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550章 無名弓

第2550章 無名弓

書迷正在閱讀:
韓柔兒看到王二虎離開,她轉過頭用擔憂的目光看著夏陽:“師父,我不知道您是如何知道巡航艦上有這把弓的,但是我要告訴您的是,這把弓非同凡響,它絕非一般人可以玩得轉的……曾經就算是蒙副首

  領,都沒有辦法將這弓給拉開,不是拉滿,是拉開,就算是蒙副首領用了全身的力氣,他也沒有辦法將這弓弦給拉開一絲絲……”

  韓柔兒語氣之中充滿著急。

  她知道夏陽實力莫測,可韓柔兒對這把弓的印象實在是太深。

  夏陽沒有理會韓柔兒的話,而是答非所問:“你以后不要叫我師父,還是叫我大勇吧,那本武道古卷并非是我創作,而非我修行的也并非是這武道古卷。”韓柔兒呆了呆,她搖了搖頭說道:“不,在我心中您就是我的師父,您或許不知道我這二十多年是如何過來的,從小我跟哥哥同時所生,可從小我就體弱多病,醫生當時診斷我活不過三歲,從小我就習武,這才勉強活下來,習武之后我也非常癡迷武道,可這些年我的修為始終都提不上去,不光是蒙副首領,就算是王首領都斷言,我這一輩子只能夠在明勁初期徘徊,是師父您,幫我開啟了武道之路,不管您

  承認不承認,在柔兒的心中您都是我的師父……”

  夏陽聽韓柔兒說的真切,他不再說話。

  韓柔兒看到夏陽沉默,知道夏陽這是默認了自己是她徒弟這件事情。

  韓柔兒馬上神色激動:“徒弟韓柔兒,拜見師父!”她說話就要跪拜。可夏陽只是揮了揮手,韓柔兒便再也無法跪拜,因為她彎曲的雙膝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緩緩抬了起來,韓柔兒目光驚駭的看著眼前的夏陽,她想不通剛才夏陽究竟是使用了什么樣的力量,竟然可以做到如此

  境界!

  而在這個時候,王二虎已經從武器庫之中將那把弓跟箭壺都提了過來。

  他將這東西交到夏陽手中,王二虎用戲謔的目光看著夏陽說道:“弓箭我已經全部都給你了,接下來,就讓我拭目以待,看看你這位內勁后期的武者,究竟是如何彎弓搭箭!”夏陽沒有理會王二虎的諷刺,他撫摸著手中這把弓箭,這把弓手感沉重,觸手帶著金屬般的冰冷,夏陽的手在這弓上游走,小心而輕柔,就好像是在撫摸情人的身體一樣,很快夏陽就感應到了這弓上的一

  層禁制。

  夏陽的眼神之中爆發出一抹亮光,果然沒有看錯,這的確是禁制。

  這把弓擁有修真者獨特的禁制。

  這是修真者所使用的武器!

  這種武器,如果不揭開這禁制,根本就沒有辦法使用這把弓!夏陽手中的真氣緩緩灌輸進入這把弓之中,這弓上的禁制并不算是如何難以破解,而且時隔多年,弓上的禁制之內的靈氣早就已經被消耗的七七八八,只是十幾秒鐘的時間,這弓上的一層禁制就被夏陽給

  輕松破開,破開禁制的一瞬間,這弓的重量頓時增加了很多,至少增加了十倍以上!不過這一點重量對于夏陽來說根本就不算是什么。隨后夏陽的手放在這箭壺上,他隨手拉出一根箭矢,這箭矢果然也如果是韓柔兒所說,的確有七百公斤重量,箭矢拿在手中沉重的很,也幸虧夏陽的身體素質非常強橫,也幸虧夏陽是一個武者,否則的話

  他想要拿起這箭矢,還真的不是那般容易!

  站在夏陽旁邊的王二虎,一直在等待看夏陽的笑話。王二虎知道這一把弓的威力,也知道這箭矢的重量,看到夏陽隨手就要將這箭矢給拉出來,王二虎的臉上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這笑容之中帶著一抹嘲弄,這一根箭矢就有七百公斤左右了,夏陽又如何能

  拿得動?他這種姿勢,真當這一根箭矢只有一點點分量?可是隨后王二虎的眼睛就是瞬間瞪大,因為這一根七百公斤左右的箭矢,夏陽竟然當真就輕輕松松的將之從箭壺中拉了出來,這怎么可能?要知道這箭矢至少重量達到了七百公斤,這樣的重量已經快要達到一噸重了,怎么可能會被夏陽就這樣輕松隨意的給拉出來?要知道,王二虎現在是明勁巔峰的武者,可是王二虎這樣的臂力,也不過只能夠勉強拿得動這箭矢,行走如常而已,他手持這箭矢甚至都沒有

  辦法跑得動步子!

  那豈不是說,夏陽的實力當真是比自己厲害?或者說是跟自己旗鼓相當?

  夏陽拉的是那般輕松隨意,那箭矢就如同是一條線,被拉出箭壺,行云流水一般隨手就被夏陽給搭在了弓弦上,弓弦在箭矢落在其上的時候微微顫抖了一下,隨后,夏陽一只手持弓,一只手拉動箭矢……

  王二虎的目光一瞬不瞬看著那弓弦。

  縱然夏陽當真是一個武者那又如何?王二虎絕對不會相信夏陽能夠將這弓弦給拉動!要知道這弓弦就算是蒙副首領,就算是王首領都沒辦法拉動!而蒙副首領是內勁巔峰即將突破到化勁境界,甚至一只腳已經跨入化勁境界,勉強算是化勁境界初期的武者,王首領更是一個化勁境界的武者!這兩個人都沒辦法拉動的弓弦,夏陽還能夠拉得動?就算夏陽是一個武者,就算蒙副首領推測夏陽的修為非常正確,那夏陽也充其量不過是一個內勁后期的武者而已,一個內勁后期的武者根本就沒有辦

  法將這箭矢給拉動!夏陽的手指頭在接觸這箭矢的時候,他就已經發現這箭矢上也有一層封印的禁制,就好像是糖果外表有一層薄薄的糖紙一樣,夏陽的手指點在這箭矢上的時候,這糖紙就已經在夏陽的手指真氣輸送下輕松

  融化破碎,隨后夏陽將這箭矢給拉出來,馬上,夏陽一只手持弓,一只手持箭矢,他心中忽然生起萬丈豪情,似乎夏陽手持這弓箭,可以射掉天上的太陽!可以射掉這世界上一切!

  有一種睥睨天下的豪情!

  夏陽福至心靈,在拉起箭矢的瞬間,姿勢行云流水的就將這箭矢搭在了弓弦上。

  這動作仿若是渾然天成,給人一種非常自然的感覺。站在夏陽旁邊的韓柔兒是化勁境界的武者,她看的比王二虎更深一些,韓柔兒只覺著夏陽的動作仿若天然去雕飾,自然無痕跡,筆走龍蛇仿若是渾然天成,這種動作實在是如同清風朗月,如同明媚陽光,

  如同萬物生長,一切都顯得太自然,就如拉弓的姿勢本該就如夏陽這樣,在人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韓柔兒心中想,恐怕自己以后彎弓搭箭,姿勢必定也會跟夏陽一樣了。

  夏陽將箭矢搭在這弓弦上的時候,他輕輕閉上了眼睛。

  這種感覺……

  這弓箭合體的一瞬間,夏陽感覺到了一種非常古樸蒼老的自然清新之感。他閉上眼睛,夏陽看到了大漠孤煙直,看到了海上生明月,看到了千山鳥飛絕,大雪簌簌落下,來年又是冰雪消融,春暖萬物復蘇,繁盛于盛夏,秋來又萬物凋敝,轉眼又是寒冬白雪萬物徹底冬眠,生命

  如日升月落,周而復始成輪回。夏陽站在這時光穿梭的畫面中,鳥語花香梅花暗香浮動在他身側,明媚的日光穿透大樹繁茂枝葉的縫隙打下一束束斑駁的光束,空氣之中有微塵在浮動,枯黃的秋葉落滿了夏陽的肩膀,夏陽站在這光影變

  化里,轉眼之間他肩膀的落葉就已經變成了簌簌落雪,夏陽只是這一閉眼的光景,他就如同是度過了漫長的春夏秋冬。

  夏陽緩緩睜開了眼睛。

  他眼神之中有蒼涼的嘆息,也有新生的希望。

  站在夏陽旁邊的韓柔兒看的渾身一震,她從來都沒有看到過有人的眼睛里面竟然擁有如此復雜的情緒。

  夏陽眼神中精光如一閃即滅的劍鋒。

  他看向手中的弓箭,夏陽好像是自言自語又好像是在問旁邊的韓柔兒:“這弓箭有沒有名字?”韓柔兒搖了搖頭,她不知道這把弓有沒有名字,不過蒙副首領叫這把弓為泰山弓,也有很多人叫這把弓為千金弓,但是韓柔兒覺著這些名字都配不上這把弓,韓柔兒轉過頭看向旁邊的王二虎,是王二虎當

  初從一個海盜手中得到的這一把弓箭,那王二虎應該是最了解這一把弓的名字的,所以韓柔兒用詢問的目光看向了旁邊的王二虎。王二虎看到韓柔兒用詢問的目光看著自己,他馬上得意洋洋的說道:“這把弓蒙副首領跟王首領稱呼為泰山弓,寓意是跟泰山一樣沉重,不是人可以拉起來的弓箭,很多人也稱呼這把弓箭為千金弓,是因為這把弓上全部都是各種名貴的寶石鉆石,我調查過,這弓上的寶石跟鉆石都是真的,絕對沒有假貨,所以說這一把弓又被人叫千金弓,但是我認為,這弓上的這些鉆石絕對比千金還要多,隨意一顆鉆石拿

  出去都可以得到萬金之多了!”

  韓柔兒看向夏陽。夏陽卻是沒有表示。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