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991章 你真的不走

第1991章 你真的不走

書迷正在閱讀:
那個老東西的實力倒是非常的不錯,但是司馬陰險卻已經將他秘密囚禁在一個監獄之了,這還是程家自己的地牢。

  可笑的是程家這幫人雖然知道老家主已經失蹤很長時間,他們也尋找了很長時間,但是他卻萬萬都沒有想到,自己的老家主居然被人關在這個地牢之,這恐怕是一個非常天大的笑話了!反正司馬陰險一想到這樣一件事情。

  他的心充滿了一種非常濃濃的爽快,當然非常痛快了!因為司馬陰險知道這程家的地位可以說是非常高的,而且司馬陰險也在那個老東西身埋了蠱蟲,他要用這老東西的修為來培養蟲王,而現在,司馬陰險之所以來這個地方。

  是來尋找蟲王的!

  “你是什么人,給我站住!”有兩個劍客馬出現攔住了司馬陰險的路,司馬陰險看向眼前這兩個劍客,這兩個劍客都是程家的人,程家這莊園之看去幽靜無,但是里面基本每一個人都是武者。

  所以說肯定是危險重重的,這一點是一絲一毫都不容置疑的,最少司馬陰險從來都不曾懷疑這一點!但是現在攔住司馬陰險的兩個人,實力頂多只有明勁巔峰而已,兩個區區明勁巔峰的人,居然也想要攔住他這個化勁之,實在是做夢的一件事情!司馬陰險相信,自己如果動用全部實力的話。

  甚至都不需要動用實力,只需要輕飄飄一巴掌,可以直接將這兩個人給殺掉,但是司馬陰險顯然沒有這樣做。

  司馬陰險知道自己在莊園之,在程家之的地位可以說是非常低下的,非常卑微的,他也知道自己這種身份,程家這種正派是根本不會看在眼的,所以司馬陰險馬保持非常謙卑的姿態說道:“兩位請通報一聲,說程家家主的貼身奴仆前來有事情找他!”沒錯,司馬陰險雖然是蒙面紫衣殺手團的團長。

  但是在程家,也不過是程家家主的一個奴仆,一個化勁之的高手心甘情愿做一個奴仆嗎?那自然是不甘心的!那兩個程家劍客聽到這司馬陰險的話之后,他們冷笑一聲,看向司馬陰險的眼底充滿了一絲淡淡的蔑視。

  這兩個劍客互相對視一眼,然后其一個劍客冷哼一聲說道:“你不過是一個區區的奴仆而已,看到我們難道是這樣一種態度嗎?難道你不想要活命了嗎?當心我馬一劍殺掉你!”這兩個劍客看向司馬陰險的目光之都帶著一抹嘲弄,反正他們現在也沒有什么事情,不如來戲耍一下眼前的這個司馬陰險。

  司馬陰險聽到眼前這兩個人說這樣的話,他的心著實是憤怒無的,因為司馬陰險知道,自己已經來程家很多次的,程家的人平時幾乎很少出去,算是出去也并不是去銀三角,所以司馬陰險也知道。

  這幫程家的人根本不知道司馬陰險的身份,而且司馬陰險在銀三角隱藏的身份也是非常隱蔽的!所以司馬陰險知道,眼前這兩個明勁巔峰的劍客,并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他們還真以為自己是一個程家家主程如風的奴仆呢,不過,司馬陰險明白也知道,眼前這種事情本是如此。

  對于程如風來說,司馬陰險是一個奴仆,因為紫衣蒙面殺手團本來是程家下設的一個小小機構而已,雖然說這個機構非常厲害,是程家最厲害的一只手,但是程家是一個名門望族,而且還是一個正派。

  紫衣蒙面殺手團這只手沾染滿了鮮血還是罪惡,當然程家的人平時都以此為恥辱的,當然并不是所有程家的人,這紫衣蒙面殺手團也只有程家高層有限的幾個人知道,他們雖然知道這紫衣蒙面殺手團實力很厲害,是他們最得力的一只手。

  但是他們同樣也是知道,這紫衣蒙面殺手團也是他們程家的羞恥啊,所以在一般情況之下他們是根本不會暴露紫衣蒙面殺手團的。

  也不會經常讓司馬陰險來這程家的莊園之!可是這一次司馬陰險是親自來的,而且還是沒有得到召喚的前提之下,來到了!司馬陰險的臉露出一抹淡淡的憤怒,但是他現在很快將這種憤怒收起來,因為司馬陰險知道。

  自己在這個莊園之來來回回至少有十幾次了。

  這兩個劍客雖然值班不同,但是司馬陰險知道他們是絕對知道自己的,他們知道自己是家主的奴仆,他們還敢如此阻攔,說明他們根本沒有將自己看在眼,這讓司馬陰險的心冒出滔天怒火,司馬陰險心當然是震怒無的。

  他心恨不得想要將眼前這兩個明勁巔峰的劍客給徹徹底底的殺掉,但是司馬陰險卻知道自己不能夠這樣做!司馬陰險只能夠繼續保持一種謙卑的姿態,那兩個明勁巔峰的劍客,看到司馬陰險仍然是這般謙卑。

  其一個明勁巔峰的劍客忽然伸出一條腿在司馬陰險的胸口踹了一腳:“娘的,老子看不慣你這狗東西,還不給我跪下,從我的褲襠里面鉆進去,我馬放行,讓你進去!想要見家主,必須要從我們的胯下鉆過去!”

  司馬陰險的臉露出一抹吃驚,他真想要馬動手殺掉眼前這兩個明勁巔峰的劍客,但是司馬陰險卻馬強行忍住了,因為司馬陰險總是感覺到程家好像一直都隱藏著一個非常厲害的人,司馬陰險知道這個厲害的人絕對并不是程家的那個老家主,因為程家的那個老家主現在已經被司馬陰險給控制住了。

  因為心有這樣的想法,所以司馬陰險不管是做什么時候都非常的小心謹慎,一點點錯誤都不愿意犯,因為司馬陰險知道,自己如果真正想要圖謀程家的話,千萬千萬不能夠著急啊,司馬陰險馬跪下來,他直接在這兩個劍客的胯下鉆了過去,這兩個程家劍客原本只是想要調戲一番眼前這個司馬陰險的。

  但是他們萬萬都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司馬陰險居然從他們的胯下鉆過去了,這讓這兩個程家劍客都微微一愣,隨后他們馬哈哈大笑起來,這兩個程家劍客。

  都是指著眼前的司馬陰險,其一個劍客哈哈大笑道:“好好好,不錯,你現在可以滾蛋了!”司馬陰險馬站起身來,他恭敬的對這兩個程家劍客鞠躬了一下,然后急匆匆跑進莊園之,這兩個程家劍客看向司馬陰險的背影之露出一抹嘲弄,但是他們絲毫都不知道,自己馬要死掉了。

  在司馬陰險來到程家家主的房門前的時候,司馬陰險甚至都沒有敲門,里面傳來一聲淡淡的聲音:“進來吧!”司馬陰險走進這房間之后,馬看到在這房間的床,正躺著一個男人,而在這個男人的四周還有幾個女人,此時他們正在做什么事情,司馬陰險算是閉眼睛也都可以明白過來。

  司馬陰險小心恭謹的跪在這張床面前,不敢抬起頭來,好像顯得非常害怕的樣子,而床那個人看到司馬陰險如此模樣,他揮了揮手說道:“行了,你們全部都給我下去吧!”床這個人正是程家家主程如風。

  程如風在將所有的女人全部都送走之后,程如風馬站起來,而在這個時候其一個女人卻撒嬌說道:“不嘛,奴家不愿意出去,奴家還想要陪著哥哥你!”這女人也是對自己是非常自信的,剛才在所有人的面前,她沒有辦法表現,而現在她要找一個好機會,找一個好機會好好表現一下自己。

  說不定程家家主會看自己也說不定了呢,這女人的確對于自己非常的自信,她也擁有自信的資本,因為這女人現在卻是身段非常不錯,而且臉蛋也非常不錯,身充滿了一種青春的氣息但是同時也充滿了一種妖嬈的氣息。

  這可以說是一個非常好看的女人了,如果說女人也可以用打分來計算的話,如果是十分制度的話,那么眼前這個女人至少是八分,而且這還是程如風這樣的人看,因為程如風這樣的人身居高位,自然看到的女人是數不勝數了。

  眼前這個女人在他心至少是八分級別的人了。

  但是現在程如風絕對是沒有這種心情的,他淡淡看向眼前的這個女人說道:“你真的不走?”那女人看到程如風如此表情之后,雖然說她的心也是感覺到非常的害怕的,但是她仍然非常堅定的搖了搖頭,表現出了一種不走的情緒。

  這女人知道現在正是自己表現的機會啊,自己是怎么可能走的呢?反正現在殺掉自己自己都不走?程如風淡淡說道:“你現在不走,是死路一條!”

  這女人心冷笑,你舍得殺掉我嗎?恐怕你不舍得殺掉我的!所以這女人也是搖頭說道:“我算是死路一條也不走!”她原本以為程如風是在跟自己調情呢,可是她沒有想到程如風真的要殺掉自己,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

  //27/27631/l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