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527章 長生魚的來歷

第2527章 長生魚的來歷

書迷正在閱讀:
婦人說話時用一種陌生的目光審視著小茜,都說給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女兒在她印象之中一向都對她最親,她對這個女兒也是了如指掌,這個女兒嫉惡如仇,可是她才不過跟了那海盜短短幾天時間,

  竟然連親媽的話都不聽了。

  小茜被婦人那陌生的眼神看的有些發寒。

  她哆嗦著嘴唇說道:“媽媽,你這是怎么了?”小茜伸出手想要去抓婦人的手。

  只是馬上就被婦人給打掉。

  婦人冷冷看著小茜:“你不要碰我!”一巴掌打掉小茜的手,婦人后退幾步看著小茜痛苦的搖頭:“想不到你的性子竟然是這樣的,虧我這幾天還對你擔憂心痛,你才跟了那海盜幾天時間,竟然胳膊肘往外拐,你一向都是嫉惡如仇的,你難道忘

  記咱們有多少親人死在那幫海盜手中了嗎?你的爺爺……”

  小茜雖然不明白母親的話究竟是什么意思,不過后半段小茜卻是聽得懂,她馬上說道:“媽媽不,不是這樣子的你聽我說,我對那幫海盜的確是非常痛恨,只是大哥哥他的確不是壞人啊……”

  “不是壞人?”婦人冷笑,她冷冷說道:“不是海盜,那他這幾天對你做了什么事情,你難道不清楚嗎?你將這些事情一五一十的給我說出來!”

  小茜從來都沒有見到過自己的母親對待自己有這般冷漠跟嚴肅,驚恐之下,她馬上就是將自己在房間跟夏陽所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都說出來,甚至不敢有一絲一毫的遺漏。

  婦人越聽越是覺著吃驚,直到小茜將所有要說的話全部都說出來之后,婦人這才忍不住問道:“你所說可是當真?”

  小茜委屈的點了點頭。

  婦人問:“他真的幾乎全部時間都躺在床上睡覺?”

  “是的。”小茜老老實實的點頭。

  婦人又問:“你真的就一直蹲在房間角落?”

  小茜繼續點頭:“媽媽……”婦人馬上冷笑:“你還要欺騙我到什么時候,你讓我檢查你的身體!”婦人馬上就是著手脫下小茜身上的衣服,只是瞬間,婦人臉上的吃驚就越來越濃,小茜竟然還是完璧之身,根本就沒有一點點被破壞的

  痕跡。

  “媽媽……”小茜的眼眶之中掛滿了淚水。婦人徹徹底底的呆在原地,她沒有想到事情竟然真的如同小茜所說,聽到小茜那哽咽的聲音,婦人眼眶之中也是忽然淚目,她馬上將躺在床上的小茜摟抱在自己的懷抱之中:“小茜,對不起,是媽媽的錯,

  媽媽不應該這樣對你的,是媽媽的錯,你原諒媽媽……”

  小茜被婦人摟在懷中,她的眼淚大顆大顆的滾落而下:“媽媽,那個大哥哥并不是壞人。”

  婦人急忙點頭:“是的,他不是壞人,他跟其他的海盜不一樣。”

  忽然婦人臉上露出一抹驚容:“不好!”婦人說話的時候急忙松開了女兒的身體,她快速對女兒說道:“小茜,你先呆在這里,媽媽現在出去一趟,馬上就回來!”說完婦人馬上就是急匆匆的走出房門。在船艙的后廚,夏陽小心翼翼將那魚腹給剖開,果然夏陽眼神之中露出來一抹肯定,這魚腹之中絕對是長生木,而且這長生木之中竟然真的有一股非常濃郁的長生草的味道,雖然夏陽并沒有真切的聞到過

  長生草究竟是一種怎么樣的味道,但是夏陽卻是非常真切的從書中看到過這種長生草味道的記載,夏陽相信自己的判斷絕對不會有錯誤。

  只是可惜,這魚腹之中也就只有這長生草的味道,夏陽根本就沒有找到長生草。趁著做飯的功夫,夏陽在飯桌上問這船老大,關于這長生魚的事情,他想要問清楚這長生魚究竟在什么海域進行生長,自從紅胡子給夏陽貢獻了一截長生木之后,夏陽就猜測到這一片海域之中可能會存在

  長生草,現在看來,果然如此,這一片海域之中竟然當真是存在所謂的長生草!夏陽相信,只要這一帶海域之中擁有長生草,自己就一定可以將這長生草給尋找到。

  船老大給夏陽親切的斟酒:“這是我們自家釀造的酒,酒液有些粗糙,還希望紅胡子大人不要見怪才是……”船老大臉上的表情帶著諂媚,他將酒液倒滿了夏陽面前所在的酒杯。

  夏陽眼神之中稍微冰冷了一下,因為他清晰無比的察覺到這船老大給自己所倒的酒液之中摻雜了迷藥之類的東西。只是夏陽現在有問題要問眼前的船老大,所以他暫且將這件事情給放在一邊,夏陽點了點頭說道:“我對喝酒沒什么講究,倒是這長生魚我非常感興趣,不知道船老大是否知道這長生魚一般都生長在什么地

  方?”船老大給夏陽倒完了一杯酒,他坐回原位,船老大臉上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但還是快速回答夏陽:“這種長生魚啊,一般情況之下不會在特定的海域生長,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長生魚目前也只出現在我

  們這一片海域之中,至于說是究竟在這片海域什么地方,這卻是有些不太好說了……”說到這里,船老大用期盼的眼神看著夏陽:“紅胡子大人您喝酒吧,嘗一嘗這酒的滋味如何。”夏陽別有意味的看了一眼船老大,這一眼看的船老大渾身一個機靈,莫不是被發現了!不可能,這絕無可能,自己這迷藥無色無味,而且放置在這種氣味濃厚的酒中,酒的氣味早就掩蓋住了迷藥的味道,

  除非是一口喝下去,才會品嘗到這酒的不同,否則只是靠聞一聞,決計無可能會發現,縱然眼前這紅胡子海盜再厲害,他畢竟也不是神。

  而一旦眼前這紅胡子海盜將這酒喝下去,等他發現這酒有鬼的時候,他恐怕已神志不清,任憑自己擺布了。

  船老大目光希冀的看著夏陽,一臉諂媚巴結:“紅胡子大人,您趕緊飲酒吧,我先干為敬!”

  說完話,船老大將自己面前的一杯酒喝了個干凈。

  他重重將酒杯放在桌上,然后目光看向夏陽。夏陽心中冷笑,這酒中有迷藥,他豈能不知?這船老大的眼神所代表的意思,他又豈能不知?只是夏陽現在還有事情想要問船老大,從船老大口中解惑,現在撕破臉皮恐怕都不太好,夏陽想到這里,他呵

  呵一笑:“承蒙船老大盛情款待,那我就喝吧。”

  說話之間,夏陽端起面前的酒杯,毫不猶豫的一飲而盡。喝完這杯酒,夏陽瞥見那船老大眼底露出一絲喜悅跟激動,這船老大現在眼見自己飲了這一杯毒酒,他料定自己已經不可能安然無恙,自然心神上有所松懈,現在問問題,他定然可以毫無保留的回答自己

  ,所以夏陽喝完酒之后馬上就開始問:“那不知道船老大這長生魚究竟是從什么地方捕撈上來的?我對這種魚非常感興趣。”船老大哈哈大笑:“這種魚啊,說實話我也不太清楚,雖然這種長生魚只生存在這一片海域之中,但這一片海域何其遼闊,根本沒有固定的捕撈地點,所以這種魚才會顯得如此珍貴,價值千金!曾經一條魚

  賣掉了兩百萬。”

  夏陽皺了皺眉頭,他覺著這船老大并未說謊。

  夏陽心情有些糟糕,這片海域的確如船老大所說,何其遼闊,他想要尋找這長生魚簡直就如同是大海撈針,又何其艱難!縱然自己擁有神識,可相比較這蒼茫大海,簡直就是海中一粟,不足為提。船老大在夏陽喝完這杯毒酒,心中就一直算計時間,他料定這毒酒的時間應該要發作了,可很快船老大心中的喜悅就漸漸下沉,夏陽臉上的皮膚白里透紅,說話口齒清晰伶俐,邏輯嚴密,根本就沒有一絲

  一毫中毒的跡象!怎么可能!船老大心中閃過一道霹靂,他全身巨震,這種迷藥威力巨大,一杯酒的分量足夠將一個成年人迷倒,眼前的夏陽實力強橫,身體素質非常不錯,船老大也早就料定了這一點,所以在下藥之時,

  分量更是加重,可此時夏陽卻全然無事,這本就古怪之極!

  莫不是這迷藥的分量還不夠?

  想到這里,船老大繼續起身給夏陽斟酒:“既然紅胡子大人這般喜歡小的自家釀的美酒,那就多來上一杯吧?”夏陽微微一笑點了點頭不置可否,他口中繼續問:“那你認識這一種木頭?”夏陽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拿出來一根長生木,他將長生木放在飯桌上,目光卻是看向了船老大,至于說是這種毒酒,夏陽倒是

  并沒有多少放在心上,這種毒酒不要說分量不算是重,就說這分量多上十倍,那又如何?夏陽仍舊可以扛得住,就算是這毒酒分量多上百倍,那這毒酒夏陽也可以憑借真氣化解。夏陽身體之中的真氣,屬于天地靈氣所化,原本對于這種毒物就有化解作用,除非是屬于劇毒之物,否則世俗界一般情況下的毒藥,夏陽還真的并未有多少放在心上。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