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256章自己找死能怨誰

第2256章自己找死能怨誰

書迷正在閱讀:
兩百萬很快就劃到了莫小琪的銀行賬戶里。

  這猛哥馬上看向夏陽說道:“那我現在可以離開了嗎?”

  夏陽聳動了一下肩膀說道:“你當然可以離開了,哦對了,將你的這幫手下全部都給帶上,還有這俱樂部你現在看你還需要帶走什么統統拿走吧,以后不要讓我在俱樂部看到你!”

  強哥現在想要偷偷溜走。

  因為強哥知道,猛哥現在之所以可以擁有這樣子的一個下場那都是自己招惹夏陽造成的。

  可是在這強哥想要逃跑的時候,猛哥馬上就是派人抓住了強哥。

  在猛哥的車內,強哥全身被捆綁上了繩索。

  猛哥看向強哥說道:“說,將整個事情都是給我說一遍!我不喜歡聽人說假話,我相信你應該是明白我這個習慣的!”

  這強哥當然是非常明白猛哥的希望。

  他馬上就是不敢怠慢直接將所有的事情,前因后果都是說了出來。

  當猛哥聽到強哥竟然只是為了一個女人,驚人主動招惹夏陽這樣的狠人,甚至還主動將夏陽帶到威猛健身俱樂部的時候,這猛哥現在都是已經恨不得可以將這強哥給生吞活剝了!

  強哥戰戰兢兢的看著眼前的猛哥說道:“猛哥我現在知道錯了,求求你給我一次機會!”

  猛哥冷冷看向眼前的強哥說道:“我給你機會,誰給我機會?你這個廢物!”

  猛哥馬上就是手中出現一把匕首,匕首直接刺進了強哥的心臟,猛哥猙獰的說道:“這就是你應該要得到的下場,我只是希望你下一輩記住了,做人一定要低調一些,一定要聰明一些!”

  強哥眼睛里面的光芒正在快速的消失掉。

  這強哥現在還想要說話,但是他張開口咽喉里面只是傳來一陣陣沙啞的聲音,猛哥就一直坐在強哥的旁邊,他親眼看著強哥已經完完全全的斷了氣息,猛哥的臉上這次露出一抹陰沉。

  他馬上就是看向自己的司機說道:“你現在還在等什么,還不趕緊去花哥的地盤!”

  猛哥知道夏陽的手段,他根本就不是夏陽的對手,所以此時只有讓花哥出手來對付夏陽了,花哥是花城的大混子,手底下能人太多,而他猛哥只不過是花哥手底下的一個小頭目而已!

  相信這一次花哥肯定是可以解決擺平了夏陽!

  帝威酒吧地下室。

  猛哥跪在花哥的面前,花哥冷冷看向跪在自己面前的猛哥說道:“廢物,一個小小的場子你都是罩不住,老子還要你何用?”

  猛哥聽到花哥的話之后他馬上渾身都是打了一個寒噤。

  而在這個時候,花哥馬上就是說道:“將這家伙拉到一邊,我有客人要來了!”

  馬上地下室的門打開,莫天震的兒子莫天河急匆匆走進了地下室里面。

  莫天河此時看向花哥說道:“花哥,這一次還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煩你一下……”

  花哥聽到莫天河的話之后淡淡點了點頭說道:“沒問題,我現在就安排人手,到時候一定會將那個……大勇跟莫小琪兩個人帶到這地下室的,到時候莫大少你想要怎么玩兒就是怎么玩兒……”

  猛哥跪在一邊她聽到莫天河跟花哥正在說什么夏陽,猛哥馬上眼前一亮,他記得也有人叫夏陽大勇的,暗道會是同樣子的一個人嗎?

  而在這個時候馬上就是有人快速來到了地下室匯報情況:“報告現在目標已經出現在了帝威酒吧!”

  花哥擺了擺手說道:“有人想要進三零一包廂的話,就直接將他們帶到這個地方!”

  而猛哥馬上就是看向監控視頻上剛剛走進帝威酒吧的夏陽,猛哥馬上就是眼前一亮,他在心中哈哈大笑啊,看來還真的是冤家路窄,沒有想到在這里地方猛哥竟然都是可以看到夏陽。

  猛哥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他馬上就是指著夏陽說道:“花哥就是這個家伙,就是這個家伙剛才壞了我的地盤!花哥你一定要給我報仇啊!”

  這花哥馬上就是冷冷看向了夏陽,他看向夏陽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著一個冰冷無比的尸體一樣。

  花哥說道:“放心吧, 新賬舊賬一起來算!”

  而在這個時候,夏陽帶著莫小琪,綠帽子等歹徒走進帝威酒吧。夏陽看向這四周,帝威酒吧現在因為是白天的原因,但是人員仍舊是處于飽滿狀態,形形色色的舞女穿梭在吧臺跟舞池之中,夏陽在進入帝威酒吧之后就是感覺到有一股淡淡的殺氣,夏陽馬上就是去尋找

  三零一包廂。

  只不過讓夏陽驚訝的是這帝威酒吧根本就沒有什么所謂的三零一包廂。

  夏陽坐在吧臺旁邊。

  綠帽子歹徒按照原先預定的計劃去找侍者馬上問道:“三零一包廂在什么地方!”

  夏陽的旁邊有一個服務生正在被一個喝醉了的酒客騷擾。

  那女服務生朝著夏陽這邊退過來。

  夏陽看了一眼,結果那個酒客馬上就是不爽夏陽了,他馬上抄起桌上一個酒瓶看著夏陽怒吼咆哮說道:“你小子看什么看,信不信老子弄死你!給老子滾過來!”

  這酒客說話的一瞬間,馬上在他面前就是有兩個人朝著夏陽沖過來。

  這兩人直接來到了夏陽的面前,他們馬上二話不說就是朝著夏陽的衣領抓過來。

  夏陽淡淡看向這兩個人,夏陽現在并不想要暴露自己。

  夏陽馬上起身說道:“你們不用抓我,我現在過去!”

  此時那女服務生被逼迫到了墻角,正在被灌酒。

  夏陽直接來到了這個女服務生的面前,他淡淡看向眼前的這個女服務生。

  這女服務生對夏陽微微搖了搖頭,歉疚的看了一眼夏陽。

  夏陽很明白這個女服務生的意思,她這是想要讓自己趕緊逃跑。

  夏陽沒理會這個女服務生,他轉過頭看向那個喝醉酒的酒客說道:“你叫我來干什么?不過你就算是不叫我過來,我也是要來的,這位小姐還有多少酒,我代替她喝了就是!”這酒客是個脖頸上戴著大金鏈子的中年男人,這大金鏈子男馬上就是說道:“哈哈,好好好,你想要代替這個小娘們出頭是不是?好,既然你想要出頭的話,一共還有十杯酒,是她要喝的!你現在只要將這

  十杯酒全部干掉的話,那我今天就可以放過她!”

  夏陽搖了搖頭。

  金項鏈男馬上就是勃然大怒:“你他娘的是不是存心想要消遣老子?”

  夏陽淡淡說道:“十杯酒,你直接告訴我我需要喝幾瓶就就行了!”那女服務生聽到夏陽的話之后馬上就是臉色微微變色了,這女服務生馬上就是急忙低聲對夏陽說道:“這位先生我很感激你,但是這里現在不管你的事情,你還是趕緊走吧,不要逞強,這幫人不是你能夠招

  惹的起的!”

  夏陽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那女服務生的話。

  讓那女服務生暗中著急。

  而金項鏈男則是微微一愣之后哈哈大笑說道:“很好,一共是三瓶酒!”

  他馬上拿出三瓶人頭馬。

  女服務生馬上說道:“不是這……”但是夏陽已經打開酒,而且是一次性打開三瓶酒,將三瓶酒的瓶口對準自己的口,直接仰頭就是將這三瓶酒全部都是灌進了自己的肚子里面,夏陽甚至還是用了內勁吸,幾乎不到三秒鐘這三瓶酒就已經全

  部空掉了。

  夏陽看向這金項鏈男說道:“現在滿意了?”

  金項鏈男的臉上露出一抹吃驚。

  夏陽在這個時候已經轉過身看向這女服務生說道:“你現在可以走了!”

  而這金項鏈男卻根本不同意,他旁邊的兩個人馬上就是朝著那女服務生抓去。

  可在這一瞬間夏陽出手了,夏陽兩記拳頭馬上砸在了那兩個人的腹部,這兩人馬上蹲在地上起不來了。

  夏陽看向這金項鏈男,他伸出手,將這金項鏈男的金項鏈直接揪下來,夏陽伸出手狠狠捏了捏,這一條金項鏈竟然完全變成了一坨金塊。

  “現在呢?”夏陽淡淡看向這金項鏈男。

  這金項鏈男的酒精一瞬間清醒了,他急忙看向夏陽說道:“抱歉大哥我錯了!”

  夏陽壓根沒理會這人了,他直接去找綠帽子歹徒。

  “三零一包廂?先生您請跟我來!”那綠帽子歹徒此時馬上找來了一個侍者,這侍者帶著綠帽子一行人。

  夏陽發現這個帝威酒吧的服務生引導自己直接前往地下室的方向。

  夏陽馬上就是李用透視眼掃視了一下下的情況,在夏陽利用透視眼掃視到地下室里面的花哥,莫天河等一幫人之后,尤其是那個猛哥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夏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沒有想到還真的是機緣巧合啊,自己剛才才放過了那個猛哥,現在竟然就馬上在這個地方重新看到了這個猛哥。

  這個猛哥今天也的確是應該死掉的!

  這并不是夏陽想要殺掉這個猛哥,而是夏陽感覺到那個光頭對猛哥產生了殺心。

  這光頭就是花哥了!

  夏陽心中嘆息了一口氣,這猛哥也真的是一個白癡。

  而在這個時候,那服務生馬上就是夏陽帶到了地下一層。莫小琪感覺這個地方好像有些不對勁好像表現的非常陰森。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