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369章 別秀恩愛

第2369章 別秀恩愛

書迷正在閱讀:
甲殼蟲飛馳在公路上。

  夜晚涼風習習。

  莫小琪將車速故意放慢下來。

  因為在副駕駛座位上的夏陽好像是睡著了,夏陽微微低著頭,睫毛低垂,一半臉隱在了陰影里看的不是太清楚。

  在莫小琪的記憶里,夏陽是第一個很有安全感的男人,跟夏陽在一起,他似乎總能夠將一切危險都阻擋在外面,莫小琪躲在夏陽的身后根本就不需要太過于擔心什么,只要出了事情,自然就有夏陽解決。

  可是,此時莫小琪看著夏陽的側臉,她才有一絲絲恍然。

  夏陽就算是再厲害,他也是一個人。

  他也會休息,他也會累。

  所以莫小琪刻意將車速降低,她想要讓夏陽好好的休息一下。

  莫小琪看了看手表上的時間,現在距離換夜班時間還有半個小時呢,按照現在的車速,半個小時足夠到醫院了。

  而在這個時候,夏陽忽然開口了:“前面二十米有一條小巷子,將車開進去!不要猶豫!”

  夏陽忽然開口說話,讓莫小琪嚇了一跳。

  莫小琪馬上說道:“還以為你睡著了,開到那條小巷子里面干什么?”莫小琪疑惑不已。

  可是她還是按照夏陽的話將車開進了那一條小巷子里面。夏陽的目光冷冷朝著身后瞥了一眼,在甲殼蟲的后面,有一輛車在跟蹤他!剛才夏陽著實是準備睡覺的,但夏陽縱然是在小憩的時候也會保持警惕,周圍的任何聲音都逃不過夏陽的耳朵,夏陽發現,莫小

  琪的甲殼蟲無論快慢,后面總有一輛車跟隨。

  所以,夏陽倒是想要看看,到底是誰在跟蹤自己。

  夏陽從甲殼蟲上下來。

  這條小巷子里面有幾家小賓館正亮著燈,五彩霓虹閃爍,但除了這些光源,其他地方都非常黑暗。

  在幾個小賓館門口,都有坐著穿著暴露的女郎。

  越是黑暗的地方,越是容易滋生人性的黑暗,這種場所,相信在任何一座城市都會存在,有錢人有高檔會所,小資一族有夜店,工薪階層自然也有這種廉價的招待所。

  這一輛甲殼蟲剛好停在了一個招待所門口。

  門口的幾個女郎,在這一輛甲殼蟲進來之后,她們的目光就已經注意到了這一輛甲殼蟲。來這條小巷光顧的客人根本不可能開車,也根本不可能有車,所以她們剛開始都以為這一輛車只是路過這一條小巷而已,可是很快她們的目光就是看到,這一輛甲殼蟲越來越慢,隨后竟然停在了她們的面

  前,說實話,她們是真的驚訝。

  隨后,她們馬上就是激動起來。

  這幾個女郎都是用目光看向了甲殼蟲的牌子,這個牌子她們并不認識。

  但是并不否認她們知道這一輛車售價不菲。“喂,趕緊將這個消息告訴牛哥!”差遣了一個女人進了招待所,幾個女郎的心思馬上就開始活絡起來,她們知道今天肯定是有大主顧的!不,或者說是碰到了一個肉豬!心中這樣想,幾個女郎馬上就是站

  起來急匆匆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妝容, 就開始朝著這一輛甲殼蟲走過來。

  隨后她們就看到了夏陽從甲殼蟲上下來。

  喲!幾個女郎的眼睛瞬間釋放出亮光,還是個年輕的帥哥!

  同樣都是有錢。

  誰不愿意侍奉年輕力壯的帥哥?而去侍奉糟老頭子?幾個女郎都是怦然心動,可是其中也有女郎退出去了,她們都是年老色衰,年齡有四十多歲了,對付一般的打工族她們很有自信,也覺著自己高人一等,可知道這一輛甲殼蟲價值不菲之后,她們的自信就

  失去了一半,再看到從甲殼蟲里面走下來的夏陽,她們的自信心徹底蕩然無存,反而有些自卑。

  她們看著還有兩個同伴朝著夏陽走去。

  看著同伴那年輕苗條的身姿,她們很羨慕嫉妒恨。

  夏陽走下甲殼蟲。他的目光馬上就是看向這一條小巷子外面,隨后,夏陽就看到那一輛車也是朝著小巷子里面開進來,夏陽的目光透過這一輛車,馬上就看到,車里面只有一個人,這個人正在通電話:“三爺,gps定位我給

  你發過去了,目標已經停下來了!”

  夏陽微微疑惑,三爺?這個名字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聽說過。

  那跟蹤夏陽的車停在了小巷子外面,非常聰明的非常開進來。

  夏陽冷笑,你不開進來,以為我不會走出去嗎?

  可夏陽剛想要行動,迎面就有兩個苗條的年輕女郎朝他搔首弄姿的走過來,這兩個年輕女郎是將自己一身的本事都施展出來了,企圖將夏陽勾進來……

  夏陽微微一愣。

  就有一個年輕女郎來到了夏陽的面前:“帥哥。”這女郎伸出手去抓夏陽的手。

  夏陽輕輕一躲。

  將這年輕女郎的手給躲開。

  夏陽看著眼前的兩個年輕女郎說道:“請讓開,我沒興趣。”

  這兩個年輕女郎臉色一陣青一陣紅,她們對自己的身材還算是很有自信的,可是眼前這夏陽未免太目中無人,她們將自己最好的一面都綻放在了夏陽面前,夏陽卻告訴她們,我沒興趣!

  夏陽敲了敲車窗。

  莫小琪從車里走下來。

  那兩個年輕女郎看到一個青春靚麗的女孩子從車里走下來。

  這個女孩穿著一身修身的運動裝,小白鞋,女孩將近一米七左右,身姿修長而婀娜,臉蛋只是化了一層淡淡的妝容,五官明朗而干凈,給人一種陽光可愛的感覺,而且身上還有一種書香門第的氣質。

  無論是形象,還是氣質,這一比較,馬上就將眼前這兩個年輕女郎給比下去了。

  這兩個年輕女郎知道自己沒機會了。

  “怎么了老公?”莫小琪伸出手主動挽住了夏陽的胳膊,聰明剔透的莫小琪,當然知道夏陽此時敲車窗是什么意思。

  夏陽的確是想要讓莫小琪幫自己解圍,可夏陽沒有想到莫小琪竟然是以這樣的方式,一時間夏陽有些不知道應該說一些什么比較好。

  這兩個年輕女郎的臉色難看起來。

  一個女郎啐了一口說道:“我呸,拽什么拽?要秀恩愛回家去秀恩愛!”

  而那幫女郎之中有人撥打了一個電話:“牛哥,這小子不上鉤啊,他隨身帶著一個女人呢,等等牛哥,這小子有目標了……”

  夏陽懶得跟這兩個女人計較。

  而很快夏陽的目光注意到了一個女人。

  這女人與夏陽擦肩而過,走進了招待所。

  夏陽的目光一直注意著這個女人,目送這女人走進招待所里面。

  那幾個女郎顯然都是注意到了夏陽的舉動,她們正在低聲議論夏陽,而有個女郎正在低聲快速對電話說道:“牛哥,是溫晴,那小子看中溫晴了,對,他看溫晴的眼睛都是直勾勾的,好,牛哥你看著辦……”

  莫小琪輕輕碰了夏陽一下:“喂。”

  夏陽反應過來。

  他轉過頭就看到莫小琪紅著臉看著自己,莫小琪小聲說道:“你在干嘛?你該不會真的是……”

  夏陽搖了搖頭說道:“你還記得那個拿著奧特曼變身器的小男孩嗎?”

  莫小琪馬上就想到了那個小男孩純真的眼神。夏陽說道:“剛才那個女人,就是那個小男孩的媽媽。”夏陽的目光在這招待所里面轉了一圈,很快就是從一個房間里面找到了正在做作業的小男孩,小男孩一只手拿著筆,另外一只手還是緊緊攥著那個變

  身器。

  莫小琪低聲“啊”了一聲,她驚訝道:“怎么會?難道他的媽媽也是……”莫小琪看了一眼那幾個坐在門口的女郎。

  夏陽搖了搖頭不置可否。

  人世倉惶,人人都有顛沛流離的苦衷,每個人心里都藏著一個悲愴的故事。

  招待所里面,老板牛哥放下電話。

  他站在二樓朝著下面的那一輛甲殼蟲掃了一眼,幾十萬的車,明顯是個肉豬,這種人肯定是大單子,一年都碰不到幾次,必須要弄到手,牛哥想了想,推開門,走向溫晴的房間。

  這招待所一二層樓都是客房。

  三四五層樓是出租的。牛哥一路來到五樓,這是最頂樓,也是最便宜的房間,房間里面甚至沒有洗手間,也不能洗澡,只有一張床,一臺電視,房價也足夠便宜,每個月只需要兩百三十塊,冬天算上水電暖也只有三百塊的樣子

  而已,在花城,想要找到這樣廉價的房子還是不容易的。

  溫晴掏出鑰匙,打開房門。

  正在做作業的小男孩急忙抬起頭看向門口。

  看到是媽媽回來,小男孩馬上扔下鉛筆:“媽媽你回來了。”

  溫晴笑了笑:“是啊,你不是想要吃炸雞腿嗎?媽媽回來的時候,給你買了一份,趁熱趕緊吃吧。”溫晴從自己包包里面小心翼翼掏出一包油皮紙包著的袋子遞給小男孩。

  小男孩興奮歡呼。

  溫晴坐在床邊檢查孩子的作業。

  很快,溫晴的臉上就露出一抹欣慰無比的笑容。她的孩子她自己當然是知道的,沒有誰會比一個媽媽更了解自己的孩子,溫晴當然更加了解自己的孩子是什么秉性。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