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119章 未老先衰的女人

第2119章 未老先衰的女人

書迷正在閱讀:
而在這個時候,忽然靠近夏陽的一個女人走過來。

  這女人施施然來到了夏陽的旁邊,她手中捧著一瓶紅酒,這女人穿著高叉旗袍,行走之間裊裊婷婷,白色絲綢旗袍之下曲線畢露,這女人高高盤起黑色長發,瓜子臉妝容精致,精致的鎖骨中間有一枚鉆石點綴,看上去高雅無比,這女人直接來到夏陽面前:“帥哥,這是一瓶八二年的拉菲,我愿意跟你……”

  她靠近夏陽,清香的氣息直接撲進夏陽的耳朵里面:“共飲。”

  旁邊的林若峰下意識想要阻攔,可是他不知道師傅夏陽是什么意思。

  所以林若峰也只能夠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不過林若峰卻是認識這個女人的,這女人是個高級小姐,外表雖然端莊但實則愛財如命,而且很臟,林若峰并不喜歡這女人,他將自己的目光轉移到夏陽的身上,而夏陽則是閉著眼睛,他張開口,忽然說道:“滾。”

  這一道聲音并不高,這白色旗袍女人卻是臉色忽然變了,她嫵媚一笑道:“帥哥,我……”

  但是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夏陽眉頭皺起來,他冷冷道:“我說滾,你沒有聽到嗎?”

  夏陽目光睜開,他銳利無比的目光好像可以直接刺穿這白色旗袍女郎的內心,讓這白色旗袍女人有一種無所遁形的感覺,這白色旗袍女人心中掀起滔天驚駭。

  她想自己也算得上是見慣了風月場所的事情,她也自問見到過形形色色的男人了,但是她自問卻沒有任何的一個男人,可以給她這樣的感覺,夏陽這目光就好像是一把刀子一樣,直接刺穿了白色旗袍女郎的心!

  白色旗袍女郎馬上說道:“可是我這瓶酒已經打開了!”

  她此時已經注定要訛詐夏陽的錢財了!

  夏陽是個百億富翁,她當然必須要訛詐一下!

  如果今天不從夏陽的身上揩油,那她心中就不甘心。林若峰冷聲說道:“你這瓶酒打開了好辦,我……”

  林若峰原本想說這瓶酒我買下就是,你趕緊滾蛋!但是夏陽卻直接擺了擺手,夏陽看向這白色旗袍女郎說道:“你的意思是如何?先不要說話,說話之前,跟我保持距離,三米!”

  這白色旗袍女郎自問自己的身段,還有相貌都是頂級貨色,要不然她也不可能在這賭場之中混跡下來,游走在形形色色的富翁之中了,她不管人品如何,但是她這身體的品相的確是不錯的,甚至國內很多一線明星的品相都是不如她!

  所以她這才有如此自信!

  但是眼前的這個夏陽似乎是個直男癌啊,他竟然不喜歡這一套?白色旗袍女郎只是看夏陽皺起來的眉頭,就知道夏陽對她已經非常厭惡,這白色旗袍女郎也是知趣兒,她馬上退出三米,然后看向夏陽說道:“我這瓶酒已經打開了,現在已經賣不出去了,而且我這瓶酒是專門為你開的,你現在難道不想要了嗎?”

  白色旗袍女郎心中也有一抹憤怒,只不過她現在只是因為惱羞成怒。

  所以對夏陽帶了怨恨,這白色旗袍女看中夏陽的錢財是一方面,還有另外一方面她閱人無數,當然知道夏陽是個很干凈的人,這樣干凈帥氣的帥哥真的已經不多見了,所以縱然是花叢老手的她也動了心,而她想如夏陽這種純小白自然是非常好騙的,哪個純小白不是被自己迷得五迷三道的?

  縱然是那些經歷了花叢無數的老男人看到自己時尚且都色瞇瞇呢,更遑論夏陽,可沒想到現在她竟然被夏陽直接呵斥了一句“滾”,干脆果斷,帶著無比厭惡。這當然讓白色旗袍女心頭怒火中燒。

  夏陽聽到這白色旗袍女的話之后,他淡淡一笑道:“你直接說,就是想要將這瓶酒高價賣給我是不是?”

  白色旗袍女臉色一陣紅,她急忙說道:“也并非如此,我……”

  夏陽臉上的笑容忽然轉冷:“你這瓶酒打算賣給我多少錢?”夏陽的聲音雖然很平淡,但是卻透露出一種無影無蹤的壓力,讓著白色旗袍女瞬間都不敢呼吸,她原本腦子里面準備好的臺詞一個都用不上,或者說是一個都想不起來,她現在幾乎是下意識說道:“一百萬……”

  夏陽繼續問:“那你這瓶酒進價多少錢?”

  白色旗袍女感覺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夏陽問什么她好像就會直接回答什么:“兩千塊……”

  林若峰吃驚:“這是一瓶假酒?”

  真的八二年拉菲不要說是八二年,縱然是一瓶零八年的市場價格現在也需要一萬起步了。

  夏陽冷冷說道:“你兩千塊的假酒,竟然想賺我一百萬,這簡直就是沒有本錢的買賣啊,你就這么有自信,能夠將這瓶酒賣給我?”

  這白色旗袍女馬上就說道:“我賣的并不是酒,而是一次我跟你共同飲酒的機會,你可知道多少人想要跟我好,你現在這樣……”

  夏陽這句話當真是非常傷人,讓這白色旗袍女現在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她急忙下意識脫口而出就想要反擊夏陽。夏陽輕聲笑了,他的眼睛在這白色旗袍女身上看了看然后說道:“抱歉,你太臟,在我看來,你一毛錢都不值,現在最后告訴你,滾,不要讓我請你!”

  夏陽這句話說完,白色旗袍女臉色蒼白,她原本還有一系列的手段,但是這一切都是夏陽看上自己的前提條件之下,為此她特意化了淡妝,可是這種妝容雖然說是化了妝,但其實妝容的痕跡非常的淡,根本看不出來,而且她還特意換上了她這一身白色旗袍,她以往穿著一身白色旗袍幾乎可是無往而不利的,但是今天卻失靈了!

  這白色旗袍女現在感覺臉面無光,她只想快速走人。

  而在這個白色旗袍女人轉身準備離開的瞬間,夏陽忽然看向這白色旗袍女:“雖然你這種人性命本來就不該救,但我還是奉勸你一句,趁早脫離這一行,或許你還可以多活幾年,你以為你化這么濃的妝,我就看不清你的臉了嗎?你今年看上去不過三十多歲吧?可你的臉看上去卻有四十多歲了!”

  夏陽的聲音很平淡,而這個白旗袍女心中卻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她馬上轉過頭用吃驚無比的眼睛瞪大看著夏陽:“你,你是如何知道……”

  周圍的人聽不懂夏陽跟這個白色旗袍女究竟在說什么。

  但是夏陽卻看的清清楚楚,這白色旗袍女此時妝容精致,但是這只不過是化妝的技巧而已,這白色旗袍女今年頂多也就是三十歲,可是她現在眼角已經出現了魚尾紋,而且身上的皮膚也已經開始松弛,甚至眼睛如果不是戴著美瞳,相信她現在眼神定然是黯然無光的。

  夏陽看透了這些,所以這白色旗袍女的心中這才震驚。她看向夏陽說道:“你胡說!”

  作為一個女人她當然是不愿意相信夏陽所說,哪怕夏陽所說的這些都是真相。而夏陽卻搖了搖頭直接說道:“你現在按一下你的左側第七根肋骨的下面!”

  白色旗袍女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聽夏陽的話,夏陽說讓她按,她竟然當著眾人的面就馬上伸出手按下去了!

  只是這一下她就差一點疼痛的喊出聲音來,夏陽說道:“疼就對了,說明你還有救,如果你現在感覺不到疼痛,只有麻木,那說明你現在才是真正的油盡燈枯!”

  這一切的原因,都只不過是這白色旗袍女脖子上所攜帶的那一顆鉆石,表面上看上去,這一顆鉆石耀眼無比,但是實際上這一顆鉆石想要現在這白色旗袍女想要摘下來都是不可能了,因為這鉆石已經融入到了她的血肉之中,拔不出來,一旦拔的話,說不定五臟六腑都會重創!

  因為這鉆石之中分出好幾條根就如同植物一樣,連通了這白色旗袍女的五臟六腑!

  一旦強行拔出這鉆石,五臟六腑說不定都會從這傷口處拔出來!

  到時候這人就真正的沒救了!

  這鉆石并不是活物,只不過的確是這鉆石在吸收這白色旗袍女的精血,夏陽相信,這白色旗袍女只需要一年時間,再過一年的時間,她定然會蒼老的就跟七八十歲的老太太一樣!

  而一旦到達那個時候她還死不掉,只要她體內還有精血她就死不掉,只不過到那個時候她定然是皮包骨頭,就跟骷髏上粘了一層皮。這白色旗袍女只不過是個出來賣的,也沒罪,被人下這種黑手實屬不該!

  而白色旗袍女則是直接對夏陽下跪:“求你……”

  夏陽直接揮了揮手:“我救不了你,你亂收別人送給你的鉆石項鏈,自己有手有腳卻依賴別人送你東西,你讓我如何救你?”白色旗袍女此時六神無主,夏陽現在不管說什么,她都不管,只因為她知道夏陽當真是可以救她一條命的!夏陽冷冷說道:“我都說沒辦法幫你,你想要找人幫你,就去找那個給你戴項鏈的人!殺掉他,你才能夠真正的解脫!”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