馬上大叫道:“小遁符!你休想使用小遁符!”在說話的一瞬間,鬼王終于開始正視起夏陽,而這一刻,他的殺氣鋪天蓋地籠罩向夏陽所在的方向,在這鬼王殺氣籠罩之下,

  夏陽甚至感覺到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變得呆滯起來,他原本神行符加上凌波步,可以勉強跟這鬼王的速度保持平衡,可現在夏陽的速度卻猛然慢了下來。

  威壓!夏陽感覺到了身后來自鬼王的威壓!夏陽驚駭的瞪大眼睛,一個人身上的威壓竟然可以達到這種恐怖的程度!相信如果將夏陽換成是一個普通人,怕是這普通人都已經跪拜在地上渾身簌簌發抖了。

  感覺到身后鬼王的氣勢越來越近,夏陽用盡全力捏動手訣!

  “給我留下!”鬼王距離夏陽十丈距離時,猛然張開手指,五根手指頭翻下,一大片內勁如同濃重烏云覆蓋在了夏陽頭頂,猶如萬斤泰山朝著夏陽壓下來!

  噗!夏陽手中的小遁符在他完成最后一道手勢時,爆炸開來!在夏陽消失之前,夏陽看到自己那濃重烏云一樣的內勁掌已經落下來,內勁組成的手掌甚至掌紋都清晰可見,轟隆落在夏陽所在的位置,翻騰出無盡的白浪,沖天的白浪至少有十幾丈高度,就如同核彈爆

  炸一般,方圓數十丈的海浪都是劇烈翻騰!

  而在這一刻,夏陽的身體變得虛無起來,砰地一聲,他原地消失。

  鬼王看到夏陽離開,無數的海水嘩啦啦的落下來,拍打在這平靜的海面上,海水碰到鬼王身體三寸的空氣,仿若碰到了透明的空氣墻,海水被完全隔開,落在海面上。鬼王深色猙獰的咆哮:“你絕對無法逃跑!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小遁符頂多只能夠瞬間移動兩公里就是極限!我會馬上找到你!我就看你手中有幾張小遁符!”這聲音用內勁鼓蕩出來,音波一圈圈如漣漪一

  樣輻射向周圍四面八方。夏陽只覺著眼前一黑,他感覺自己雙腳已經離開地面,有一種飛墜的感覺,又好像是騰空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夏陽五臟六腑都是翻騰,不過這種不適應的感覺只是持續了短暫時間,很快夏陽就重新落在了

  一片海面上!四周是蒼茫大海,波光粼粼。

  “我們,我們脫離危險了……”韓柔兒面色蒼白的抬起頭問夏陽。夏陽低下頭看向懷中的韓柔兒,韓柔兒此時俏臉蒼白,她將自己的臉蛋貼在夏陽的胸膛上,看到夏陽在看自己,韓柔兒原本蒼白的臉色浮現出一抹殷虹,只是韓柔兒的臉色馬上再次緊張起來,因為夏陽低

  下頭的瞬間,一口鮮血就是噴出來。

  “師父,你……”韓柔兒驚呼。

  夏陽閉上眼睛,調息了一下體內真氣。剛才在他使用小遁符的瞬間,鬼王的內勁大手已經拍下來了!夏陽用全身真氣護住自己懷中的韓柔兒,他全身大面積都曝光在洶涌的內勁之下,夏陽心中暗自震驚,這鬼王的內勁好生強悍,夏陽現在至少

  可以確信,這鬼王絕對已經是天級武者!光是這內勁的余威就可以讓自己體內氣血翻騰成如此。

  只不過夏陽根本就管不著體內這氣血的翻滾,他只是閉上眼睛用幾息時間強行壓下這翻騰的氣血。

  很快夏陽就是睜開眼睛,他從韓柔兒身上取下無名弓。

  在拿出無名弓的瞬間,夏陽就順手從箭壺內拉出一根箭矢。

  夏陽這次挑選的箭矢,是這箭壺之中他能拿出來的最重的一根,光是重量就達到三千公斤!

  縱然夏陽破去這箭矢的第一層禁制。

  可這箭矢的重量,夏陽單手提起來都有些費勁。

  他將箭矢搭在弓弦上,隨后,緩緩拉動弓弦,將弓弦不斷拉滿。在拉動弓弦的時候,夏陽身上的氣勢一絲絲不斷匯聚向這箭矢之中,甚至,卷動周圍的海水,在夏陽周圍形成一縷縷水線,水線纏繞聚攏成一道道白色的水浪,水浪忽然拍打,以夏陽為中心方圓十幾丈的

  海面都是變得沸騰起來。

  夏陽卻根本沒有在意周圍的環境。

  他彎弓搭箭。

  保持將弓弦拉滿的狀態。

  同一時刻,夏陽的神識已經鋪天蓋地的輻射而出,方圓三百米,就算是海底一絲暗涌,都可以被夏陽清晰的捕捉到。

  夏陽根本沒打算要逃跑。剛才夏陽離開時,他聽到了鬼王最后的那一句話,鬼王所說的那一句話的確不錯,小遁符頂多只瞬間移動了幾公里,很容易就會被這鬼王循著氣息追上來!而且……夏陽一旦走脫,鬼王勢必會殺掉跟他有關

  系的所有人,夏陽相信,這鬼王絕對會如此做!不如此做,不足以平息這種人內心的憤恨,所以夏陽無論出于哪一個原因,他都絕對不能走。

  這種情況下,只有絕地反殺,才能向死而生。而且夏陽還想要鬼王手中的那一枚儲物戒指,夏陽相信自己絕對沒有看錯,鬼王手中的戒指,絕對是儲物戒指。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