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523章 買命金

第2523章 買命金

書迷正在閱讀:
幾個漁民互相警惕都未曾讓步。夏陽看了看頭頂沉甸甸似要垮下來的積云,他感覺到空氣之中的水汽越來越濃厚,夏陽修真本就是吸收天地靈氣,對空氣之中的各種元素感覺都很敏銳,雖說大海上水汽本就濃,但此時的濃度卻比之前多

  了數十倍,夏陽喃喃說道:“幾位還是趕緊進船艙吧,暴風雨馬上就要來了。”

  這是一場異常巨大的暴雨,夏陽可以清晰的感知到。

  說話的時候,夏陽邁開腳步,也不理會這幾個漁民,直接朝著船艙走去。

  “船老大!”幾個漁民看到夏陽根本不停,有一個漁民馬上沖船老大喊。

  船老大用手槍對準夏陽:“你不能進船艙!”他槍口顫巍巍對著夏陽,那顫抖的手表明他內心極度的惶恐。

  夏陽并沒停下腳步,但是他卻已用目光看向了船老大。船老大在這昏暗的光線里只能夠看到夏陽模糊的身影,雖然看不到夏陽的臉,但船老大卻似乎能感覺到夏陽在看他,那目光猙獰陰森,像是九幽地獄冥王殿中面目可憎的鬼羅剎,這讓船老大身體狠狠的顫

  抖了一下,他手中的槍都差一點抓不穩當落在地上。

  夏陽開口:“放下你手中的槍吧,那對我沒用。”

  船老大低下頭看向自己手中的槍,他猛然之間呆住了,因為他手中的槍不知道何時,竟然已經斷裂成為了兩半!而在這個時候,船老大看到夏陽做了一個拋出什么東西的動作,船老大下意識一接,一塊沉甸甸的金屬質感的東西就已經落在了他的手心之中,夏陽的聲音卻也在這個時候傳了過來:“我并不會白白借宿,

  這東西你拿上,可以抵一些錢財。”

  幾個漁民看到夏陽已經逼近船艙門口,他們馬上都是想要沖過去阻攔,但是卻馬上被船老大給阻攔住,船老大將手中的斷槍拿給這幾個漁民看:“不要輕易招惹此人!”

  幾個漁民看到這般情況,都是心中駭然。船老大皺起眉頭:“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此人既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削斷我的手槍,他要殺掉我們也易如反掌,如果此人有歹毒之心,那你我今日注定難逃此劫,只能認命,跟著進去吧。”說完船老

  大當先朝著船艙之中走去。船老大跟在夏陽身后進入船艙,船艙之中有電燈,光線漸進亮起來,船老大一直都想看看夏陽剛才究竟給了自己什么東西,他借著燈光一看,赫然看到自己手中那金燦燦的光芒,這,這竟然是一塊巴掌大

  小的金磚,單憑這一塊金磚,就至少可以有幾十萬上下!船老大頓覺一陣心驚肉跳。

  “船老大?”身后幾個漁民看到船老大有異樣,有人上前去推船老大,頓時幾人都看到了船老大手中的金磚,他們幾人都是震驚,這光是一塊金磚,就可以抵得上他們好幾年出海捕魚的收入!船老大看到這幾個漁民臉上露出來的驚喜跟貪婪,他卻馬上正色嚴肅道:“你們在想什么!這金磚豈是我們可以要的!這人來歷不明,身手高絕,不要忘記他可以輕松殺掉我們,再說借宿一宿,豈能值得給

  一塊金磚?這金磚我必須要還回去,不該拿的東西,千萬拿不得,否則會有性命之憂!”

  幾個漁民雖然還想說些什么,可船老大已經進入船艙。

  他們馬上跟著船老大走進這船艙之中。

  很快,這幾個漁民的臉色就變了。船艙不小,有二十余鋪,占了八成,除去剛才出去的幾個漁民,這船艙之中還有十三四人,其中竟大半竟都是婦孺,他們正在吃飯,熱氣騰騰的鍋固定在火爐上,鍋中肉香四溢,原本吃飯是人最開心的時

  刻,可此時這船艙中人竟都面露駭然之色,他們的目光全部都聚焦在了夏陽的身上,更有膽小者渾身簌簌發抖,仿若見到深淵惡鬼。

  那幾個剛進入船艙的漁民也是表情驚恐,他們看向夏陽臉上所佩戴的銀色面具,驚恐之色難以掩飾。

  船老大解釋道:“這位……這位先生是來借宿一宿,等風雨停歇就會走。”在他身后有漁民推了推船老大,指向夏陽所在的方向,船老大此時這才正式打量起了夏陽,只是當船老大看到夏陽臉上所佩戴面具的時候,船老大臉上的表情忽然變得非常古怪,他馬上直接來到夏陽面前

  ,竟然撲通一聲就是跪在夏陽面前:“紅胡子大人!”

  船老大首先下跪,整個船艙之中所有人都開始下跪。剛才跟著船老大出去的漁民此時都誠惶誠恐,他們總算是明白,船老大剛才為何要將金子還給這人,敢拿海盜的東西,簡直就是不想活命!你拿一塊金子,過段時間紅胡子海盜團就會掠奪走你十塊百塊金

  子!如若沒有,就拿命償!可笑他們剛才竟然還對那一塊金子生出了貪婪之心,現在看來還是船老大明白事理,不能占得便宜絕對不能沾!否則會死人的!

  夏陽看著眼前的船老大等人跪在自己面前,又聽到船老大喊自己紅胡子大人。夏陽剛開始還覺著奇怪,這幫人為什么會知道自己是紅胡子的人,可隨后夏陽馬上就明白了,肯定是自己臉上所佩戴的面具正在作祟,這紅胡子海盜團在這一帶海域奸淫擄掠無惡不作,恐怕這些漁民經常

  在這一帶捕魚,自然是明白這紅胡子海盜團的,知道紅胡子海盜團也是不足為奇的。不過夏陽也沒有打算解釋什么,他只是將自己的目光看向剛剛自己解救的那個女孩子身上,這是一個大概只有十二三歲的小女孩,濕漉漉的頭發披散在臉上看不清容貌,但是夏陽卻可以感覺到這女孩渾身

  滾燙的溫度,這是剛才落水再加上受驚過度,導致的應激性高燒。

  夏陽朝著這女孩走去。船艙之中所有人臉上的表情在這一刻全部都變色,船老大臉上的表情露出一抹憤怒之色,他咬緊了牙齒,緊緊盯著夏陽的背影,在船老大背后,一個漁民靠近船老大低聲咬緊了牙齒說道:“老大,不能,不

  能讓他這樣做,小茜,小茜才十三歲啊……”

  船老大眼神壓抑著憤怒:“他,他給我的金塊,原來是買命金……”船老大這話說出來,在船老大身后幾個聽到這句話的漁民都渾身顫抖,買命金,他們太理解這一個詞的含義了,在大海之上這是一個約定成俗的規矩,所謂的買命金,就是買你這一船人的性命,夏陽現在

  給了他們買命金,那這一艘船就是他的,包括這一艘船上的所有人,夏陽就算是隨意殺掉這一艘船上的任何人都可以,更遑論說是跟船上一些女人發生什么茍且之事……

  船艙上所有人只能夠眼睜睜看著夏陽蹲在這女孩的旁邊。

  夏陽也沒顧忌太多,他將手貼在這女孩胸口,一絲絲真氣輸送進入這女孩的身體之中,很快時間,這女孩的體溫正在快速的回落。盡管周圍所有漁民看向夏陽的目光都并非善意,夏陽也沒多想,等到這女孩體溫回落到了正常人的體溫,他這才站起身來,夏陽轉過頭看向船老大說道:“船老大,我住在哪一間房?”夏陽看向這船艙,船

  艙里面有幾個小隔間。

  船老大卻并沒有理會夏陽的話,而是大聲說道:“請紅胡子大人收回這金塊吧!”夏陽皺了皺眉頭,他知道自己現在的身份是一個海盜,眼前這幫漁民害怕自己是理所應當,可夏陽同樣發現,這幫漁民尤其是船老大臉上的表情似乎除了恐懼還有其他更深層次的含義,夏陽搖了搖頭,他不愿意深究太多,在海上走了許久,他現在身體已感覺到疲憊,他需要休息一下,夏陽在這幾個小隔間之中掃了一眼,有一個房間應該是住房,打掃的也比較干凈,也沒有人住過的樣子,夏陽看到這里擺

  了擺手:“這是我給你們的費用,這間房是我的了,另外那些東西都給我送進來吧。”

  夏陽指了指那一鍋魚肉,他也實在是餓了。

  夏陽說這話推門而入。

  砰的一聲門關上。

  船老大等人雖然都松了一口氣,但此時他們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憤怒。

  “老余,你不能這樣,不能將小茜送到那個惡魔的手中……”一個婦人忽然沖過來抱住了船老大的腿。

  “住口!”船老大暴喝一聲。

  一個漁民靠近船老大的方向,低聲說道:“大哥,咱們人多,他只有一個人,不然咱們將這個人給做了!”說話的時候這漁民比劃了一個切刀的手勢。船老大搖了搖頭:“紅胡子的可怕你應該知道,而且……你們看這個東西!”船老大將自己那一把斷槍給拿出來,這斷槍的切口非常平整,就好像是被刀子切過去一樣,船老大說道:“剛才在船艙外面我用槍指著那個海盜,可是他只是隨便揮了揮手,我這槍就已經被切斷了,我可以肯定這一點!我也可以肯定,這海盜想要殺掉我們實在是太輕松,如果他真的動了殺心,我們所有人都要死掉!”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