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998章 故意做給你看的

第1998章 故意做給你看的

書迷正在閱讀:
風雨雷電四個人都是化勁高手,他們體內被司馬陰柔種下蠱蟲。

  他們與司馬陰柔內訌,但司馬陰柔為了聯手這四人干掉夏陽。

  騙他們吞下所謂的蠱蟲解藥,實際這卻激活了他們四人體內的蠱蟲,現在其他三人已經死掉,只剩下風一人,而此時風體內的蠱蟲也已經激活,正在瘋狂吞噬他體內的精血,風臨死之前看向夏陽。

  因為剛才夏陽在他們服下“解藥”的時候提醒過他們。

  風后悔無的看向夏陽說道:“為我報仇……”

  風的腳步一個趔趄,他看去好像只剩下最后一丁點力氣了,甚至說話都非常吃力,而風說話時臉色更是蒼白無,看去搖搖欲墜,夏陽表面沒有任何表情,但內心卻哂笑連連,夏陽知道這是風的偽裝假象,夏陽可以肯定,這風至少還有一次全力出手的機會留著沒用,這風心思也是狡詐卑鄙。

  他看似跟夏陽說話,但其實卻是故意做給司馬陰柔看的!果然司馬陰柔看到這一幕后快速沖向風,她想要趕緊將這風體內的蠱蟲挖出來吞掉,這蠱蟲可以增強人的修為,司馬陰柔現在自知自己的實力還不是夏陽的對手,所以她要吞服蠱蟲,跟夏陽持平,甚至要超越夏陽!只有這樣她才能夠真正的殺掉夏陽。

  達到自己的目的!而司馬陰柔也是明白,這風雨雷電四個人的實力都非常強橫,他們雖然只是化勁高手,但是他們只不過是吞服了蠱蟲后,修煉出來的修為全部都喂養了蠱蟲,否則的話這四人任何一個人的實力,都可以媲美司馬陰柔這個化勁巔峰!這一點司馬陰柔心還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

  所以司馬陰柔在這四個人體內蠱蟲爆發的那一刻,并不著急動手,而是在旁邊等待,她知道這風雨雷電四人現在體內蠱蟲還沒有真正將他們的性命給解決掉,這四人在臨死之前還是擁有全力反撲的一次機會的,而司馬陰柔不敢冒著這樣的風險,如果平時冒這樣的風險也罷了。

  司馬陰柔相信這風雨雷電四個人臨死之前全力反撲縱然可以傷到司馬陰柔,但是卻絕對要不了司馬陰柔的性命,可是今天卻不同,今天司馬陰柔對面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夏陽,這夏陽的實力很強大,而且夏陽手還擁有一把無堅不摧的利劍,所以司馬陰柔才不敢冒這樣的風險。

  她現在一點點傷勢都不可以受!

  因為跟夏陽這樣的高手較量,必須要全力以赴!否則司馬陰柔的下場只有一個,那是死亡!司馬陰柔現在還不想死,至少不想死在這個鬼地方!所以司馬陰柔這才如此小心謹慎。

  而現在……看到風已經奄奄一息,司馬陰柔這是自己的絕佳時刻了,她馬沖向這個風,然后手長劍爆發出明亮的劍光,直接用長劍刺向這風的胸口,司馬陰柔縱然是在這個時候,都是保持了警惕,她只是遠遠的用長劍來刺!風的眼神之出現一抹惶恐,他咬緊牙齒。

  噗嗤,這一把長劍直接貫穿了風的胸膛,在這個司馬陰柔臉露出得意笑容的一瞬間,這風忽然直挺挺的朝著前方大跨步一步,而這一下,刺進風體內的長劍更加深入了。

  鮮血從他的傷口處迸射而出,而風好像并沒有注意到這些一般,他怒吼一聲,手出現一把匕首,隨后風直接將這匕首刺進這司馬陰柔體內,此時此刻這風距離司馬陰柔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離,幾乎已經面對面了,而司馬陰柔則是壓根沒有想到,這風在臨死之前居然還有這樣大的力氣。

  更加不會想到這風居然會做出如此舉動,她接連兩次吃驚,馬呆愣的站在原地,直到這風出現在她面前的瞬間,這司馬陰柔才反應過來,她在反應過來的一瞬間,馬想要拔出插在風體內的長劍!而夏陽卻在這個時候苦笑一聲,因為夏陽知道,此時此刻,這司馬陰柔的表現實在是太弱智了一些。

  或者說這司馬陰柔的心理承受能力實在是太弱了一些,以至于說她現在表現出了如此弱智的行為,風雨雷電這四個人都是化勁武者,風之所以排行在第一名,夏陽知道這是因為這風的實力在風雨雷電四個人之實力最強橫的原因,其他的三個人基本都是化勁初期武者。

  只有這個風是化勁期武者,所以這也是這風可以在剛才毒藥發作之后,還能夠堅持到最后的原因所在了!而此時這風全力一次攻擊,而且還是臨死前非常絕望的一次攻擊,可以說是背水一戰,甚至背水一戰還要慘烈,這一次攻擊,風基本已經將身體之所有的潛能全部都給刺激了出來!

  幾乎實力已經達到了化勁后期,甚至已經逼近化勁巔峰的一次攻擊了!

  這種攻擊如果放在平時風肯定是不會使用的,因為使用這種攻擊會透支掉身體的潛能,這是武者的忌諱,但凡習武之人,都知道身體潛能的重要性,在修煉道路,潛能代表著一個人成長速度跟成長高度,是非常重要的。

  而使用這種攻擊,會對身體造成某些不可逆的損傷,會嚴重下降身體潛能,所以一般情況是根本不會用,除非如風現在這樣已經明知要死的情況下才會使用。

  而現在風用出了這一次攻擊,堪化勁巔峰的一次攻擊,面對這樣的一次攻擊,而司馬陰柔居然還想要拔出風體內的長劍,這樣的行為顯得非常幼稚,如果這件事情換成是夏陽的話,夏陽必然是直接轉動一下風體內的長劍,直接將風的內臟給絞碎,或者更干脆一點,直接舍棄長劍后退。

  閃避過這一次攻擊,來日方長,反正這風已經受到了致命的攻擊,他再過一段時間會死掉,何必跟他在這個時候拼命呢?等到他死掉之后,再來收尸也不遲啊!

  這兩種做法都是非常穩妥的做法,可是眼前這個司馬陰柔,情急之下居然慌了手腳,居然還想要拔出插在風身的長劍,想要再次給風來一下!

  殊不知這風提前發動攻擊,而且這一次攻擊堪化勁巔峰,憑司馬陰柔現在的實力,她根本不可能后發先至的,所以在她殺掉風之前,風必定會先將匕首送進這司馬陰柔體內!

  所以說這個司馬陰柔現在這樣一種做法。

  可以說是非常非常不明智的一個做法,反正這樣的做法,夏陽肯定是不會贊同的……

  噗嗤,在司馬陰柔即將要將手長劍給拔出來的瞬間,那個風直接將手匕首捅進了司馬陰柔的腹部,司馬陰柔的腹部馬噴出了一股鮮血。

  而在這個時候,司馬陰柔的臉,露出一抹深深的驚恐,這一抹驚恐,可以說是非常嚴重的,司馬陰柔現在總算是已經察覺出來,可是縱然是司馬陰柔察覺出來,她也沒有任何辦法了,因為司馬陰柔知道這把匕首已經深入進了自己的腹部!至少是重傷!司馬陰柔馬抬起頭。

  看向眼前的這個風,司馬陰柔的臉充滿了一抹憤怒:“你居然欺騙我,這是化勁武者巔峰的實力……”

  風哈哈慘笑,慘笑聲音之,風的口吐出一大片鮮血。

  風冷笑道:“老子都是已經要死掉的人了,何懼損耗潛能!但是我算是要死,也要拉你做墊背的!我也要將你給拖進地獄之,黃泉路,咱們再見!”

  風的聲音凄慘無,原本風是想要從這司馬陰柔臉看到她露出后悔的表情的,這才符合風心的滿足,但是風只是從這司馬陰柔臉看到了憤怒,卻并沒有看到絕望跟后悔,風心郁結,再次吐出一口鮮血,不過他也知道司馬陰柔肯定是活不長久了,所以現在風也不在乎了,反正都要死,他已經大仇得報了!

  司馬陰柔冷笑道:“你當真以為我重傷會死掉嗎?”

  風的臉露出一抹驚訝,他想不通司馬陰柔忽然說出這樣一句話是什么意思,此時風的眼神已經暗淡下來了,他仍然堅持,因為他要看到司馬陰柔搶先一步自己死掉。

  只有看到司馬陰柔搶先一步,死在自己面前,風才會感覺到真正的滿足。

  而在這個時候,風馬看向眼前的司馬陰柔說道:“你放心吧,我必然是要看到你先死掉的,你重傷是不可能死掉,但是你重傷之后,這個乞丐會殺掉你的,你以為你鞭撻了他的靈寵這般長久,他會放過你嗎?”

  風說話的一瞬間,他強忍著身體尖銳無的疼痛。

  然后轉過頭看向夏陽的方向說道:“快,趕緊殺掉這個賊婆娘,我求你了!我在臨死前只有這一個心愿了,只要你幫我殺掉她,我告訴你一個驚天大秘密,在銀三角,這司馬陰柔跟司馬陰險兩兄妹,收集了很多的美貌女人,他們要用這美貌女人,進行一場血色祭獻!”

  本書來自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