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429章 你竟然是叛徒

第2429章 你竟然是叛徒

書迷正在閱讀:
千手老妖冷冷站在樹冠最頂尖的一小撮樹枝上。

  或者說是一小片葉子上,但是這一小片葉子竟然完全支撐起了她的身體。

  千手老妖的嬌軀幾乎沒有任何重量。

  她的腳尖輕輕點在這片樹葉上。

  隨風微微擺動。

  好像風再猛烈一些,就可以將千山老妖給卷走。

  千手老妖居高臨下,眼神冰冷的打量著眼前這個別墅的院子,整個院子都被乳白色的濃霧完完全全的覆蓋住了,這乳白色的濃霧完全覆蓋住了這一片別墅。

  一團乳白色的濃霧靜謐的籠罩著整座別墅。

  濃霧中能見度非常低。

  幾乎低下頭也只能夠模糊看清楚自己攤開的五根手指頭。

  三大殺手縱然實力強橫。

  這別墅儼然已經是密不透風。

  老虎吃天,無從下口。

  快刀麻五正在仔細擦拭著自己的快刀。金剛巨獸則是將一大瓶藥粉全部倒在自己全身的傷口上,那些傷口在這種藥粉之下竟然正在用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痊愈,金剛巨獸靠在一棵大樹的樹干上,這三個人才能夠合包起來的巨大樹木,在金剛巨

  獸這一靠之下,樹冠竟然落葉簌簌。金剛巨獸卻是沒有在乎這些,他抬頭用那銅鈴一樣的巨大眼睛看著樹頂的千手老妖,他一只眼睛受了傷,那另外一只獨眼看上去充滿了猙獰的乖戾氣息,金剛巨獸張口:“弄傷了我的眼睛,殺掉他們,我要

  吃肉!”

  快刀麻五擦拭快刀的手也微微停頓了一下。

  顯然他也在傾聽千手老妖的意見。

  他們三人,顯然是以千手老妖為中心的。

  千手老妖眉頭微微皺起來,按照這種毒霧消散的速度,至少還要半個小時,半個小時啊……千手老妖低下頭喃喃自語了一句:“太長了,夜場未免夢多。”

  她低下頭摸出一枚通訊器,說了一句話:“黑血黑蛇,狼牙的兩大高手都已經說到了重創,接下來看你的了。”

  別墅之中。

  王瞎子跟第一令渾身是鮮血的沖進來。

  王瞎子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第一令半躺在地上。在場的眾人,霍飛燕,君子劍,葉嫣然,黑熊等人都是目光驚駭的看著第一令身上的傷口,第一令身上的傷口就好像是被狗熊啃食過了一樣,大塊的皮肉都已經掛在了身上,那快刀麻五的刀上有倒鉤鋸齒

  ,一道刀氣就可以削掉一大片的皮肉,而這些傷口有些甚至都已經可以看到里面的骨頭了。

  剛才他們在別墅里面。

  也根本不看去看外面的戰斗。

  只聽到外面悶雷陣陣,狂風大作,就好像是要下一場狂風驟雨一樣!可是戰斗開始的非常突兀,結束的也是非常的突兀,整個戰斗過程只不過是持續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而已,也就是說第一令跟王瞎子兩個人出去也就沒有一分鐘,出去的時候兩個人還好好的,可是等到他

  們再次回來的時候,他們兩個人都是傷勢慘重,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第一令傷勢最重。

  但是君子劍卻知道王瞎子受傷顯然是更重!王瞎子的傷勢不在表面上,是內傷!

  眾人心中吃驚無比。

  外面那三個殺手究竟是什么人?君子劍韓君生的臉上也是露出一抹復雜,沒想到,外面那三個殺手竟然強橫到了如此地步,君子劍不由想到了剛才王瞎子的話,當時君子劍聽到王瞎子的話的時候,他感覺到的是屈辱,可是現在看樣子……

  君子劍心中只有慶幸,幸虧自己剛才沒有跟著出去。眼前的王瞎子跟第一令的實力遠遠在他君子劍上面,他君子劍的實力現在是化勁巔峰,可是王瞎子跟第一令的實力,至少都是化勁之上,甚至兩個人都已經踏入帝皇武者的級別了,相比較他君子劍來說,

  實力要強悍的太多,差了一個甚至是兩個大境界啊!

  可縱然眼前這兩人是帝皇武者。

  他們現在也深受重創。

  外面那三個殺手的實力……

  君子劍的嘴唇有些蒼白。第一令口氣虛弱:“快,快關閉別墅的門窗!防止外面的毒霧散進來……”葉嫣然,霍飛燕,黑熊等人都是快速行動起來,第一令再次轉過頭對君子劍說道:“快,快聯系狼牙總部,請求他們用最快的速度,

  至少要在半個小時之內派遣出高手過來,我的毒霧只能夠支撐半個小時,半個小時之后,他們三人就會殺進別墅,到時候我們一個人都活不掉……”

  君子劍聽到第一令發號施令的樣子,他反感道:“行了,你受傷了就乖乖閉嘴養傷,我會請求總部!”這個時候眾人都沒有心思理會躺在沙發上的黑蛇,所以誰也沒有注意到黑蛇悄悄將一個通訊器拿出來看了一眼,黑蛇假裝掙扎著從沙發上坐起來,他從沙發上走下來,黑蛇走向的方向正是第一令跟王瞎子

  的方向。

  第一令馬上悶哼了一聲。

  君子劍轉過頭就看到了從沙發上站起來的黑蛇。“你干什么?受傷了就好好躺在沙發上養傷!還嫌不夠丟人嗎!”君子劍冷冷呵斥了一句自己的弟弟,剛才君子劍只是掃了一眼就知道黑蛇是在裝傷,黑蛇根本受傷就不嚴重,可是他卻像是一個重傷患者一

  樣躺在沙發上奄奄一息,君子劍以為是黑蛇看到這一次任務實在是太過于棘手,想要躺在沙發上裝病,不愿意參加危險的戰斗。

  所以君子劍那最后一句,還嫌不夠丟人,說的是這件事情。可黑蛇馬上就是說道:“是,我是裝傷,這一次的任務實在是太過于高級,這種任務上級派遣我跟霍飛燕來,是不是太高看我們了?或者說難道上級故意要讓我們來送死嗎!并不是我不想要盡力,并不是我

  不想要殺敵,可是這種級別的任務,我就算是上去,也會被馬上殺掉!我上去跟不上也沒有什么區別!我只能通過裝病來自保,這難道有錯嗎?”

  黑蛇竟然直接將這件事情給挑明了。

  君子劍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尷尬,他飛快看了一眼第一令跟王瞎子,丟人啊,黑蛇竟然當著這兩個人的面說出這么丟人的事情!而他絲毫都沒有注意到,黑蛇在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他快速看了一眼第一令,果然黑蛇就發現第一令眼神之中的戒備之色已經完完全全的消失掉了,君子劍可以一眼看出黑蛇是裝傷,第一令也可以看出

  來,所以剛才黑蛇下沙發,第一令這才有所戒備!而現在黑蛇將這件事情挑明了,第一令眼神之中的戒備自然就是消失了。君子劍卻勃然大怒:“住口!你竟然還有臉將這件事情說出來,你這個混賬,我怎么會有你這種弟弟!第一令跟王瞎子兩位前輩都在這里,你把我的臉面都給丟盡了!第一師兄跟王師兄都受傷了,你還要讓

  他們操心你的事情,今天我要代替這兩位前輩好好的教訓你!說你下沙發想要干什么!”

  第一令哂笑一聲,他明白君子劍的小心思,這人無非就是想要堵住自己跟王瞎子的嘴而已。

  這君子劍雖然有些虛偽,但是總算還是心存正道。

  黑蛇低聲下氣的說道:“我想要幫兩位前輩療傷,他們現在重傷了……”

  君子劍冷哼一聲:“去吧!給兩位前輩好好看看!”

  看到黑蛇朝著自己走來,第一令微微閉上了眼睛,他心中的戒備此時已經完全放了下來。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第一令卻忽然感覺到了一股凌冽無比的殺氣,雖然對方極力非常想要掩蓋住自己的殺氣,但是無奈對方修為太弱了,所以這殺氣他就算想要全力隱藏也根本無法隱藏太多,至少在第一令

  這種級別的高手面前,他就是原形畢露!

  第一令馬上睜開眼睛。

  然后第一令馬上就是看到黑蛇臉上露出來的陰森無比的表情。

  黑蛇剛剛將狼牙短刀給拔出來。

  他就看到第一令忽然睜開了眼睛。

  第一令的眼神兇殘冷酷到了極致,讓黑蛇的臉上瞬間出現了一抹慌亂。黑蛇在瞬間,就將手中的狼牙匕首給扎進了第一令的心臟部位,第一令在發現黑蛇不懷好意的一瞬間,他馬上就是要躲避,這一把匕首距離心臟只有一毫米的位置,近乎就是緊緊貼著心臟扎進了他的胸膛

  之中。

  第一令原本就深受重創。

  又被黑蛇扎了一刀,他張口就是一道鮮血噴出來。

  黑蛇心慌意亂,他扎了一刀之后,看到旁邊的王瞎子蠢蠢欲動,也是在王瞎子身上狠狠扎了一刀,第一令只來得及將王瞎子拉了一丁點,這一刀就沒入了王瞎子的身體之中。

  王瞎子悶哼一聲,徹底沒有了動靜。第一令瞪大了眼睛,他胸口的鮮血汩汩冒出來,第一令面色蒼白無比的看著眼前的黑蛇說道:“你,你竟然背叛了狼牙,沒有想到狼牙之中竟然出現了你這種叛徒,我,我如果現在不是深受重創,我一定會

  第一時間解決掉你的,你這個無恥的敗類,該殺……”

  這一切都只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正準備聯接通訊器的君子劍愣在了原地。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