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063章 沒翻盤的可能性了

第2063章 沒翻盤的可能性了

書迷正在閱讀:
但是這個時候……魏忠賢卻是馬上叫住了幾個保安:“幾位小兄弟啊等等啊,來,這是給你們一點意思!”

  魏忠賢將幾張籌碼塞進這幾個保安的懷中,這些保安都是心中驚喜,這籌碼至少有十萬塊!

  他們幾個人平均按人頭平分下來也有一萬塊,而魏忠賢則是馬上將那瓶敵敵畏塞到了其中一個保安的手中:“這是他拿進來的,所以說啊,幾個保安小兄弟啊,這是人家的東西,得還給人家啊!”

  幾個保安聽到這樣的話之后都是明白了魏忠賢的意思。

  這魏忠賢的確是非常的毒辣啊,他現在使用這樣的手段目的很簡單,就是要將敵敵畏還給這青年,這青年出去之后,想到魏忠賢的話,再想到他連一百萬都輸掉了,他說不定心灰意冷之下,會直接服毒自殺的!

  一個保安嘿嘿冷笑一聲說道:“好!”

  他將這敵敵畏塞進這青年的懷中。而魏忠賢則是馬上說道:“好了好了,現在走了一個瘋子,現在我們可以繼續賭了!你們誰要來!”

  這青年的事情只不過是一個插曲,現在插曲過后,現在當然要進行主旋律。沒人會在意這青年之后到底是生還是死,因為在這賭場之中,如此人間慘劇發生的實在是太多,多少人在這里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可是這里還有不斷有人絡繹而來趨之若鶩!

  這就是貪字在作祟!

  而在這個魏忠賢的賭場上再次熱鬧起來之后,沒有人注意到,人群之中的夏陽,已經悄然淡淡退去。夏陽在人群之中不斷的游走,就好像是一條靈活無比的小魚兒。

  隨后,夏陽的目光在人去年之中進行搜尋。

  很快夏陽就看到了被幾個保安押著的那個青年,這青年現在表現的非常失魂落魄,他整個人就好像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目光呆滯的盯著前方,就好像是垂暮之人。

  夏陽攔住了這幾個保安,這幾個保安在賭場之中一向都是充當執法者的身份的,從來都是他們去尋找別人的晦氣,沒有一個人敢過來尋找他們的晦氣。而此時,夏陽的目光落在這幾個保安的身上,夏陽語氣淡漠:“放了他。”

  夏陽現在根本懶得跟這幾個保安廢話,他根本就是來尋仇的,所以說夏陽絲毫都不用害怕這幾個小小保安,更何況夏陽對于眼前的這幾個保安非常的厭惡,因為夏陽知道這些保安身上至少都有數條人命!

  夏陽人的眼光一項非常精準!

  這幾個保安沒有料到眼前這個攔住他們的青年,居然敢用這種居高臨下的態度對他們說話,幾個保安都是冷哼一聲,其中一個保安刷的抽出手中的電棍,直接一棍子就朝著夏陽的腦袋砸過去:“他娘的,阻攔保安執法,你他娘的找死!”

  這保安根本就不會給夏陽一絲一毫解釋的機會,因為單憑夏陽剛才那樣的口氣跟態度,就已經注定夏陽要挨打了!

  而事實上保安在這賭場之中的確是充當著打手的身份的,所以說,倘若有人敢阻攔保安的話,那是一定不會得到好結果的!

  你如果好好跟他們說話,或許他們會理會你,但是現在如夏陽這般態度的,這幫保安當然是要打,而且還是往死里打!

  但是這電棍一出手就沒有再次收回去,當然也沒有命中夏陽,因為這電棍在空中直接被打成了兩半!

  夏陽只是一記拳頭過去,直接將這電棍打成了兩半!當啷,兩截兒電棍,一截兒還在這保安手中,另外一截兒則是落在地上!

  按照道理說,這另外一截兒電棍是要飛出去的,可夏陽剛才使用的是內勁,而且作用力非常精巧,所以這掉在地上的電棍上面根本沒有承受任何的力道,只有夏陽剛才接觸的那一點承受了毀滅性的力道而已!

  所以這電棍并不是飛出去,而是“當啷”一聲落在地上。

  而此時這保安感覺到自己的手臂傳來劇烈的疼痛。

  但是他還沒有開口發出慘叫聲,夏陽就已經上前一步,捏住了這個保安的咽喉,夏陽冷冷看向這個保安說道:“我說放了他,你現在聽到了?”

  夏陽此時語氣非常淡漠,如果可以,夏陽相信自己現在絕對會殺掉眼前這個保安的,可是現在夏陽并不想要這樣做!

  至少在將這一樓大廳所有的錢財全部橫掃一空之前,夏陽并不想要這樣做!

  這保安使勁的點了點頭,為了這么一件小事情,他實在不愿意將自己的性命給賠進去,這保安現在近距離看著夏陽的目光,他相信夏陽會動手,甚至會殺掉他!

  而且這保安可以感覺到從夏陽手腕上傳來的巨大力道,這保安相信,如果夏陽愿意的話,他完全可以一只手捏死自己,就好像是捏死一只螞蟻這樣簡單,雖然說這保安心中非常不愿意相信這一點,可是他現在不得不相信這一點!

  夏陽的手松開這保安,這保安直接咣當一聲癱軟坐在地上,而至于說其他保安,都有些不敢動彈,因為他們都是知道夏陽是個硬茬,至少憑借他們幾個人的話,根本就不是夏陽的對手,憑借他們幾個人根本就耐不住夏陽!

  所以說啊,現在這幫保安現在只想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撤退!

  雖然說是感覺到非常的丟人,可是他們知道,相比較丟人來說,丟了性命才是更可怕的!

  一幫人撤退的速度非常的快,幾乎只是眨眼的功夫,幾個保安就已經完全撤退了,夏陽抓住這個青年的胳膊,直接將這個青年從地上給拉起來,夏陽知道,這青年現在一顆心神已經喪失掉了動力,也就是說他現在對于活下去充滿了悲觀跟沮喪,他一顆心正在慢慢死掉。

  這讓夏陽不由想到了那個童夢瑤,自從在廁所將那個童夢瑤給救了之后,也不知道那個童夢瑤還有林青青兩人,究竟是被這個幕后大老板關在什么地方了,夏陽剛剛來到這個賭場的時候,就用透視眼四處掃過了,沒有發現,一點點林青青跟童夢瑤的蹤跡都沒有。

  所以說夏陽現在也是沒有辦法!

  不過夏陽知道,自己只需要靠近這個大老板,馬上一切都會水落石出的!

  只要掌控了這個大老板的性命,那么就不愁這個大老板不交待一切,夏陽絕對有理由相信,這個大老板其實是非常害怕死亡的一個人!

  倘若這個大老板不是一個害怕死亡的人,那么相信這個大老板就絕對不會去尋找替身!既然這個大老板找了替身,那么就說明,他是真的害怕死亡啊!

  也對,一個人擁有的越多,他就越是害怕死亡!

  這一點的確是非常不錯的!

  夏陽現在將這青年攙扶起來之后,夏陽的手按在這個青年的心臟口,連續點了好幾個穴位之后,這青年此時原本那暗淡無比的眼神之中馬上就浮現出一絲絲的清明,這青年隨后悠悠轉醒,他看向眼前的夏陽:“你是……”

  夏陽只是淡淡看著這青年:“我是誰這一點不重要,你我只是這世間擦肩而過的過客而已,以前不會有交集,以后也不會有交集,我只是一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人而已。”

  這青年疑惑的看著夏陽。夏陽繼續說道:“你現在只需要告訴我一個問題,你將所有的錢都輸給了那個魏忠賢,你想不想把錢贏回來?”

  夏陽的目光淡然無比的看著青年。青年馬上點了點頭。可是他很快嘆息一聲:“我現在恨不得殺掉那個魏忠賢,可是我知道我已經沒有翻盤的可能了。”

  夏陽忽然嘩啦啦從兜里摸出幾張籌碼,這里每張籌碼都是百萬的黃金籌碼,這青年的身體忽然狠狠激動的顫抖了一下,他看向夏陽的目光也馬上就變得明亮無比,不過這種明亮的光馬上就好像是風中蠟燭一樣搖晃了一下就再次熄滅了。

  青年搖了搖頭說道:“你為什么要這樣幫我?而且就算是你幫我,我,我也沒有自信贏得過那個旗袍女人,那個女人的賭術比魏忠賢高明,我為了能夠戰勝魏忠賢,刻苦練習了好幾個月的賭術,可是我贏了魏忠賢,但是我卻贏不了這個旗袍女人,可以說我現在有多少錢,就會給她送多少錢,絕對沒有翻盤的可能性……”

  夏陽淡淡一笑說道:“誰說我讓你翻盤?那個旗袍女人的賭術在我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夏陽說完話之后,看到這青年的眼中流露出一抹不敢相信,夏陽淡淡說道:“你跟我來!”

  夏陽將這青年帶到了休息區,夏陽隨便找了兩個按摩椅,他指了指自己旁邊的另外一張按摩椅說道:“坐下!”

  這青年現在就好像是傀儡一樣,夏陽讓他做什么他現在就做什么,或許說是,夏陽的聲音之中充滿了一種奇特的蠱惑能力,讓這個青年忍不住沉淪進去,心甘情愿的聽夏陽的話,相信現在縱然是夏陽要讓這青年去死,相信這青年也不會猶豫一下的!

  這青年坐下來之后,他迫不及待的看向夏陽。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