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504章 下一個是誰

第2504章 下一個是誰

書迷正在閱讀:
夏陽這樣一說,紅胡子馬上就明白了那幫海盜在做什么事情。

  他沖對講機咆哮:“你們聽到我的話沒有!放下手中的一切,馬上回到海盜船上!張三,你聽到我的話了沒有,讓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東西,馬上撤退!”

  很快,對講機那邊就響起了張三的聲音:“船長,這不是我要這樣做的,是牛副首領讓我們這樣做的……”牛副首領那懶洋洋的聲音打斷張三的話從對講機里面傳出來:“紅胡子,你究竟在搞什么鬼?這上百億的生意你竟然說放棄就放棄?你的腦子是進水了還是秀逗了?沒有錢兄弟們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我們

  為了搶劫這一艘遠洋游輪,儲備了好幾個月,現在還死掉了好幾個弟兄,現在放棄,你問問兄弟們答應還是不答應?”

  很快,對講機里面就是開始七嘴八舌亂哄哄一片反對之聲。

  紅胡子呆住了。

  他怒罵一聲:“這幫該死的!”

  而在這個時候,夏陽抓住了紅胡子的脖頸,他的目光冰冷無比的看向那遠洋游輪上一個獨眼中年男人。

  這個人應該就是那個牛副首領。

  夏陽抓起紅胡子的脖頸,直接縱身跳下幾米高的海盜船。在紅胡子的慘叫聲之中,夏陽的腳在海面上輕輕一點,整個人凌空掠出十幾丈,這海盜船跟那一艘遠洋游輪有一百多米的間隔,夏陽只不過是兩三下起落,最后身體猛然躥升十幾米,隨后落在了這第三層

  甲板上,在這第三層的甲板上,那些瑟縮在甲板上的乘客都驚呆了,他們呆呆的看著這個剛從下面躥升上來的面具人。

  幾個海盜在瞬間就將手中的槍口對準了夏陽。

  隨后他們就是發現了夏陽臉上的面具。一個海盜馬上開口說道:“兄弟你在干……”這海盜看夏陽臉上的面具是自己人,他原本準備打招呼的可是當看到夏陽手中還提著一個人,而且當這個海盜發現夏陽手中提著的人是紅胡子之后,這海盜想要說

  出來的話馬上就是哽咽在咽喉之中再也沒辦法說出口。

  “你干什么!放開船長!”馬上有海盜反應過來。

  夏陽冷笑一聲,他在船舷上輕輕一縱躍,身子如同紙片一樣飄出二十多米,輕飄飄落在了這說話的海盜面前。

  這海盜持槍的手指開始哆嗦。

  他張口:“你,你……”

  眼前這一切都太過于匪夷所思。

  有人可以一步就竄出二十多米?

  夏陽一步步走向這個海盜,這海盜忽然覺著雙腿發軟,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不要,我錯了……”

  夏陽卻并未理會這海盜,他一步步從這個海盜旁邊越過,站在了這海盜身后的牛副首領面前。

  夏陽淡然抬起頭,目光漠然的看著牛副首領:“你剛才說什么?我沒聽的太清楚,麻煩你再說一次。”

  牛副首領早就嚇得面無人色。夏陽那冰冷的目光就如同是一條毒蛇,不,確切的說應該是一條三丈長短的花斑巨蟒,張開了長滿獠牙的血盆大口,一雙森然的眼球瞪著自己,甚至這牛副首領都可以嗅到這花斑巨蟒口中噴出來的惡心的

  惡臭。

  一絲絲冷汗從牛副首領的額頭上冒出來。

  猛然之間,這牛副首領快速動手,拔出別在腰間的勃朗寧,另外一只手熟稔無比的拉開槍栓,黑洞洞的槍口對準夏陽,緊隨其后就是扣下扳機!

  但是槍聲并沒有響起來。

  因為牛副首領手中的勃朗寧已經消失不見了。

  同時消失不見的還有牛副首領那持槍的手。

  他的手腕被一把匕首給整整齊齊的切開了,切面平整無比,甚至因為切的速度實在是太快的緣故,導致鮮血都還沒有噴出來。

  夏陽冷然一笑,一腳踹在牛副首領胸口。咔嚓,牛副首領胸腔瞬間凹陷進去了一個深坑,他可以清楚無比的聽到自己胸腔之中肋骨咔嚓咔嚓連片斷裂的聲音,但是更多的還是空氣之中那呼嘯倒灌進入耳朵之中的呼呼風聲,牛副首領此時這才反應過來身上所有的疼痛,那種尖銳的疼痛就如同是吞下了一大把的刀片,這些刀片在他體內縱橫捭闔,將他的五臟六腑全部都給切碎,牛副首領也只來得及發出一聲短暫的哀嚎聲,隨后牛副首領的身體就重

  重的撞在了身后的墻壁上。

  鐵皮墻壁被撞出一團巨大的凹陷。

  牛副首領四肢百骸都是劇烈的震動了一下,他雙眼凸出在眼眶外面,眼睛仍舊死死的盯著夏陽所在的方向。

  但是他的眼球卻沒有辦法再動彈一下。

  因為他已經徹底沒有了任何的呼吸。

  夏陽轉過頭,看向咬緊牙齒滿臉驚恐的幾個海盜,隨后夏陽的目光落在了紅胡子的臉上:“現在,繼續說!”夏陽將對講機湊到了紅胡子的嘴邊。

  紅胡子哆嗦著嘴唇,顫巍巍道:“所有人,馬上,放下手中的東西……”

  那幫海盜此時已經沒將首領紅胡子的話當成一回事,牛副首領帶領他們公然造反,一百個億在他們面前,已經足夠讓他們背叛自己的首領紅胡子,一幫人該搬的照搬不誤。

  可隨后,對講機里面很快就響起了幾個海盜的聲音:“趕緊,放下手中的東西……”有人聽出來了這海盜是誰,馬上打趣道:“我說李四你他娘的是不是瘋了?紅胡子已經瘋掉了,你也跟著瘋?一百個億啊,你不是看上維多西港口那個夜總會的小娘皮了嗎?有了這一百個億,保證那個小娘

  皮乖乖跟著你走!這你都不動心?你還真打算聽紅胡子的?”

  李四抬頭看了看夏陽所在的方向,他顫巍巍對著對講機說道:“牛副首領,牛副首領已經死掉了……”說話的時候李四驚恐莫名的看了一眼牛副首領所在的位置,牛副首領倒在地上,顯然已經死的不能夠再死,而夏陽殺掉牛副首領,也只用了一招,再想到剛才夏陽那一步就可以橫跨二十多米,李四心中已

  經被驚恐所占據,他相信,自己這幾個海盜絕對不會是夏陽的對手。

  牛副首領死掉了?

  馬上所有正在搬運的海盜都是炸開了鍋。

  原本有牛副首領的帶領跟統籌,他們還能井井有條,可現在他們就仿若是熱鍋上的一群螞蟻。

  “他娘的,牛副首領死掉了你們怕個毛線,繼續搬!”有海盜在對講機里面怒吼咆哮。夏陽的目光落在這說話的海盜身上,這海盜在他上面第五個甲班上,這海盜說話的時候,剛摟起來一個女人,將這女人夾在懷抱之中,跳上用繩索搭建的臨時升降機,顯然是準備將這個女人帶回海盜船上

  ,夏陽冷笑一聲,他的腳步一晃,整個人直接從原地憑空消失。

  那原地的幾個海盜,此時都是徹底松懈了一口氣。

  可等他們反應過來夏陽剛才是如何消失的之后,一幫松懈了一口氣的海盜再一次震驚。

  這種速度……太過于恐怖!這幫海盜相信,如果自己對夏陽開槍的話,憑借夏陽的這種速度他們根本就無法命中夏陽,而等待他們的,將會是被夏陽抹殺掉的命運!

  想到這里之后,這幾個海盜心中都是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他們知道,自己剛才是撿到了一條性命。那海盜剛剛坐上升降機,懷中的那個小娘們正在瘋狂的掙扎,這海盜冷哼一聲,在這小娘們的身上狠狠踹了一腳:“他娘的你不要給老子動!再動信不信老子現在馬上一槍解決掉你,老子能看上你是你的運

  氣!”讓這海盜滿意的是,他這一腳踹出去之后,那原本抵死掙扎的小娘們竟然非常乖巧柔順的寂靜下來。這海盜滿意的笑了:“這才乖嘛,待會到船上哥哥一定會好好疼愛你的,以后跟著哥哥吃香的喝辣的!”這海盜拿出對講機嚷嚷道:“給我繼續搬,牛副首領死掉了又如何,我們紅胡子海盜團死掉了幾個首領

  ,難道就放著錢都不要了?”

  這海盜懷抱之中的那個女人,吃驚無比的看著忽然從天而降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夏陽。

  她吃驚地說不出一個字來。

  夏陽看了這女人一眼,隨后他伸出手,從背后拍了拍這正在沖對講機嚷嚷的海盜。

  這海盜不耐煩的轉過頭:“他娘的有啥事兒?”

  不過馬上這海盜的身體就是僵硬住了,這升降機上就只有他一個人。

  還有一個女人,但是現在這女人是被自己夾在腋下的。

  那站在自己身后的是誰?

  這海盜猛然之間反應過來,他快速轉過頭,然后他就看到了夏陽。

  “你是誰!”這海盜吃驚無比的看著站在自己身后的夏陽,夏陽臉上的面具讓他覺著有些眼熟,很快他就認出來這面具的身份:“你,你是冷煞副首領,不可能,他已經死掉了……”

  這海盜說話的瞬間,他馬上就想要拔出別在腰間的沖鋒槍。

  但是他的手卻被夏陽給按住了。

  夏陽淡淡看向這個海盜說道:“說出你的名字。”

  夏陽聲音冰冷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壓迫感。

  這海盜看著夏陽那一雙冰冷的眼睛,他下意識張口:“威廉……”

  夏陽點了點頭,他一根手指頭動了動,一道風刃從夏陽的手指頭上浮現而出,直接戳破了這海盜的心臟。

  啪嗒一聲,這海盜手中的對講機掉落在地上。夏陽將那對講機給撿起來,他對對講機說道:“威廉已經死掉了,下一個是誰?”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