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561章 你很囂張

第2561章 你很囂張

書迷正在閱讀:
“那一切就麻煩兩位了。”夏陽對這兩位醫生拱了拱手。

  唐醫生跟謝醫生已經開始救治工作。

  夏陽站在旁邊看了幾分鐘,這五個人基本上性命都已經無礙。隨后他轉過頭掃了一眼那六個剛潛水艇之中撈上來的傷患,夏陽的目光落在那個唯一還可以行動的中年男人身上:“老宋,你好好照顧他們,傷好了就呆在這里不要走動,我出去一趟,辦點事兒,馬上就會

  回來。”夏陽的目光落在那豪華船艙中,那光頭青年身上。

  而在此時,醫務室外面忽然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醫務室內的兩個女醫生忽然臉色一變,這兩個女醫生互相對視一眼,一個女醫生快速說道:“是少團長的親兵隊來了!”夏陽看到醫務室外走廊之中有十幾個全副武裝的海盜朝著這邊快速而來,其中為首兩個人正在快速對話:“馮隊長,那幾個剛剛上船的人就是去醫務室了!我剛在監控錄像里面看得一清二楚!”這說話的小

  胡子海盜一臉諂媚的看著自己旁邊的魁梧壯漢,這魁梧壯漢嘿嘿笑著拍了拍這小胡子海盜的肩膀:“癟子三,你做的很不錯!”

  很快,不消五秒鐘,這十幾個海盜就已經站在了醫務室門口。

  門口,窗外,有十幾個黑洞洞的槍口馬上就是籠罩了醫務室內所有人。

  看到醫務室內兩個女醫生正在給傷患包扎傷口。

  馮隊長眼珠子馬上一轉,他目光從夏陽老宋等人身上收回來,然后馮隊長冷冷的看向醫務室內兩個女醫生:“好啊,唐醫生,謝醫生,你們兩個人竟然窩藏敵人!”夏陽注意到,在這馮隊長說話的時候他的目光貪婪的在這兩個女醫生身上游走了一眼,這兩個女醫生姿色的確不錯,這馮隊長有色心很正常,這次借著自己等人上船這個契機,這馮隊長想要借用此事做文

  章,要挾這兩個女醫生。夏陽馬上就對這馮隊長下了殺心,他討厭別人利用他,這兩個醫生現在是在幫夏陽,夏陽也絕對不會容許她們身處險境。

  唐醫生跟謝醫生的臉色都是變了一下,她們當然也知道這馮隊長心懷什么鬼胎,可此時她們卻百口莫辯,唐醫生努力強迫自己冷靜:“馮隊長,你說話要有證據,不要信口雌黃!”

  那個正義防衛隊的老宋也是馬上開口:“不錯!是我們主動上船,要挾的這兩個醫生!”

  謝醫生急忙點頭。

  夏陽看到這謝醫生跟老宋如此,他心中冷笑,這馮隊長心懷鬼胎,豈是幾句辯解就可以脫身?旁邊的唐醫生聽到老宋這話,她忍不住苦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她深深知道,這馮隊長看上了她跟謝醫生,只是在這威爾遜少團長的豪華戰艦上等級森嚴,上下級的關系非常明確,她們這兩個醫生跟

  馮隊長是同級別的劃分,所以這馮隊長根本沒辦法得到她們兩人,只有借用如此方法,讓少團長將她們兩人貶為奴隸,到那時候,這馮隊長想要如何她們,就都可以了。馮隊長聽到這老宋的話,他像是抓住了什么把柄一樣,馮隊長臉上更是浮現出一抹曖昧的笑容:“不錯嘛,現在竟然開始互相維護起來了,還說你們沒有關系?這就是鐵證一樣的事實真相了,你看這件事到

  了少團長那邊,少團長會如何判斷這件事情?”

  老宋瞪大眼睛,謝醫生的臉上露出驚容。

  沉默的唐醫生任命道:“少團長肯定會相信你。”馮隊長看到這三人的表情,他心中覺著甚是滿足,又聽到唐醫生的話,他臉上的得意之色更加明顯:“還是唐醫生懂得少團長的為人啊。“馮隊長好像已經勝券在握,吃定了這唐醫生跟謝醫生兩人:”以前你

  們這兩個小妞不是挺橫的嗎?以為自己是這戰艦上的醫生,就敢違背我馮隊長的話?現在終于落在我的手中,我會……”馮隊長心情甚好,他已經可以預想到這兩個女醫生在他的胯下慘叫臣服。

  “聒噪!”忽然醫務室內有一道冷清的聲音打斷了馮隊長的話。

  馮隊長還沒說話,在馮隊長旁邊的那個小嘍啰癟子三已經開口:“你是哪一根蔥?在這里裝什么蒜?”眾人都還沒反應過來剛才說話的人究竟是誰,反倒是這癟子三眼睛尖銳,一眼就找到了說話的夏陽。

  癟子三說話的時候,仗著這周圍十幾把槍的威勢,直接朝著夏陽走去。

  他相信在這種情況之下夏陽絕對不敢對他動手。

  這癟子三直接來到夏陽面前,他抄手對準夏陽就是一巴掌落下來:“你他娘的很囂張?還聒噪?老子讓你知道什么叫聒噪!”

  馮隊長滿臉笑容。

  他就喜歡看這樣的場面。

  唐醫生跟謝醫生兩人都是眼神驚恐。

  老宋更是想要直接沖上去,夏陽對他有救命之恩,他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夠坐視不理。夏陽反手就抓住了癟子三的手腕,他狠狠一腳踹在這癟子三的胸膛上:“滾!區區螻蟻也敢在我面前猖狂!”這一腳下去,癟子三的胸膛直接凹陷下去,他整個人慘叫一聲直接倒飛而出,那身軀重重的撞在

  墻壁上,那墻壁上甚至都已經浮現出了一圈蛛網紋,癟子三倒在地上,他的眼睛瞪得滾圓,似乎根本就不敢相信夏陽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之下對他動手。

  夏陽冷冷看向這癟子三:“你說我囂張?”

  夏陽的目光在周圍的馮隊長等人臉上緩緩掃視而過,他淡淡說道:“那我就囂張給你看,睜開你的狗眼看好了,看我如何給你囂張。”

  癟子三似乎想要說什么,可是張口就是一口鮮血不斷噴出。

  他艱難的轉過頭看向馮隊長。

  馮隊長臉上的笑容早就已經收起,此時他臉上是冰冷一片:“你他娘的活膩歪了,老子馬上開槍斃了你!”

  馮隊長拔出手槍對準夏陽,咔嚓子彈上膛。

  “你敢!”老宋看到馮隊長拔槍,又聽到子彈上膛的聲音,他再也坐視不住,快速沖向這馮隊長,而在老宋身后,唐醫生跟那個謝醫生都已經蜷縮成了一團。

  在老宋動手的前一刻,他就忽然看到馮隊長的面前站了一道人影。

  原本距離那馮隊長還有幾米的夏陽,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如同鬼魅一樣站在了馮隊長的面前。

  夏陽的手已經抓住了馮隊長的手腕。

  他一雙目光冰冷明亮,就好像是寒夜的星光,明亮無比但是卻讓人愈發覺著冷。

  “你……”馮隊長對于夏陽的這雙眼睛,驟然碰上他的確是渾身如通過電一樣害怕,可馬上馮隊長就反應過來,自己竟然對這樣一個人害怕,馮隊長惱羞成怒:“他娘的你簡直就是找……”

  “死”字還沒出口,馮隊長就已經用食指扣下扳機。可就在這一瞬間,他感覺到自己手腕上傳來尖銳無比的刺痛,這種刺痛就仿若是一把匕首直接扎進了他的指甲縫里一樣,讓馮隊長張口就是一聲慘叫,可馮隊長卻發現自己的嗓子里面根本就發不出一絲一毫的聲音,馮隊長感覺到自己的咽喉被人給抓住了,他低下頭,不光看到了自己持槍的那只手,五根手指此時已經完全變形,更讓馮隊長感覺到驚恐不已的是,夏陽竟然抓住他的脖頸,直接將他給高高舉

  過了頭頂。

  馮隊長此時雙腳離地,他整個人在空中不斷的扭曲掙扎。

  可夏陽那只手就好像是鋼鐵臂膀一樣,任憑馮隊長如何掙扎,夏陽的手臂都未曾抖動過一分。

  “想利用我要挾那兩個女醫生?”夏陽聲音也異常冰冷。

  馮隊長臉色漲紅,他伸出手想要將夏陽攫住他脖頸的那只手給掰開,只是他越是如此,那種窒息感就越是強烈,馮隊長的掙扎越來越緩慢無力。

  夏陽冰冷的聲音繼續響起:“你知道我生平最討厭什么事情嗎?”

  馮隊長此時早已經沒有了方才的囂張氣焰,他轉過頭看向夏陽的眼睛,臉色驚恐的搖頭。

  夏陽冷冷說道:“既然你不知道,我現在就來告訴你,我生平最討厭兩件事情,第一件就是別人用槍指著我,第二件事情就是別人利用我,很不幸,你這兩件事情好像都占了,所以你注定活不了。”

  馮隊長身體驟然顫抖了一下,他原本已經因為無力而緩慢下來的雙手驟然開始瘋狂的掙扎舞動起來。

  夏陽冷冷道:“被人攫住脖頸,無法呼吸的感覺很不好受吧?你現在可以讓你周圍的這幫小弟來救你。”

  夏陽一句話好像將這馮隊長給點醒了,馮隊長瘋狂的沖自己的一幫手下使眼色。那幫手下馬上從驚訝之中回過神來,他們紛紛用槍口對準了夏陽,可是他們并不敢開槍,因為夏陽跟馮隊長距離是在是太相近了,他們如果對夏陽開槍的話,難免會命中馮隊長……所以一時間這幫手下都是猶豫不決,可是在這個時候,他們看到了馮隊長下令進攻的手勢,一幫海盜此時再也顧不得太多。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