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978章程青見的往事

第1978章程青見的往事

書迷正在閱讀:
光是憑借這一點,夏陽就可以判斷出,她們根本就不可能將人命放在眼中。

  所以夏陽相信,如果再給她們一次機會的話,她們肯定還是會選擇跟六號刀疤女合作。

  共同殺掉自己,奪取那冰雪白玉參,這就是人性!

  夏陽嘿嘿冷笑一聲,他并沒有說話,這斷腸丹,并不是夏陽的首選,在夏陽還沒有說話的時候,那七號刀疤女忽然站起來,她冷冷看向眼前的這個紫衣蒙面人。

  七號刀疤女程青見馬上說道:“大勇前輩,你千萬不能夠這樣做!只要她們服用下這斷腸丹,所聽從人的命令根本就不是你,而是這紫衣蒙面殺手團團長的命令!”

  紫衣蒙面殺手團?

  夏陽挑了挑眉毛,這個名字倒算得上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名字,可是程青見又是如何知道這一點的?

  夏陽用疑惑的目光看向程青見,程青見走到六號刀疤女的面前,她直接伸出手,從這六號刀疤女的手中將自己的青霜劍奪過來,同時程青見冷冷看向這六號刀疤女說道:“你不配使用我的佩劍!”

  程青見說話的時候,用一片布在青霜劍的劍柄上擦拭很多下,好像這劍柄上有什么臟東西一樣,而這一切落在這個六號刀疤女的臉上,讓這六號刀疤女心中憤怒無比,她如果沒有臉上的傷疤也算是一個大美女,一向她觸碰過的東西,別的人都會趨之若鶩的。

  可是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程青見居然如此討厭她!

  可是這六號刀疤女卻是敢怒不敢言,程青見卻是沒有理會這個六號刀疤女,而是直接看向夏陽說道:“大勇前輩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絕對沒有欺騙你的意思,我對你所說的話絕對句句真話!”

  夏陽阻止了程青見的話,夏陽走過去,看向那個紫衣蒙面人說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微微一愣沒有想到夏陽會這樣非常直接的詢問他的名字,這人只是微微一愣之后馬上開口說道:“我叫陸炳雄。”夏陽淡淡說道:“好,陸炳雄,將你這斷腸丹拿出來!”

  夏陽說話的時候也不等待這陸炳雄繼續說話,馬上就伸出手,從這陸炳雄的懷中摸出一枚斷腸丹。

  夏陽將這斷腸丹拿在手中,夏陽淡淡說道:“這斷腸丹外面所包裹的材料,應該是屬于一種擁有致幻效果的草藥,這種草藥非常有營養,非常耐飽,而且同時還非常具有致幻效果,我所說的不錯吧,其實這草藥并沒有任何毒性,擁有毒性的不過是這草藥之中的東西,在這草藥之中擁有一條蟲子……”

  夏陽說話的一瞬間,馬上用手一捏,在這丹藥破開的一瞬間,一條頭發一樣的白色蟲子就出現在了夏陽的手中,這蟲子原本正在沉睡之中,此時忽然被人打擾,馬上驚醒過來,或許是這條蟲子感覺到了生命的危險,它在夏陽的手中瘋狂的扭動。

  這蟲子扭動的時候,發出一種“吱吱吱”的怪叫聲,就好像是指甲在玻璃板上劃過的聲音,非常的刺耳,讓人都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眾人都用一種驚駭的目光看著眼前的這蟲子,他們都沒有想到這斷腸丹之中居然還藏著這樣一條蟲子,那躺在地上的陸炳雄看到這一切。

  他用驚駭的目光看著夏陽,仿佛根本不敢相信夏陽居然知道這一切。

  而程青見也用一種復雜的目光看著夏陽,夏陽看向程青見說道:“這種蟲子,一般情況下都藏在這丹藥之中,這丹藥被人吞服進入身體后,會藏身于血肉之中,平日精血滲透進入這外面的丹藥表皮,被這精蟲所吸收,飼養這蟲子,如果一段時間不服用解藥,這蟲子就會馬上暴動,到時候將人體內的精血精肉全部都給吞噬掉,這就是斷腸丹!”

  夏陽這話說完之后,那周圍一幫刀疤女的臉色齊刷刷都變色了。

  她們想到這斷腸丹進入自己的肚子里面,都是臉上浮現出驚駭欲絕的表情,因為她們知道,這種蟲子的厲害,一旦進入她們的體內,恐怕比殺掉她們還要讓他們感覺到痛苦!

  “你怎么知道!”

  而躺在地上的陸炳雄則是用一種驚訝無比的目光看著夏陽,夏陽嘆息一聲看著陸炳雄說道:“我怎么知道?你不要忘記了我的醫術有多高明,這種小小的斷腸丹,還瞞不過我的眼睛!”

  夏陽伸出手,將這條吱吱吱怪叫的蟲子馬上捏死。

  夏陽抬頭看向眼前的這個陸炳雄說道:“我還知道你身上根本就沒有這斷腸丹的解藥,因為你的體內也服用有這樣的斷腸丹,你也只是一個傀儡而已,你這樣做,不過是因為你知道,你的同伴已經將那幫人質給劫持走了,你覺著我會救那幫人質,然后要挾你前往你們的老巢,到時候,這幫女人在斷腸丹下臨陣反水,到時候圍攻我一個人……”

  夏陽說道這里嘿嘿一笑說道:“我所說不錯吧?”

  躺在地上的陸炳雄的臉色變得非常非常的難看,陸炳雄萬萬都沒有想到,夏陽居然什么都算計到了,而且夏陽所說的內容跟計劃,就是陸炳雄的計劃,陸炳雄沒有想到自己的計劃居然已經完全被夏陽給看透了,而夏陽的眼神之中,帶著一抹冰冷的殺意。

  他看向這個陸炳雄說道:“事到臨頭,你居然還想要暗算我,果然都是一幫心思陰險的歹徒!看來你這種人留在這個世界上也沒多少用處了!”

  夏陽冷冷開口,同時夏陽馬上動手,手中軟劍想要穿透這個陸炳雄的咽喉,這陸炳雄原本就已經被夏陽點住了他體內的穴道,現在陸炳雄根本就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動彈,這陸炳雄現在沒辦法動彈。

  他看到夏陽手中軟劍閃爍著冰冷無比的寒光。

  這陸炳雄痛苦無比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因為這陸炳雄知道,自己恐怕沒有辦法活命了!

  夏陽手中軟劍究竟有多么厲害,這陸炳雄是見識過的。

  他可不認為現在自己還能夠跟夏陽對抗。

  在陸炳雄之前手腳健全的時候,他就不是夏陽的對手,此時他已經被人點中了穴道,他就更加不會是夏陽的對手了!

  就在這個時候,陸炳雄急忙大聲說道:“你不要殺我,我帶你們過去,在我們紫衣蒙面殺手團的藏身之地擁有多重保險,正常人很難尋找到,而且就算是尋找到,倘若某個口令不對的話,也是會馬上被殺掉的!所以如果沒有我帶路的話,你根本沒有辦法過去,我精通各種暗號口令,所以我現在可以帶你們過……”

  夏陽手中的軟劍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的停留。

  這陸炳雄大吃一驚,他急忙轉過頭看向程青見說道:“程大小姐,救命啊,你可能不認識我,但是我是程家的人啊,紫衣蒙面殺手團是程家的分支!”

  夏陽手中軟劍動作微微停頓了一下,隨后夏陽用疑惑的目光看向旁邊的程青見,程青見說道:“大勇前輩,我請求你先放開他吧!”

  夏陽注意到這程青見的眼神似乎有話想要對自己說,夏陽點了點頭,收起了手中的軟劍,夏陽看向眼前的這個陸炳雄,陸炳雄看到夏陽總算是停下了手中軟劍,陸炳雄感覺自己剛才好像是在鬼門關上游走了一圈一樣,反正是非常非常的驚喜刺激。

  但是這樣的驚險刺激,陸炳雄是萬萬不愿意經歷第二次的,任誰經歷過這樣的驚險刺激之后,都不愿意經歷第二次了,而陸炳雄看向旁邊的程青見,他直接對程青見跪下,可是這陸炳雄身體動彈了一下,卻是一絲一毫都沒有辦法動彈。

  這陸炳雄只能夠開口說道:“抱歉大小姐,原本按照程家的規矩,我應該對你下跪的,可是現在我的身體沒有辦法動彈,所以我不能夠對你跪下了,所以請大小姐見諒!同時我陸炳雄還真的要感謝程大小姐的救命之恩!如果剛才不是因為你的話,我想我是根本沒有辦法活命的!”

  程青見冰冷的打斷了眼前這個陸炳雄的話:“你給我聽著,我現在并不是程家的人,我已經被你們程家趕出家門了,第一我不是程家的直系親屬,我只不過是碰巧姓氏也是程而已,而且我只是你們程家家主的兒媳婦,而且還是未過門的,你們那個程家家主的兒子死的早,再加上我被你們程家給趕出來,我現在跟你們程家早就已經劃清界限了!”

  陸炳雄聽到程青見的話之后,臉上更是露出來一抹深深的忌憚跟驚恐,他就害怕這個程青見說這樣的話,他甚至還有一點非常的害怕,他害怕程青見發現那件事情,所以這陸炳雄此時的表情有些心虛。

  而程青見冷冷說道:“你們程家將我給趕出來,還毀掉了我的一張臉,讓我這輩子都沒有辦法再去嫁人,你們當真好狠毒,把我掃地出門,還不能讓我再嫁人!為此還故意毀掉我的一張臉,而當你們得知,我突破化勁之后,你們就一直在千方百計找我,你們怕我實力強大吧?”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