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528章 海上的河

第2528章 海上的河

書迷正在閱讀:
為了讓這船老大安心,夏陽繼續將這一杯酒給飲下去。船老大看到夏陽將這一杯酒就這樣輕松的喝下去,船老大心中更加松懈,他此時也為了拖延時間,好讓夏陽體內的毒酒更快發揮作用,船老大只能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部說出來:“這木頭?”船老大的目

  光看向桌上的這一截木頭,如果不是夏陽所說這是一塊木頭,船老大定然會以為這是一截鐵塊,這哪里像是一塊木頭?不過船老大越是看著一塊木頭,就越是覺著熟悉,他馬上反應過來說道:“這一塊木頭,我在黑沙河那邊看到過!對,就是黑沙河那邊!”他仿佛又想到了什么,馬上船老大就接著說道:“這條長生魚也是在

  黑沙河邊上捕撈到的。”

  “黑沙河?”夏陽越來越聽不懂,這里是一片汪洋大海,難道大海之中還有河流不成?船老大點頭:“是這樣子的,這黑沙河是這大海上的一條河,說來也很奇怪,這大海上原本不應該有河流,可是這大海上的確是有一條河,這一條河河水的顏色是墨黑色的,彎彎曲曲也不知道貫穿到什么地

  方,好像根本沒有盡頭一樣,而且河面有數百丈寬度,除了這河水是墨黑色的,周圍的海域海水的顏色都是淡藍色的,涇渭分明!海水跟這河水根本不能互相滲透進去。”

  夏陽聽到這種古怪的事情,他頓時覺著非常奇怪,沒想到這海洋之中竟然還有這種古怪的事情。

  “就是這個地方了。”船老大看到夏陽竟然還沒有一絲一毫昏迷的痕跡,他索性將那海圖給拿出來,指著一個標注著確切經緯度的點對夏陽說道:“這里就黑沙河。”

  夏陽看向這黑沙河,果然這一帶有一條彎彎曲曲的長河標注。

  既然在這里發現過長生木,那夏陽覺著自己有必要去這個黑沙河去一趟。此時,夏陽將自己應該問的問題都已經問完了,夏陽正想要將這件事情給挑明,夏陽的目光在船艙外面一看,夏陽就沒有了動靜,而在這個時候,這船老大則是馬上站起身來,他歉疚的看著夏陽說道:“紅

  胡子大人,這酒都給您了,我先去外面看看,有點事情想要處理一些。”

  夏陽淡淡點了點頭。

  這船老大馬上就是站起身來快速朝著船艙外面而去。夏陽看著飯桌上的這一壺酒,夏陽呵呵一笑,他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準備自斟字酌,同時夏陽的目光看向那船艙外,正站在甲板上的船老大,那船老大正站在甲板上,目光看向海面,海面上正有一艘

  海盜船正在快速靠近這一艘漁船。

  海盜船?夏陽瞇了瞇眼睛。而在這個時候,船艙之中一個房間的門忽然被推開,一個婦人腳步匆忙的走出自己的房間,她馬上就是看到夏陽想要飲酒,這婦人馬上快速說道:“不要,千萬不要喝這一杯酒!”說話的時候,這婦人快步來到夏陽面前伸出就將夏陽手中的毒酒給打翻在地,夏陽在這個婦人出手的時候夏陽就可以阻止這個婦人,但是夏陽記憶之中這婦人應該跟船老大有關系,所以夏陽就沒有動作,他想要看看這漁船上究竟

  要發生如何有趣的事。

  這毒酒被打翻在地,這婦人馬上抬頭看向眼前的夏陽:“先生,您千萬不能喝這一杯酒。”

  夏陽反問:“為什么?”

  這一艘漁船上的人也當真奇怪,既要給自己喝毒酒,又有人來阻止自己。

  婦人看向夏陽的目光中帶著歉疚:“抱歉先生,我冒昧問一句,先生應該不是紅胡子海盜團的海盜吧?”這婦人說話的時候目光小心翼翼,謹慎而膽怯的看著夏陽,這目光讓夏陽想到了那個小姑娘小茜。

  夏陽點了點頭不置可否。這婦人徹底松了一口氣,她的語氣更歉疚:“之前先生來的時候,臉上佩戴著銀色面具,可能先生有所不知,這種銀色面具是一個名叫紅胡子海盜團中海盜所佩戴的特有面具,先生又給了船老大,也就是我

  老公一塊金子,這給金子在這一片海域之中更有說法,名為買命金,只要我們收了這一塊金子,就相當于整船人的性命都被先生所購買……”

  聽這婦人說話,夏陽皺起眉頭,他只不過是給了船老大一塊金子作為借宿的報酬而已。

  萬萬沒想到這其中竟然產生了著眾多的誤會。

  甚至聽到那個名叫小茜的姑娘的事情的時候,夏陽忍不住啞然失笑。不過,料想這種事情以往在這一片海域之中應該常有發生,要不然也不應該會有這種古怪的規矩形成,夏陽心中冷哼一聲,這幫紅胡子海盜團當真可恨,只是,這幫紅胡子海盜團的人此時已經被完全消滅

  掉了,紅胡子海盜團在這海域之中已經完全不復存在了。這婦人對夏陽說道:“幸虧先生沒有喝這酒,我老公這幾日故意調轉了航線,就是為了跟正義防衛隊的巡航艦碰頭,想要讓正義防衛隊殺掉先生你,我老公給你喝的這種酒里面摻雜了一種迷藥,這種迷藥的

  藥性非常復雜,毒性也非常劇烈……”

  夏陽說道:“我已經喝了杯中酒。”夏陽一句話說完,這婦人臉色猛然一變色,她快速掏出一個白色的小**子,然后快速從這白色的小**子里面倒出一枚丹藥遞給夏陽說道:“先生快將這解毒丹吞下去,這是迷藥的解藥,這種迷藥藥性非常兇

  猛,時間久了怕來不及了!”

  夏陽看向這藥丸,白色的藥丸充滿了濃濃的藥香味兒,這的確是解毒的丹藥。

  這婦人應該沒有什么壞心思。如按照夏陽所想,定是那船老大發覺這迷藥不管用,特意跟自己的老婆唱雙簧,讓自己的老婆假意給自己解毒丹,實際上卻是給另外一種更致命的毒藥,現在看來,這的確是夏陽誤會這婦人了,夏陽將這

  解毒丹退還給這婦人:“我用不著這東西。”

  這婦人看到夏陽推卻,她卻急忙搖頭:“不先生你聽我說,這毒藥非常猛烈的,十秒鐘之內就會發作的……”可是婦人說到這里之后她卻沒有繼續說下去話,因為她看到眼前夏陽安然無恙,好像從剛才自己跟夏陽說話到現在都已經過去了十秒鐘了,夏陽仍舊可以安然無恙的坐在這里跟自己談笑風生,這哪里有什

  么中毒的跡象?

  夏陽看到這婦人已經明白了,夏陽微微一笑:“你此時應該已經明白?”

  這婦人呆呆的點了點頭。

  夏陽淡淡說道:“剛才有一件事情你說錯了。”

  婦人下意識的問:“什么事情?”

  夏陽淡然道:“我并不是一個好人,這一件事你說錯了,如果剛才你沒有給我這解毒丹,怕此時這船上數十條人命早就被我殺掉了,所以,你的好心救了你一條命,也救了這一船人的命。”

  這婦人再次呆住了,只不過這一次,她的嘴唇卻是蒼白無比。

  她驚恐無比的看著夏陽,眼神之中露出濃濃的畏懼跟后怕。

  “媽媽,大哥哥其實是騙你的,他根本就不會殺人的。”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小姑娘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了這婦人的旁邊,小姑娘說完話之后,她抬起頭看向了夏陽說道:“是吧大哥哥?”

  夏陽微微一笑,他摸了摸小姑娘的頭發說道:“但愿如你所想。”

  夏陽看向船艙緊閉的門說道:“可是江湖險惡,世道無常,你不殺人,人卻要殺你,這應該如何辦?”小茜有些不懂夏陽所說的話,那婦人的臉色卻是慚愧無比,但是她很快就明白夏陽并不是說她這件事情,而是船老大,還有正義防衛隊,這艘漁船現在已經停下來了,這證明那正義防衛隊已經到來了,正

  義防衛隊到來,那里面可是高手無數,那夏陽的性命可就真的是有危險了……

  想到這里,婦人臉色馬上蒼白,她快速說道:“先生,我現在馬上出去,正義防衛隊應該來了,我先生跟正義防衛隊暗中通過話了,他這次請求正義防衛隊幫忙,先生不要緊的,我現在馬上就出去解釋……”

  夏陽卻是搖了搖頭:“不用了,他們已經進來了。”在夏陽說話的這一瞬間,船艙的木門卻時馬上就被人給一腳踹開了,咣當一聲這木門馬上就是四分五裂,而一道人影卻是快速無比的沖了進來,這人沖進來的一瞬間,馬上就抬起手中的槍械,槍口閃電般

  就已經對準了夏陽所在的方向,然后閃電般的扣下手中的扳機。

  “砰砰砰!”槍聲響起來的一瞬間,馬上夏陽就是看到了幾發子彈朝著自己沖過來。

  這些子彈在空中盤旋,沖向夏陽的位置。

  “不要!”這婦人的臉上帶著一抹驚恐,從剛才槍聲響起的一瞬間,這婦人就知道事情不好了!

  她真的很想要告訴來人,夏陽絕對不是一個壞人!可是一切都發生的實在是太過于快太過于倉促了,等到這婦人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子彈已經發射出來了,這婦人此時說出這些話顯然已經是太遲太遲了。這婦人臉色蒼白無比,她知道完蛋了,夏陽這一次肯定是要死定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