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999章 殘忍的獻祭手段

第1999章 殘忍的獻祭手段

書迷正在閱讀:
“這是一種蠱術,凝練出的少女元陰精血可以幫助人突破!我已經偷偷拿到了這血色獻祭的方法……”

  風顫巍巍從自己懷抱之中拿出來一本古色古香的卷軸。

  然后顫巍巍將這卷軸遞給夏陽的方向,同時風說道:“這血色獻祭的方法,只要你將那少女元陰精血拿到手服用,按照這血色獻祭的方法進行服用,你的實力就可以真正突破化勁境界,你的實力很強大,你有很大的把握拿到這少女元陰精血,你只需要偷襲就可以得手……”

  夏陽原本只是想要看一場鶴蚌相爭的好戲,但是卻沒有想到這風忽然將這樣一個奇怪卷軸遞給夏陽,而夏陽看到這卷軸的時候,夏陽馬上就從這卷軸的材質上看得出來,這卷軸想必已經有些年頭了!

  風的臉上露出一抹瘋狂:“快點拿上啊,任何武者都夢寐以求想要突破到最高境界,化勁之上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境界,不過我知道,傳說之中,化勁之上,應該是有天地玄黃四大境界的,只要突破到了化勁之上,那么下一步就是突破到黃階境界了,變成一個黃階武者!傳聞之中黃階武者腳動一動,就可以讓地面震動,屠殺化勁如同屠殺豬狗……”

  夏陽聽到這風的話之后,夏陽心中更是感覺到深深的驚訝。

  因為從他得到那一本功法之中,夏陽得知到的情況并不是這樣的啊,夏陽知道的境況是這樣的,武者境界是分為明勁境界,暗勁境界,化勁境界,化勁之上,但是夏陽想不到,在化勁之上居然還有一種境界?不,聽這風說,居然還有四大境界的存在,這可就是真正讓人感覺到驚訝了。

  夏陽心想到,難道說那一本無名功法上的內容是錯誤的嗎?或者說這無名功法是殘缺的,是不完整的?所以才會有這樣境界標注不完善的情況?夏陽一時之間想不通,可是夏陽也明白,他現在如果說按照實際修為來說的話,夏陽頂多只能夠算是內勁境界,而且頂多只是內勁初期而已。

  夏陽剛剛步入內勁初期,但是卻可以對戰化勁巔峰,而且還是可以非常輕松的殺掉這個化勁巔峰,甚至就算是剛才那個紫衣女人,那個六號刀疤女在服用過那種恐怖的藥粉之后,已經提升到了化勁之上的境界,可是夏陽仍然是可以殺掉這個化勁之上,夏陽心中感覺到疑惑。

  他一個內勁初期的武者就可以干掉一個化勁之上的高手,這到底是如何一回事兒?夏陽想不通,夏陽在對決化勁之上的武者的時候,基本上是感覺不到多少困難的,雖然說算不上是殺雞屠宰狗一樣簡單,但是夏陽還是感覺到非常輕松的,雖然說,那個六號刀疤女的化勁之上的境界有些虛假。

  并不是真正的化勁之上,但是實際上也說明,這化勁之上并不是夏陽的對手,因為夏陽在殺掉這化勁之上武者的時候,基本上只是出了三分之一的實力,所以夏陽相信,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個風所說的黃階武者的話,那么夏陽相信,自己的實力好像已經堪比黃階武者了?這讓夏陽的心中感覺到微微驚訝。

  他實在是沒有辦法想通這件事情,他想不通,為什么自己一個內勁初期的武者,實力居然可以相當于一個黃階武者,這是夏陽所想不通的一件事情!夏陽有一個好處,就是想不通的事情,就暫時不去想,反正這件事情知道不知道,夏陽也不在乎,因為夏陽成為一個武者,也并沒有多想要晉級到更高等級。

  在這個世界上,夏陽還暫時沒有發現什么人的實力可以超越自己的,夏陽基本上已經站在這個世界上的巔峰了,所以夏陽也不想要晉級到更高級,什么亂七八糟的境界劃分之類的對于夏陽也沒有什么吸引力,夏陽也不想要深究,反正夏陽知道自己現在實力很強大就對了,管他是什么東西呢!

  就好像你吃一道菜,只要你吃到了這道菜,覺著這道菜不錯就行了,根本就不用去管這道菜叫什么名字!夏陽現在就是這樣一種情況!風原本以為,夏陽肯定是欣喜若狂的,因為風都知道黃階武者的情報,夏陽這樣的高手不可能不知道,而且相信夏陽這種高手也更加迫切的想要晉級到黃階武者!

  所以風以為,夏陽肯定是不顧一切要殺掉這個司馬陰柔的!可是風沒有想到,夏陽的臉上居然還是那樣的平淡,好像一絲一毫的震驚都沒有,夏陽臉上的表情很平淡,平淡的就好像是看到一張廢紙一樣自然!這怎么可能呢?風的臉上露出一抹深深的驚駭,隨后他臉上就露出一抹哀求。

  風看向夏陽說道:“求求你殺掉這個女魔頭,我跟我那三個兄弟情同手足,我現在只想你為我報仇,你想要什么我都答應你,你可以拿著我的證件,去華夏龍組兌換任何一件你想要的東西,只要你可以想到的,就都可以有……”

  華夏龍組?

  夏陽的臉上露出一抹驚訝,這又是什么鬼地方?

  夏陽驚訝的時候,目光卻落在了眼前這個風手中的錢包上,g將自己的錢包打開,將里面的證件露出來,上面標注著華夏龍組第二組組長,但是夏陽在看到這錢包的一瞬間,馬上就沖過去,然后將這錢包給打開,夏陽看向眼前這錢包,這錢包之中居然有一張照片,這張照片之中的人,一個是風,還有另外一個是藍鷹。

  不錯夏陽看到,這的確是藍鷹,只不過現在的藍鷹年齡已經超過了三十歲,而這張照片上的藍鷹,看年齡應該只有十七八歲的樣子,夏陽馬上抬起頭看著眼前的風說道:“這藍鷹是你什么人!”

  風聽到夏陽說藍鷹,他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柔和:“他是我的兒子,自從執行任務以來我已經很久都沒有見到過他了,我在這銀三角做臥底已經有好多年了……”而這風還沒有說完話,在風的對面卻是馬上沖過來一個人影,這人影手中長劍揮舞,直接就想要搶奪這風手中的那卷軸。

  夏陽當然知道這個人影就是那司馬陰柔了。

  夏陽冷哼一聲,他只是抬手,一手掌劈過去。

  夏陽的手中的內勁直接噴出來,當啷一聲,這長劍直接被斬斷成為了兩半。

  而夏陽手中余勁未消,如同一道怒龍般怒吼著沖向了眼前的這司馬陰柔,司馬陰柔看到夏陽斬斷她的長劍之后,司馬陰柔心中痛恨無比,她原本只是想要趁著夏陽精神放松的時候,一劍將夏陽給殺掉,但這司馬陰柔并沒有想到,夏陽就好像是背后長了一雙眼睛一般,居然知道她在做什么事情,這讓司馬陰柔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深深的驚恐。

  司馬陰柔馬上口中吐出一口鮮血,而司馬陰柔的身體直挺挺倒在身后,砰地一聲落在地上,司馬陰柔倒在地上,但是她的目光仍然驚駭無比的看著夏陽,要知道她司馬陰柔可是化勁巔峰啊,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化勁巔峰,在司馬陰柔服用下三條蟲子之后,司馬陰柔現在的實力幾乎已經無限逼近那傳說之中的化勁之上了!

  可是司馬陰柔沒有想到,剛才自己全力施展出來的一次攻擊,居然都沒有傷害到夏陽,不光是沒有傷害到夏陽,甚至反而被夏陽一只手就弄斷了她手中的長劍,甚至內勁的余威還將她給震飛了出去。

  此時司馬陰柔體內的內傷正在快速加劇,她不知道夏陽究竟是什么實力,但是司馬陰柔至少可以肯定一件事情,那就是眼前夏陽這實力,絕對是非常強橫的,至少已經算得上是化勁之上。

  不,何止是化勁之上,根本就是化勁之上的巔峰狀態,就算不是化勁之上的巔峰境界,至少也已經是中后期的水平了!否則的話,夏陽僅僅只是一次攻擊,而且還是余威,都可以將自己震飛出去這般遠?

  如果不是化勁之上的中后期境界,如何可以做到這一點?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司馬陰柔的臉上這才浮現出一抹深深的震驚,她知道自己是真的小看了夏陽,她也知道,自己剛才實在是想當然了。

  縱然剛才自己服用了四條蠱蟲,突破到了化勁之上,這又如何呢?

  照樣都不是夏陽的對手,還是會被夏陽強殺的卑微存在啊!司馬陰柔心中露出滔天恨意,不過司馬陰柔此時身體上的傷勢時時刻刻提醒著司馬陰柔,現在自己的身體是深受重創的,司馬陰柔馬上就從自己的懷中摸出一枚羊脂玉瓶。<;'>rxmldlwh/</span>

  這羊脂玉瓶翻出來的一瞬間,司馬陰柔馬上就打開這羊脂玉瓶,然后將這羊脂玉瓶之中的丹藥吞服進去一枚,而在這司馬陰柔即將要將這丹藥吞服進去的時候,夏陽卻已經搶先一步,直接將這丹藥從司馬陰柔手中給搶奪走了,司馬陰柔手中一空,然后就感覺到這丹藥,還有那羊脂玉瓶就都出現在了夏陽的手中。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