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356章 只是單純的想打你

第2356章 只是單純的想打你

書迷正在閱讀:
正如一篇報紙新聞所說,國內現在各種搶。

  手機搶紅包,考試,搶職位,公交車搶座位,搶合同,挖人,出軌等不勝枚舉。

  搶資源已是常態現況。

  人人為達目的,手段盡出,招招致命。

  商品化時代取代農耕時代。

  真善美愈來愈少,取而代之的貪婪,爭奪,邪惡。

  人越來越在乎外表的美,越來越忽略心靈的丑。可對物質的不斷追求,抑或生存的壓迫讓我們不得不被動或主動接受如此現狀,讓我們只能茍且于眼前,只能等價交換,只能利益大過情義,只能脫下綿羊的皮,變成更加適應叢林法則的餓狼,明明疲憊,氣喘吁吁,可永遠處于吃不飽的饑餓狀態,永遠不滿足現狀,永遠想要獲取更多,于是只能拖著疲憊的軀殼向前,主動或者是被動,在鋼鐵水泥的叢林中永遠不知疲倦的獵食,不放過任何一絲血腥的氣

  息搜尋食物。

  明明不想這樣,可卻仍要狠下心腸披著狼皮做一頭雙眼發紅的餓狼。

  因為撕咬,搶食。

  只有狼那鋒利的牙齒才更適合。

  然后在黑夜里一個人細數累累傷口,溫柔而孤單舔舐。

  含著眼淚告訴自己,我只想做一只羊的。

  這是屈辱的妥協,還是甘愿的獻祭?

  時代在進步?還是退步?

  雙城記曾說,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這世道是好是壞,夏陽不知道。

  夏陽只知道,這世道,出現劃車位這種事情,并不奇怪。

  莫小琪還想要走,可是卻被夏陽給拉住了。

  夏陽抓住莫小琪的手說道:“別走!”

  夏陽忽然停下來,讓莫小琪有些無所適從,夏陽卻沒有理會這些,他拉著莫小琪,隱藏在一輛車后。

  “干什么啊?”莫小琪小聲的問夏陽。

  夏陽指了指一個方向說道:“你以為剛才那位大媽是跟你開玩笑的?她說你的車會出問題,原本只是一句威脅的話,可咱們沒繳納停車費,這威脅的話就會變成現實。”

  莫小琪瞪大眼睛。

  她不敢相信。

  夏陽呵呵一笑:“來了!”夏陽手指著一個方向。

  果然,那個大媽用對講機說了幾句話,馬上就來了幾個人,這幾個人手里面拿著磚頭,鐵棍,看樣子是來砸車來了!

  莫小琪勃然大怒。

  還有這種事情!莫小琪馬上就想要沖出去,可卻被夏陽給拉住了,他對莫小琪做了一個禁止出聲的手勢,眼前這幫人還沒動手,夏陽要等他們動手了再說,夏陽知道,來到一個地方,就要遵守一個地方的規則,只有遵守

  游戲規則,你才能夠安然無恙。

  可夏陽就是看不慣剛才那大媽的語氣跟態度!

  夏陽想要教訓一下這幫人!

  那幾個青年來到夏陽的車前,左右看了看四下無人,其中一個人看了看頭頂的監控探頭問大媽:“監控探頭都關上了?”

  大媽馬上點頭。

  這幾個青年嘿嘿冷笑一聲,紛紛看向莫小琪的甲殼蟲。

  那剛才說話的青年冷笑一聲說道:“甲殼蟲,這車可不便宜,兄弟們,動手!速度快點別磨嘰!”

  說完這青年馬上就是舉起手中的鋼管,就要朝著車窗玻璃砸下去!

  而在這個時候,一道淡淡的聲音忽然傳遞到了幾個人的耳朵之中:“我說幾位,你們要做什么?”這幾個青年沒想到這個時候,在這個僻靜的位置竟然還會有人來,他們馬上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夏陽,夏陽此時已經朝著他們走過來,為首青年手中的鋼管已經快要觸碰到車窗玻璃了,他馬上冷冷對夏陽

  說道:“這里沒你的事兒,趁早走!”

  夏陽則是用目光淡淡看向那個大媽說道:“大媽,你說這里關不關我的事情?”

  大媽用見了鬼一樣的表情看著夏陽。

  她對那幾個青年說道:“這個人就是車主!”這幾個青年聽到這大媽的話之后,馬上目光全部都是落在了夏陽的身上,他們的目光之中帶著一抹驚訝,隨后驚訝馬上就變成了戲謔,那為首青年更是冷笑一聲說道:“來的正好!今天老子們不砸車了,打

  人!兄弟們上,給這家伙一點教訓!”

  這幾個青年都是嘿嘿一笑,手中提著鋼棍等沖向了夏陽。夏陽懶得跟這幫人廢話,他不但沒有停下腳步,反而一個箭步直接來到了一個青年的面前,這青年還沒有反應過來,夏陽就已經抓住了這青年的脖頸,直接將這青年狠狠甩出去,這青年只覺著耳朵周圍全

  部都是風聲呼嘯,他慘叫一聲,砰的一聲落在地上,全身骨骼都是發軟。

  夏陽一招就解決掉了一個青年,讓其他人都是震驚。

  這幫人都是瞪大眼睛看著夏陽。

  很快那個為首的青年就怒了:“他娘的找死!”

  夏陽一招解決掉了一個人,反而激怒了這幫人。

  那大媽站在旁邊冷笑。

  剛才夏陽那樣頂撞她,她必須要給夏陽一個深刻的教訓!夏陽就等著這幫人主動動手呢!刷,夏陽腳步踏出一步,雙腳落地,夏陽已經站在了剛才那個為首青年的面前,這青年沒想到夏陽會忽然之間就好像是天神下凡,這青年的眼睛快速的瞪大了起來,這青年

  目光駭然的看著夏陽。

  夏陽伸出手,抓住這青年的肩膀,他淡淡說道:“你想要我死?”

  這青年下意識的搖頭。

  夏陽只不過是想要給這幫人一個教訓而已,他抓住這個青年將這個青年扔出去。

  這青年落地,慘叫一聲,他感覺渾身的骨頭架子都快要摔散了!

  夏陽一招解決一個人,剩下那兩個人站在原地瑟瑟發抖,其中一個人知道自己兩個人根本就不是夏陽的對手,他急忙大聲說道:“你不能打我們,否則你跑不掉,這里有監控……”

  這青年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是戛然而止。

  因為他想到了剛才大媽跟他說過,這監控早就關掉了方便他們砸車!“你,你不要過來,大哥,這是我錯了……”這青年看到夏陽仍舊在一步步走向他,他是真的害怕了,不光是他,他旁邊那個同伴也是一臉見鬼一樣的看著夏陽,夏陽的身手實在是太厲害,這種霹靂手段,根

  本就不是他們四個人可以解決的!恐怕不光是他們四個人,就算是他們的人數多上兩倍,恐怕都不會是夏陽的對手吧?

  “蟲哥,咱們現在怎么辦?”這剩下的兩個人看到夏陽還朝著他們走來,腳步根本就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兩個人都是急忙看向了他們的頭。那躺在地上,被人稱為蟲哥的青年,看到夏陽根本就不打算放過他們四個人,這蟲哥馬上說道:“兄弟,這都是一場誤會,我對你道歉!”好漢不吃眼前虧!還是先認輸了再說,這蟲哥也是個識相的人,他

  知道現在倘若自己不認輸,那怕自己今天要進醫院躺上很長一段時間了。

  夏陽卻根本就沒有理會這個蟲哥,夏陽走到那兩個人面前,然后穿過了他們。夏陽來到那個一直躲在圈外的那個大媽面前,這大媽看到夏陽的身手如此強悍,短短時間就將她喊來的這幫人都給解決掉了,這大媽面色蒼白,看到夏陽就站在自己面前,看著夏陽如同星辰一樣閃耀的眼

  睛,這大媽手腳發冷,她哆嗦著嘴巴想要說話,可一時之間竟然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而在這個時候,夏陽拿出一張二十塊。

  那張錢直接飄落進大媽的手里。

  夏陽淡淡說道:“這是我車的停車費,記住了,我交錢了,如果我回來發現我的車出現了什么問題,那你們就是給我借口,讓我收拾你們!”

  說完話,夏陽直接轉身就走。

  那個大媽看到夏陽消失掉了,她這才尖叫一聲。

  而那兩個小弟已經將這蟲哥給攙扶起來了,其中一個小弟問蟲哥:“蟲哥這接下來怎么辦?要不要報仇?”

  蟲哥搖了搖頭說道:“不要輕舉妄動,這小子剛才臨走之前說的那句話,不是開玩笑,如果咱們動了他的車,他會真的找到借口來收拾我們的,走!現在就走!你給我看好這一輛車!不讓它出現問題!”

  這蟲哥最后看向這大媽。

  大媽急忙點頭。

  那個大媽手里面抓著二十塊錢,她看了看蟲哥幾個人消失的方向,再看了看那停在路邊的甲殼蟲,然后這大媽最終將目光轉移到了自己手中的二十塊錢……

  她最后咬了咬牙,直接搬了一張椅子過來坐在了甲殼蟲旁邊。

  莫小琪很開心。

  剛才夏陽三下五除二的收拾掉了那幫混混,讓莫小琪大呼過癮。

  “你帶我來這里干什么?”夏陽有些想不通。

  莫小琪拉著夏陽往前走,這一帶沒有那些高樓大廈,但是卻非常熱鬧,這一條街是夜市攤。

  飯香四溢。

  烤羊肉串的,麻辣燙的,板面的,扯面的,米線的。

  反正各種你能夠想象到的小吃,幾乎在這個地方都是可以看到。

  整條街上都飄蕩著食物的香味。莫小琪笑著說道:“當然是帶你來吃好吃的了啊,這里的好吃的很多很多的,只有你想不到,沒有這里沒有的!”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