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511章 良善就一定要軟弱

第2511章 良善就一定要軟弱

書迷正在閱讀:
夏陽了然。

  這馬三娘的確是打入紅胡子海盜團的內鬼奸細。

  這密函也的確是互通的證據。只是這馬三娘跟走私商船之間完全沒有利益往來,她所效忠的是正義防衛隊,為正義防衛隊提供每一次紅胡子海盜團出海的時間,洗劫的目標方位,航線,出海人數,幾艘海盜船,配備什么武器裝備等這

  些詳細信息。

  夏陽從這兩個海盜口中所知道的消息,完全可以推演出來這一切前因后果。

  這附近有村莊,每次紅胡子海盜團都會洗劫這村莊,為了抵抗紅胡子海盜團的洗劫,當地的村莊弄出來了這么一個正義防衛隊。

  屬于民兵組織。

  用來對抗紅胡子海盜團。

  這一切倒也是合情合理。只是讓夏陽心中感覺到疑惑不已的是,這里是公海,根據夏陽從海圖上所看到的地理位置,這里應該除了一座無人小島之外,就再也沒有任何的落腳之處,既然沒有任何的陸地,那何來村落這一說?這不

  是扯淡?

  不過不管如何說,這兩個海盜總不會知道夏陽在偷聽他們對話,所以他們所說應該都是真切的事實存在。而夏陽聽到這里,他也是印證了自己對馬三娘這個女人的感覺,事實上夏陽的感覺是完全正確的,這馬三娘的確并不是一個心思狡詐,兩面三刀的海盜,她身上的確是有濃烈的殺伐氣息,但是在這種公海上,常年與海盜搏斗與食人鯊搏斗,在如此艱難險惡的環境之中,如若是軟弱之輩,定然早就已經死亡,馬三娘身上這種殺伐氣息夏陽反倒是認為合情合理,而除了這殺伐氣息,馬三娘這人的面相的確屬

  于那種做事剛正之輩。

  所謂軟弱之輩,并不一定是善良之輩。誰說良善就一定要軟弱?誰說強權就一定是罪惡?軟弱者可心存歹念,強權者卻也可以做善事。

  在夏陽看來,這馬三娘應當就屬于后者。精通存活法則,手段兇狠的人才更容易在這世界上活下去,可是這并不能說此人就是歹徒!任憑誰活在這世界上都不容易,單純良善之輩早就已經不適用生存規則,注定只能被壓迫,手段兇狠,心存良知

  底線的人才是真正的善人,這世界上極其善良的人跟極其邪惡的人都是極少數,而大多數人都是這種黑白混合的灰色人。

  夏陽現在想要幫一下這馬三娘,因為夏陽看到這馬三娘好像已經快要堅持不下去了,馬三娘的確是心神松動,她知道侏儒怪所說并非真正事實,侏儒怪并沒有破解掉她的密函密碼,侏儒怪那也定然不知道她跟正義防衛隊的事情,可是這侏儒怪卻強行將那幾艘走私商船的屎盆子往她的腦袋上面扣下來,而且侏儒怪手中還握有似是而非的證據,再加上這幫海盜居心不軌,各個海盜小團隊都非常忌憚她馬三娘這一股強大的海盜小團隊勢力,只要被這侏儒怪戳穿出來,那定然是群起而攻之,將

  她等人都給消滅掉!馬三娘想要活下去,在這世界上誰不想活下去?縱然馬三娘在當初決定打入紅胡子海盜團內部的時候心中就已經有了必死之心,但是現在紅胡子海盜團還沒有消滅掉,她現在就死掉是沒有任何價值跟意義的,當時正義防衛隊將她送進紅胡子海盜團頗為廢了一番功夫,她在紅胡子海盜團之中好不容易才拼到了核心權力階層,掌控消息更為靈便,現在就讓她死,無論如何都是不劃算的,正義防衛隊如果沒有

  她這個紅胡子海盜團的中層頭目,想要重新安插人手進來,定然還要再過很長時間,而在這很長的時間里面,村莊定然還要遭受紅胡子海盜團的大力摧殘,不知道又有多少條人命損傷死掉。

  這不是馬三娘想要看到的。

  而且縱然馬三娘現在有想死而生的心,可這幫已經被她收服的兄弟,難道也要伴隨她白白死掉?

  所以馬三娘決定假意歸順侏儒怪,繼續蟄伏。原本馬三娘眼看這紅胡子死掉,又看到這幫海盜爭奪團長的位置,馬三娘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與其在這紅胡子海盜團之中繼續蟄伏,提心吊膽的輸送情報,不如將這紅胡子海盜團徹底收歸麾下,讓這

  紅胡子海盜團變成自己的囊中之物,自己做紅胡子海盜團的首領,到時候村莊還會有海盜危機嗎?絕對不會有!這樣就可以從根源上徹徹底底的解決掉眼前的這些問題。

  可是現在,這件事情顯然已經是沒有辦法辦到了。

  因為侏儒怪手中有證據!

  馬三娘心中嘆息了一聲,暫且歸順吧,等以后觀察形勢,一舉扳倒侏儒怪,成為紅胡子海盜團真正的首領!

  心中有了這樣的打算,馬三娘馬上就是開口看向眼前的侏儒怪:“我……”侏儒怪在馬三娘剛才在猶豫不決的時候,他一顆心說實話也是提心吊膽,生怕馬三娘不同意,這麻煩可就大了,一旦馬三娘不同意,他侏儒怪也不敢將馬三娘的信息真的捅出去,這一捅出去,那相信這紅胡子海盜團的眾多海盜會馬上亂套,之前歸順他侏儒怪的幾個海盜中層頭目,定然會趁亂殺掉他,防止他日后再用秘密來要挾他們!現在侏儒怪也只不過是在走鋼絲而已,眼前這情勢最好是順風順水,借著勁頭,一舉拿下馬三娘!讓幾個海盜中層頭目互相忌憚互相牽制,讓他們都不敢對自己動手,然后挑戰那麻子老九,借著這擊敗麻子老九的一股氣勢,讓一幫海盜心存敬畏,一家獨大之下,徹底將這紅

  胡子海盜團的首領位置給坐實了。

  至于說是日后嘛……逐一清除核心權力層,一一換上自己的得力心腹,徹底將紅胡子海盜團攥在自己手中,這都是日后的事情了。

  眼下先穩定住局勢這才是最為重要的事情。

  這就是侏儒怪心中的全盤計劃。而現在侏儒怪看到眼前的馬三娘即將開口說話,他的一顆心已經高高懸了起來,因為侏儒怪心中此事非常清楚的明白一件事情,只要馬三娘現在反水,后果很嚴重,可是當侏儒怪看到馬三娘現在表現在眼

  睛之中眼神之后,侏儒怪一顆懸掛起來的心也是重重的落了下去,因為侏儒怪此時已經清楚無比的知道了,眼前的馬三娘絕對已經有了臣服自己的意向了!

  這就好辦太多了!

  侏儒怪心中冷哼一聲,馬三娘在這紅胡子海盜團之中風頭非常響亮,雖然是一個女人但是做事手腕卻非常的狠辣,而現在看來,這女人也只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膽子終究還是太小了一些!

  就在這個時候,侏儒怪的眉頭忽然微微皺了皺。因為馬三娘身后的一個海盜竟然在靠近馬三娘,這海盜拉了一下馬三娘的胳膊,馬三娘原本想要說出口的話頓時就收了回去,這讓侏儒怪心中大怒,遲則生變,人的念頭隨時都會變,這個時候是這個念頭

  ,下個時候就是下一個念頭,馬三娘現在答應,她就絕對沒有反悔的機會,可現在馬三娘不答應,接下來馬三娘或許就會拒絕!

  這個該死的小海盜!侏儒怪的目光冷冷看向了夏陽。

  剛才在馬三娘即將答應的關頭拉住了馬三娘胳膊的人正是夏陽。

  馬三娘也在看夏陽。

  她此時心中有些不平靜,竟也沒有去仔細看夏陽臉上面具的字母縮寫,馬三娘只是說道:“你有什么事情?”

  夏陽低聲說道:“馬三娘,你盡管可以不答應這個侏儒怪!你盡管可以自己做紅胡子海盜團的首領!”

  夏陽一句話仿若是平地驚雷,讓馬三娘渾身都驚出了一身冷汗。馬三娘馬上就是去看侏儒怪,這個時候這種話千萬不能夠讓侏儒怪聽到!否則……馬三娘不敢想象這后果,倘若侏儒怪認為馬三娘沒有臣服之心,那無論是馬三娘,還是馬三娘的這幫兄弟,亦或者是正義防

  衛隊,還是村落都會遭受巨大的損失!甚至在夏陽說話的瞬間,馬三娘都已經在心中破口大罵,這時候說這種話就是找死!

  可隨后馬三娘就是看到,侏儒怪的眼神好像并沒有什么波動跟變化。

  侏儒怪的表情就好像是從來都沒有聽到夏陽所說的話一樣。

  夏陽這個時候在馬三娘的耳邊繼續說道:“你不用理會那個侏儒怪,因為他完全聽不到我的話。”馬三娘聽到夏陽的話之后,她再一次用目光的余光看了一眼侏儒怪的方向,馬三娘發現侏儒怪眼神果然還是沒有任何的波動,馬三娘可是知道,這侏儒怪的外號只不過是海盜背后起的,這侏儒怪也最討厭別人叫他做侏儒怪!而現在夏陽用這種戲謔的口吻,當著侏儒怪的面這樣叫他,顯然就是在嘲諷他,按理來說侏儒怪絕對會勃然大怒,就算不勃然大怒,至少眼神也會流露出憤怒,可現在馬三娘看的非常清楚,侏儒怪眼神之中表現出來的神色,絕對沒有一絲一毫的波動,這是完完全全不合常理的一件事情……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