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089章 我也要你對我道歉

第2089章 我也要你對我道歉

書迷正在閱讀:
夏陽自從修武以來自然明白武者的厲害。

  眼前這兩人都是修煉出內勁的武者。

  修煉出來內勁,就意味著正式登堂入室,踏入了真正武者行列。

  客觀角度來說武者的能力已經超越了凡人的階層,游走在世俗之外。

  也正是因為這樣,夏陽才想不通眼前這兩個內勁武者為什么會做一個有錢人的保鏢。

  說是保鏢,也不過是條呼來喝去沒有尊嚴的走狗。

  因為他們兩人的老板韓昌盛的確是這么對待他們的!

  不過夏陽轉念之間就想通了,并非每個武者都有一顆一心向道的心,眼前這兩個武者如此貪戀錢財,所以他們自然會選擇做有錢人的走狗,朱門酒肉,過奢靡的日子。

  總好過要比做苦修的武者要好。

  不過都是這幾十年而已。

  還不如說是好好享受。

  每個人的選擇不同罷了。

  這也怨不得他們,可是夏陽卻厭惡這兩個保鏢,因為這韓昌盛一看就是薄情陰沉之輩,這種人應該算得上是壞事做盡的類型,這兩人恐怕也沒少助紂為虐,殘害無辜。

  而且夏陽也為眼前這兩個保鏢感覺到悲哀,因為夏陽知道,他們兩個人因為高價重新回到韓昌盛身邊,這讓韓昌盛心中對他們兩人起了殺心,可笑他們竟然還不明白這一點!

  夏陽相信,這韓昌盛只要化解了這次危機,馬上就會替換掉他們。

  而他們敲詐了韓昌盛一個億,韓昌盛定然也會找人來做掉他們,將原本屬于自己的一個億重新拿回去,夏陽相信如韓昌盛這種人,他是絕對可以做到這件事情的!韓昌盛原本就是一個卑鄙陰險的人,他當然可以輕松做到這一點,而不用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否則他剛才也不會為了自己一點小小的面子,就讓這兩個忠心對他多日的保鏢滾蛋的。

  如此薄情之人,能做到這一點也不足為怪。

  夏陽可笑,眼前這兩個保鏢也算是白修煉到內勁武者了,竟然連韓昌盛這種人都是看不透。

  莫不是這兩人只知道修煉,腦子修煉成了白癡?

  不過不管這兩人現在如何行為,夏陽都是管不著的,他又不是太平洋警察,他也不是圣母,他沒必要在乎這兩個保鏢的命運,夏陽只在乎一件事情,那就是眼前無論是誰想要阻擋自己的腳步,都要殺無赦,這兩個保鏢倘若阻擋夏陽,也是要殺無赦的!

  夏陽并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更何況是對待惡人。

  韓昌盛冷冷看著夏陽:“小子,你剛才那嘆息是什么意思,莫不是看不起我韓某人?”

  韓昌盛剛才對夏陽道歉,他已經感覺到丟人丟到了姥姥家了。

  所以他現在當然想要找回場子。

  他現在有了兩個內勁保鏢,他自問自己自然是不用害怕眼前的夏陽了!

  所以說,韓昌盛現在態度是極為強橫的。

  夏陽用戲謔的目光看著眼前的韓昌盛,這種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個白癡。

  夏陽的目光很直接,一點點隱藏都沒有。

  韓昌盛被夏陽用這種目光看著,韓昌盛的心中當然是大怒。

  他還從未有人用這種目光審視過。

  夏陽的目光讓他討厭,讓他恨不得現在就殺掉夏陽。

  可是韓昌盛知道自己不能,至少現在不能,因為他跟夏陽現在還有一個兩個億的賭局,至少要等到他贏了夏陽的錢之后,他才能夠對夏陽動手!不過……在這賭局進行的時候,他韓昌盛至少還是可以找回一點點利息的!

  韓昌盛冷冷看著夏陽說道:“你最好現在給我叩頭認錯,記住一定要叩三個響頭,我現在放過你,否則的話……”韓昌盛說話的時候用自己的目光看了一眼旁邊的兩個內勁武者,他的意思很簡單,我現在有了兩個高手在,所以你現在如果知趣兒的話,那就乖乖按照我說的話去做。

  夏陽好像完全沒有領悟韓昌盛的意思。

  韓昌盛被夏陽這種無所謂的樣子弄的心頭火大,這小子到底是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韓昌盛原本是打算,先讓夏陽恭恭敬敬給自己叩三個響頭,先從顏面上折辱一下眼前的夏陽。

  隨后,他會用夏陽沒誠意這一點,讓他的兩個保鏢廢掉夏陽的一條胳膊。

  這也算是收回一點小小的利息。

  可是夏陽現在竟然不叩頭!

  韓昌盛沉不住氣了,他冷冷說道:“這小子現在如此不知趣,你們兩個人現在應該知道該怎么做,給他一點教訓,扭斷他一條胳膊!就當是為他剛才的無禮行為向我道歉了!”

  在韓昌盛旁邊的兩個內勁武者。

  都是將自己的目光轉移到了夏陽的身上。

  這兩個內勁武者看著眼前的夏陽,他們的目光之中都是露出一抹悲哀,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現在必須要按照韓昌盛的話來做,剛剛得了一筆巨大的財富,他們當然要聽話一些。

  所以這兩個內勁武者都是淡淡的看著夏陽,其中一個內勁武者淡淡說道:“你現在應該知道怎么做?”

  夏陽卻搖了搖頭。

  既然這兩個內勁武者想要找死的話,那夏陽也是完全沒有任何辦法的。

  夏陽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表情,他看向眼前這兩個內勁武者說道:“你們現在已經想好了?確定要對我動手?我提前警告你們,一旦對我動手,你們會后悔的。”

  夏陽說完話,他再次用奇怪的目光看著韓昌盛說道:“你也想好了?一旦他們動手,你想后悔都來不及了,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

  夏陽這些話,對于韓昌盛來說,是威脅。

  可是韓昌盛所理解的更深層的意思,是夏陽膽怯了。

  也只有夏陽膽怯想要退縮了,所以他才會用這樣的方法來逼迫自己收手。

  韓昌盛心中冷笑連連,現在還嘴硬!

  韓昌盛淡淡的揮了揮手說道:“羅里吧嗦的,直接動手吧,我不想要聽到這個人的聲音。”

  那兩個內勁保鏢點了點頭,他們在一瞬間馬上前沖,用自己認為最快的速度沖向夏陽,他們剛剛得到了一個巨大的好處,此時他們精神倍爽,身體愉悅,速度自然奇快無比!

  這兩人現在的速度基本上都是快若閃電。

  韓昌盛臉上露出淡淡的譏誚的表情,因為他知道自己很快就可以聽到夏陽的慘叫聲了,胳膊如果被扭斷的話,那應該是如同殺豬一般的哀嚎吧?

  韓昌盛感覺到自己有些變態,不過變態就變態吧,他現在就是想要迫不及待聽一聽夏陽這殺豬一般的哀嚎慘叫了!

  可是韓昌盛臉上的表情很快就凝固了。

  因為韓昌盛看到眼前這兩個快速前沖的保鏢,此時在沖鋒到一半之后,忽然兩個人齊刷刷停下來腳步。

  這兩個人就好像是雕塑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他們的臉上都是不約而同浮現出一抹驚駭。

  韓昌盛臉色微微一變,他急忙說道:“你們兩人怎么了!趕緊給我沖啊!”

  因為韓昌盛現在看到夏陽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嘲弄。

  這一抹嘲弄讓韓昌盛心中火大。

  夏陽則是沒有理會韓昌盛,而是用自己的目光平淡無比的看著眼前的這兩個保鏢說道:“你們兩人怎么不動了?是不是你們發現自己體內的丹田好像出了問題,內勁沒法使用了?”

  這兩個保鏢的確現在是這樣的感覺。

  剛才在他們前沖的時候,他們就已經開始調動自己身體里面的內勁了,因為他們知道夏陽其實是一個身手不錯的人,說不定也是一個內勁武者,所以他們兩人一出手就準備使用全力了!

  在他們看來,他們兩人一同出手,定然是可以在一個回合將夏陽給制伏的。

  可是在他們前沖到一半之后,他們忽然都齊刷刷感覺到了自己丹田之中好像要爆炸了一樣,所有的內勁在瞬間完全紊亂,根本就不聽他們的話了,而且伴隨著丹田一陣陣的刺痛,體內內勁就好像是決堤的洪水,根本由不得他們來掌控!

  此時這兩人現在額頭上都是爬滿了汗水。

  他們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驚恐無比的看著眼前的夏陽。

  因為他們還是想不通,眼前的夏陽究竟是如何知道現在他們體內的情況的!

  這兩個保鏢現在心急如焚,驀地兩個保鏢都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們都是用自己的目光驚訝的看著夏陽,其中一個保鏢馬上開口說道:“剛才,剛才一定是你動的手腳對不對,你剛才在將我們攙扶起來的時候,在我們的體內動了手腳,剛才我就感覺不對勁,沒想到……”

  夏陽笑了,他拍了拍手。

  夏陽笑盈盈的看著眼前的這兩個保鏢說道:“不錯,這的確是我動的手。”

  隨后夏陽就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著眼前的這兩個內勁武者說道:“我想我剛才好像警告過你們了,我讓你們不要動手,可是你們好像根本就不聽我的話啊,我記得我剛才好像也警告過你們,你們一旦動手,肯定是會后悔的,可是你們也不聽,我能有什么辦法?”

  聽到夏陽的話,這兩個保鏢心中后悔無比。

  他們現在的確是后悔了,不過他們更是驚怒無比。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