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506章 特權

第2506章 特權

書迷正在閱讀:
大難驟臨,所有人都意料不到。

  整艘游輪的氣氛低迷。

  除了一些必要的話語,整艘船幾乎都陷入沉默,只有急促的腳步聲跟一些簡短的“紗布”“剪刀”“吊針”等詞匯。

  蘇婷跟一個女人將蘇貝貝搬運上了游輪。

  “醫生……”蘇婷剛喊了一句,馬上就有一個醫生領著四輪擔架快速趕過來。

  醫生透過口罩傳來甕聲:“病人有什么特征?”蘇婷馬上將自己所知道的關于蘇貝貝的身體特征都快速的說出來,醫生的眉頭馬上皺起來,她快速用手貼在蘇貝貝的額頭上,這一觸摸就只覺著滾燙的溫度,讓這醫生的手本能的瑟縮回去,她快速抬起頭

  看向蘇婷說道:“病人有沒有身體上面的創傷?”說話的時候醫生低下頭看向蘇貝貝渾身的泥垢,這種情況之下她實在是沒有辦法通過肉眼得知蘇貝貝的身體狀況。

  蘇婷馬上搖頭:“沒有。”

  醫生點了點頭:“應激性發燒,體溫計快速測量出溫度,危險病號,迅速騰出病房!”

  一個護士急忙快速將體溫計塞進了蘇貝貝的腋下,幾個護士推著四輪擔架快速朝著病房區方向走去。

  蘇婷緊緊跟在醫生的身后。

  女醫生快速對另外一個護士下達命令:“去準備熱水,為病人擦洗身體,我要排除病人身體有沒有傷口,準備監護儀!我現在就要用!”

  馬上就有兩個護士從四輪擔架上離開快速忙碌。

  到達病房門口,女醫生馬上停下腳步,負責臨時登記的女護士看向女醫生:“三號病房可以使用,張醫生您趕緊進去……”

  女護士的話都還沒有說完,她身后走來一個中年男人,這男人聲色冷然的訓斥這女護士:“你難道不知道三號病房已經有人了嗎!”

  女護士看到這男人馬上畢恭畢敬的站起身:“王主任……”

  女醫生皺起眉頭:“我這是危險病患,王主任,可否馬上協調一下看看有哪個患者傷勢很輕,騰出一間病房出來……”

  王主任神色頗為不悅:“張醫生,這里不管是輕傷患者還是重傷患者,難道都不是病患嗎!如果是你你愿意讓你的親人出這病房給其他人騰位置?”

  這女護士用歉疚的目光看向張醫生說道:“抱歉張醫生,病房區已經滿了,我們現在跟附近的乘客協商已經騰出來了一些客房,充當臨時病房使用……”

  在女醫生身后的蘇婷看到王主任看向張醫生時目光之中露出來的隱晦貪婪之色,她馬上就明白了這王主任的心思,蘇婷馬上說道:“張醫生,咱們就去臨時病房吧……”

  張醫生皺起眉頭:“不行,病患情況特殊,臨時病房醫療器械根本準備的不充分!”

  她說話的時候看向王主任:“王主任,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曾經追我,卻被我拒絕,你現在對我心存恨意,公報私仇!這件事情我會記住!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后,我會馬上將這件事情匯報給醫院!”

  王主任神色哂笑:“恭候!”

  而在這個時候,一個四輪手推擔架快速沖進病房區大廳。

  “趕緊給趙總安排病房!”一個戴著金絲邊眼鏡的中年男人快速對值班護士嚷嚷。

  王主任馬上笑臉相迎:“是司馬助理,現在正好有一間病房,三號病房空著呢,趕緊讓趙總進去吧!”

  司馬助理神色松了一口氣。

  他拍了拍王主任的肩膀,對跟在自己身后的醫生護士快速說道:“趕緊送趙總進病房!”

  而在一旁,無論是蘇婷,亦或者是張醫生都滿臉憤慨。

  張醫生冷哼一聲:“停下!”張醫生直接阻攔在了這司馬助理的面前。

  她冷冷看向旁邊的王主任說道:“王主任,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們來就沒有病房,這位趙總來了你就有病房!”

  王主任面紅耳赤,他正要反駁,司馬助理馬上神色冷然的看向張醫生:“給我滾開!”

  他說話的時候伸出手就去推眼前的張醫生。

  蘇婷看到事態已經不可控,她馬上上前拉住張醫生:“張醫生,算了,我們去住臨時病房吧……”

  “這是怎么回事兒……”就在這個時候,躺在四輪擔架上的那個趙總忽然虛弱的開口說話。

  司馬助理馬上轉過頭,臉上陪著笑容:“趙總沒事兒,有幾個人鬧事兒,想要搶占咱們這病房……”

  只是這司馬助理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張醫生冷笑著打斷:“什么搶你的病房?這明明就是我們先來的,何來這是你的病房之說,簡直是顛倒黑白惡人先告狀!”

  蘇婷在旁邊雖然沒有說什么,但是看向張醫生的目光之中卻帶著一抹濃濃的感激之色,張醫生跟她之前并不認識,可此時卻可以為她仗義出手,這女人大公無私,是一個身具風骨的可敬之人。趙總的目光緩緩落在張醫生的身上,隨后她就看到了蘇婷,這女人馬上轉過頭看向蘇婷,她的目光之中露出一抹激動:“你,你是救我的那個小姑娘……”這趙總馬上又搖了搖頭:“不,你們很相似,你不是

  她。”

  趙總這樣一說,蘇婷馬上也想起來眼前的這個趙總是誰。

  是那個蘇貝貝拯救過的落難者!

  蘇婷馬上說道:“救你的人不是我,是我的侄女兒……”蘇婷看向了躺在擔架上沒有一絲一毫意識的蘇貝貝。

  趙總馬上轉過頭,去看另外一個擔架上的蘇貝貝。

  她馬上快速說道:“趕緊,趕緊將她送進病房之中進行救治……”

  司馬助理跟王主任的臉上都是浮現出古怪,司馬助理馬上快速無比的說道:“不行,趙總,現在只剩下一間房了,您現在傷勢過重,您必須要趕緊進入病房之中進行治療才行……”

  但是司馬助理的話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趙總看向他的目光里面帶著冷厲。

  趙總冷冷開口:“這病房本來就是你搶來的!這件事情的對錯日后我再找你清算,現在馬上,讓出病房!”

  司馬助理看向趙總腹部的一道猙獰的傷口:“趙總……”張醫生馬上也是注意到了趙總身上的傷勢,她快速上前,抓住趙總的手腕,很快張醫生就是快速說道:“應激性發燒,全身虛弱,傷口有感染跡象……”張醫生抬起頭看向蘇婷的方向,蘇婷只聽張醫生這樣說

  ,再看到張醫生表現在臉上的表情,蘇婷馬上就知道,趙總的傷勢絕對要比蘇貝貝的傷勢要更加的嚴重。

  蘇婷馬上說道:“張醫生,趙總,你的傷勢比較嚴重,還是你現在進去病房,張醫生,咱們就去臨時病房吧。”

  趙總開口想要阻攔,可在這個時候,蘇婷馬上看向趙總旁邊的司馬助理說道:“趕緊將趙總推進病房之中吧。”

  司馬助理感激的看了一眼蘇婷,不容趙總分說,馬上命人快速推著擔架進入那三號病房。

  ……

  夏陽的腳步在海面上快速飛點。

  他在追逐前方那幾艘海盜船。

  這些海盜船上的海盜此時一個個都如同是驚弓之鳥。

  剛才遠洋游輪上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過于恐怖。

  這種恐怖讓他們都不敢回想。

  縱然是回想起來心中也是一陣陣的后怕。所有海盜的情緒都非常低迷,他們是真的不敢想象剛才所發生的事情,此時這幫海盜這才注意到幾乎所有的首領都已經全軍覆沒,這一次擄掠任務,紅胡子首領剛才他們親眼所見,從那幾十米高的高空掉

  落到了海面上摔死了,副首領冷煞等人也都已經死掉了,折損的十幾個小海盜暫且不說,就說紅胡子海盜團的所有首領在這一次的任務之中幾乎已經完完全全的全軍覆沒了。

  也就是說,眼前他們這幫海盜幾乎已經是群龍無首了。

  剛剛從驚駭之中回過神來的幾艘海盜船,馬上就是陷入了一片肅殺的冷靜之中。

  所有的海盜幾乎都是各自手持武器,以自己熟悉的人形成一個個小團隊。

  彼此互相敵視。“我認為,現在應該馬上推選出來一個嶄新的首領,群龍不可一日無主!”馬上就有一個比較大的海盜小團開口說話了,這個小團隊說話的人是一個身高一米九體格魁梧的彪形大漢,這個小團隊也有將近三

  十號人!

  夏陽此時已經腳步輕點,站在了一艘海盜船的桅桿上。

  在夏陽的腳下,是一面黑白分明的骷髏頭旗幟。

  旗幟隨風擺動,獵獵作響。

  夏陽站在這骷髏旗上,他整個人就好像是完全沒有任何重量的紙片人一樣。

  竟然可以在這一面旗幟上站住腳跟。

  夏陽甚至都可以在海水上面站住腳跟,更甭說在這旗幟上面了。

  夏陽靜悄悄如同幽靈一樣站在這旗幟上,他的目光俯瞰向夏陽的一百多號海盜,眼神之中充滿了冰冷跟冷漠。

  當夏陽看到那個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漢的時候,他的眼神之中浮現出來一抹譏誚,夏陽腳步輕輕變換了一下,他直接悄無聲息的落在了這海盜船的一個小海盜團隊之中。那身高一米九的魁梧大漢看向周圍的眾多海盜,他神色睥睨的說道:“諸位,如果你們有誰不服氣我的,現在可以馬上站出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