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048章 見者有份

第2048章 見者有份

書迷正在閱讀:
十年的時間對于她們有多寶貴?

  二十歲到三十歲的跨度,少女到中年婦女。這十年就是整個青春。所以她們所有人都驚訝,也羨慕!每個人都想要得到這樣的天降橫財,這也是人們為什么買彩票的原因。

  而紅裙女人看向夏陽的目光之中也多了一抹異樣。

  夏陽卻根本沒有在乎這些,他說完便是端起籌碼托盤,離開柜臺。

  而在夏陽轉身之后,前臺小姐忽然叫住了夏陽,夏陽停下腳步,并沒有回頭,這女孩聲音顫抖,夏陽不用回頭,也知道她哭了,夏陽不用回頭,也知道她看著自己。這前臺小姐沒說話,但是夏陽卻也已經知道她要說什么,夏陽淡淡說道:“我幫你的目的很簡單,因為你是個值得我幫的人,我只希望,以后等你功成名就,也可以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就是如此。還有,你最好現在就離職吧。”

  說完,夏陽馬上離開。而在夏陽離開之后,紅裙女人走在最后,她轉過頭看向這前臺小姐說道:“你現在去辦理離職手續,這是我的簽名。”

  紅裙女人寫了一張便簽遞給女人,說完也跟著離開。

  托盤之中全是百萬的籌碼,可縱然是這樣,也有百張。

  這籌碼也是用黃金制作,只不過是鍍金。

  可縱然如此,也算得上是相當有分量,拿在手中就好像是拿著一塊板磚一樣,很有質感跟重量感。

  給人一種非常享受的感覺。

  就好像手中當著是拿著一塊純金制作的籌碼一樣。

  其實這籌碼的表面只不過是鍍了一層淺薄的金子,也就幾十克而已,相比較百萬的價值來說,也就幾十分之一。

  夏陽從托盤之中拿出一塊金色籌碼。

  然后夏陽將其他的籌碼,全部都扔給了藍鷹等人。

  “這些都交給你們了,我只需要一塊就好。”夏陽淡淡說道。

  程青見微微一怔,她沒有想到夏陽竟然還要玩賭。

  而藍鷹更是靠近夏陽說道:“大勇兄弟啊,咱們還要進去玩嗎?”

  眾人都是沒想到夏陽竟然還想要進入賭一把。

  夏陽當然有自己的想法,他原本只是想要兌換黃金,換上幾千萬就行了。可是現在嘛夏陽改主意了,夏陽是在這大老板想要對夏陽圖謀不軌的時候改的主意,既然這大老板剛才想要弄死夏陽,所以夏陽現在打算從這大老板這里收取一些利息,這絕非敲詐,而是大老板對他的補償!

  在夏陽眼中就是這樣!

  原本夏陽只需要幾千萬,但是現在,夏陽想要更多,既然有這樣一個機會,自己也算得上是不用白不用!

  他抬起頭看向眼前的紅裙女人說道:“這位大老板富可敵國,在他的賭場小玩一把,贏他一點錢,也總歸是無傷大雅的,對不對?”

  紅裙女人嫵媚一笑道:“當然,既然來了賭場,諸位當然必須要盡興了,我在前面帶路!”

  藍鷹急忙跟上夏陽的腳步,他在夏陽耳邊低聲道:“可是大勇兄弟,這籌碼實在是太多了,我們雖然都有過專業的賭博訓練,可畢竟只是剛剛基礎入門而已,這賭場必定是藏龍臥虎,我們怕將這些錢全部都輸掉啊!”夏陽搖了搖頭:“輸掉就輸掉,我只要這一張就可以通吃賭場!”

  夏陽的目光之中帶著一抹淡淡的自信,他當然有這個自信,他記憶能力超群,擁有透視眼,而且手速超快,常人的視線根本就捕捉不到夏陽的動作,所以夏陽當然擁有這樣一個自信,他一定是可以贏的。

  而紅裙女人走在前方,她當然聽到了夏陽的話,只不過紅裙女人明白,夏陽的實力雖然強大,但是夏陽未免也太過自信了一些,不錯,武者的確在很多方面比常人都要強大,速度更快,聽覺更敏銳,目力也更加尖銳,可是這又如何?賭博并非如此簡單!

  而在夏陽等人離開之后,前臺的幾個服務生已經炸開了鍋,她們的目光都是看著眼前的這女孩,一個同伴說道:“柳柔,你的運氣還真實好啊,我真的沒有想到你居然擁有如此好的命運!你看……”

  這同伴說話的口氣不無嫉妒,她說話的時候將目光轉移到了柳柔面前的這張百萬籌碼上,這同伴掩飾不住自己口氣的貪婪:“是不是見者有份嗎?人家給你打賞了這么多,你也應該將這些錢平分給我們不是?”

  這同伴說話的時候,對周圍幾個同伴使了一個眼色。那幾個同伴心中對這一百萬也是心動不已,雖然她們都同情柳柔的遭遇,可是如果能分些錢,她們當然同意,畢竟這不是幾百塊,而是一百萬。柳柔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這同伴馬上推搡了一下柳柔說道:“喂我說柳柔,你難道不想要分給我們嗎?要知道得到小費可都是要分給姐妹的!你現在不想要將這錢分出來嗎?”

  這柳柔因為相貌平庸,一直都是備受欺負的,因為做前臺的基本上都是貌美如花,就柳柔一個相貌平庸,平日在前臺都是備受排擠的對象。柳柔還是低著頭。

  而周圍幾個同伴看到柳柔如此好欺負,她們的膽子也大了,有人說:“柳柔你要知道這是規矩,得到小費就要分享,你來了也不是一天了,你難道不懂這個規矩嗎?既然你不愿意的話那么我來幫你吧!”

  這女人說話的時候伸出手就朝著桌上的這張百萬籌碼抓去,但是她的手剛剛伸出來,柳柔忽然伸出手,“啪”的一聲將這籌碼扣住了,柳柔抬起頭,她的目光非常堅定:“難道你們平日得到小費的時候,當真分享給過我嗎?”

  幾個同伴臉色都是一變,她們平日得到小費,幾乎無視柳柔。

  柳柔說道:“我可以分享給你們,不過卻并不是這筆錢,這筆錢是恩人給我,讓我改變人生的,我不會動這一分錢,我可以將我這個月的工資全部都貢獻出來,分享給你們,算是同事一場,相逢一場,我知道你們平日都欺辱我,不過這些我都不在意,畢竟相逢是緣,現在我要走了,但愿以后我會用更自信的態度面對你們這類人。”

  周圍所有人都用驚訝無比的目光看著柳柔,她們以前遇見的柳柔雖然臉上時時刻刻都保持笑臉,性格很好欺負,有些自卑,幾乎不會說什么態度強硬的話來,可是現在的柳柔態度全變,性格變得強硬而自信,說話間言辭咄咄逼人,讓周圍的幾個同事都有些自慚形穢。

  柳柔說完話之后,開始辦理離職手續,而剛才第一個開口說要分享的前臺,抬起頭目光不屑的打量著柳柔離開的后背:“賤貨!”

  如果不是這柳柔有紅裙女人簽字的那個便簽,相信她現在離職非常的困難!可是現在人家輕輕松松就將離職手續給辦好了,而在這個時候,其他的女人也都是紛紛驚訝無比,她們等到柳柔離開了一段距離之后,這才嘰嘰喳喳的討論,一些女人的目光之中都是充滿了訝然:“你們有沒有發現,柳柔好像變得更加漂亮了呢!她臉上的五官好像變化了一些!”

  “是啊我也是有這樣的感覺,她的五官好像微微調整了一些,我還以為這是我的錯覺呢,沒想到你居然也有這樣的感覺!”

  這幫女人你一言我一語,此時此刻,她們似乎早就已經忘記了剛才的那百萬籌碼的事情了。

  而夏陽則是跟隨眼前的這個紅裙女人來到了眼前的賭場,這賭場富麗堂皇,頭頂好幾臺大吊燈,羊絨地毯踩上去非常的舒服柔軟,就好像是行走在云端一樣,夏陽知道這羊絨毯時時刻刻都有人進行打理,光是夏陽看到的這打理羊絨地毯的服務生,現在夏陽就看到了至少十幾個人,一個月少說這地毯的維護費用都要好幾萬!

  燈光明亮但是卻并不刺眼,反而顯得很柔和,這種環境給人一種非常柔和的環境,在這種環境下玩牌是非常舒服的,而且夏陽發現在這空氣之中飄蕩著一抹讓人清新的香水味道,但是夏陽知道,這種香水味道表面上雖然讓人陶醉而清新,但是夏陽的鼻子卻告訴夏陽,這香水的味道之中摻雜著一絲絲的罌粟的味道,只不過這罌粟的味道非常的淡,所以根本就被這香水味掩蓋住了,常人根本就聞不出來!

  這味道很淡,不至于說是讓人成癮,但是常年在這里賭博,幾天時間不來,縱然賭癮沒發作,也會被罌粟的味道支配,想要過來聞一聞這味道的,而一旦來到賭場,看到這賭桌,心中豈能不生出賭意?

  而且在這賭場之中,吸進這種罌粟后,會刺激人的神經,很容易讓人變得興奮起來,夏陽隨處走動的時候,都看到一張張賭桌上一個個賭客的眼睛都是血紅,忘乎所以。

  紅裙女人對夏陽說道:“先生您還是樓上請吧?這一樓大廳不過都是散客玩兒的地方,真正的貴賓都在二樓!二樓的賭局也很大!至少百萬起步!所以我認為樓上的賭局應該更加適合您一些!”

  夏陽卻擺了擺手,夏陽就想要在一樓玩玩兒,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青年大搖大擺的朝著夏陽這邊走來,這青年根本就無視掉了夏陽,他直接就朝著夏陽身上而來,在他看來,夏陽必然會讓步!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