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397章 他就是幕后主使

第2397章 他就是幕后主使

書迷正在閱讀:
這兩個打手身強體壯,一身膘。

  閃電般出手。

  一個劈手抓向夏陽的肩膀,另外一人則是去攻夏陽下盤。

  這兩者都是老手。

  寶馬男站的遠遠的,生怕波及到自己。他得意洋洋的看著夏陽,臉上全是戲謔,你小子不是猖狂嗎?不是牙尖嘴利嗎?老子讓你牙尖嘴利,待會打折你一條小腿,看你還如何囂張!今天不把你弄殘一條腿,這就不算是完事兒,為了你老子可是

  花了三千塊,總得從你身上把這三千塊收回成本!

  但很快寶馬男的眼睛就瞪圓了。

  在這兩個打手動手的一瞬間,夏陽忽然輕輕后退了一步。

  就是這一步,夏陽云淡風輕的兩個打手那兇狠的圍攻之中抽身而出。

  抓向夏陽肩膀的那個打手撲了一個空。正好迎上了第二個打手踹過來的一腳,攻夏陽下盤的那個打手一腳踹在了第一個打手的腹部,那第一個打手只覺著腹部腸子都開始抽著了,他慘叫一聲,身體僵硬的倒在地上,這打手沖自己的同伴怒吼:“

  你他娘的干什么!打我!”

  第二個打手訕笑一聲:“我不是故意的!”

  他憤怒的看向夏陽:“你這孫子,躲個屁!”

  夏陽聳動了一下肩膀:“你來打我,我不躲,是我傻還是你傻?”

  這打手臉頰上的橫肉狠狠顫抖了一下:“老子今天撕了你!”這打手朝著夏陽猛撲過去。

  這一次夏陽沒有躲避。

  這打手輕而易舉的抓住了夏陽的肩膀。

  “老子廢了你!”這打手心中驚喜,臉上露出來的表情卻更是猙獰。

  可夏陽忽然一腳,直接狠狠踹在了這個打手的腹部。這打手感覺到自己體內五臟六腑都在劇烈的翻騰,劇烈的疼痛傳遍了他全身上下,他抓住夏陽的手因為疼痛有所松動,而在這個時候,夏陽再次一腳狠狠踹在了這個打手的胸口,這打手慘叫一聲,嗖的一

  聲倒飛而出,咣當一聲狠狠撞在了墻壁上。

  這兩個打手現在全部都躺在了地上。

  時間不超過三秒鐘。

  寶馬男臉上的得意笑容也不過是剛剛展露出來,卻是馬上凝固在了自己的臉上,馬上他臉上的笑容消失掉了之后,驚恐出現在了他的臉上,自己找來的這兩個打手,竟然不是夏陽一個回合的對手。

  這寶馬男感覺到自己渾身上下都是冒出一陣虛汗。

  他下意識抬起手擦了擦額頭上不存在的汗水,雙腳卻是不由自主的朝著廁所的門口退去。

  “你最好呆在那里別動。”夏陽淡淡的聲音傳遞到了寶馬男的耳朵里面。寶馬男小心翼翼后退的腳步馬上徹底僵硬住了,他固定在原地,保持后退的姿勢,此時寶馬男是不知道自己是退,還是不退,退,夏陽馬上就會追上來,到時候自己的下場肯定會非常的慘烈,可是倘若說

  是不退,夏陽也就是遲一些收拾他,最終他還是逃不過慘烈的下場!寶馬男心中苦澀無比。

  他發現自己現在是真正的進退兩難!

  看著夏陽的背影,寶馬男心中后悔,早知道這家伙身手如此厲害,自己何至于說是找人弄夏陽。

  可現在事已至此,木已成舟。

  世界上沒有后悔藥吃,此時再后悔也沒有任何用。夏陽將躺在地上的兩個打手給拉起來,這兩人雖然已經緩過神來了,但他們已經知道夏陽身手的強悍,此時就算是給他們十個豹子膽,他們也是不敢對夏陽動手,別說是一個人給五百塊,就算是一個人給

  他們五千塊,他們也不敢,夏陽如果真的狠狠狂揍他們一頓,憑借夏陽剛才展現出來的力道,他們這兩個人的住院費恐怕都不止五千塊了!

  “你先說吧,把你認為能說的都說出來,記住我只給你一次機會。”夏陽看向左邊的打手。這打手雖然剛才是被同伴給放倒的,沒有嘗過夏陽的厲害,可是他有眼睛,他可以看到自己的同伴被夏陽打的有多么凄慘……而且這打手也知道夏陽讓他們分開說的目的,如果自己說出來的,跟自己同伴說

  出來的不一樣,那……自己的下場恐怕會很悲涼。

  這打手是竹筒倒豆子,馬上噼里啪啦將自己能說的全部都說出來了:“我們是培訓學校的保安,是隊長讓我們這樣做的,隊長給了我們一個人五百塊錢,讓我們動手打你……”

  這打手用手指著這個寶馬男說道:“這個人就是幕后指使,他跟隊長的關系比較鐵,就是他指示的……”這打手之所以說的很快,說的很徹底,是因為他注意到了夏陽的目光,這打手從未見到過如此兇橫的目光,這種眼神似乎根本就不像是一個人應該具備的眼神,確切的說更應該是一頭狼,冰冷,兇橫,沒

  有任何感情,眼神之中看到獵物將之撕碎的冷漠。

  這種眼神,讓這兩個大漢渾身都不自在。

  好像他們面對的并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狼,兩米身長的深山野狼,噴著白氣,瞳孔如針尖一樣豎起來,猙獰著白森森的鋒利牙齒,緩緩踱著步子,正近距離冰冷無比的盯著他們!

  這種感覺讓人崩潰。

  甚至讓人感覺到死亡從未如此逼近,近在咫尺!

  聽到自己請來的這兩個打手轉瞬之間就將自己給賣了,寶馬男的臉色瞬間蒼白無比。

  這兩個人竟然瞬間就將自己給賣掉了。

  真他娘的……

  在寶馬男低聲暗罵的時候,夏陽轉過頭,他看向了寶馬男。

  夏陽表情陰沉而猙獰。

  寶馬男心中馬上就是咯噔一聲。

  他下意識后退了一步。

  可他后退一步,夏陽馬上前進一步。夏陽站在寶馬男的面前,他伸出手抓住了這個寶馬男的脖頸,直接將這個寶馬男給抓起來了,這寶馬男知道夏陽非常厲害,但是沒想到夏陽的力氣竟然這樣強大,寶馬男已經感覺到自己雙腳開始懸浮起來

  ,已經脫離了地面……

  寶馬男的臉上帶著一抹深深地吃驚,他看著眼睛的夏陽,瞳孔明顯逐漸放大起來。

  “我錯了,我錯了大哥!”寶馬男敬畏無比的看著夏陽。

  夏陽淡淡說道:“你知道錯了?未免太遲了,放心吧,我不會對你動手的,對你這樣的人動手,簡直就是臟了我的手,我也惡心的很。”這種話,要放在以前,或者說是換做另外一個人對寶馬男這樣說,寶馬男一定會大發雷霆,一定會暴怒,一定會狠狠的反擊,可是現在說出這句話的人是夏陽!寶馬男非但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憤怒,反而感

  覺到竊喜,驚喜,歡悅,還有劫后余生的慶幸。

  他現在最害怕的就是夏陽對他動手!不過夏陽的話馬上就讓眼前的這個寶馬男徹底的心灰意冷,夏陽淡淡看著眼前的寶馬男說道:“我雖然不會對你動手,但是我相信會有人對你動手的,你放心,你今天這頓打是絕對逃不掉的,敢陰我的人,

  我一般都不會讓他好過!”

  寶馬男只覺著心中惶恐無比。

  他感覺非常不好,說不上來為什么,反正只看著夏陽的眼神他就覺著好像已經看到了自己的下場。

  在寶馬男還未回過神來的時候,夏陽已經將寶馬男給扔在了地上。

  剛巧不巧直接扔在了那兩個打手的面前。夏陽看著這兩個打手說道:“我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就是讓我暴打你們三分鐘,能下多狠的手就下多狠的手,第二個選擇,就是你們暴打他三分鐘,能下多狠的手就下多狠的手!這兩種選擇你們

  自己選擇!”

  這兩個打手都是懵掉了。

  夏陽說是給他們兩個選擇,但是這兩個選擇,分明就是一個選擇嘛!

  不用想那肯定自己是不能夠挨打的啊,那唯一的選擇就是將眼前的這個寶馬男暴打一頓了!

  這兩個打手馬上異口同聲的說道:“我選擇第二種!”其中一個打手站起身來,居高臨下用憐憫的目光看著躺在地上的寶馬男說道:“這件事情你不能夠怪我,雖然你給了我五百塊錢,但是剛才我也幫你動手打他了,可是人家太厲害,我不是對手,而現在,為

  了避免我挨打,所以我只能夠對你動手了!”

  寶馬男躺在地上瑟瑟發抖。

  他想要說什么,可是他張口卻發現什么話都說不出來。

  而在這個時候,他只能夠眼睜睜看著這兩個打手朝著他撲過來!然后對他拳打腳踢!

  夏陽看到這兩個打手都已經打紅了眼睛,他再看看躺在地上的那個寶馬男,夏陽的眼神帶著一抹淡淡的戲謔,隨后他轉過身,打開洗手間的門走出去。

  夏陽洗過手。

  在夏陽剛準備走的時候,忽然一個女人的聲音傳遞到了夏陽的耳朵之中:“等等,有人嗎?”

  夏陽微微一愣。

  他確信自己的確是沒有聽錯,剛才好像的確是有一個女人在跟自己說話。

  可是夏陽環顧了一圈周圍。

  夏陽此時站在洗手間的正門口,左邊是男洗手間的門,右邊是女洗手間的門。

  但是此時此刻周圍的確是沒有人,一個人都沒有。莫非是碰到過鬼怪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