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377章 人世本凄苦

第2377章 人世本凄苦

書迷正在閱讀:
一行人走到一樓樓梯口。

  樓道的燈光比較昏暗,一側的墻壁上貼滿了各種小廣告。溫晴聽夏陽說,牛哥根本沒打算放過自己一行人,所以越是來到一樓,她心中就越是緊張,眼看著前面幾米遠就是打開的鋼鐵防盜門了,防盜門外面是一個三十多平米的院子,院子里面燈光闌珊,站在溫

  晴這個位置甚至可以看到院子上空那深藍色的夜空。

  夜空深邃而靜謐。

  可溫晴心中不平靜。她知道,如果夏陽說的是真的,如果牛哥真的要報復自己的話……剛才一路下來都很安全,牛哥最后的伏擊地點就是這個小院子了,牛哥肯定帶著人在院子里面等著自己呢!在這里住了三個月,溫晴深深知

  道這牛哥是一個什么樣的人,這牛哥是一個房東二代,這一棟樓是祖輩傳下來的,這牛哥就是個不務正業的小混子,這種人陰險卑鄙無恥,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來。

  想到這里,溫晴看向前面的夏陽。

  她咬緊牙齒,忽然溫晴拉住了夏陽的胳膊:“等等!”

  溫晴馬上低聲叫住了夏陽。

  夏陽一直在觀察院子里面,這院子里面,牛哥帶著四個小混子埋伏在院子的黑暗角落。

  而在這防盜門的一側,正埋伏著一個染著黃頭發的小混子。剛才那牛哥跟幾個小混子商量的計劃,夏陽可都是聽在耳朵里面,夏陽一出門,這染著黃頭發的小混子就馬上倒在夏陽面前,然后喊自己的腿被夏陽給撞瘸了,而牛哥等人就會馬上從暗處沖出來,然后借

  口這件事情,訛詐一大筆溫晴支付不出的錢,按照那牛哥的說法,十萬塊!

  還不上錢?那好啊,就在我的招待所里面做一個打掃衛生的服務員吧,用工資來償還錢。只要將溫晴留在這里,那接下來一切事情都好辦了!找個時間偷偷摸摸的給溫晴喝水的杯子里面放安眠藥,放那種藥物,這都

  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這就是牛哥的計劃。

  而且……夏陽還知道,剛才在牛哥的房間里面,為了這一次演戲的逼真程度。

  牛哥甚至這親手拿起一根鋼管。

  在這黃頭發小混子的腿上敲了一棍子,見血了,還真的骨折了!

  牛哥給了這黃頭發小混子五萬塊錢。

  夏陽知道,這牛哥是真的出了血本了!

  在這個時候,溫晴拉住了夏陽的胳膊。

  夏陽微微轉過頭,就看到了溫晴正一臉緊張地看著自己:“你,你不要出去!”溫晴的嘴唇有些顫抖,她深深地看著夏陽,然后看著莫小琪說道:“兩位的大恩大德,我溫晴無以為報,不過,這件事情到此為止,牛哥在外面肯定有埋伏,我絕對不能拖累你們,這是我的事情,我不能夠

  將你們也給拉下水!”

  看到莫小琪想要說話,溫晴緩緩搖了搖頭阻止莫小琪說話。

  她眼中有一抹滄桑。

  夏陽挑了挑眉毛,溫晴看上去也不過才二十八九歲,這樣的一個女人,還很年輕。

  可是夏陽看溫晴的眼神,至少有七八十歲看透了人世倉惶的那種蒼老感,同時還有絕望,以及一絲看破了紅塵的神色,夏陽心中有一種非常復雜的預感,溫晴……似乎心存死意。溫晴好像是在對莫小琪跟夏陽說話,也好像是在自言自語:“我這種女人,心比天高,命比紙薄,以前年輕的時候,我衣食無憂,我也知道我長相很出眾,也很漂亮,曾經不管去什么地方,我都會成為眾人

  關注的焦點,很多人追求我,可是我一個都看不上,最后我挑了一個沒錢的窮小子,我不顧家人反對,跟這個窮小子私奔……”

  莫小琪沉默不語了。溫晴繼續說:“我原本以為,只要能夠嫁給愛情,就比什么都好,就比誰都幸福,吃苦我不在乎,就算是在餐館刷盤子,我也不會覺著苦,我想就這樣平平淡淡過一輩子也是幸福,可我家人還是找到了我們,這窮小子為了一百萬,直接拋棄了我,帶著一百萬離開了,我父親當時對我說,這就是你那所謂的可笑的可憐的愛情,區區一百萬都不值,當時我已經生了小謙,那個窮小子離開了我,家里也不要我,

  我只能夠帶著小謙四處漂泊,我只想將小謙撫養成人。”

  莫小琪瞪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的看著溫晴。

  實話說這個故事太不真實。

  可實話說這個故事也太真實,讓人刺骨寒冷的真實。

  夏陽沉默。

  他此時理解了溫晴的那種蒼涼的眼神。

  短時間遭逢人間徹骨之寒冷,心灰意冷萬念俱灰,沒有經歷過這種心情的人,是不會有這種眼神。

  溫晴的臉上露出凄涼的笑。

  莫小琪的手顫抖了一下,她想安慰一下眼前這個悲慘的女人,可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那個窮小子的確是有本事的,他貧窮只不過是因為沒有資本,有了這一百萬,他開始快速發家致富,五百萬,一千萬,幾千萬……”

  莫小琪馬上說:“那他發家了,應該接你回去,可是你……”溫晴笑著搖了搖頭:“這個窮小子是很記仇的,當年我父親用侮辱性的手段給了他一百萬,讓他恨上了我父親,他的資產很快就超過了我的父親,他將我父親狠狠踩在腳下戲謔,卻偏偏不讓我父親徹底死絕

  ,他要讓我父親嘗一嘗被人侮辱的滋味,讓我父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莫小琪眼神之中露出一抹驚悸。

  夏陽的眉頭也是微微皺了起來。

  “至于說我。”

  溫晴自嘲一笑。“他當年跟我結婚也不過是為了想要靠上我家的這一棵大樹,我對他已經沒有任何的利用價值,這個窮小子為了更上一層樓跟一個商業家族聯姻,明媒正娶……他的確是找過我,但那也只不過是為了要爭奪

  小謙的撫養權,我這些年帶著小謙東奔西走,就是為了躲避這個惡魔,小謙是個好孩子,我絕對不允許我的兒子,在這個惡魔手下過活!所以這些年,我都欺騙他說,你的爸爸已經死了。”

  溫晴喃喃自語:“他的爸爸,的確已經死了,在那個窮小子拿了一百萬離開的時候,那個窮小子就已經死了。”

  “所以啊……”

  溫晴看著眼前的夏陽跟莫小琪。

  “我是一個不祥的女人,命運注定我一輩子凄苦,所以你們趕緊走吧,我已身在泥潭,出不去了,你們想要拉我,只會將你們也給拖下泥潭……至于說是小謙……”溫晴蹲下身撫摸著小男孩柔軟的頭發:“小謙,眼前我們的境況是寒風冷雨,但遠處卻是陽光晴朗,你說過,要做一個堅強的人,要做一個心志堅定不催的立世強者,所以,好好活下來,不管有沒有人幫你

  ,不管眼前如何困難,你只需要往那陽光明媚的地方走。”

  小男孩低著頭。

  夏陽看到了小男孩那如同星辰一樣閃耀的眸子。

  夏陽心中吃驚。

  他竟然聽懂了!

  小男孩抬起頭:“我懂!”

  這一刻,小男孩的聲音,竟然出奇的冷靜沉著。莫小琪手腳冰冷,她隱隱猜測出溫晴可能要做出一個可怕的選擇,她說這些話,只不過是在做最后的道別,莫小琪感覺到自己渾身都發冷,好像墜入了冰冷的深海之中,周圍混沌看不清任何事物,只有無

  窮無盡的黑暗讓她感覺到絕望的窒息。

  莫小琪想要伸出手抓住什么東西,可卻無從借力。

  而在這個時候,莫小琪忽然看到了一抹陽光。

  一道璀璨的陽光。

  莫小琪努力睜開自己的眼睛,她努力想要看清楚這一道陽光。

  然后,她看到夏陽的笑容。

  夏陽的臉上帶著一抹風輕云淡的笑:“你想多了溫晴,我們也走不掉,那個牛哥啊……我剛才可是坑了他九百塊錢呢,按照他這樣睚眥必報的性格,他能夠放過我,這才是出了怪事兒。”

  莫小琪只覺著眼前豁然開朗,鳥語花香,她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氣,只覺著這空氣新鮮無比,竟然讓她產生了一種劫后余生的錯覺感。

  溫晴絕望的神色頓了頓。

  夏陽笑道:“所以,現在是我們一起面對眼前的這困難,可不是你一個人。”

  溫晴哽咽了一聲,滾燙的淚水從她的眼眶滑落而出。

  小男孩抬起頭,目光明亮的看著夏陽。

  夏陽摸了摸小男孩的頭發說道:“小謙,你的名字叫小謙吧?放心吧,有我在呢,你媽媽不會有事兒,你也不會有事兒。”

  小男孩眼底那一抹冰冷的沉著正在冰雪消融。莫小琪發現了這個細節,她心中嘆息了一口氣,如果剛才不是夏陽在緊急關頭所說的這一通話,莫小琪真的不敢相信,這小男孩長大以后會成為什么樣的怪物,或許,他會變得很強大,會變得很有錢,可

  一步步朝著上面爬,可是……他一樣會變得冷血,多疑,不會相信任何人,他會變成跟他父親一樣的惡魔!

  是夏陽,拯救了溫晴,也拯救了這個小男孩。夏陽緩緩轉過頭,他看向幾米外的門口笑道:“跟著我走,讓我們現在就朝著那遠處的陽光明媚處而去!”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